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地摊市场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又是满脸红晕,许东是在“诱惑”她吗?

    不过在她的印象中,许东倒不是会那种“情调”的人,嘴刻薄,话很利,也很会说,但却偏偏不会“甜言蜜语”的哄女人,所以刚才许东说这些话,她终究有一种是否听错的感觉!

    许东也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而是坐到电脑前打开了笔记本,离下班关门还有一段时间,总得找点事打发时间。

    桑秋霞是脸红红,心里怦怦跳,做事情时都忍不住偷偷的瞄许东,但他却翘着二郎腿玩他的电脑,似乎没事人一般。

    桑秋霞似乎又隐隐有些“失望”,好像听着许东对她的这种“风言风语”时,她才觉得高兴,瞧着许东的侧面发愣。

    许东冷不丁的扭头过来,盯着桑秋霞说:“倒杯茶来!”

    桑秋霞给许东忽然这么一看,一时“做贼心虚”,“啊哟”一声就转身掩面而去。

    这一下实在是“羞”得很!

    许东有些莫明其妙,瞧着很是“狼狈”的桑秋霞,心想这丫头莫不是得了神经病了?一会儿自个儿偷偷的笑,一会儿又脸红耳赤,你看她一眼她又像偷了东西一样落荒而逃,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玩了一会儿电脑,许东还是觉得百般无聊,时间又还早,伸了个懒腰,然后推开鼠标对桑秋霞说:“我出去转转,你看店吧!”

    桑秋霞咬了咬唇道:“我又不会验货看货,如果有客人来怎么办?”

    许东摸出手机来扬了扬,说:“傻姑,你知道不知道手机这个东西?”

    桑秋霞又好所以又好笑,又有些无可奈何,沉吟了一下才说道:“那好,过儿,你快去快回!”

    许东哈哈一笑,背着手很有些派头并且学着“独臂大侠”那种飘逸的境界扬长而去。

    典当铺这条街是建国后铜城古玩派自动形成的一个市场,之前就在这条街前侧的一个菜市场隔邻闹市有一个专门的市场,后来生意做大做好了的老板们就把地点搬到了旁边正经的门店里,把档次规格升高了。

    不过之前的闹市市场却并没有撤销,仍然有一大批人摆地摊,也仍然有人在那里淘金淘宝,高职的地方有高级地方的市场,地摊也有地摊的市场,这就跟超市和菜市场一样,超市虽然把一切都弄得正规了,但繁杂的菜市场也依然还是有市场,因为便宜!

    许东在岔路口停下来选择往哪里却逛,瞄了瞄侧边那个闹市,心里一动,心想自从自己有了特别的力进入这个行业中后,他还从没有去逛过古玩店和地摊市场。

    现在没事,不如去逛一逛地摊吧,反正自己能看看到“宝气”,去淘淘宝,看看会不会有运气捡个漏什么的!

    从入口处进去,这是一个极大的“市场”,摊位全是一个个用雨篷帆布搭建起来的“店面”,这个市场也是收费的,只不过一个“摊位”的费用比起正规的房建商铺要便宜得太多太多,所以才养活一大批人。

    便宜市场也有便宜市场的销路,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他们也不可能像专业收藏家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的去买一件收藏品,他们可能只会掏几十块或者百来块钱去买一些明知道是仿品的便宜货。

    进入口旁边就有一个踩着脚轮子做棉花糖的老头,有几个孩子围在旁边,有的拿了钱正等,有的却空着手眼巴巴的望着,一看就知道是没钱。

    这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旁边菜市场那些做生意卖菜的打工人的孩子,经济好一点的会送到学校,经济差的则根本就不送,放任不管,稍大一点就跟着父母在市场做生意。

    许东停下来问老头:“阿叔,棉花糠多少钱一个?”

    “两块!”老头很忙,头也没抬,脚踩着轮子转动,手上的棍子连连的在机器口转动,红色如雾如丝的棉花糠就喷吐出来,在棍子上转动缠绵,一会儿就卷成了许大一团。

    许东掏了一百块钱过去,说:“这些孩子一人一个,这钱够了不?”

    老头一愣,抬头看了看许东,又瞄了瞄围在旁边的这一群孩子,大约有十来个吧,棉花糠是两块钱一个,这十来个最多也就三十多块钱的,一百块自然足够了!

    “够了,当然够了……”老头顺口答应着,心想这年头还有这么年轻的年轻人“爱心泛滥?”

    “那就好,我把钱放这儿了!”许东当即把一百块钱放在老头的机器上,又说:“不用找了!”

    老头是真的有些发怔,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带着孩子的家长还要讨价还价,除非是一起的熟识的朋友,否则没有人会白白的替不认识的孩子给钱,而这个年轻人显然跟这些孩子是不认识的。

    老头也经常在这一带活动,大多数孩子他都见过,这些孩子的亲戚朋友也认识不少,虽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经常碰看到。

    老头怔了怔后赶紧把手中那一个棉花糖递给许东:“老板,这……钱有多的,你拿一个尝尝吧……”

    许东也没客气,伸手接了过来。

    大部份孩子听到有人出钱买给他们吃,一窝蜂的就涌上前,挤得更紧了,生怕抢不到这个免费的棉花糖。

    许东转身准备离开时,倒是有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子怯生生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哥哥!”

    许东笑了笑,摆了摆手,然后转身往里边走去,不过心情倒是很不错。

    市场里面占地面积少说也有上万平,简易摊位挨着搭成一条直线,两边一样,中间留了四米宽的走道,像这样的市场巷子在里面一共有四条,每条长约两百米,人来人往,热闹得很。

    这里面多数是卖饰品的,比如“玉饰”挂件,石头印章,坛坛罐罐,卖什么的都有,当然,这些东西是否真品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便宜买个“面子”!

    许东一边走一边看,来往的人确实多,比起他们典当铺那条“专业”的街道热闹程度那真是没得比,这边人群拥挤,那边门可罗雀。

    前面这一带巷道两边的摊位上卖的几乎都是“玉石”挂件等等,一件件极为精致,碧绿诱人,从外观颜色上看到,无不跟“绝顶好玉”一个样,但许东却知道,这些东西没有一件是真的,哪怕劣质的玉都没有一块,全是假的。

    都是玻璃特制出来的东西,无论是水色,款式,透明度,都跟真玉没有太大差别,其中的不同处也只有懂行的人才分辨得出。

    而摊位上还有牌子标记着“缅甸老坑玉”,“绝对真品”等等字样,许东走得慢,还听到有人在问价,而摊位老板则回答着:“绝对正品,这件要一千二……”

    许东有些好笑,像一块真正的上等玻璃地翡翠没有个百把万都不敢开价,他居然说“一千二的绝对正品”!

    一眼望去,这一溜儿的摊位上,许东硬是没看到有一件有“宝气”的东西,不过眼见人多热闹,也觉得兴致勃勃!

    对这些假的饰件玩物,许东自然不会有多大的兴趣,但瞧着转一转逛一逛也是有意思,更可以练一练他的眼力。

    第一条巷道走完,许东也没看见有一件有“宝气”的东西,再转入第二条巷子,心里估计也是一样的,这个市场里卖的就是这些便宜的假货,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里卖的只是些仿制品,贪图的就是“便宜”嘛,你想拿一百块钱去买价值十万的东西,肯定就没那个可能嘛!

    许东也就是抱着看一看,逛一逛,看看热闹的心态,起初还想着看看能不能捡个漏,逛了一条街后就没那个念头了,这太不可能!

    一边逛一边看,许东溜达着,眼睛两边溜望着,忽然间入眼一抹淡紫色的“宝气”,不禁一怔,停下脚步来细看。

    冒出宝气的不是饰件小物品,而是撑起摊位篷子的竹杆上挂着的一个喂鸟的笼子!

    鸟笼子像是竹片刷了红黄色油漆做成的,笼子里关了一对金丝化眉,正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摊位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腰间挂着个装钱的腰包,脸上一脸笑容跟客人扯着话,从他说的话语和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个“厉害”的生意角色!

    应付了两个不会买的年轻男女后,那老板见许东盯着鸟笼子看,当即“炫耀”着说:“兄弟,我这对画眉可是费尽了工夫从山里人手里高价买来的,剪过几次舌了,养得好的话能说话!”

    许东“嘿”的一笑,这老板真是能说会道,画眉叫声是好听,但要如鹦鹉那般会说话却是不太可能,而且培育出能说简单话的鹦鹉也极为难得,他就是拿那么个话来撑撑脸而已!

    不过许东感兴趣的不是鸟,而是鸟笼,但是那老板肯定是不知道的,当然他也不会让那老板知道,看他的表情样子,以及无所谓的挂在外边,这一切都可以证明那老板并不知道鸟笼子的真正价值。

    莫非今天真能捡个好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