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二章 鸟笼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沉吟一阵,盯着那鸟笼子看,当然,摊位老板以为他是盯着鸟儿在看,正要再“吹嘘”几句时,正好又来了几个人看摊位上的挂饰,他又赶紧忙着去招呼了。

    许东倒是正好可以自己仔细观察那鸟笼,既然摊位老板并不知道鸟笼子的价值,他自然不会告诉他,像这种油滑奸诈的小摊贩也没有什么值得贴心贴肺的帮他的,该讲道德该讲人情的地方才讲,不该讲的地方就得好好的赚钱捡漏!

    这也算是靠能力吃饭,能力是无价的,要不然就没有“有眼不识金镶玉”这样的话了,没有能力的人,就算是把一块钻石摆在他面前,他也只当是一块石头!

    这鸟笼儿肯定不是竹子做的,而且上上下下都看得通透,没有夹层,而且每一根“编织”的笼栅很细小,只有筷子一般大小,里面自然也不可能做得了“中空藏物”!

    既然里面没有玄机,不可能藏得了东西,那就肯定是做笼子的质材有“玄机”了,之前有好几件东西都是夹层藏物,对夹层方面许东也算是懂得多了,但这个鸟笼子就可以百分百肯定没有夹层。

    许东沉吟着又用手指头轻轻触碰了一下那鸟笼子,鸟笼一下子就被顶开了少许,轻轻摇晃着。

    鸟笼子没多少重量!

    那又肯定这笼子的质材不是黄金等贵重金属做的,也曾有用黄金做成物品后然后涂成不显眼的油漆颜色,但金属物有个必然无法遮掩的方面,那就是“重量”,无论再怎么掩饰,重量那是无法掩饰得了的!

    触手的感觉也可以肯定这不是金属,应该是木质材料,既然有“宝气”,估计就应该是稀有特殊的名贵木材了,比如檀香木等等。

    不过许东对这些质材的东西眼识力并不强,除了能看到宝气外,他要真的靠学识技巧来分辨的话那还是相当难!

    不过许东又有些疑惑,檀香木是名贵,但它属硬木,很重,而这个鸟笼触碰时感觉比较轻,但它又有“宝气”露出来,所以还真是想不出这是什么质材做的!

    再瞧瞧鸟笼那些细如筷子的栅栏,并不光滑,还有一点一点像婴儿指甲片,又像鱼鳞状,外表的油漆其实刷得很好,但却偏偏又没刷光滑,这让鸟笼子看起来不那么好看。

    那老板应付了几个不买只问的过路客人后,见许东还在盯着鸟笼看,当即又过来吹嘘:“兄弟,你真是好眼光,我这对画眉真的是好鸟啊!”

    许东饶有兴趣的问他:“老板,那你这鸟儿要多少钱?”

    那老板舔了一下嘴,没有立即出价,他在审视许东,猜测许东是否真的想要,出价也是一门“学问”,出高了对方就不想要,连价都不想还,只有价位跟他想要的价位差距不大,他感觉再讨价还价一下就能做成生意,那种情况下才会有还价的念头。

    那老板沉吟了一下才说了个价钱:“兄弟,如果你真想要的话,我可以优惠一点,八百一对,这个价钱绝对公道了,怎么样?”

    “五百,一口价,你卖我就买,你不卖我就走!”许东不动声色的还了个价。

    那老板盯着许东有些犹豫不定,不知道要不要再讲一下价钱,但看许东的表情似乎很坚决,像这样的客人也就是临时看到东西起了个心而已,是可买可不买的情况,要是自己还一下价他就不买了呢?

    这对画眉是他从一个乡里人手中花了一百八十块买来的,另外还加了二十块连着乡里人装鸟的笼子也买了过来,不然他还得花钱再买鸟笼,两百块的东西卖五百块,这值当然是值了,也不会亏,但是他做生意是搞习惯了,任何一笔生意他都想赚到他能达到的!

    许东的表情太“沉着”了,那老板最终没敢赌,沉吟一阵就点头同意了:“好好好,五百就五百吧,我拿这画眉和鸟笼一起可是花了四百九十五,这笔生意算是白做了,不赚钱给你!”

    许东听他的意思是五百块钱鸟笼和鸟一起要给他,倒省得了他再打主意旁敲侧击的要那鸟笼,看来这老板是一点儿都没把鸟笼放在心上,可能也是他见到这鸟儿都卖了,他也不可能让客人空手抓着鸟儿走吧?

    许东二话不说就掏了五百块钱递给那老板,那老板接过钱后还一张一张的又摸又瞄的验钱,觉得不是假的后再拉开腰包的拉链放进去,锁上后这才踮着脚尖把鸟笼子取下来,笑呵呵的递给许东:“兄弟,这可真是好鸟啊,我可没赚钱,还白搭鸟笼给你了!”

    许东又是“嘿嘿”一笑,不置可否,这老板的话自然是不用去听的,鬼都不会信他的话,当然,做生意的嘴滑,说这样的谎话已经习以为常了,脸不红心不跳眼不眨,几乎把谎话当成吃饭穿衣一样必不可少的正常生活习惯了!

    鸟笼买到手了,许东提着继续把这个市场全部逛完,结果还真是连一件儿真品都没看到!

    逛完这个市场后,许东因为提了鸟笼儿不方便再继续逛街,所以也就直接打道回府,回到店里,桑秋霞埋头在电脑前,许东偷偷走到她身后,见她正在做财务表。

    这丫头还真不知道“偷懒”,买回来的两只画眉给提着似乎有些受惊,紧紧抓着鸟笼里的横栏一声不吭,要不然桑秋霞就知道他回来了。

    在她背后站了十几秒钟后,许东“咳”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桑秋霞吓了一跳,回转身见是许东后,这才抚着胸口嗔道:“你回来了也不说个话,好像忽然冒出来一般,吓死人了!”

    “吓一吓又不会死,练练胆儿也好!”许东淡淡说了两句,然后把手中的鸟笼一伸,说:“你把鸟笼儿挂起来,等会儿记着到超市去买一点小米,每天要给它们换水喂食,别忘了!”

    桑秋霞这才发现许东手里还提着这个鸟笼,接过去找地方挂了,又兴致勃勃地站在鸟笼面前观看,逗着鸟儿叫。

    喜欢小动物倒是女孩子的天性,这个店里人少,许东原本想招两个伙计的,网上也有投递应聘的,但许东觉得那几个不合他的心意,也就没有打电话回去,再想想反正现在生意也不是很忙,有桑秋霞看着就好,真正做生意的话,还得靠他自己,招了人也只是在店里打打下手做做小事,可有可无!

    桑秋霞看了一会儿画眉,然后过来问许东:“要不要叫晚餐来吃?还是等一会儿回家后做来吃?”

    因为许东一早就讲过晚上要去她家里,桑秋霞虽然有些羞涩,但还是满怀喜悦的准备这个事情,只是心里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早点通知弟弟晚上别回家?

    “不叫餐,一点都没饿,晚上去你家再做了吃!”许东倒是很直接的说要去她家里吃了,停了停又说道:“晚上你弟弟回不回家?”

    桑秋霞脸红着低声道:“他……他……今天星期六,不上课,会……会回家,要是……要是……”

    桑秋霞准备说如果他怕弟弟当“灯泡”的话,她就给钱让弟弟去宾馆住一晚。

    谁知许东一拍巴掌点头说:“正好,我今晚要他帮忙,你叫他哪儿也别去,今天就在家等着,我们五点就关店门回去!”

    “要他帮忙?”桑秋霞一怔,许东还要把她弟弟留在家里,那显然就不是她想的那回事了,他到底是要干什么?

    一想到许东根本就不是要跟她单独在一起做那些“暧昧”的事,桑秋霞顿时又羞又失望,原来一直怦怦跳的心儿也忽然就此冷却下来!

    再做事情时就无精打采了,桑秋霞偷瞄着许东,忽然又想到,自己老是想这想那的,但许东还真没有一次说过“出格”的话,没有调戏她一次,每一次的“歪想”都是她自个儿感觉和想像的,这时候想起来还真是脸上又是一阵发烫!

    “我这是怎么了?”桑秋霞暗暗骂自己不正经,怎么会这个样子!

    胡思乱想的挨到了五点钟,许东很准时的关门,然后开了奥迪q5,这是他第一次开这个车,不过有了科帕奇驾驶经验,开这辆车也不难,驾驶方面都是差不多的,上手一会儿就能熟悉,只是车子里其它方位的配置操作需要时间去慢慢发现了解。

    桑秋霞坐到副驾座上,系了安全带,然后才问他:“这车是你的?我看它一直摆在店门外,还以为是附近哪个老板停在这儿的呢!”

    “是我们这个店的合伙人牛老板留下来让我开的,他女儿考上大学,他一家人都去外省陪着念书了!”

    “哦……”桑秋霞哦了一声,良久才幽幽说道:“那这个牛老板肯定非常爱他女儿了,念大学了还要陪着!”

    “那是!”许东应了一声,也有些感叹,牛向东是个好父亲,可惜自己已经没了父爱母爱,现在看着别人有这样的父母,心里着实羡慕!

    桑秋霞的父亲也死得早,母亲又有病在身,她是早早的就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绝大多数都还在父母的呵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