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有求于人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红着脸,看了看许东,又看了看桑秋雨,心里又羞又急,正想着怎样开口才能不露痕迹的不让弟弟继续留下来当这个电灯泡,好让自己跟许东单独处上一会儿。

    只是桑秋霞还没开口,许东笑着继续说道:“秋雨,你刚刚了酒,现在去好好休息一下,醒醒酒,待会儿才好帮我做事!”

    桑秋雨大大的喝了一口茶,摇了摇脑袋,说道:“没事!那点酒,嘿嘿……我又没喝醉,还有,我好不容易跟跟姐夫你聚上一次,还有好多话想跟姐夫你说说……”

    红酒的酒精度虽然不高,酒精含量也少,但后劲还是有的,再说,桑秋雨又是第一次喝酒,一瓶酒他一个人又喝了一大半,脸红耳赤之际,浑没注意姐姐的表情,反而打开了话匣子似的,话越来越多了起来。

    “秋雨……你……”桑秋霞不由自主,低低的叫了一声。

    偏偏在这个时候,小巷子里一阵车子声响,没过片刻,又传来一个娇弱的声音:“哎呀,好黑呀,这个许东也真是,好好的家里不待,干嘛跑到这里来,哼……”

    本来这个声音也不是太大,几乎就是这个女孩子低声嘟囔的一句话,只是在这一段时间里,许东的眼睛发生了变异,顺带连听力也聪敏了不少,何况,这里一到了晚上,就显得有几分寂静,所以许东自然听得真切。

    “是牟思怡!”许东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一怔。

    跟牟思怡同窗几年,要是和牟思晴在一起,许东未必能够一瞬间把她们姐妹两分得清楚,但是这说话的声音,牟思怡跟牟思晴两姐妹,却是有着些许差别,许东以前一直都暗恋着牟思怡,但是那个时候,以许东的条件,自然没可能去仔仔细细的将牟思怡容貌仔仔细细的打量清楚,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记住牟思怡的声音。

    或许,这就是一个青涩少年的初恋!

    听牟思怡的话,应该是来找自己的,而且,还跑到这里来找,应该是有什么事吧,许东怔了半晌,终于还是站了起来,走出院子,去迎接牟思晴。

    牟思怡的车子熄了火,又把大灯关掉了,巷子里乌漆墨黑,牟思怡几乎就是一边嘟囔着,一边摸索着向前。

    “你……你怎么来了?”许东见到牟思怡,忍不住问道。

    “谁啊……,啊!是许东,是你啊……真是的,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害我好找……”

    借着透出来的一点微弱的亮光,牟思怡也只是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黑影就站在前面,心里还吃了一惊,可是一听声音,却发现是许东,一时之间,又是高兴,又是怨尤。

    “有事?”许东很想上前,去挽着牟思怡,但是终究还是站在了原地,声音有些发冷的吐了两个字出来。

    这时,桑秋霞和桑秋雨两姐弟也站到了许东身后。

    “你是谁?来找我姐夫干什么?”借着一点亮光,桑秋雨勉强看到许东莫名其妙的出来迎接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心里没来由的便对牟思怡起了一丝敌意,虽然依稀记得见过这个女孩子,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姐姐,又仗着一股子酒性,桑秋雨自然就毫不客气的问了出来。

    倒是桑秋霞,红着脸,斯斯艾艾的说道:“原来是你,你找他有事?”

    “是啊是啊,很重要的事,许东,快……快跟我走……”

    牟思怡既不去理睬小屁孩桑秋雨,也不理睬桑秋霞,一见到许东,竟然一把揪住许东的衣服,一边把许东往车子那边拉,一边急声说道。

    那样子,还真是十万火急。

    “到底怎么回事?”许东虽然没怎么挣扎,但依旧只是淡淡的问道。

    站在一旁的桑秋雨,忍不住大声喝道:“你到底是谁,你拉着我姐夫干什么?”

    一听到“姐夫”这两个字,牟思怡大是惊愕,一只手揪着许东,一只手伸出芊芊玉指,指了指许东,又指了指桑秋霞,再指了指桑秋雨,瞪着眼,张着嘴,半晌,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你……姐夫……他的……她……”

    “嗯……”许东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反正桑秋雨张口“姐夫”,闭口“姐夫”的叫了这么久,许东也懒得反驳,再说,自己的确暗恋着牟思怡,偏偏牟思怡却想着那个“他”。

    虽然桑秋雨一直都在叫自己“姐夫”但自己跟桑秋霞,根本不存在那什么什么,何况,自己也还没想这么早就把自己的婚姻大事定下来。

    不过,心里那一丝丝“念头”,虽然淡薄了许多,但是“初恋”,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而易举的忘得掉的。

    面对自己的初恋,又有自己不想“伤”到的人在旁边,许东自然就只能不置可否的“嗯”上一声,希图不了了之。

    “秋雨,别瞎说……”桑秋霞红着脸,嘴里不让桑秋雨乱说,心里却甚是有些快慰。

    桑秋雨私下里跟许东叫“姐夫”,许东却从不否认,这本来就让桑秋霞心头鹿碰,现在,当着牟思怡的面,又郑重其事的表明,许东,就是他桑秋雨的“姐夫”,而许东当着牟思怡的面,依旧没否认,在同是女孩子的牟思怡面前,许东不否认,就等于承认,而且,桑秋霞几乎认为,这就是自己跟许东的关系,是第一次,正式的对外公开,自然也就觉得面子十足,是以她心头甜丝丝的,又是娇羞,又是高兴。

    只是牟思怡回过神来,却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而且,一笑,就笑得直不起腰来。

    许东莫名其妙的看着笑得直不起腰来的牟思怡,半晌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桑秋雨几乎是有些厌恶的看着牟思怡,冷冷的问道。

    “秋雨,人家是客,你客气一些……”桑秋霞赶紧再次阻止到。

    好半晌,牟思怡才止住笑声,直起腰来,盯着许东问道:“许东,你多大了?这就娶了媳妇?你这是……这是早婚……格格……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小就当人家老公的人……格格……”

    说着说着,牟思怡又笑了起来。

    “你……闭嘴……”桑秋雨在一旁怒喝了一声,随即,将两只手捏成拳头,牟思怡说这些话,无疑就是在诋毁、侮辱自己最尊敬的姐夫,要再说下去,桑秋雨非跟她干架不可。

    其实,桑秋雨平日里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打架的坏孩子,只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最见不得别人说自己最喜欢最尊敬的人的坏话,哪怕是一句,也听不下去,何况,刚刚桑秋雨又喝了不少的酒,本来还想着有好些心里话要跟姐夫聊聊,偏偏来了个打岔的,来打岔也就罢了,还说一些不中听的话,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听见桑秋雨稚嫩的一声怒吼,牟思怡还是吓了一跳,呆呆的看着桑秋雨,过了好一会儿,才呐呐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秋雨,你要干什么?”桑秋霞也给一直都很懂事弟弟吓了一跳。

    许东张了张嘴,还没说话,桑秋雨抢着对牟思怡说道:“我、我姐夫、我姐姐都不欢迎你,你走……”

    牟思怡一怔,张了张嘴,崩了一句:“什么,你赶我走?我是来找许东的,我可没想要到你家去,就你们这地方,黑咕隆咚的,哼哼……”

    顿了顿,牟思怡又说道:“许东,走,我们走……”

    说着,牟思怡硬拽着许东,一边拽,一边说道:“快走,这事对我真的很重要,再晚了就来不及了,快啊……”

    许东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没说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呢,何况,我现在也还有事要做……”

    牟思怡见拉不动许东,忍不住嗔道:“哎,许东,你不是做生意了吗?好,现在你陪我走一趟,我给你一万……不!我给你五万块钱,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提钱还好,一提钱,许东许东心里那一丝丝念头,迅速的变得淡弱起来,只是,虽然变得淡弱,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完全消失。

    “什么意思?”牟思怡盯着许东看了半晌,突然又想起上次自己找许东帮忙,一提“钱”这个字,许东也是死活不肯,可是分文不给,许东反而给自己帮了个大忙。

    回过神来,牟思怡马上说道:“对对对,几万块钱,你根本不会看在眼里,这样吧,许东,算我……算我……求你给我帮个忙,好吗?许东……”

    以牟思怡在的身份,以及在学校的地位,若有所求,根本就是一呼百诺,再大不了就是撒钱,哪里会轮得到她牟思怡“开口求人”。

    现在这个时候,牟思怡有求于许东,许东却不是原来那个许东了,所以,牟思怡总算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张口求人了。

    只是这话一出口,牟思怡马上又想到,自己来找许东帮忙,莫名其妙的不受人待见,而许东

    偏偏却是个属驴的,拉它不走打它倒退,不仅不愿为自己帮忙,还抬出“老婆”,来奚落自己。

    见许东只笑不答,半点也没有应允的意思,牟思怡陡然之间只觉得很是委屈,一双大大的眼睛里,顿时潮湿起来,眨巴几下,眼泪几乎就要滚落出来。

    曾几何时,自己高高在上,有多少人拼命地巴结自己,可自己根本就不屑一顾,连正眼也不看人家一眼,现在,自己“卑躬屈膝”,前来找许东,谁知道这个许东,竟然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甚至,甚至还有奚落自己的意思,这是何等样的委屈!

    其实,牟思怡觉得很是委屈,受了许东的奚落,这只不过是牟思怡自个儿的公主性格使然,知道许东曾经暗恋着他,便以为许东会跟其他的人一样,对她牟思怡的要求,应该是有求必应,半点儿也绝对不会拒绝才是。

    殊不知,这世上,万事万物本来就没有绝对可言,更何况,许东,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暗恋着她牟思怡的许东了。

    不过,牟思怡这样一说,许东心里便有几分明白过来,牟思怡趁着双休火急火燎,摸黑来找他,多半又是为了牟思怡的那个“他”。

    为了牟思怡的那个“他”,深更半夜的还要出去晃荡?

    桑家姐弟两个,一听说牟思怡可以给许东几万块钱,顿时一齐呆了呆,这是几万块钱,而不是几块几十块,跟着出去一下,就能够挣几万块钱,这毕竟不是坏事,何况,这是钱,钱毕竟还是好东西!

    只是接着又听牟思怡说,许东不会把这几万块钱放在眼里,而且许东也明明白白的说了一句“不怎么样!”也就是说,许东真的没把几万块钱放在眼里,在无形之中,许东的形象,在桑秋雨心里,就更显得“高大”起来。

    视钱财如粪土,义薄云天,这就是少年人心中的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少年人心里最崇拜的,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