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八章 砸车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这片寂静也就仅仅只是片刻之间的事,只一片刻之后,人群里再次砸开了锅,不用许东张嘴,就有好几个人掏出手机,要递给许东,让许东报警。

    许东的手机被摔得七零八落,散了一地,许东没去捡,旁人也说,就让那一对手机零件散落在地上,得留着待会儿警察到了,作为现场证据。

    许东自然不想报警,不为别的,因为在这一带,恰好是牟思晴的管辖范围,而牟思怡却又不想让这事惊动到她姐姐,所以,许东并不想报警,一旦报警,惊动了牟思晴,显然就违背了牟思怡的意愿。

    先前许东要求这件事要交给警察处理,说白了,也就是气恼张君成凶声恶气的态度,来了个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

    这会儿真有人拿电话出来让许东报警,许东反而就有些犹豫了。

    只是许东犹豫了一阵,还没决定下来到底要不要违背牟思怡的意愿,张君成那边却来了两部车子,一部奥迪a4,另一部却是一步长安面包车。

    两部车子缓缓停下,从奥迪车里下来的是一个浓眉大眼,面目几乎有些凶恶,二十七八岁年纪的年轻人。

    长安面包车里下来的,却是三个都是一身油污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三个人是汽车修理工。

    那个面目有点凶恶的人,走到张君成身边,低声跟张君成交谈了起来,一双满是凶光的眼里,不时地向许东扫上一眼,看得许东身上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三个修理工却围着那辆迈巴赫,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起来,原来,这张君成叫来的人,只不过是来检查车子的损坏程度,以及评估损失程度的。

    这倒让几个先前被张君成一阵怒吼镇住的小青年,又蠢蠢欲动起来。

    几个修理工检查了一阵,年纪稍大一些的修理工上前,对张君成说道:“老板,您这车,可撞得厉害了,这引擎盖子、大灯、保险杠,还有架子,都变形得厉害……”

    “大约要多少钱?”张君成皱着眉头问道,顿了顿,又问:“能不能恢复原状?”

    年纪大些的修理工摇了摇头:“变形成这样,要恢复原状,那又谈何容易,就算能够恢复原状,那烤漆又怎么办?要我说,你干脆,全部换,换上原装的,又花不了几个钱,而且看起来也舒服很多,至于钱嘛,这引擎盖子差不多在十万左右,其他的,大灯也差不多要几万……总的算下来,车子撞到你这个程度,要恢复得跟新车一样,需要花费五十万左右吧!”

    修理工报这个价钱,其中当然掺了不少水分,不过人家就指着这个过活吃饭,要半点水分也不掺,那还叫人活不!

    这修理工说完,还煞有介事的又去围着那迈巴赫打转,这是因为有毛病的地方他得说出来,没毛病的地方,也得要找点毛病出来。

    那个一脸凶恶的年轻人听了这话,立刻转过头来,走到许东身边,冷冷的说道:“这车是你的?”

    这话说得冷森森的,让许东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过了片刻,许东才麻着胆子答道:“不是……”

    “你说他打了你?”年轻人面目阴森,语气也更加阴冷。

    许东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手机零件一眼,然后昂头答道:“我没说他打了我,但是他动了手,打碎了我的手机,这是事实……”

    不等许东说完,这年轻人一伸手,将许东推了一个趔趄,嘴里还说道:“操你他妈的知不知道,那车只是修一下就要五十万……”

    围观的人顿时发出一阵尖叫,这家伙还真敢动手了!

    许东站稳身形,一股热血一下子直冲脑门,打坏他的手机,他不在乎,能不能讨要到说法,他也不在乎,他最在乎的是,最不能容忍的,是这个人居然骂了妈妈,许东一时间什么也不顾了,一伸手,从那个拿着花剪的老头子手里抢过花剪,直扑那个年轻人而来。

    本来,那个年轻人虽然凶恶,其实也就只是表面而已,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也就是想要用凶相和“五十万”修理费,来吓吓许东,好让张君成在动手这件事上脱身出来。

    但是没想到却弄巧成拙,许东这会儿热血上涌,居然抢了一把花剪,拼命一般直扑了过来,这让张君成和这个年轻人以及所有围观的人一起吓了一跳!这许东不要命了?

    有几个妇女几乎忍不住就要开口劝许东,要他不要冲动。

    那个年轻人见许东冲到面前,也是着实吓了一跳,跟进往旁边一让,而张君成,却是呆呆的看着发了疯一般的许东,呆立当场。

    许东红着眼,见前面没人阻拦,径直冲到迈巴赫旁边,手起剪落,一剪子敲在迈巴赫的挡风玻璃上,只“当啷、当啷”两下,迈巴赫的挡风玻璃就四散碎落。

    那个年轻人呆住了,张君成呆住了,所有的人都呆住了,这许东,还真敢砸车!

    砸了迈巴赫的挡风玻璃,许东还不肯罢休,一翻手,又一剪子敲在车窗玻璃上,车窗玻璃也应手而破。

    紧接着,车门、车身、顶棚……许东抡起剪子,又是砸、又是捅、又是划……不消片刻,一辆崭新的迈巴赫,便被许东搞得体无完肤、不堪入目了。

    末了,许东还爬上迈巴赫的顶棚,在顶棚上一阵乱踢乱跺!

    回过神来,张君成指着许东气急败坏的骂道:“小杂种,你疯了,我勒个去……我的新车啊……”

    那个面目凶恶的年轻人,呆了好一阵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摸出手机,找了一个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围观的人没想到许东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将几百万的一辆豪车砸得面目全非,在佩服许东的胆气、勇气的同时,又禁不住为许东担起心来。

    不管怎么说,许东是个孤儿,这是好些人现在都知道了的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既然许东砸了人家的车,那多多少少都得赔上一些钱,可是,一个孤儿,又哪里去有多少钱赔给人家?

    要赔不出来那些钱,那又怎么办,这事儿,弄不好极有可能是要坐牢的!

    许东闹腾了一阵,稍微解了些气儿,一纵身子,从迈巴赫车顶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到戟指怒骂的张君成面前,沉声说道:“说吧,车子,我砸了,你现在想要怎么办?”

    围观的人群之中的几位好心的妇女,对许东的这种做法,实在是大摇其头,这孩子,砸了人家的车,不跑也就罢了,居然还大摇大摆的去问人家要怎么办,这不是自找死路么!

    也有不少的人,不忍看到许东回落到个凄惨下场的人,摇着头,叹息着转身悄悄离去,没法子,不忍心啊。

    这孩子!

    明明一场能够打赢的官司,自己却莽撞的输掉了。

    张君成怒目圆睁,指着许东,歪着鼻子大喝道:“妈拉个巴子,要不看你一个小孩子,我这就废了你,我勒个去,你赔,把你家大人给我交出来,给我赔车,赔车……”

    气恼之余,张君成说话都有些打结了,但是事到如今,张君成就算再气恼,也不敢再去对许东动手动脚了,本来自己就有错在先,再加上许东又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再说,许东既然敢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车子给砸了,想来,许东的家里,应该是有钱有势的,要不然,这么一个小屁孩儿,哪有胆量一通乱来,再说,自己一个成年人,真要对小孩子动手动脚起来,必定再次惹恼众人,再说,就算将许东打上一顿,不但于事无补,恐怕还落人口实。

    为今之计,只能让许东叫出他家大人,然后走法律程序,为自己讨个公道。

    所以,尽管许东嚣张至极,张君成却只动口不动手了。

    许东挺胸昂头,话语铿锵的说道:“就你这破车,我还用不着让我家大人出来,你要多少钱!”

    “我勒个去,你个小屁孩儿,你能拿出来多少钱,去,去叫你家大人出来……”

    那个满面凶恶的年轻人打完了电话,揣好了手机,转过头来,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许东说道:“小子,你等着,待会儿就有你好看?”

    许东轻蔑的说道:“你还敢把我剐了不成,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倒要看看,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哼哼……”满面凶狠的年轻人冷冷的笑了笑,眼睛却望向大街的另一头。

    大街的另一头,那边有很多机关单位,其中,交警、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等单位都在那一边。

    最先到达现场的,却不是机关单位的人,而是二十几个带着全封闭式头盔,骑着摩托车的人。

    随着一阵阵摩托车的轰鸣,这二十多个人几乎是一拥而上,将围观的人全部驱开,然后所有的人都将摩托车围了一个圈儿,摩托车头都对着圈子里的许东、张君成、那个面带凶恶的年轻人,还不住的扭动油门,让摩托车发出一阵阵轰鸣。

    这阵势,当真带着一股腾腾的煞气,似乎只要那个年轻人或者是张君成一声令下,就会将许东扯成碎片,碾成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