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章 错觉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跟张君成闹得正厉害的时候,牟思怡趁乱下车溜了。

    牟思怡溜走,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现在这件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了,不可能不会惊动姐姐牟思晴,在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情势下,牟思怡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姐姐牟思晴,不过,这个原因在牟思怡的心里,还只是次要的。

    主要的是,现在事情闹大了,无论是“公了”还是“私了”,都绝对不可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脱得开身的事!

    一时半会儿脱不开身,自己就没办法去为他买到称心如意的礼物,没有礼物,明天的聚会上,自己岂不是会大失颜面?

    自己在这边犯下的事儿,牟思怡就觉得,过不了多久,姐姐牟思晴就会赶过来,有姐姐在,无论多大的事儿,多会得到圆满的解决。

    至于许东,现在他正闹腾着,恐怕就算失去拽着他走,他也未必会跟着走,何况,有许东这家伙在这边闹腾,制造所有的人都不注意自己的机会,这也不错。

    大不了,自己再去找一个人来帮自己,最不济,事后跟许东说两句好话,也没什么不可以!

    所以,牟思怡在许东砸车砸得正欢那会儿,悄悄下车,然后拦了辆出租车,连头也没回一下,钻进出租车里,然后绝尘而去。

    这边,许东砸了张君成几百万的车子,还气焰嚣张至极,这事情最终还是惊动派出所。

    也没人报警,是几个联防队的路过,见这么一大帮子摩托车,围着几个人,那阵仗,仿佛立刻就有一场血战。

    于是,联防队的人立刻出面,把张君成、许东等人扭送派出所,至于那些骑着摩托车的,以及那个面相凶恶的年轻人等,由于赶到现场的联防队员人力不足,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作鸟兽散。

    一进派出所,有个值班的警员,认得许东,知到他跟牟思晴 还算是要好,便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是你?你怎么回事?”

    谁知道许东正在气头上,对这个警员的问话,根本就是充耳不闻,连鼻子也没哼上一下。

    那个警员讨了个没趣,不过,看许东一脸气愤的样子,又顾忌着许东跟牟思晴的关系,便不再与许东计较。

    见张君成还站在旁边,便转头问张君成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刚刚买的新车,也就是出来溜达一趟,我勒个去,没想到就给撞上了,我勒个去……撞上了我也就不说,妈拉个巴子,我去找司机理论,没想到找错了人,我勒个去……没想到我的车反而被砸了,妈拉个巴子……”

    张君成也算是给气得有些发晕了,竹筒里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

    因为夹杂外地口音,而且说得又快又急,听得那个警员一脸稀里糊涂,一脸疑惑的望向许东。

    然而许东却依旧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一脸愤怒,咬着牙半个字也不多说。

    不得已,这个警员只得再次转头问张君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的说。”

    “妈拉个巴子……”张君成显得也很是愤怒,张嘴就先骂了一句,然后才说道:“我的车,给撞了……”

    “是出了交通事故?找过了交警吗?”警员问,顿了顿又问:“谁的责任都落实了吗?怎么还闹到这里来了?”

    “我勒个去……使出了交通事故,我去找开车的理论,我这不是认错了人了吗,妈了个巴子,这小家伙,这小家伙,他居然把我的车都给砸了……”张君成说道。

    “你认错了人?你是说,肇事的车主,不是他?”警员指了指许东,又问道:“那肇事的车主呢?”

    一提起车主,张君成这才想起来,自己闹腾了大半天,也仅仅就只知道当时开车的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可是这女孩子到现在都没出现。

    到现在为止,肇事的车主都没出现,这倒给张君成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这个理由,足足可以抵消张君成认错了人跟许东动手的过错。

    “妈拉个巴子……”张君成一下子神气了起来,声音也提高了八度:“肇事的车主,肇事之后,让这个小家伙出来阻拦着我,然后逃逸了,我勒个去……”

    肇事之后逃逸,这绝对是一种后果很严重,轻则有可能被刑拘,重则有可能被判入狱的恶劣行为,但是掩护肇事者逃逸,这更是一种可以视为“同谋”的行为!

    那个警员实在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么严重,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肇事的车主是谁?”那个警员立刻转头去问许东。

    不过,问完这句话,那个警员心里马上又有些后悔。

    好几次,他都看见许东跟牟思晴在一起出入,在心里边,他也就跟其他的人一样,认定许东就是一个刚刚到任的新同行。

    既然是同行,就没理由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但是既然这么做了,多半就是有些不应该让别人知道的原因,不应该让别人知道的原因,在做警察这一行,是不能够随便打听的,这是纪律!

    所以,那个警员问了一句“肇事车主是谁”之后,立刻就后悔起来,他生怕许东会说出车主是“某某长”之类的话来。

    如果许东一说出这样的话来,除了许东违反了纪律之外,还会给他带来许多没办法解决的麻烦。

    更何况,他自己现在还在牟思晴手下,而许东,自己见过几次,也看得出来许东跟牟思晴的关系非同一般。

    去动顶头上司关系非同一般的人,这个警员自问他还没那个胆量和资格。

    幸好,此时许东依旧还红着一双眼睛,咬着牙齿,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对着警员的问话,根本不屑一顾。

    见许东根本不答话,这个警员稍微放心了一些,转头对张君成说道:“看来,这件事情不但复杂,还非常严重,单纯的调解,恐怕是没办法了,你先稍等,就待在这里,别走,我单独先问问他再说!”

    张君成脸上稍微露出一丝喜意,连连点头,说道:“不走,我不走,我还等着这家伙给我赔车呢,我勒个去,他家的大人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妈拉个巴子,真是反了天了……”

    那个警员站起身来,对许东说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许东鼻子里哼了哼,还是站了起来,跟在那个警员身后,走到隔壁间。

    身后,张君成趾高气扬的说道:“看看看看,这屁孩子,都什么德性,妈拉个巴子,这是大人惯的,年纪轻轻的就这个样,长大了还不翻天……我勒个去……”

    进了隔壁间,警员很是客气让许东坐下,然后拿了包中华烟,抽了一支,递到许东面前,说道:“会抽烟吗?”

    许东摇摇头,不接烟,也不开口。

    那警员不以为意,笑了笑,收起烟,转身又倒了一杯水,放到许东面前的桌子上,然后才说道:“我干这一行,也有两年了,算起来,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哥’,我们份属同行,也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也就不说两家话,我想问问小师弟你,你是在执行任务?如果是在执行任务的话,那我就不便多问了,至于现在发生的事情,我会尽量想办法帮你妥善处理,好让你继续去工作……”

    如果许东是在执行任务,那么这个警员就有可能连问话的余地都没有,毕竟,人家在执行任务,执行任务期间,是可以拒绝透露任何信息的,在执行任务期间,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也有任务的直属领导出面解决,那么这件事无论有多严重,也就没这个警员什么事了,最多,也就只能把这里的情况上报一下了事。

    那警员现在要等的,就是许东点一下头,连一句话都不需要多说的点一下头,只要许东点一下头,自己在把这件事上报一下,那么自然就有人来接手处理这件事了。

    不过,让那警员大感意外的是,许东不仅没有说话,没有半点对他这位“师哥”的感激,而且连脑袋也没点一下,却依旧只是红着一双眼,咬着一口牙,呼呼的喘着大气,连鼻子也不带哼一声的,甚至一点别的表情都没有的望着房间的窗子,一言不发。

    许东的这幅模样,着实让这个警员感到太意外了,这个许东也真是,自己对他也算是客客气气的,而且还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偏袒许东的意思也隐隐约约的给透露出来,谁知道这家伙根本就不领情,这许东到底什么意思?

    这个警员意外了一阵,随即又想到,会不会是许东在执行一项非常特别的任务?在执行特别任务的时候,像这个警员 这样的小角色,是没有任何知情权的,就更不用说去问东问西,问,也是白搭,人家不会透露半个字。

    说来可笑,这个警员这样的尴尬,其实是他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在主观上,首先就认定了许东是他的“同行”,所以,许东一言不发,才让这个警员联想到许东是在“执行任务”,但是,究其原因,却仅仅就是他看到过许东跟着牟思晴进进出出过几次,而且看样子和牟思晴的关系还不错,别无其他,仅此而已。

    沉默了片刻,这个警员很是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好,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问,但是 你现在出了事情,这事情还得解决,要不然,不但影响了你的工作,而且大家都不好交差,要不然,你自己说说,你想让谁来处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