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章 严加教训
一本读|WwんW.『yb→du→.co
    那警员这话,可以说是把袒护许东的意思,表露得一览无遗,按说,不管是什么人,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也该有所表示了才对。

    就算真的是在执行任务而且是在执行特别任务的人,都大可以立刻站起来,说上一句话或者不说一句话,就此离开,这也就可以暗示警员,自己确实是有不能泄露的任何信息的任务在身,有什么事情就留给这位警员之行去处理。

    可是许东偏偏就依旧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坐在那里,既不就此离开,也不做出除了气愤之外的任何表情。

    暗示警员什么的,许东就更没有了。

    这就让这位警员大惑不解了,这是什么原因?

    等了良久,见许东还是没任何表示,这位警员终于发现了一些问题:按说,作为一个警校出来的警员,无论是在非执行任务期间,还是在执行任务期间,有什么事情的话,最起码的自我克制能力,是必须要具备的。

    可是看看许东,自我克制能力这一点最基本的素质,与经过严格考验的警校出来的人员相比,许东几乎差到不行,而且,越看,许东就越没有一点公务员的形象和气质。

    另外,既然是在执行任务期间,就没人愿意横生枝节,就算不幸发生意外,也都是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以尽量避免影响自己的任务。

    可是,许东这家伙,从进派出所到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就只有一种神情:愤怒!反过来想,这明显就是想要把事情搞大的节奏。

    把事情搞大了,对许东“所执行的任务”有好处?还是许东根本没有在执行任务,而且,发生了这件事情,根本就错在许东,让许东根本无话可说?

    在这一瞬间,这个警员甚至对这位“师弟”的身份都有了一些怀疑。

    细细回想起来,以前几次见到许东跟着牟思晴进进出出,甚至出现在一些重要场合,可是,除了牟思晴,其他几乎所有的人都从没主动跟这位“师弟”打过招呼,最多也就是迎面相碰,相互点点头,算是问候同行,更没听任何人说起过,这位“师弟”的底细。

    一般来说,尤其是新分发下来的“菜鸟”同行,在当地单位之中,必定会有一位老手“师兄”带着熟悉当地情况,也就是俗称“搭档”。

    可是,在警员的记忆当中,最近一段时间,根本就没听说有菜鸟同行分配下来,更没听说有哪位师兄在带菜鸟师弟。

    再说,如果说许东是同行师弟的话,以他的资历,不可能单独的出来执行任务,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在执行任务,肯定得有搭档在一起!

    那么,既然是由一位老手搭档,有怎么会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如果是由一位老手搭档在一起的话,就算发生交通事故,作为一位老手,几乎只需要用三言两语就可以把这件事情摆平,又怎么可能肇事后逃逸,就更不可能任由许东去砸了人家的车子!

    这说明什么问题?

    这说明,许东不可能是跟着他的搭档在一起执行任务,而且,跟他在一起的,也绝对不会是同行老手!

    那么问题来了,许东到底是不是一位“同行”,肇事后逃逸的人,又会是谁?

    这个警员疑心一生,脸上的神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肇事后的逃逸者固然不可原谅,协助逃逸者的行为,同样殊为可恶!

    这位警员盯着许东,左思右想了一阵之后,摸出手机,自顾自的在手机屏幕上点点画画起来。

    虽然这位警员起了疑心,但还是采取了较为慎重的办法。

    首先,他想到的是,要想办法确认许东的身份,本来,要确认许东的身份,有很多条路子可走,比如从公安系统平台上查找,或者,直接向市局人事部门询问,又或者询问一下其他的师兄师弟……

    不过,这位警员采取的是最直接的办法,问牟思晴!

    如此一来,终于还是把牟思晴惊动了。

    惊动牟思晴,这本来只是早晚的事情,不过,许东没想到这么快就惊动了她。

    先前,许东在情急之下,准备打电话给牟思晴,只是电话打通了,还没来得及说话,许东的手机便失手摔碎了。

    因为是双休日,加上所里暂时也没什么事,所以牟思晴并没在所里,而是在家里查阅一些资料,许东打来的电话,牟思晴虽然接到了,但是只是刚刚“喂……”了一声,便发现许东的电话关机了,牟思晴也不以为意,手上的事情正忙着呢,既然许东只打了一下电话,而且随后又关机了,而且等了一会儿,许东又没再次联系,想来,不是许东搞错了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

    所以,木事情就继续忙着手头的事情了,没再继续理会许东的这个电话。

    到了后来,牟思怡又不让许东再打电话给牟思晴,而事情又迅速的失控,许东就再也没机会联络牟思晴了,何况,牟思怡这个彻头彻脑的肇事者一跑,就算许东想要联络牟思晴,也没了号码。

    到了派出所之后,许东虽然还很是愤怒,但是理智也慢慢恢复过来。

    恢复了理智,许东知道,在牟思晴没出现在面前之前,自己绝对不能轻易开口说话,否则,会有难以预料的后果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嘴闭得死死的,不让任何的口实落到别人手里,等到牟思晴出现,到那时,一切事情都好办了。

    牟思晴现在接到的是一条手机短信息:“牟副所长,你好,跟你一起出入的那位师弟,出了状况,请示,如何处理……”

    牟思晴看了这条短信,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回到:“哪位师弟?什么状况?”

    不多一会儿,牟思晴便得到了答复,那位警员怕自己对许东的相貌描述得不够清楚,还特意拍下许东的照片,发给了牟思晴,又说,根据自己了解到的大略情况,是这位老兄发生了交通事故,车主逃逸,但这位老兄却把人家的车子给砸了,现在自己想要调查事情的一些具体情况,但是这位老兄一点儿也不配合,请指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照片的像素很好,连许东脸上许多细微之处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一看见照片上许东那张气得有些变形的脸,又脑补了一下许东砸人家车子的情景,牟思晴忍不住“噗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笑了一阵,牟思晴略微沉思片刻,便在手机上回复了四个字:“严历教训”

    许东的性格,牟思晴知道不少,这家伙,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但绝对不是一个会任性胡来的人,既然他都敢砸人家的车子,想来被砸那车子也一定是该被砸的了。

    不过,砸人家车子,也就是砸了人家的招牌,这可不是小事,在牟思晴看来,得好好给许东一个教训,要不然,今天他敢砸人家车子,说不定明天就会弄出比砸人家车子更大的事来,长此以往,如何了得!

    发完了短信,牟思晴再次沉吟起来,良久,忍不住又把手机拿起来,翻出刚刚的这两条短信,细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牟思晴越有些坐不住起来,按常理判断,这起交通事故之中,“车主逃逸”,这说明许东,以及那位在逃的车主是主要责任方,既然是主要责任方,许东还砸了人家的车子,这说明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一起简简单单的交通事故纠纷,但是看到许东那张气得变了形的脸,凭牟思晴的直觉,又觉得许东应该不会就是责任方,而且,许东还受了极大的委屈,要不然,就是让许东去砸人家车子,许东也未必肯去动手。

    许东砸人家车子,惹了大事,这是一回事,许东受了委屈,被人家欺侮,那又概算是另外一回事才对。

    男子汉大丈夫,有错该罚,有冤该伸!

    一想到“男子汉”这句话,牟思晴忍不住又笑了,不过,这一次牟思晴笑得有些勉强,而且,虽然脸上在笑,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有些抽痛。

    许东那张气得变了形的脸,不住的在牟思晴的脑子里盘旋,这是认识许东一来,牟思晴第一次仔仔细细,真真实实的见到许东的这种表情。

    以往无论是许东生气,或者是高兴,又或者是悲哀,自己就觉得,许东的喜怒哀乐里,总是稚气多过其它,但是在这张照片之中,许东的脸上,稚嫩之中带着几分老成,愤怒之中带着几分倔犟,又带着几分极为少见的刚毅、决绝。

    说实话,在牟思晴的记忆之中,几乎再也找不出来一张这样的脸,这样的人。

    由于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容貌能力,工作几年,所见到的人,不是对自己阿谀奉承,就是卑谦恭让,实在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面前像许东那样特别。

    许东特别吗?是很特别,有一只比警犬还灵敏的鼻子,还有长相不错,还有那种性格,还有……还有很多,这些都是自己喜欢的……

    牟思晴突然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不是在看短信分析案情么,怎么会想到喜欢许东的事上来了,再说,自己都什么年纪了,许东又什么年纪,许东比自己小好几岁呢,喜欢他,怎么可能?

    还有,自己比他大,家庭条件比他好,身份地位也比许东高,喜欢他,怎么可能!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两情相悦,年纪不是问题,家庭条件?许东不是做生意的吗?小小年纪,就已经跻身千万富翁的行列,有朝一日,他的成就能够超过铜城牟家好几倍,甚至跻身福布斯榜首也说不一定!

    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谁还讲究“门当户对”……

    “咦……”牟思晴不由自主的“咦”了一声,奇了怪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会不守舍不说,怎么老往许东身上想,而且,想的还是自己的婚姻大事!

    不能再想这些无聊的事了!

    牟思晴告诫自己,眼下,好多比许东优秀的人,自己都懒得去看上一眼,又何况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只是牟思晴无论如何告诫自己,还找出来千百条理由来阻拦自己,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许东,但是,自己找出来一条理由来组拦自己之后,立刻、马上又找出来另一条理由推翻自己,让自己继续去想许东!

    而且,找出来阻拦自己的理由越多,随之而来推翻自己的理由也越多,并且推翻自己的理由千奇百怪,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