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巴掌的后果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思晴满脑子都是许东那愤怒的表情,以及花样百出的理由,让牟思晴再也没办法去查阅什么资料了。

    到了最后,牟思晴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稍微收拾了一下,然后起身出了门。

    到派出所去看看许东!牟思晴这样决定。

    询问许东的那位警员没想,得到牟思晴的答复,居然是“严加教训”这四个字,一时之间,这位警员迷茫了。

    要是牟思晴答复说“严加惩处”,这就说明这个许东的事情,其实跟牟思晴搭不上多大关系,就算这家伙跟牟思晴在一起出入过好几次,说不定也只能算是其他情况,而在处理许东这件事情上,这位警员自然就不会有所顾忌的把许东列为“惩处”之列。

    再说,如果牟思晴说的是“严加教育”,那说明这许东多多少少跟牟思晴还有些关系,在处理他的时候,那力度自然就不用别人提醒了,稍微说上几句,“教育教育”,该放人的,立刻就把人放了。

    你说这“严加教训”算什么回事啊?

    对这许东,到底是该惩处,还是教育啊!

    那位警员迷茫了一阵,看看依旧还板着脸,又一言不发的许东,暗自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这“严加教训”四个字后面的意思,觉得这许东,不管是不是同行,最起码是副所长的一个什么人,既然是副所长的什么人,自己就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

    盘算完毕,那位警员挤出一副笑脸,对许东说道:“有些事情你既然不愿说,我也不能逼你,这样吧,你就在这边好好地,仔细的想一想,要有什么事的话,你就出来跟我说上一声,这对你今天这个事情有好处……”

    顿了顿,那位警员指了指饮水机,又说道:“诺,那边有开水,想喝水的话,就那里!”

    那位警员离开之后,许东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这一阵,许东绷着一张脸,其实他也很累。

    有时候,要特地做出一种表情,并且要不间断的维持下来,还真的是很累。

    稍微轻松了一下脸上有些僵硬的肌肉,又开始思索到底要不要违拗牟思怡的意愿,把这个彻头彻尾的“肇事逃逸者”给供出来。

    说实话,牟思怡会丢下他“逃跑”,这是许东无论如何也没能料到的事情,按说,许东是牟思怡找来帮忙的,又是肇事车主,就算是再不想面对自己的姐姐,但是出了这样的事情,总归还得要解决才对啊。

    而且,就算违章停车导致发生交通事故,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没有伤亡事故发生,而且,按照张君成当时的行为,只要牟思怡不跑,各负其责的机会就大了一多半。

    但是牟思怡这一跑,把她自己和许东两个人顿时都置于极为不利的境地,而且这件事情的主要责任方,必定就会是牟思怡跟许东两个人!

    主要责任落到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人身上,那就得赔钱,甚至被“教育”一番。

    赔钱,许东倒不在乎,赔一辆新车,也不过就是几百万而已,许东并不心痛钱,自己有的是能力再赚人和自己想要的数目的钱,但是,被派出所“教育”一番,那就意味着自己身上有了“污点”!

    一个正常的人,谁愿意一辈子都染上这样一次“污点”,何况,这个“污点”,还是自己的初恋,一手一脚,亲手染到自己身上的!

    这让许东很是失望,牟思怡应该不是这样没有头脑的人,这里面的轻重,她牟思怡是应该想得到,而且分得清楚的。

    可是,牟思怡居然做出了这样不分轻重、反胜为败、把所有的麻烦全都丢给许东一个人独自承担的事情出来!

    只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到底该怎样解决这件事情,这让许东很是大伤脑筋。

    许东沉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间,门被轻轻推来,然后轻轻的进来一个人。

    居然是铜城的公安局局长胡青山!

    本来,许东暗中帮助牟思晴甚至是胡青山破了几件案子,对胡青山来说,许东也是有功人员,不过胡青山这人,做人做事一向都是赏罚分明,许东的功归功,过归过,有功要赏,有过也必需要罚,许东伙同肇事车主,肈了事,掩护肇事者逃逸,还砸了人家的车,这在胡青山眼里,是最不能容忍的恶行,若不严加惩处,天理难容。

    何况,人家都把事情捅到顶头上司哪儿去了,就算胡青山想要“睁只眼闭只眼”都不行,再说,胡青山心里也还有一点儿不会违规违纪的小小私心,所以,胡青山这才深更大半夜的赶了过来。

    胡青山轻轻地坐到许东对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引起了许东的注意之后,这才黑着脸、低沉的说道:“小许,你这么年轻,想不到你居然如此胆大包天,胆大妄为,你知道你今天这是什么样的行为吗?你知道这对你今后的生活又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吗……你想过没有,今天这事情一旦处理下来,你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后果吗?我告诉你,你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律法,等待你的结果,将会是法律的审判……”

    胡青山一上来,就用低沉而且十分严厉的语气,并不问许东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也不问到底谁是主要责任方,而是首先责问许东对这次事件后果的预料,除了这是询问方面的技巧之外,估计也是因为张君成那边首先把事情捅给了胡青山的顶头上司。

    这样一来,首先就将许东和人合伙肇事、掩护肇事者逃逸、无端砸车等等胆大妄为的行为坐实了,让胡青山先入为主的把许东当成“肇事嫌疑人”看待。

    所以,胡青山才有这样的举动。

    许东见胡青山这副摸样对待自己,忍不住把心一横,咬着牙张嘴说道:“你们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要审判我吗,你们还让不让人说理?还有没有地方可以说理?”

    胡青山额头上的青筋暴跳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身来,怒喝道:“许东,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冤枉你了,是吗?那我问你,伙同别人违章停车,造成交通事故,你是不是肇事者之一,然后无端闹事,掩护肇事者逃逸,是不是你干的,胆大妄为到又去把人家的车子给砸了,那是不是你干的?你敢说那不是你干的吗!到了这里,你的态度又十分恶劣, 连应有的配合调查,你都不去进行,你什么意思?是这个地方的人不够资格询问你吗?我告诉你,你犯下了事儿,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要求你配合调查,这是你应尽的义务和职责,你连你应尽的义务都不理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什么道理!”

    要论这方面的口才和经验,许东哪里是胡青山的对手,胡青山一阵暴跳怒喝,顿时呛得许东哑口无言。

    不过,只是过了片刻,许东又冷冷的反问道:“那么你们进行过了仔细的调查了吗?事故的现场上,有着起码不低于三十个人,都亲眼目睹整件事情的始末,你们都问过他们了吗?审判,凭什么审判我?”

    胡青山原本以为自己铁一般的事实,配合着威严的态度说出来,许东立刻就会乖乖的投降,没想到到了这样的情况之下,许东竟然还能够奋起反击,仅仅只是这一份镇定,恐怕在许东这个年龄段的人,已经实属罕见了。

    怔了一怔之后,胡青山再次往桌子上拍了一巴掌,加大了好几分声音的力度:“你这什么态度?你知道吗?就你这种恶劣的态度,我就有权力先关你几天再说,自己做错了事,还不认账,死不悔改,你算什么?”

    “我的确什么也算不上,你的确也有权力先关我几天,但是我要说,你就这样关了我之后,我无所谓,但你的一身清名也就给毁了……”

    许东还没说完,胡青山再次拍案而起,怒道:“你这算什么?威胁我吗,哼哼,你还太嫩了点,我告诉你,比你有本事,比你有胆量,比你还顽固得的人,我都见得多了,你威胁我,你试试看!”

    “哼哼……”许东从鼻子里哼了两声,然后说道:“你要认为我是在威胁你,那你就当是威胁好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句话,那是事实!”

    “你真是无法无天的混账东西……”胡青山再也压不住已经窜出来三丈高的无明业火,喝道:“好,现在我就以一个长辈的身份,替你爹妈好好的管教管教你,免得你将来不知轻重,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更加胆大妄为,为非作歹……”

    说着,胡青山一捋袖子,大踏步上前,就要替许东的爹娘教育许东。

    要说打人,以胡青山的身份,以及胡青山的涵养,是不可能随便动手打人的,只是许东曾经帮助胡青山破过案子,而胡青山也就认为许东虽然是个孤儿出身,但其实是个可造之材,心里早就有了相惜之意。

    若是不然,上头今天打电话要他追究许东砸车之这件事情,胡青山也就大可不必亲自出面前来审问许东,随便吩咐一个人下来,就自然能够得到他胡青山想要得到的结果。

    之所以来到这里亲自询问许东,其实在胡青山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想要帮助一下许东,只是徇私枉法的事情,胡青山是不会去做的,但至少,好好的教育一下许东,让他以后能够自尊自重,别再无法无天,引导许东踏上一条正正规规的光明大道,这一点,胡青山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而且,胡青山想要做的,也正是这一点,然而,没想到这个乳臭未干的许东,居然混账到了是非不分,事理不明的这个地步,这就由不得胡青山不大动肝火,想要捋袖子抽人了。

    谁知道,胡青山步步进逼,许东竟然毫无惧色,昂着脑袋,大叫道:“胡局长,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这一巴掌要是落下来,你的什么可都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