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挨打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的话还没说完,脸上早挨了胡青山一巴掌。

    这一巴掌,胡青山打得很重,在许东的脸上顿时留下一个乌黑的掌印,而且,嘴角还流出一丝血迹来。

    这一巴掌的确是很重!

    许东实在没想到,胡青山还真敢揍他,一时之间呆住了。

    胡青山打了许东一把掌,见许东呆在那里,心里的怒气顿时消了一大半,本来还想要好好地再抽许东一顿,这个时候就再也抽不下去了。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呆在房间里,谁也再没开口,两个人的房间里,顿时一片死寂。

    过了半晌,许东突然爆发了起来,“嚯”的站起身来,冲着胡青山大叫:“胡青山,你听着,你这一巴掌,我记住了,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会亲手还给你……”

    “你个小兔崽子……”胡青山实实在在没想,徐东挨了一巴掌,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自己一巴掌,那又算得了什么,曾经还有人说过要灭了自己一家人呢,自己什么时候怕过?

    让胡青山又气又痛的是,这个许东,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了这个样子,许东这个性格,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弄出大事来,到时候只怕无论是谁都帮不了他,作为对一个接受个帮助的人,以及一个长辈,胡青山真的不愿意看到许东会有那样的一个下场。

    许东是个人才,但是一个人才,就从此走上歪门邪道,胡青山不忍,也绝不允许,打许东这一巴掌,是恨铁不成钢,而且也就只是想要吓唬吓唬他,可是,看着许东现在这个样,居然还狂妄的说要还给自己一巴掌,本来气儿已经消了一大半的胡青山,顿时又火气冲天。

    “好你个小兔崽子,你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性质,你这是威胁公务员,你会坐牢的……你个小兔崽子,看来我今天不把你打醒,是不行了!”

    胡青山火气上来什么也就不顾了,拼着自己什么都玩完儿了,也总比许东将来成为一个人神共愤天理不容的人要好!

    所以,胡青山再次抡起了巴掌,要狠狠的再抽许东一次,而且,一只要把执迷不悟的许东抽醒转过来。

    许东连嘴上的血迹也没擦,两只拳头捏得紧紧的,只要胡青山的这一巴掌再要抽下来,许东就要跟他拼了!

    也没什么理由,也不为什么,更不考虑会有什么后果,反正只要胡青山再打,就跟他拼。

    这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子的血性,热血一涌,就不计后果的血性。

    只是许东没能跟胡青山火拼一场,因为,胡青山的巴掌,再也没能落到许东的身上。

    这一巴掌,眼看要落到了许东身上,却被一支胳膊给挡住了,一支看起来很纤柔的胳膊,牟思晴的胳膊。

    牟思晴跟胡青山差不多前后到的派出所,不过胡青山一到派出所,略略问了那个警员几句,就直接来找许东,而牟思晴到了派出所之后,知道胡青山也来了,而且还是特地为许东来的,以他对胡青山的了解,便以为许东不会出什么事,因此便没立刻去找许东,而是仔细的问了那个警员一些情况,又特地找张君成了解了不少事情。

    虽然只是听了张君成的一面之词,但是牟思晴结合自己对许东的了解,稍作推测,便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也就是说,许东虽然砸了张君成的车子,那极有可能是张君成自讨的,该砸!

    许东绝对不是一个狂妄自大、为非作歹的人,如果不是逼得许东没了什么退路,许东绝对不会去干法理不容的事情出来。

    许东砸了张君成的车子,那就只能说明张君成的车子该砸。

    不砸白不砸!

    不过,让牟思晴感到有些困惑的是,跟许东一起的那个女孩子是谁,既然会开车,又是开着自己的车,出了事故,她又为什么要跑。

    会开车,而且是开着自己的车子,没理由不知道这样一跑,那后果会是什么样的啊!

    一想到车主肇事之后自己跑了,却把所有的麻烦丢给许东一个人,牟思怡心里顿时很是不忿,当下向一个在交警那边做事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查查,那辆车子的车主,到底是谁?

    只是牟思晴的那个交警朋友,正好在休假,没在单位里,所以这事儿他也不知道,不过他答应,待会儿去找找正在管这事的同事,帮忙问问,不过,要稍微多等一会儿。

    如此一来,那个逃逸的肇事者司机,牟思晴一时半会也还是不知道。

    打完了电话,牟思晴这才动身去看望许东,谁这道,一到许东所在的这房间外边,便隐隐听到里面吵成了一团,有许东的怒吼,也有胡青山的责骂。

    一听到这种声音,牟思晴没来由的一下子慌了神,几乎是想也没想,“呯”的一脚踢开门,人也冲了进去。

    入眼的情景,让牟思晴又是吃惊,又是心痛,吃惊的是许东居然、竟然敢跟胡青山干架!

    这许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什么人他都敢动,什么地方他都敢乱来,这还要命不要啊?看着许东脸上一大块乌青的掌印,牟思晴却又是没来由的心痛至极。

    这胡青山,下手也真他妈的黑啊,都把许东打成了这样。

    又惊又痛的牟思晴,见胡青山扬着巴掌,准备还要抽许东,牟思晴自然急忙伸手挡住胡青山,一边大叫:“胡局,许东,你们都在干些什么这是?”

    一边叫着,一边又推着胡青山,远远的离开许东。

    推开了胡青山,牟思晴又回过头来,对许东喝道:“坐下,有事儿说事不成,你干嘛动手?”

    见牟思晴已经来了,许东咬着牙恶狠狠的盯了胡青山一眼,然后才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然后闷着脑袋一言不发。

    “小兔崽子……”胡青山也是余怒未消,狠狠的骂了许东一句,这才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牟思晴看着嘴角还带着血迹的许东,心痛至极,但是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胡青山动的手,对胡青山,牟思晴自然没什么话好说,除了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更因为胡青山还是一个自己比较亲近的长辈,就算有什么不满,牟思晴自然也不会当面就发作出来。

    所以,牟思晴走到许东身边,伸手在许东的脸上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用从来没有过的声音,痛惜的问道:“还痛吗?”

    痛,当然很痛了,半边脸都乌青乌青的,都肿了起来,能不痛吗?

    只是许东却咬着牙,一声气儿也不吭。

    问完许东,见许东不答,牟思晴又掏出一方手绢儿,去擦许东嘴角的血迹。

    动作很轻,很柔,但是许东还是忍不住咧开嘴,嘶嘶的吸了一口气。

    这边牟思晴为许东擦拭血迹,嘘寒问暖,那边的胡青山却皱起了眉头,牟思晴这丫头,在所有的男孩子面前,可从来没表现出来过会有这样的温柔,怎么会对这无法无天的小兔崽子这个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片刻,胡青山再次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沉声说道:“许东,你还是把你的事情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吧,就算是帮你,我们也得知道到底从那个地方入手,你必须得知道,你现在是在和谁对着干,砸的是谁的车!”

    “我管他是谁的车,不问青红皂白的上来就打我一顿,连求助电话都不让我打,还摔碎了我的手机,他是谁,他凭什么就可以这么干?叫一群人来,又打我一顿,他是谁,他凭什么可以这样干,我该不该自救?不错,我是砸了他的车,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他叫来几百个人骑着摩托车的,直接就想把我灭掉,我问你们,我该怎么办……”

    许东一口气把自己想好说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但却全部都是带着质问胡青山的语气。

    “他们动手打你了?”牟思晴和胡青山一齐大吃了一惊。

    牟思晴知道许东的性格,更知道许东既然在砸人家的车子,必定就会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才会这样干,但是没想到张君成会叫人来打许东,这么说来,这起交通事故,已经不仅仅只是一起简简单单的交通事故了,恐怕,会上升到一起极为复杂的刑事案件!

    胡青山也是大吃了一惊,毕竟,他对许东的了解不多,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张君成那边通过上头,首先就坐实了许东为“非作歹的诸般罪行”,这才直接让胡青山出面讨要“说法”。

    那么这里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只是一起简简单单的交通事故,这个倒好说,现场就在摆那儿,谁谁谁的责任,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该谁负责就谁负责,该负什么样的责任就负什么样的责任。

    可是,眼下这起原本极为简单明了的交通事故,竟然掺杂进来了一些现在还不为人知的因素,导致这其简单的交通事故升级成为刑事案件,而且,按照许东的说法,错误还并不是在于许东,这可是胡青山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的事情!

    胡青山亲自过来,也是本着要帮许东一把的心愿,不过,一开始,胡青山是觉得要“挽救”许东,让许东得些教训,以后不可以再胡作非为下去,能够做到浪子回头也不错,却不曾想,既有可能需要挽救的,原来并不一定就是许东。

    这更是胡青山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的!

    所以,胡青山其实比牟思晴更加吃惊。

    因为胡青山觉得,许东说的话,并不是添油加醋的谎话,在这样的情况下,许东也不会说谎话,因为说没说谎,一时三刻就会被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说了谎,不到一时三刻就会不攻自破,但许东说的是真的呢?

    胡青山皱着眉头,一时之间思潮翻涌,良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