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最刻薄的诅咒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牟思晴见许东这副摸样这副语气,冲着胡青山又叫又嚷,吃惊之余,却又生出一些嗔恼,怎么说胡青山也是自己的长辈,有什么事好好的把话说清楚不就行了吗,何必要又闹又吼的,非要把事情弄到死僵死僵的!

    何况,牟思晴也知道,胡青山凭心而论是来帮助许东的,许东却这样不识好歹,非要把关系弄僵,这以后,叫牟思晴和许东在一起如何面对这个长辈?

    不知不觉间,牟思晴想到现在把关系搞僵了以后如何面对长辈,而且是何许东一起面对长辈,而压根儿不是想到以后如何面对上司,这些微的差别,就算是牟思晴自己,一时之间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想。

    为什么想到的是会跟许东一起,面对长辈而不是上司。

    待许东吼完,胡青山陷入沉思,又过了片刻,牟思晴才盯着许东,责备道:“许东,你瞎嚷嚷些什么?你不知道我们都是来帮你的么?可你这态度……是你应该有的吗?”

    牟思晴带着责备的口吻一劝,没想到又瞪起了眼睛,指着自己的右边已经开始肿了起来的脸,吼道:“你们帮我?这就是你们来帮我的结果,哼哼,幸亏那家伙当时把我的电话给打碎了,要不然,你接到我的求救电话就赶过来,还不得把我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被许东一吼,牟思晴顿时火了起来,立刻提高了声音,喝道:“你这什么态度,你这是什么态度,一个长辈打了你又怎么样,那是为你好,免得你不知道轻重的瞎胡闹,哼,就这样子,都打得轻了,因为你该打!就你这态度,做长辈的不打,我都要打……”

    “好啊,他是长辈,我就该打,你又是什么,你又凭什么打我?”

    一开头,牟思晴还铐过许东呢,要打许东,她又有什么不敢,至于凭什么,牟思晴可不会也没有去想过。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抽在许东的另一边脸上,顿时,许东的脸上又血红了起来。

    “你……你凭什么打我……”许东捂着被牟思晴抽过的脸,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

    牟思晴想也没多想,张口就喝道:“我凭什么,凭我是你老婆,凭我要你做我的老公……”

    “啊……”一听牟思晴这话,许东彻底懵了过去。

    这是要发生什么事的节奏?

    “嗯……”胡青山也有些发懵,但太多的是惊讶。

    胡青山只知道的,为了牟思晴的婚事,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操过心,现在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操心,就算是胡青山本人,也没少为牟思晴的婚事操过心。

    不知道其他为牟思晴的婚事操心人得到的是什么结果,但是胡青山得到的结果,却是明确的很。

    “人要长得帅,要有非凡的能力,还要不会为了以后的生计发愁……否则,嫁不嫁都无所谓……”

    这就是胡青山得到的结果!很明确的结果。

    后来,胡青山上网查了一下,发现网上给出来最合乎牟思晴的要求的人选,长得帅的,就只有凹凸慢,有着非凡能力的,就只有象棋,说到不会为生计发愁的,就只有银行,综合所有的结果,胡青山得出了一个结论,牟思晴要去找的,怕是只有去找在银行里下象棋的凹凸慢了。

    想不到,今天,现在,胡青山居然亲耳听到牟思怡亲口说出来“……凭我是你老婆……要你做我的老公……”这样的话来。

    这太让胡青山惊讶了。

    “你……你你……”许东缓过神来,戟指牟思晴,怒道:“你,我诅咒你,阻咒你老公一辈子都是处男!”

    谁知道牟思晴冷冷的哼了哼,回到:“你骂人可够刻薄的啊,可惜,我也无所谓,谁叫我的老公就是你呢?你一辈子都是处男,我还乐得清闲……”

    “你……”这一下,许东被彻底气得晕头转向,一下子瘫回了椅子上。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主儿,最怕的却是会耍赖的。

    许东可谓不要命不怕死的主儿,可是像他这样的人,最对付不了的,却是牟思晴这样的角色。

    所以,许东被牟思晴抽了一记耳光,又吼了一通,气焰反而不如先前被胡青山扇那一耳光之后那般嚣张了,而是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恰好,这时候那个警员从门边探出头来,又恰好把牟思晴回敬许东的那句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一愣之后,那个警员实在是忍不住“噗”的一口笑了出来。

    这两家伙骂人都还挺绝得啊!

    谁知道牟思晴一回头,瞪着一双丹凤眼,竖着一对柳叶眉,粗暴的喝道:“看什么看,笑什么笑,没看过两口子吵架啊!滚……不然我踢爆你的蛋……”

    那个警员死命闭住嘴,赶紧转头滚了蛋。

    那个警员走了之后,胡青山沉沉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尽量把声音放得柔和了些,才说道:“小许,刚才,我一时冲动,打了你一下,是我不对,我这里跟你道歉,对不起了。”

    许东晕晕乎乎过了半晌,摇了摇头,答道:“这事儿,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算了,你打我一巴掌,我也威胁过你,大家就算扯平了,略过不提。”

    牟思晴见许东跟胡青山两人居然就此言和,心中的怒气顿时消得一干二净,轻轻地推了推许东,嗔道:“真是的,早知道如此,你又何必当初,哼,早就知道你就是犟驴一头!”

    许东抬起微肿的脸,盯着牟思晴,冷哼道:“你可别说了,你居然敢打我,哼,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本来,许东的意思,是想说“……出了派出所看我怎么收拾你……”可是不知道是顺了口还是一时急切口误,居然说成了“回家”。

    先前牟思晴冲着那位警员又吼又叫,说他跟许东是两口子,这位警员还绝对不相信,躲开牟思晴之后,又极为好奇的站在门外,想要弄清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现在许东或许是一时口误,把“出了派出所”说成了“回家”,而且那语气,就跟自己说自己的老婆一模一样,这就让躲在门背后的那位警员觉得,这牟思晴跟这许东,还真就是“两口子”了。

    知道了这个情况,这位警员还暗自庆幸了好一阵,幸亏自己当时机灵,要不然,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既然是这样,那今天晚上这案子,要怎么样调解,这位警员心里就有了个底细了。

    细细的琢磨了一阵,这位警员找了个自己觉得可以两全其美的法子,然后回头走了。

    这边,牟思晴把一张近乎完美无瑕的秀脸伸到许东面前,嘟起嘴巴说道:“要打还回来吗,用不着回家去,就在这儿,来啊,你打啊,你打啊……”

    “咳咳……”胡青山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意在提醒牟思晴,这里是单位办公的地方,就算跟许东真是两口子,也不能在这里打情骂俏,还有正事呢!

    胡青山的用意,牟思晴哪里会不知道,牟思晴甚至更知道,这件事要是胡青山来继续问的话,不一定会有牟思晴自己来问有效果。

    所以,牟思晴略略收拾了一下情绪,对许东说道:“说吧,今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好是说得仔细一点,还有,千万别撒谎,还有,记住了,你不用害怕,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跟你站在一起,和你一起去承受!”

    说这些话的时候,牟思晴一半娇一半嗔,不过让许东尤为感动的是,牟思晴说不管有什么样的结果,她都会跟许东站在一起,一起去承受,说这些话的时候,牟思晴却是真情流露,毫无做作。

    而且,以许东对牟思晴的了解,牟思晴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就真的会跟许东一齐去承担——无论什么样的后果!

    哪怕现在许东还不知道这件事到最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现在有牟思晴这么一说,许东真的是尤为感动。

    当下,许东也不用胡青山或者牟思晴再来催问,便一股脑儿把事情从头到尾,细细的说了一遍,不过,对于已经逃逸的牟思怡,许东就用个“我朋友”这么个词儿代替了过去。

    而胡青山和牟思怡两人,现在想要弄清的是为什么许东会砸人家的车子这件事,对于到底谁是已经逃逸了的车主,胡青山和牟思晴都觉得,这件事应该与许东这件事本身的关系并不大,处理许东这件事是当务之急,追缉逃逸车主这件事,反而只是次要。

    听许东把整个事情从头到尾的说完,牟思晴和胡青山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都暗自揣测这许东的这些话里,掺杂了多少水分,还有多少漏洞。

    要知道,像许东在当时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孤立无援,难免会对一些很重要的细节疏忽过去,而那些细节,恰恰有可能会成为被对方发出致命攻击的武器。

    胡青山和牟思晴实干这行的,自然知道这些被漏掉的细节的厉害之处,所以,两个人沉思了一阵之后,又各自对许东问了不少问题。

    最后,许东突然回想起一处细节,说道:“要说证据,我突然想起,就在那处现场,还有三处监控摄像,如果说你们觉得我说的有什么水分的话,大可调出那三处的监控录像来看看,就能证明我说的是真是假。”

    其实,这个现成的证据,牟思晴是早就想到了的,只是她一直都没有说出来,也不去提醒许东。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牟思晴想要看看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下,许东究竟还能够保持住几分理智,以及许东在发生了意外事情之后的应变能力到底有多强,另外,也确实想证实一下许东亲口说的,和自己能够证实的证据之间,到底会有多大的差距。

    前面两项,对牟思晴来说,还算是满意,但是后面这一项,牟思晴就觉得有点差强人意了。

    这倒不是说许东说了谎话,而是牟思晴觉得,在当时那个情况之下,要是换了自己,就绝对不仅只是砸车了,换了自己,非他妈干趴他几个不可!

    但是许东仅仅就只是砸了他的车,和自己预想的情景差别太大了,太差强人意了。

    看着牟思晴一副义愤填膺,恨不得时光流转,然后亲自披挂上阵到现场上跟许东一块儿冲锋陷阵的样子,胡青山敲了敲桌子,又重重的咳嗽了数声。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牟副所长,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忘记了你自己什么身份了?你瞎起哄个什么劲儿?”

    胡青山又敲桌子又咳嗽,见还是阻止不了牟思晴的义愤填膺,不得已只有出言提醒,让牟思晴不要太得意忘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