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争一口气
一本读|WwんW.『yb→du→.co
    然而,牟思晴却毫不在意的说道:“我起什么劲儿,根据我的调查以及观察,我们家许东说的,绝对是真实可信的,也就是说,那个家伙的车子,被许东给砸了,那是他活该!又不是我们家许东开的车子,造成的交通事故,凭什么一上来就冲我们家许东来劲儿,他活该……”

    “你们到底是没听我说还是没有脑子啊,为什么是我来处理这事,这里面的意思你们两个不懂?你还活该,我看到时候你们两个才活该!”

    胡青山很是有些气结,自己本来拿牟思晴都没多少办法,现在因为许东的事情,牟思晴又占上了理儿,不但说出了自己是许东的老婆,还一口一个“我们家许东”的,这岂不是摆明了要让自己进退两难。

    按照上头的意思处理许东吧,不要说牟思晴不答应,就算是自己,也不能昧着良心干那样的缺德事出来。

    可是听上头那意思,这件事情又绝对没有善罢甘休的可能,虽然并没有把褒袒张君成的意思流露出来,但是话也说得非常明白,许东砸车这样的事情,影响非常恶劣,必须要严加惩处!

    可现在的事实是,错误并不在于许东,按许东的性格,不要说“处理”他,就算是不“处理”他,没准儿许东还会要找张君成要个说法呢!

    这的确让胡青山很是为难。

    想了好一阵,胡青山才试着说道:“小许,按照你给我们提供的情况来看,错误的确不再与你,不过大家这样闹下去,也不是个事,要不然,你看能不能这样,我去把那个张君成叫来,你们两个就此和解,省得这事情越闹越大,到最后大家都不好收场,好不好?”

    胡青山的话还没说完,首先第一个不干的,竟然是牟思晴:“那怎么能行,这事情可的一码归一码,交通事故纠纷,自有那个逃逸的车主负责,这行凶打人,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合着我们家许东这一顿打是白挨了,不,是两顿打都白挨了,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理儿?”

    许东也说道:“那可不成,虽然他们把我打成什么样,但毕竟是他动了手,而且还是那么多人,我不想向要什么索赔什么的,至少,他得要给我一个说法才是吧!”

    虽然这事情要就此和解,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不会就这么答应,但两个人如此坚决的要求张君成先给个说法的态度,还是让胡青山有些恼火。

    不是对许东,毕竟许东是当事人,可以说又是受害者,他要有什么要求,那都是正当的,何况许东也说明不一定是要什么索赔,但起码赔个礼道个歉,这也是应该的,而且也绝对不算过分。

    让胡青山气恼的是牟思晴,以她现在的身份,不帮着分忧也就罢了,居然还火上浇油,这要是传说出去了,只怕没的也会被别人说出有的来。

    牟思晴也是个人才,而且是个有着大好前途的人才,就为这么件破事儿,毁了一辈子的前途,胡青山如何能做,如何能忍心?

    但牟思晴那态度,分明就没把自个儿的前程放在心上,不过,锦绣的前程人家放不放在心上,胡青山没办法去管,但人家两口子要个说法,这也是理出自然,让胡青山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胡青山又如何能够轻易的把这件事摆平下来?这如何不让胡青山很是气恼。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牟思晴一口一个“我们家许东”,竟然两胡青山也深受感染,一想到牟思晴跟许东两个,就自然而然把他们当成了“两口子”。

    见直接劝许东去跟张君成和解,是不大可能了,胡青山又拐了个弯:“你们两个别激动,我这不是在征求你们的意见吗,这是在想办发找出路,又没说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事情出了,就得解决,而且,现在这件事情,必须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对你们两口子的将来,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先前,牟思晴自己大吼大叫,说自己就是许东的老婆,吼得酣畅淋漓,半点儿害羞的意思也没有,但这会儿,胡青山一开口说“你们两口子”,牟思晴的脸却刷的红了起来。

    羞意大盛之下,牟思晴居然想要往许东身后去躲,只是许东一直都坐在椅子上的,就算牟思晴躲到许东身后,又哪里能够在胡青山面前藏得住。

    胡青山不去理会牟思晴着女儿嫁的羞态,接着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对方跟市里的大佬有着拐弯抹角的关系,这些话我也不需要多说,所以我说,这件事必须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们两口子只要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许东撇了撇嘴:“管他是谁,我有理能够走遍天下,如果连个说法都不给,不明不白的就让我把这事算了,那我以后岂不是什么都不是了?”

    “我说你这家伙还真就是头犟驴啊!”胡青山差点又要拍案而起:“我这个糟老头子我就不说了,可是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的将来着想,你就不能为思晴着想啊。”

    “我有什么好想的。”那阵羞意过后,牟思晴又抬起了脑袋:“你要我老公这以后一辈子什么都不是,那我连活着都没什么意思了,还有什么好想的,何况,是人家欺侮我们家许东,又不是我们家许东去欺侮了人家,凭什么要个说法都不给啊。”

    “说法说法,你们两口子不要那个说法就真的不活了?我可是看着的!”胡青山终于再次拍案而起,一头黑线的吼道。

    “哼哼,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没有那口气,就算活着,也不过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这个说法他不给,你老人家干脆直接枪毙了我们一家三口得了。”牟思晴毫不示弱的顶撞到。

    “你们一家三口……”胡青山再次大吃一惊。

    牟思晴说这话的意思,胡青山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只是胡青山不明白的是,这牟思晴是什么跟许东好上的,而且都成“一家三口”了。

    许东也有些纳闷了,先前,牟思晴随口就说自己是她老公,许东认为这是牟思晴在从另一个方面帮助自己,感激之余,许东也就尽力配合着,把戏做得像那么回事一些,毕竟自己只不过是小老百姓一个,要是真是成了牟思晴的“老公”,解决起事情来,就会少上很多麻烦,可是现在牟思晴居然说跟自己已经是“一家三口”了,许东就纳闷起来,这牟思晴,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这一阵吃惊之后,胡青山突然明白过来,牟思晴这是为了帮助许东,在拿着她自己的前程跟自己赌上了。

    什么“两口子”,“一家三口”,全是假的,牟思晴这么做,目的就是为了要名正言顺、彻彻底底的帮助许东!

    这俩兔崽子,害得自己差点上了个大当。

    胡青山吐了一口气,略略沉思,然后脸色阴沉的盯着牟思晴,说道:“小牟,你也别装了,再装下去只会绕更大的圈子,对目前的情形并没什么好处,我知道你只不过是想要帮助许东,我也是想帮助许东,但是要帮助许东,我们可以正正规规的去走正常程序,你就用不着拿那些一个未婚女孩子不该轻易说出来的事情来欺骗我,你别当我不知道,什么你们两口子、你们一家三口,你胡扯,你这是在拿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清名开玩笑,更没把你自己当回事,这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我还可以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姑姑的份上,这些话我都懒得跟你说……”

    顿了顿,胡青山又接着说道:“还有,鉴于你刚才这些所作所为,我必须告诉你,为了避嫌,从即刻起,你不得再与这个案子有任何牵涉,否则,我立刻以你有涉嫌以权谋私的行为将你停职审查,现在,你立刻给我出去!”

    胡青山的话说的阴沉,没想到牟思晴的语气更是尖锐。

    “以权谋私,哼哼,这顶帽子好大啊,不过,就算许东现在还不是我真正的老公,也是我已经认定了的未婚夫婿,法理也不外乎人情,我要是连我未婚夫婿都不能帮,我还干个什么,什么停职审查,干脆,你直接革掉我的职务,要不然,我这就辞职不干,哼哼,你以为我稀罕这么个破职务吗?”

    “啪……”胡青山再次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戟指怒喝道:“你这什么态度,你还反了天了,革职,你以为我不敢,没理由!就凭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就有足够的理由,你信不信我立刻、马上就解除你的职务。”

    “用不着你来解除,我已经辞职不干了……”牟思晴毫不犹豫的从挎包里拿出一叠纸和一支笔,刷刷的,不到一分钟,就写了一张辞职报告,然后摔在胡青山面前。

    一看牟思晴这下子玩儿起真的来了,许东顿时有些着了慌,拉着牟思晴急声说道:“哎,牟……你别这样……不能这样……”

    牟思晴回过头来,看着许东,眼里满是一层亮晶晶的露水,过了半晌,牟思晴才柔声说道:“许东,我说过了,无论有什么样的后果,我都和你一起承当,事已至此,我也只有辞去职务,才能和你站在一起……”

    “牟思晴,你给我听着……”许东抓着牟思晴的手,吼道:“你用不着这样……为了我,你这么做,不值……赶快把你的那辞职书给我收回来,快点,不然的话,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见牟思晴根本就无动于衷,许东又对胡青山喊道:“胡局长,不能接受她的辞职书,我不要说法了,我什么都不要了,这件事情与她牟思晴没什么关系,我赔那家伙的车子,你关我也行,一切都是我的责任,这行了吧,我只求你一定不能接受他的辞职书……”

    胡青山万万没想到,事情怎么会发生到这个地步,一时之间,胡青山只有拍着桌子大吼:“胡闹,胡闹……胡闹,这还成何体统,滚,都给我滚……统统的给我滚……”

    许东还要向胡青山说情,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牟思晴辞职,但是牟思晴却一把揪着许东,面无表情的喝道:“都让你滚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屁啊!滚,跟我回去,你这笨驴,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一边喝骂,一边提小鸡一般,将许东提出了房间。

    一路上,牟思晴还不住的高声怒骂:“你这混蛋,犟驴,我就知道你一出门就准没好事,就知道给我惹祸,回家给我跪搓衣板儿去……”

    牟思晴揪着许东一路怒骂,让在这里值班的警员,以及还等在这里的张君成等人,一个个都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