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 决绝
一本读|WwんW.『yb→du→.co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胡青山放在桌子上一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而且很是用力的握着,手背上都冒出了好几条青筋。

    不过,胡青山嘴里却依旧很是温和地说道:“思晴,你这样下去,会害了你自己,我不是瞧不起许东,相反,我能亲自过来,恰恰就是因为在我心里,觉得许东是个可造之材,不能让他就此走上歧途,这是我的初衷,至于事情演变到现在这个局面,恐怕这是你跟我都是始料不及的,对不对?”

    胡青山是本着一番好意,过来帮助许东,这一点,牟思晴是知道的,而且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的确也是出乎牟思晴的意料,这些都是事实,牟思晴不能昧着良心不点头。

    见牟思晴没有反对自己,胡青山接着说道:“你、我甚至是许东,都有些不恰当的过激行为,我相信,大家都不会小气到把这些事情牢牢地记在心上,因此去记恨对方,思晴,你说,我说的对吗?”

    要记恨胡青山,牟思晴还真的不会,即使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牟思晴可以吵可以闹可以撂挑子不干,但就是不会记恨胡青山,牟思晴还没那么不明事理。

    见牟思晴默默的点了头,胡青山稍微舒了一口气,紧握着的拳头也微微舒展开来。

    “思晴,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能够随随便便的去跟什么人赌气,而是要尽快地将这件事情平息下来,免得许东再出什么岔子,思晴,你觉得呢?”

    牟思晴微微点了点头,但随即张了张嘴,似有话要说出来,但是胡青山没给她这个机会,而是曲起指头,敲了敲桌子,接着说道:“就在刚才,我接到几份材料,有证人证言,也有用邮件发过来的现场上的那几处摄像头的摄像录影,在这些材料当中,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说到这里,胡青山停下话头,一双拳头又紧紧地握了起来,手上的青筋又开始跳了出来。

    胡青山丢下话头,并不是想要跟牟思晴卖个关子,而是这件事情,胡青山话到口边,也不得不犹豫了一下,思忖着要不要说下去,该要这么样说下去。

    “发现了肇事逃逸的那个司机的身份,是吧,这跟我与许东又有什么关系?”牟思晴聪明绝顶,没用多想也猜了出来。

    只是胡青山叹了一口气,盯着牟思晴看了半晌,一时之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本来,牟思晴想要问问胡青山,是哪个早不生晚不死的,拽着许东跑出来惹上这么大个麻烦,然后又一走了之,让许东来替他被这么大个黑锅的家伙,片片这个时候挎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牟思晴看了一眼胡青山,随即打开包,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先前自己找的那个交警朋友打的电话过来的。

    牟思晴点开接收键,轻轻地“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立刻就传来一阵急急火火,却又斯斯艾艾的声音:“坏了坏了,牟姐,你先前问我那事,我帮你问过了,他们查找了好久,才把那个……那个……车主的身份……查……查出来……根据……根据查到的信息显示,那辆车……那辆车……就是……就是你们家的……”

    “什么……”牟思晴一下子像是被五雷轰顶,心也一下子乱到了极点。

    车子是自己家的,开车的人想都不用想,那也是自己的家人!

    可是自己的家人,竟然会在肇事之后逃逸?

    许久,牟思晴才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问了一句本来就不用问的废话:“你们……调查清楚了?你们……是不是弄错了……”

    随后,牟思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挂断的电话,也不记得自己又说了些什么,就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牟思晴回过神来的时候,许东已经站在了牟思晴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牟思晴。

    许东是胡青山亲自叫进来的,当时,牟思晴在接了那个电话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之极,一双眼睛变得空洞洞的,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胡青山吓了一大跳,没想到,牟思晴在知道那个肇事之后又逃逸了的司机就是她妹妹牟思怡之后,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竟然会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所以,胡青山连忙把许东叫了进来。

    虽然胡青山知道牟思晴说自己就是许东的老婆什么的,是在装神弄鬼骗人,但是后来想想,又觉得还是不大对劲儿,胡青山是过来之人,对女人的心态,多少也还有几分了解,尤其对牟思晴的性格,胡青山更是了解许多。

    既然牟思晴连自己的锦绣前程,甚至是女儿家的清白声誉都不顾,都要坚决的维护许东,这绝对不能不说牟思晴不是用情至深,如果不是为了自己至亲至爱的人,那个女孩子会平白无故的做到这一步来!

    是以在牟思晴昏了过去之后,胡青山立刻就想到,这个时候,最好将许东叫过来照顾牟思晴。

    牟思晴勉强睁开眼,见许东一张微肿的脸上,充满不尽的焦急和关切,心里又是一阵激动,忍不住扑在许东怀里,再一次嚎啕大哭起来。

    许东自然是少不了一阵“甜言蜜语”的安慰。

    牟思晴扑在许东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眼泪。

    勉强擦了擦脸上,抬头见胡青山依旧还坐在那个位置上,盯着自己,牟思怡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艰涩的怆声说道:“胡局,这件案子,和我的工作有重大牵涉,现在,我郑重提出回避请求。”

    让牟思晴回避,这是迫不得已的,就算牟思晴自己不提出来,胡青山也会执行。

    所以,胡青山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这个请求,我现在可以允许,西城那边还有些事情,也是头绪纷乱,很需要一个你这样的人去协助,明天,你就先到那边去报个到,至于其他的手续什么的,我会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你的手上。”

    胡青山的这个安排,不可谓不照顾牟思晴了,即刻就把牟思晴从这里调走,不给牟思晴一丝参与这件事情的机会,这对牟思晴以后,有很大的帮助。

    也就是胡青山了,换了其他的人,未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只是牟思晴摇了摇头,说道:“胡局,我先前就已经递交了辞职书,但我知道这件事就算是你也没办法立刻答复我,这样吧,辞职书,就先交给你了,在没得到正式的解职通知书之前,我请个长假……”

    胡青山很想在桌子上拍上一巴掌,这丫头,怎么就这样不让人省心!

    可是一看到牟思晴几乎是在这一刹那间就已经是病容恹恹、堆满愁容的脸,胡青山的心,顿时又软了下来,胡青山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也罢,你先休息几天也好,这辞职书我先给你留着,等你休息几天想好了之后,再来找我吧。”

    牟思晴无力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许东的事情,那就拜托你帮忙多周旋了。”

    胡青山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许东却抢着说道:“胡局,你对我一番好意,我心领了,至于我们的事情,刚才我跟那位张君成谈了一下,张君成后来说,他愿意不再追究这件事了,我想,既然张君成愿意不再追究这件事情,想来这也无需再去惊动其他的人了,对吗?”

    许东这么一说,胡青山大感意外,真要是张君成不再死揪着不放,所有的问题不就全部迎刃而解了?

    妈的,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抱着这个态度去解决问题。

    胡青山暗暗地骂了这么一句,随后又不放心的问道:“这事情,你真的说好了?”

    许东点点头,又说道:“如果胡局觉得不放心,就把张君成叫过来,大家正式签上一张和解书也行。”

    得到许东的肯定的回答,胡青山意外之余,又大是高兴,当下叫了个人过来,让许东跟张君成两人履行一个正式的手续。

    签完自己的名字,张君成摸了摸苍蝇都立不住脚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我勒个去,这真是不打不相识,好,小许老弟,你仗义,老哥我张君成记住你了,妈拉个巴子,小许老弟你要是以后有什么难处,跟老哥我说一声,我勒个去,别看我是个外地的,在这铜城里,一点点的小忙,老哥我还是能够帮得到的……”

    许东也笑了笑,答道:“那是,我也记住老哥你了,我就是一个开铺子的,这往后大家就是兄弟,呵呵……”

    随后,这件事取得了圆满的和解,胡青山自然要忙着回去应付另一头的事情,张君成乐呵呵的走了。

    牟思晴因为身体不适,以及身份原因,没直接参加和解过程。

    但是,许东一出门,牟思晴就一把揪住许东的耳朵,然后一言不发的拖着许东,一直出了派出所都还不肯松手。

    痛得许东一路“啊哟……啊哟……”的鬼哭狼嚎。

    到了放车子的地方,牟思晴又是扔垃圾一般,一把将许东推到车门边,然后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许东,怒道:“你这软蛋,他打了你,你还给他赔钱,还一给就是一千万,你这个软蛋,脓包,我恨死你了……”

    许东一边揉着差点就要被扯掉的耳朵,苦着脸,一边说道:“冤枉啊牟大姐,不就是一点儿钱吗?你用的着生这么大的气么,大姐啊,眼下这事,能拿点钱摆平了,也就是最好不过的事,要不然,再弄下去,还真不知道会弄出什么花样来。”

    这件事情就这么和解了,对许东来说,的确是冤枉了一些,但是对已经逃逸了的牟思怡来说,绝对有着天大的好处。

    真要弄下去,就算牟家如何有钱,也势必要费上不少的力气。

    能够有惊无险的和解,这的确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当然,这是对牟思怡来说,许东当然就是亏了一大截。

    这个道理,牟思晴是再也明白不过的,只是牟思晴伸出手指,在许东的脑袋上戳了一下,仍旧是又嗔又恼的说道:“你以为你的钱很多,多到我们牟家都拿不出来那么多钱是吧,我告诉你,看回家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