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鸟飞笼破
一本读|WwんW.『yb→du→.co
    把许东塞进了车子,牟思晴一忽儿责怪许东自作主张,掏钱把这件事就此摆平了,一忽儿又怨尤许东没及时的把牟思怡就是车主说出来,让这件事情绕了这么打一个弯子。

    一路上也不说话,直到把许东送到了铺子门口,牟思晴才把车子停下,转头寒着脸说道:“下去……”

    许东略一犹豫,牟思晴马上又说道:“你磨蹭个什么?我说是你老婆你还真就当回事了是吧,那是演戏,主要是为了帮你,骗胡局的,你懂不懂?木头疙瘩……”

    许东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招呼也懒得跟牟思晴打,自顾自下了车子。

    站在店门前,许东默默地目送牟思晴开着车子消失在街头,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掏出钥匙,打开门,正准备进屋,没想到后面一个人叫了一声:“许东……”

    声音低低的,很是有些怯懦。

    一听到这个声音,许东顿时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圈儿。

    是牟思怡!

    想不到绕了一圈儿,还是跟牟思怡绕到了一块儿。

    原来,牟思怡一个人独自溜走之后,打电话叫来一个跟自己要好的朋友,去帮自己挑选明天要送出去的礼物。

    等牟思怡的那个朋友到了之后,两个人在还没关门的几家古玩店里逛了好几圈,也看了不少的东西,不知道是牟思怡心里有事,还是真的看不上那些东西,逛了好几个小时,居然一件称心如意的物件也没找到,失望之下,牟思怡又想到了许东,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的去找许东。

    于是牟思怡和哪位朋友告别之后,便独自一人前来找许东,而且,比许东还先到,不过,牟思怡一看到是牟思晴的车子,就知道是姐姐送许东回来的,于是便躲在暗处,待姐姐走了之后,牟思怡才现身出来。

    许东转头,看着牟思怡,心里像是打翻了无数的调味瓶,什么味道都一起涌上心头。

    “许东……对不起了……”牟思怡见许东冷冷的望着自己,连忙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

    好一会儿,许东才强忍住翻腾的心思,淡淡的问道:“你现在又来找我,又有什么事?”

    牟思怡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件事情,都解决了吧?”

    许东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牟思怡顿时一笑,说道:“我就知道,那其实没多大点儿事,对不对,再说,我姐姐出面,也没什么处理不好的事情,是不是?”

    许东一听牟思怡这话,心里很是窝火,什么叫没多大点儿事,自己帮着赔了一千万,这且不说,还白白的挨了两个耳光,这也叫没多大的事?

    不过,这些事,许东懒得去跟牟思怡解释,赔的钱,自己还能赚得回来,那不算什么,两个耳光,再痛,也已经挨了,就算真的还回去,也无济于事。

    见许东一直都冷着一张脸,牟思怡知道许东心里不舒服,这事换谁谁都不会舒服。

    所以,牟思怡又娇声说道:“许东,我知道你不高兴,可是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总不能计较着吧,你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对你吗?”

    许东“唔”了一声,然后说道:“我很累,想要去睡觉了,要是没什么别的事的话……”

    言下之意,要是没什么别的事的话,就趁早走人,自己要睡觉了。

    谁知道牟思怡再次娇声说道:“许东,我就是想要求你,给我帮帮忙,我没找到要找的东西,我求你了,帮帮我好吗,这事儿,对我真的很重要……”

    许东抬头看了看朦胧的夜空,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卖古玩的谁还开着门?你让我到哪儿去给你找去,你还是明天一早再过来吧。”

    “哎呀,许东,我求求你了,好吗,这东西没买上,我会一夜都睡不着的,你可不能让我带着两只熊猫眼去参加聚会吧,再说,一早过来,那得耽误好多时间,要是去迟到了,那多对不起人家啊!”

    牟思怡一边说,居然又一次上前,拉着许东的手,不住的摇晃着,撒起娇来。

    许东实在被缠得没了办法,想了想,说道:“你现在要去我去找别家的,肯定是不成了……”

    还没说完,牟思怡突然说道:“对了,你自己不就是个卖这些东西的吗,难道你手里就没有好东西?”

    许东怔了怔,自己的确是做这生意的,但是,有不有让牟思怡中意的东西,谁敢打那个包票。

    但是牟思怡这会儿还就认定了要进去找找,反正现在别的铺子都关门打烊了多时,许东这儿,算是最后一点希望吧,要不然,还真会睡不着觉的。

    无奈之下,许东只得让牟思怡跟在身后进了门。

    许东摸索着打开了屋里的电灯,没想到鸟笼子里原本睡着的那对画眉,被突然亮起的灯光惊到了,顿时在笼子里上蹦下窜,又啾啾的叫了起来。

    牟思怡瞥了一眼那只鸟笼,忍不住说道:“真好听,还不知道你还很喜欢养鸟儿,养多久了?”

    许东抱着一双手,淡淡的说道:“也不是特别喜欢,刚买的,哎,我说,我所有的东西都摆在那里的,你可得快点。”

    牟思怡一笑,点了点头,走到货架边上,仔仔细细的去看摆在货架上的那些坛坛罐罐,玉石雕刻什么的。”

    而许东就那样抱着一双手,懒懒的看着牟思怡。

    牟思怡看货架上的东西,看得很是仔细,而且,还不时的回过头来问问许东。

    “这个瓶子要多少钱啊?你觉得我送给他合适吗?”

    “这个碗,你觉得漂亮吗?如果是作为礼物,送给他,你觉得他会喜欢吗?”

    “……”

    许东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

    “啊,那个要一千八,不合适!”

    “这个嘛,要一万二,我怎么会知道他喜不喜欢?”

    “那个花瓶是高仿的,做工还算可以,你要的话,就随便给点……啊……”

    “啊……”

    站得累了,许东又坐了下来,不是打着呵欠,强撑着眼皮子,回答着牟思怡。

    怕不是该过了临晨两点了吧,许东都觉得睡意绵绵了,可是牟思怡还精神得很,在货架前面,一件件的拿起,又一件件的放回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都睡着了,却被牟思怡一阵摇晃,给摇醒了过来。

    睁开眼,许东竟然发现,不知道怎么搞的,牟思怡居然一只手提着那只鸟笼,而笼子里却空空如也,那一对画眉竟然不知去向。

    见许东睁开了眼,牟思怡一脸懊悔的说道:“对不起啊许东,货架上的东西我看完了,而且现在天又快亮了,我看你又睡着了,就想去看看这对鸟儿,谁知道一不小心,见你的鸟笼子弄坏了,那对鸟儿也……也……对不起啊,许东……”

    笼子破了,画眉鸟也飞了,许东呆呆的看着断了两根栅栏的鸟笼子,一时之间定定出神。

    牟思怡见许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手里的破鸟笼,只道那对画眉鸟是许东的心爱之物,现在自己把许东的心爱之物弄丢了,许东多半要大发一通雷霆。

    其实,牟思怡不知道的是,断了那两根栅栏,许东突然发现,这鸟笼子上面的那一抹淡紫色的宝气,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自己那天看错了,自己还没认出来的“宝”,其实并不是鸟笼子,而是那一对画眉鸟?

    这不大可能啊,自己明明记得,当时自己也仔仔细细的看过,那一对画眉,就是一对普普通通的鸟儿啊!而那抹淡紫色的宝气,的的确确就是鸟笼子发出来的。

    许东使劲揉了揉眼睛,许东突然有些恐慌起来。

    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再也看不见“宝气”了!

    再也看不见“宝气”,许东就成了一个瞎子,不,比成为了一个瞎子更让许东害怕。

    这一瞬间,许东差点儿就想到要去死。

    不过许东转眼看了看其他的东西,却又发现,自己依旧能看到那些东西五颜六色的气息,一个高仿青花瓷瓶的“气”,死白死白的,一块低档玉器的“气”青灰青灰的,一个铜罐子冒出来的“气”,淡蓝淡蓝的……

    而牟思怡身上的“气”,则是乳白色里带着一丝丝的桃红,这两种气息叠加在一起,恰如牟思怡的容貌一般,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这些,许东都能够看的清清楚楚的。

    看了一遍这些东西,许东心里稍微淡定了些,可以确定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可是,这鸟笼子的“宝气”,到哪里去了?

    “许东……真是对不起啊……”牟思怡看着许东脸上的神色瞬间数变,不由得心虚不已,赶紧小心翼翼的央求着说道:“我知道是我不好,对不起啊,赶明儿,我去参加完聚会,回来我一定给你买上一对最好的画眉鸟儿,装在最好的鸟笼子里,赔给你,好不好……”

    许东定定的看着鸟笼子,对牟思怡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在想,自己以前捡漏回来一个盒子,那个盒子里有一颗传说之中的避水珠,当时,避水珠的气息,也是从盒子里冒出来的,只是自己取了避水珠之后,那个木头盒子就再也看不到宝气了。

    换而言之,这个鸟笼子里面的“宝”没有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有“宝气”冒出来了!

    可是,这鸟笼子有没有夹层,又不可能隐藏住其他的东西,那“宝”,又到底是什么,又放在什么地方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