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 要还是不要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也想不到其他的法子,能够让牟思怡在最短的时间里就能够看明白避水珠的妙处,唯一的就只能按照那天自己所遇到的情况,依葫芦画瓢,再做上一遍,想来,这就应该是最快捷最有效的法子了。

    不能不说桑秋霞很勤快,不但前面的店面里,桑秋霞整理得很干净,就是里间这些地方,也是整理得一尘不染。

    这倒让许东一时之间找不到足够的灰尘,来粘在避水珠上面,让牟思怡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看得明白避水珠的妙处。

    洗浴间没什么灰尘,这倒是许东没注意到的细节,一时之间,许东不由得嘀咕了一声,转身出了洗浴间。

    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将避水珠放在灰尘里滚动了两下,让避水珠多半都沾上了灰尘,许东这才回到洗浴间。

    没想到牟思怡正在用池子里的水正在洗脸。

    整整一天大半夜了,牟思怡也有些困倦,将就着洗了一把冷水脸,打算再坚持一会儿,等到天亮之后,就拖着许东到别家去看看。

    洗完了脸,见许东也回来了,牟思怡淡淡的问了一句:“你忙完了?”

    许东怔了怔,随即笑了笑,将沾了一大半灰尘的避水珠举到牟思怡面前,然后故作神秘的说道:“你现在可要睁大眼睛看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有可能影响到你今后的一生!所以,你千万要看仔细了。”

    牟思怡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眼神里却充满了戏谑。

    许东懒得去看牟思怡的神色,用另一只手放掉牟思怡用过的水,然后拧开水喉,重新放了一池子水,清澈的水盛在洁白的洗脸池里,在日光灯的照射之下,就像一块会晃动的玻璃,让人看得清楚里面的一丝一毫的变化。

    关了水喉开关,待池子里的水稍微稳定下来,许东把避水珠“扑通”一声丢进了洗脸池,还回头向牟思怡眨了眨眼睛,示意牟思怡可要看得仔细了。

    牟思怡看着那块黑黝黝沾了些灰尘的石头,落进洗脸池里,直接就沉到了洗脸池的底部,嘴角不由的一翘:“搞什么嘛,还不是会沉底……”

    许东笑了笑,不答,过了片刻,才伸手从洗脸池里将避水珠捞了出来,然后又举到牟思怡面前,不过,这一次,许东想要让牟思怡看得再清楚一些,所以,把避水珠递得离牟思怡的脸比较近。

    可能是刚刚洗了个冷水脸,“啊嗤……”一声,牟思怡居然对着避水珠子打了个喷嚏,而飞溅出来的唾沫星子,也落了不少在许东脸上。

    打完喷嚏,牟思怡也不顾正在摸脸上的唾沫星子的许东,哼了哼说道:“我还以为真的能值上几千万呢,哼哼……就知道耍我……”

    “哎……我说你……你这眼神哪,唉,跟你这不识宝的人还真没话可说了……”许东急了眼,这什么眼神哪!

    “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唉……本来想让你长长见识,想不到你这么笨,算了,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封神榜》,你看过没?”许东无奈之际,只得慢慢的跟牟思怡解释。

    牟思怡点点头:“看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记不记得,《封神榜》里面有一段描写一件宝贝的情节,说有件宝贝,火不能烧,水不能淹……”

    牟思怡当然记得,那个情节说的那件宝贝,叫“避水珠”。

    “避水珠……”这一下,牟思怡突然之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啊……”的一声惊叫了起来。

    叫过之后,牟思怡一伸手,从许东手里将这块看起来黑黝黝,一点儿光泽也没有,现在又沾满灰尘的“破石头”抢了过来,又拿着这块“破石头”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起来。

    据牟思怡所知,“避水珠”还真的只是出现在那些奇幻的神话小说了,在现实之中,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宝贝,如果许东的这块石头,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避水珠”的话,而自己又拿着这个传说之中才有的“避水珠”,当成礼物送给他的话,那还能有谁在明天,不,今天的聚会上引人注目!还有谁能够在他面前与自己争锋!

    良久,牟思怡才颤声说道:“真的是避水珠?”

    许东不置可否,望着牟思怡,微微偏了偏脑袋,示意牟思怡自己再把避水珠扔进洗脸池里,然后再捞起来看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牟思怡微微点了点头,果真将避水珠再次扔进洗脸池里,不过,她扔避水珠的时候,可就比许东斯文多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光滑的洗脸池就会把避水珠磕着碰着。

    待避水珠落进水里,沉到洗脸池的底部,牟思怡没有立刻就伸手去捞避水珠起来,竟然是闭上眼睛,双手合什,嘴里念念有词地祷告起来。

    牟思怡祷告的是什么,许东不得而知,但是一看牟思怡那基督教徒一般虔诚的模样,许东倒是觉得很是可笑。

    足足过了一分多钟,牟思怡才睁开眼,还真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这才缓缓的伸出纤纤玉指,从水里将那颗避水珠拈了出来,然后再一次举到眼前,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避水珠依旧是黑黝黝的,上面看不到半点儿被水浸湿过的痕迹,沾着的灰尘只有少许掉落,不过,这不被水洗掉的,而是牟思怡的手指蹭掉的。

    这果然是“避水珠”,是传说里才有的避水珠,水是自来水,从水管里放出来的,是自己亲眼着的,洗脸池是普通的洗脸池,自己也在里面洗过脸,水、洗脸池,这些都不会有假,而避水珠上的灰尘,水洗不掉,但用手指却可以蹭掉,则更不可能有假,这就是说,这避水珠,绝对是真的!

    “真的是避水珠……真的是避水珠……”牟思怡一下子欣喜若狂,激动得将避水珠紧紧握在手掌心里了,一伸手将许东搂住,“啪”的在许东脸上来了个香吻。

    被牟思怡吻了一下,许东却并没有多少激动,因为许东知道,牟思怡的这个吻,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也恰恰是因为许东明白牟思怡是因为“他”,就算牟思怡吻在自己的脸上,许东这才不会有多少激动。

    何况自己的脸还肿着,还有些麻木,对牟思怡的嘴唇,都没什么感觉。

    一阵狂喜之后,牟思怡终于冷静下来,一旦冷静下来,牟思怡马上又羞红着脸,低着头连看一眼许东也不敢,刚才的行为,实在是已经超出了牟思怡自己的相像,连牟思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去搂着许东,还亲了她一口,想起来,真是羞死人了!

    还好,许东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而是淡淡的说道:“这避水珠,你拿给他,他应该喜欢了吧?”

    牟思怡垂着脑袋,不敢说话,只是连连点头。

    “咳……”许东轻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那这价钱,我可是先前就说好了的,一千五百万,我可是不会卖的……”

    一说到价钱,牟思怡终于又从羞怯之中回到“残酷”的现实,微微的抬起头来,悄悄地盯着着许东,低声问道:“你到底要多少钱?”

    许东“嗯”了一声,说道:“也就是你了,换了别的人,七千万八千万我都不会卖的,你要么,给个整数,五千万……”

    还没说完,牟思怡“啊”了一声,在牟思怡看来,这颗避水珠虽然神奇珍贵,但能给许东一千来万,也就到顶了,要知道,除了身上这一百五十万,余下的,就算每个月不吃零食,不请客,不买化妆品,把家里给自己的零花钱全部存起来给许东,至少也要将近一年多才能还得清,谁知道许东一张嘴,那意思,最少也得五千万才会把避水珠卖给自己,就算扣除这一百五十万的首付,剩下的,自己还要多久才能换还得清?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牟思怡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自己的能力太渺小了,渺小到也许许东的一句话,自己就得节衣缩食的过上七八年,上十年,甚至有可能是十几年!

    这么“残酷”的事情,就算是牟思怡以前做梦,也不曾想到过。

    要还是不要?

    偏偏许东这个时候察觉到牟思怡的神色变化,也大略知道了牟思怡现在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许东也就淡淡的一笑,转身出了洗浴间,回到前厅。

    牟思怡捏着避水珠,跟在许东身后,神色很是木然,一忽儿想着:要,不就是几年时间不再出去大手大脚的胡乱花钱了吗?忍一忍,挨一挨,几年时间不也就很快的过去了……

    一忽儿又在想,还是不要了吧,不要,自己身上还有一百五十万,待天亮了,让许东带着,重新去找一件百十来万的东西送过去,省得这往后几年上十年的时间,自己都得要像乞丐一般过日子……

    一忽儿又想,这天马上就亮了,而他们做古玩这一行的,也不会天色刚亮,就起来开门做生意,没到八九点,恐怕也不会开门,即使开了门,再一家家的去找,那得多少时间,再说,能不能找到称心如意,又能让他喜欢的,谁也不敢保证,可是,浪费了时间,又找不到让他喜欢的东西,到时候自己岂不是要两手空空!两手空空的去参加聚会,自己岂不是颜面尽失。

    还是要了吧……不能要……要……不要……

    许东见牟思怡神色木然,在“要”和“不要”之间摇摆不定,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要不要,你慢慢想吧,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先睡上一会儿。”

    说着,许东一抱脑袋,往沙发上一靠,闭上了眼睛,不多一会儿,居然响起了轻微的鼾声,看样子是睡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