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章 只跟你一个人在一起
一本读|WwんW.『yb→du→.co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激烈的思想斗争,牟思怡最终还是确定下来,要!

    不过,这“要”的方法,可不能自己直接跟许东交涉,要不然,自己还真的得要为许东过上七八年上十年的“乞丐”生活。

    牟思怡觉得,这避水珠自己要了,又不能过上一阵乞丐生活,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趁着许东睡着了,自己先走,等许东醒来以后,就让他到自己家里去拿钱!

    反正无论许东要自己多少钱,家里都会给的,大不了,最多挨上老爸老妈一顿臭骂而已。

    牟思怡这样想着,抬眼瞟了瞟已经睡熟的许东,又看看还紧紧捏在手里的避水珠,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把那张里面有一百五十万块钱的银行卡,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轻脚轻手的走向大门。

    大门是被关着的,牟思怡轻脚轻手的去推门,没想到许东带这牟思怡进来之后,就已经反锁上了,这种锁,一旦反锁,没有钥匙,同样很难打开。

    推了两下,推不开,牟思怡怔了怔转头,去看许东,想要看看许东把钥匙放在哪里的,没想到她这一转头,居然发现一串钥匙就在自己的眼面前,而且还在晃悠呢。

    是许东拿着钥匙的,而且还正在看着自己,牟思怡“啊……”的一声惨叫,整个儿人也一下子蹲了下去。

    常言道“做贼的心虚”,本来牟思怡想要偷偷的先走掉,让许东去跟自己家里要钱,但这行为,就跟做了贼差不多,猛然间见到许东就站在自己面前,就像做贼的,当场被人逮住了一样,牟思怡还不给吓得浑身酸软,差点就瘫倒地上去了。

    牟思怡一声惨叫,随即就往地下瘫去,把许东也吓了一大跳。

    本来许东确实是睡着了的,但偏偏许东的眼睛有了异能之后,连耳朵也变得灵敏不少,何况,现在这个时段,这个屋子里,又只有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人在屋子里,没人说话,那就简直是寂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见。

    牟思怡一阵走动,也就把许东给惊醒了。

    许东醒来,见牟思怡还在钻天打洞的想要推开大门,隐隐约约就知道牟思怡可能又要想“溜”,于是许东决定好好的吓吓牟思怡。

    所以就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牟思怡背后,还把钥匙拿出来,举在牟思怡的后脑勺边,专门就等着牟思怡回头。

    只是牟思怡这一回头,因为“做贼心虚”,可是被许东吓得惨了。

    许东吓到了牟思怡,见牟思怡一下子就往地下瘫去,这倒让许东自个儿也吓了一大跳,要是牟思怡有个心脏病什么的,自己还不吓得她就此发病!真要吓得牟思怡发了什么病,他许东岂不成了谋害。

    见牟思怡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许东急忙扶起牟思怡,说道:“啊,我不是有意要吓你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只是牟思怡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一听许东说话,却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了好一会儿,牟思怡才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对不起……许东……我……”

    在这一瞬间,许东脑子里转了无数念头,到了最后,许东居然哭丧着脸,说道:“你不是累昏了头吧,洗手间不是在后面吗,你怎么会往前面跑啊,害得我还以为你要出去看看天快亮了没有,正要提醒你,给你钥匙呢……”

    许东不怎么善于说谎,他这话简直是漏洞百出,丝毫也经不起推敲,不过,说这话,总算是暗示牟思怡,自己可什么都没多想,更没往牟思怡要跑着方面去想。

    许东的话里的意思,牟思怡岂有听不出来许东是在为她遮掩的道理,可是这个时候,牟思怡心里有愧,不管许东怎么说,牟思怡都无法抛开心里的愧疚,而且,许东越是这样说,牟思怡越是羞愧难当,一时间,牟思怡又忍不住抽泣起来。

    许东见再怎么说,牟思怡都只是一个劲的抽泣,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想了一阵,许东碰了碰蹲在地上的牟思怡,说道:“思怡,我有个提议,不如你再参考参考!”

    牟思怡依旧蹲在地上,抱着脑袋抽泣,不理会许东。

    “我是这么想的……”见牟思怡不理会自己,许东继续说道:“你在参加聚会的时候,不是有很多人都要跟你竞争吗,我在想,要是有办法,让他在聚会上只跟你一个人在一起,你会不会觉得很……很……很快乐……”

    一说到这事,牟思怡停止了抽泣,又慢慢的抬起头来,一算朦胧的泪眼,默默地盯着许东,过了片刻,才呜咽着问道:“你有办法……让他今天只跟我一个人在一起?”

    许东叹了一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起来吧,我们到沙发上坐下说……”

    牟思怡点了点头,缓缓的伸出手来,让许东拉她一把。

    也不知道牟思怡是不是被许东吓得浑身酥软,还在地上蹲得久了点,以致双脚发麻,许东将她拉起来那一瞬间,牟思怡站立不稳,整个人一下子又要歪倒下去。

    许东连忙伸手来扶,不曾想竟然一下子将牟思怡抱了个满怀,而且,一双爪子,还按在了不该按的地方。

    一时之间,牟思怡和许东两个一下子都呆住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门锁一声轻响,紧接着门被打开,一个俏丽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啊……你们……”

    原来,大门关着,不知不觉间外面天色已经亮了好久,偏偏桑秋霞又来了个大早,偏偏一打开门,又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偏偏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也被惊到了,而且,偏偏两个人在这一刻就呆立在那里,连手也忘记放开了。

    “昨天晚上牟思怡说是找许东帮忙,原来他们两个竟然是在这里鬼混……”一霎拉间,桑秋霞涨红了脸,不由自主的这么想到。

    不要说桑秋霞,任何人见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的反应,恐怕也会这么想。

    “我们什么也没做……”惊怔了片刻,牟思怡挣开许东的怀抱,而许东也赶紧放开还按在牟思怡胸口上的手,两个人一起说道。

    桑秋霞一张脸血红,看着两个人半晌也不吱声,良久,桑秋霞一言不发,顺手拿起一根拖把,闷着头开始打扫卫生。

    “我是来找许东帮忙的……没想到……没想到……”牟思怡很想跟桑秋霞解释清楚,自己真的就只是来找许东帮忙的。

    “是啊,他真的只是来找我帮忙的,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就是一个晚上……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过来了……”许东也赶紧解释,只是在急切间,许东的解释,不但语无伦次,而且很是苍白无力。

    “是啊,昨天一个晚上,不也就只有半个晚上……”牟思怡再次张口,想要解释的仔细一些,但是一开口,这才发现,再要说下去,恐怕不是那么回事,也成了那么回事。

    倒是许东,回过神来之后,赶紧阻止牟思怡说下去,自己说道:“你跟她解释个什么劲儿,我是他老板,怎么做,我都有道理,何况,这件事你越解释误会就会越大,整个儿越描越黑,算了,不解释了,我还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只跟你一个人在一起呢……”

    许东这么一说,牟思怡也就只好住了嘴,不过一看到桑秋霞红着一双眼睛,牟思怡只得赶紧低下头去。

    徐东收拾了一下情绪,转身对桑秋霞说道:“你来得早也好,今天我要出去谈一桩生意,这店里的大小事情,就交给你了,要是有人来做生意的话,你想做就做,不想做也可以不做,要是你觉得可以的话,而且价钱又很高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还没说完,许东马上又想起自己的手机,早在昨天晚上就被摔碎了,真要有生意上门,自己的电话哪里还能打得通。

    微微一沉吟,许东改口说道:“要不,今天放你一天假,去陪陪你妈妈吧,或者,带上秋雨,出去逛逛,反正随便了,今天给你放假,你爱咋的咋的……”

    本来还拿起拖把正闷声不响的打扫卫生的桑秋霞,听许东这么一说,“啪嗒”一声,将拖把扔在地上,转身抓起自己的包,摔门而出。

    桑秋霞什么也没说,但是那背影,走几步微微的抽搐一下,许东明显的看到桑秋霞不住的抬手往脸上在擦,应该是在擦眼泪吧。

    这让许东心情一下沉重起来,自己连解释都不给桑秋霞解释一下,这是伤了桑秋霞的心!

    可是眼下这个情景,真的是没法子解释啊,谁叫自己就那么倒霉!

    许东在这边怔着,牟思怡却有些着急起来,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七点多了,自己还得要回去梳梳头化化妆,再挑一套好看一点的衣服,这些都得要花不少的时间,再拖下去,肯定会迟到的。

    还有,许东说可以想办法让他今天单独陪自己,可是这法子到底是怎么样的,许东也还没来得及说,这就让牟思怡很是着急起来。

    “许东,我们……”牟思怡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要说什么,出了声,也就只是想要提醒一下许东,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时间就来不及了。

    许东回过神来,嘴里“唔”了一声,怏怏的说道:“你等我一会儿吧,我去洗个脸,然后跟你一块儿去……”

    “你要跟我一块儿去?”牟思怡有些吃惊,许东不是说要去谈一笔生意吗,怎么要跟自己一块儿去,再说,让许东跟自己一块儿,自己岂不是……

    许东转过头来,毫无表情的说道:“你要不想他今天就只陪你一个人,我不去也可以,反正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啊……是这样啊,那你快点……”带许东去,自己虽然没了不少的面子,但是如果许东能够让他今天单独的只陪自己一个人,牟思怡还是很乐意带上许东的。

    不过,得快点,因为,牟思怡的一颗心,早就单独的飞到了“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