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成事在天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洗漱完毕,又换了一套衣服,当然,还是那套洗得有些褪色的校服,这才出来。

    “你故意的啊?”牟思怡跺着脚,又是着急又是不满,嗔道。

    “什么……”许东不明白牟思怡的意思,一脸迷茫的看着牟思怡。

    牟思怡使劲跺了跺脚,这才说道:“人家都说,有钱的人都有怪癖,想不到你的怪癖就是……就是穿成这样……”

    一见到许东这样土,牟思怡实在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次参加聚会的,可都是极有身份品位的人,许东就穿成这个样子,这岂不是要给自己脸上抹黑?

    许东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牟思怡是说自己穿得太过“老土”,跟她在一起,给她丢了脸,让她在其他的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

    不过,就算许东一下子很是有些钱了,一时之间也没想到要怎样把钱花到自己身上,只要能够吃得饱,穿得暖,自己也就不特别的去讲究。

    以前在姨父家的时候,连吃的都是剩饭残菜,穿的也还不是就这些,还不是过来了。

    再说,自己一下子有了钱,事情一下子也特别多了起来,要买几套名牌衣服来包装自己这事,自己都还没想到那上面去,也没时间去想。

    可是,不管许东怎么样解释,牟思怡依旧是特不满意,皱着眉头嘟着嘴,不时气鼓鼓的瞪许东一眼。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去跟牟思怡解释,自己为什么还穿这套衣服,解释不了,也懒得再跟她解释下去。

    临出门,看到桑秋霞扔在地上的拖把,许东弯下腰去,想要把拖把捡起来,放回到放拖把的地方,却突然“咦”了一声,脸上神色顿时也充满惊喜。

    原来,牟思怡弄坏了的鸟笼子的那两根栅栏,掉在了地上,估计,应该是桑秋霞拖地的时候,认为是丢弃了的一双筷子,浑没在意的就想要当垃圾扔掉,只是后来许东说今天要放假,桑秋霞又暗自伤心,不管不顾的,扔了拖把就走,这才没把这两根筷子一样的鸟笼栅栏扔进垃圾桶。

    而许东当时也就只顾着忙于跟桑秋霞解释什么的,所以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两根筷子一样的鸟笼子栅栏竟然会被拖把遮着。

    让许东惊喜的是,先前自己百思不得其解,找不到鸟笼子的“宝”到底是什么样的,又到底放在哪里的,可是现在,许东看清楚了,鸟笼子的“宝”,就是这两根被牟思怡弄断了,比普通筷子稍微短了一些的鸟笼子栅栏!

    许东细看这筷子一样的栅栏,发现断头处很是有些奇怪,一般的筷子,无论是木头做的,还是竹子,都可以看得出来丝丝木纹,但是在头子的地方,一般不会有什么异常。

    但是这个栅栏,就显得很是奇怪,除了断口处很是平整,不是被折裂的之外,断口处还有一条极为细微的纹路,而这条纹路,居然是一个完整的“螺旋”!一个就像是用一整条头发丝由内而外绕成的“螺旋”纹路。

    不过,这螺旋纹路的最外边,却又是一个整圈,这个整圈的纹路,稍微粗厚了一些,但也是极为完整,周围看不到任何一点断裂缺口。

    只看头上的断口,就像是一根小树枝的断口,髓、年轮、树皮都再为清晰不过。

    一般来说,植物的茎,从内往外分别是,髓,也就是“心”,也就是许东猜测的那个螺纹的中心点,而植物的木质部、形成层,基本上就是指的“年轮”,也就是植物每长大一年,木质部和形成层就会形成一个“圈”。

    不过,植物年轮的圈,都是以同心圆的形势,逐渐向外层增加,不可能成为许东看到的这样,成为一个绕得极为规则的螺旋纹,最外面才是一整圈的树皮。

    这真是太奇怪了!

    在这一刻,许东满脑子都是疑问:“这种树,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是这样子的年轮?”

    牟思怡见许东蹲在地上,看着两根笼栅呆呆的出神,忍不住焦躁地说道:“许东,你不会又有见到筷子一样的东西,就把它带在身上当成筷子用的怪癖吧……快点儿啊,我都快来不及了……”

    许东回过神来,顺手将这两根笼栅放在衣兜里,笑了笑,说道:“你可别说,我还真有这嗜好,你能把我怎么着……”

    牟思怡一下子皱着眉头,咬着嘴唇,跺着脚,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你故意气我的,是不是……”

    许东嘿嘿一笑:“走吧……再不走,可真就赶不上了。”

    出了牛哥当铺,街上的人已经开始显得有些拥挤起来,时候还真是不早了。

    本来许东还想顺便买上几个包子馒头,当成早点,可是牟思怡连这点时间也舍不得给许东。

    自己还要回去梳头化妆挑衣服什么的,反正还有好多事要做,让许东多耽误一分钟都是不可以的啊。

    火急火燎的拦了车,到了牟家,牟思怡的家里,显得很是冷清,牟家的家人不少,大清早的,却这么门庭冷落,实在是让许东很是有些意外,牟思怡的家人都到哪里去了?

    不过,一进门,许东顿时更是有些意味萧索。

    许东也来过一次牟家,但那次发生了一点意外状况,那事情让许东心里不怎么痛快,但这不是主要,主要的是现在,自己跟牟思怡一起过来,为的却是能够让那个“他”,单独的陪牟思怡过上一整天。

    看着自己的初恋跟别人投怀送抱,自己什么都不说也就罢了,还屁颠屁颠的为两个人单独相处竭尽全力的创造机会,这皮条拉得!

    换了是谁也绝对高兴不起来!

    牟家的几个佣人,见牟思怡火急火燎的回来,原本焦急的脸上,顿时喜出望外,只是想要上前问些什么,却被牟思怡毫不客气的都给回绝了。

    自己忙着呢,没时间仔细解释。

    牟思怡让许东就在客厅里等一下,自己却跑到楼上房间里,要去梳洗打扮了。

    让许东觉得有些诧异的是,在路上,牟思怡连一分钟都不肯让自己耽误,自己也就以为牟思怡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多半会是三下五除二的洗把脸,梳个头,拉件衣服过来,然后拽着许东就跑去参加聚会。

    不曾想,牟思怡已钻进她自己的房间去了,竟然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好半天也不出来。

    许东自己都等得有些焦急了,忍不住问了一下一个老妈子,老妈子去看了一下,回话说,还在打扮!

    唉……这女人,

    许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老妈子端了一杯茶,放到桌子上,嘴里有些唠叨:“唉,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一出去就是一整夜,连家都不回,你看把她姐姐、哥哥、叔叔、伯伯都给忙得……”

    一听这话,许东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昨天晚上,牟思怡开着车子,发生了交通事故,随后却一个人溜了,一个人溜了也就罢了,估计,直到现在,牟思怡连电话都忘了给家里人打。

    牟思晴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妹“逃跑”了,但是牟思晴从头到尾都没见到过牟思怡,估计也就只想到牟思怡一直都在“逃跑”,却没想到牟思怡根本就没跑,而是跟许东呆在一起,过了大半个晚上。

    只是牟思怡出事了,而且现在又不见了,这可是牟家翻了天的大事,牟家的人自然是倾巢而出,全都出去寻找牟思怡去了……怪不得,大清早的,牟家显得这么冷清。

    明白过来事情的原委,许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却又不敢跟这位老妈子去多说什么,没准儿一多嘴,便会招来牟家所有人的猜疑,到时候只怕又会来个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尤其是牟思晴,这事儿,自己可不敢再去招惹了,脸上还痛着呢!

    所以,许东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起了茶,同时,暗暗的揣摩着,到底要怎么样做,才能让“他”,陪着牟思怡快快乐乐的过上一天?

    这事儿,许东先前也就只有个大概,这是因为,许东觉得,这事情只能在避水珠上做文章,但是,这个文章到底要怎么去做,许东的社会经验尚浅,其中细节,许东却是一片茫然——没做过这样的事,自然也就不知道从何做起。

    思来想去,许东始终还是想不出个妥善、明晰的办法出来,最后,许东不得不暗暗的咬了咬牙,暗想,这件事儿,自己也就只能竭尽全力,依旧去从避水珠上做文章,具体怎么去做,只能到时候就走一步看一步,来个随机应变。

    至于能不能够撮合牟思怡跟他单独相处一天,就只能说看牟思怡的造化。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要是老天都不帮助牟思怡,谁有什么办法?

    想毕,许东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挂钟,这都十点多了,牟思怡居然还在打扮,一点儿出来的意思也没有。

    许东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我靠,就算女为悦己者容,也用不着‘容’到这个地步吧!都一个多小时了……”

    嘀咕完,许东伸手往兜里一掏,本来是习惯性的想要掏电话出来,临了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电话都已经被摔碎了,连零件自己都没捡回来一样,又还没来及重新去买,这个时候,哪里有手机可掏。

    所以许东的手伸进兜里,触及到的却是先前放在兜里的两根鸟笼笼栅。

    一触及到这两根笼栅,许东的疑问又涌上心头来。

    偏偏在这个时候,牟思怡总算是打扮妥当了,一步步从楼上下来。

    许东一见打扮好之后的牟思怡,顿时眼睛都直了,打扮好了的牟思怡,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惊艳”!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绝对难得见”的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