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二章 邀请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许东来不及仔细欣赏和赞美惊为天人的牟思怡,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是一声兴奋的叫声:“许东……”

    这一巴掌拍在肩膀上,不重,但是也把许东吓了一跳。

    转头过来,这才发现,原来拍自己的肩头的人,居然是自己打算把牟思怡的事情办妥之后就去拜访的龙秋生。

    龙秋生见许东回过头来,顿时拉着许东的手,笑道:“许东,看什么哪,这么入神,都叫了好几声……”

    一抬眼看见如同仙子下凡的牟思怡,龙秋生顿时眉开眼笑:“怪不得,呵呵……怪不得……还真是女大十八变了啊……”

    见龙秋生自个儿盯着许东“呵呵”的笑个不停,牟思怡绯红着一张俏脸,娇羞的叫了一声:“龙爷爷……”

    龙秋生笑了一阵,这才说道:“二丫头这是要去参加方家的那个聚会吧?”

    牟思怡“唔”了一声,接着又娇羞的说道:“是啊,龙爷爷,我们都快要迟到了……”

    见龙秋生一直都拉着许东,不肯放开,忍不住有些催促的意思。

    龙秋生笑了笑:“成,成……我就不耽误二丫头了,许东不会也要去吧,我正好有几句话要跟你说说……”

    龙秋生一边笑,一边拉着许东,重新坐下。

    牟思怡一见龙秋生又要拉着许东说事,顿时满面焦急,跺着脚说道:“龙爷爷,您可要快点儿啊,我都快来不及了……”

    “怎么,你是说,你要带许东一起去?”龙秋生恍然大悟,但随即转头看了看许东,忍不住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龙秋生皱眉头的原因,同样也是因为许东穿着的是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校服。

    不过,龙秋生倒是不觉得许东这样的穿着,会给牟思怡丢了多大的脸,说实话,在铜城,龙秋生所见过的许东这样的年轻人当中,许东可以说是个中翘楚,和牟思怡站在一起,龙秋生只会觉得“般配”,要说给牟思怡丢脸,许东绝对不会。

    让龙秋生皱眉头的原因,是他也搞不懂为什么去参加那样的聚会,许东会穿成这样,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吧!

    看出来龙秋生的意思,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龙老,我只不过是去给思怡帮个忙的,至于那个聚会,像我这样的人……”

    许东说着,看了看牟思怡,忍不住低下头去。

    龙秋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牟家这二丫头,有些喜欢排场,事事又好强,她这带着许东去参加聚会,恐怕也就是拿许东做个衬托吧。

    “唉……”龙秋生微微叹了一口气,年轻人的这些事,龙秋生也不好多说,不过看许东这样子,龙秋生还是有些不忍,不忍许东被牟思怡拿去当着一个小丑一般耍弄。

    当下,龙秋生不去理会牟思怡的焦急,转头很是亲热的对许东说道:“许东,我这边有件事情,现在必须得跟你说说……”

    龙秋生还没说完,牟思怡再次娇声说道:“龙爷爷,有什么话下次再说,好吗?我……我们真的很赶时间……”

    这个时候,牟思怡又急切起来,浑然忘了从回到家到现在,光是梳洗,她就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浪费了一个小时之后,现在又来赶时间了。

    龙秋生依旧只是笑了笑,继续对许东说道:“这几天我要出一趟远门儿,去帮个朋友做几天鉴定……”

    龙秋生是收藏大家,更是一个鉴定大师,时不时的有行内的朋友,有吃不准的东西,也会找上龙秋生去看上一眼。

    当然,只要龙秋生出了场,出场费是不会少的,不过,龙秋生到不怎么在乎那点儿出场费,让龙秋生乐不此疲的是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恐怕要好多天才会回来……”龙秋生继续说道。

    牟思怡忍不住又插嘴说道:“龙爷爷,你不会是说,要把许东也带去吧,带他去可以,不过,得让他帮完了我才行啊……还有啊,把许东带去,不过就是想赚的出场费吗,龙爷爷,许东他不差钱……”

    “呵呵……你这个二丫头……”龙秋生笑着说道:“你口口声声说要许东帮忙,不就是去参加个聚会,这有什么忙需要帮啊……看把你急得……”

    许东还没开口,牟思怡又抢先说道:“许东说他有办法让那个今天……今天……”

    让那个“他”今天单独陪着牟思怡过上一天,这话,牟思怡说到后来,就再也说不出口了,要当着龙秋生的面,说这样的话出来,真是羞死人了!

    所以,说到后来,牟思怡一颗脑袋,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

    “你说过,他也是收藏爱好者?”一直都沉默着的许东突然问道。

    牟思怡点点头,没出声儿。

    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思怡,我能帮你的,其实也不多,你这样吧,现在,你就用你的手机,将那东西拍张照片,然后加上一点说明,记住,说明要尽量模糊一些,另外,你一定要说明,这东西就在你家里,而且,你正在跟我磋商价钱……让他赶紧过来看看……做好之后,就用短信发给他……然后就在家里等着他……”

    牟思怡抬起头来,很是有些怀疑地说道:“发给他之后,他就会来吗?”

    “这是能不能让他单独陪你一天唯一的机会,否则,就算我跟着过去,也无济于事,对吧?”许东很是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是说,让方家那小子单独陪你一天?”龙秋生很是诧异的看着牟思怡!

    牟思怡脸上就要淌出血来了似的,低着头不答,心里却暗暗盘算着许东的话,要是信息发过去,他不来,自己再赶过去,迟是迟了点,但是他不来,许东也真的就用不着跟自己过去了,去也没用。

    如果他收到短信,立刻就赶过来,就算不能把避水珠送给他,跟他一块儿再返回聚会,无疑也是一件美事。

    要是他会来,而且,许东能够让他陪着自己一整天,这样让其他的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跟他一块儿姗姗而去,当然这是自己想要的,也是最好的结果。

    牟思怡想了一阵,一咬牙,拼着自己再等他四十分钟的样子,能来就好,万一不能来,四十分钟之后,自己在动身过去,应该也不会迟到。

    想毕,牟思怡立刻打开手上的提包,取出手机,又把避水珠拿了出来,放在茶几山,然后开始拍照,写短信……

    银行卡许东还给了牟思怡,但是避水珠许东却没去要回来,所以,依旧还是牟思怡拿着的。

    只是龙秋生一见到牟思怡将避水珠摆在茶几上,顿时显出一脸疑惑。

    看样子,这就是许东要送给方家那小子的东西,但是就这么一块黑黝黝的石头?

    许东不会开这样的玩笑吧!

    许东见龙秋生发问,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是一颗可以避水的珠子,思怡他要送给他。”

    “避水珠……”龙秋生忍不住地呼一声,良久,才斟酌着词句,慢慢的问道:“你是说,这二丫头要送给方家那小子?”

    许东无可奈何的说道:“被她缠得没法子了,思怡说要买下来再送给他。”

    直到这个时候,许东才知道,牟思怡要生要死的都向往着要跟在一起的那家伙,原来姓方,不过,知道了那家伙姓“方”,那又怎么样,计较那家伙姓方还是姓圆,还是姓张三姓李四,对许东来说都没什么意义。

    几句话之间,牟思怡已经按照许东说的,拍好照片,又把需要的说明等等全部都做好,就只等着指头点下去,消息就发可以发送出去了。

    只是牟思怡拿着手机,咬着牙,磨磨蹭蹭的,过了好久,才下定了决心,轻轻地将指头按下,随后,牟思怡变现的坐立不安起来。

    龙秋生知道了是牟思怡要买这避水珠,而且还拿来送人,沉吟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

    避水珠这东西,龙秋生勉强知道一些,姑且不论真假,可是,如果是真的,看许东的样子,还极有可能不知道这避水珠真正的价值,也就是说,这事儿,牟家小丫头有可能在许东这里捡了个大漏。

    可是,牟家小丫头是自己之交好友的孙女儿,而许东,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忘年之交,这避水珠是许东的,而且牟思怡又已经说要买下来了,无论价格是高还是低,是多还是少,龙秋生都已经不好再多说。

    倒是许东,看着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团团打转的牟思怡,也就只有苦笑着摇了摇头,那姓方的小子会不会来,许东没有半点把握,但许东能够帮牟思怡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沉吟了片刻,许东才转头问道:“龙老先前说有事情要跟我说的,是什么事?”

    龙秋生从沉思里惊醒过来,勉强笑了笑,说道:“啊,那事啊,是这样的,这话说来也长,前几天,我跟一个外地的老兄弟打电话聊天,闲谈之中知道他最近遇到一件很是棘手的事情,为这事,我那老兄弟寝食难安都半个多月了,说着说着,我把你的鼻子很灵这件事给漏了出来,我那老兄弟听说你有这样的能力,就托我给你捎个话,想邀请你去帮帮他,酬劳上的事情,我那老兄弟也就说了,无论事情成与不成,只要你愿意帮他,他都会给你五百万……”

    顿了顿,龙秋生继续说道:“如果事情要是侥幸成了,这五百万还只是小意思,到时候酬劳可以翻上一番,这不,本来我这几天就想跟你把这事说上一下,可是我这边事忙,另外,待会儿我还得要赶车,这会儿是想跟我木老弟拿一些东西,,然后就走,没想到碰巧,在这里就遇上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