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三章 鱼皮藏书(1)
一本读|WwんW.『yb→du→.co
    去给龙秋生的老兄弟帮一次忙?许东沉吟了起来。

    说实话,能够让龙秋生的老兄弟寝食难安的棘手事情,谁不用多想,都会知道棘手的程度,这恐怕比许东帮牟思怡破几件案子还要更棘手。

    许东不禁自问,以自己的能力,能帮的了吗?

    龙秋生点了点头,说道:“本来这事我也想过了,觉得让你去,的确很是有些危险,不过,我那老哥也说过了,你的人身安全,他可以派一个专人来保护你,至于你所想到的,能不能帮到这个忙,这也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哇……无论成不成,都有五百万,还有专人给做保镖……”本来坐立不安的牟思怡,提听到龙秋生的老哥,竟然提出来这样的条件,忍不住惊叫了起来。

    成不成都有五百万,还有贴身保镖,不要说牟思怡,就算牟思怡的那个他,也绝对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虽然牟思怡听说过许东的鼻子很灵敏,但从来也没把“鼻子很灵”当成是一种能力来看待过,自己的鼻子也很灵啊,可从来就没人觉得有什么特别啊。

    见牟思怡大惊小怪,龙秋生笑了笑,说道:“二丫头,这可不是我说你,就凭许东这超乎常人的鼻子,将来的成就,在铜城来说,恐怕会无人能及,呵呵……你要是跟了他……”

    后面的话,龙秋生再也不说了,很多事情,太早下定论,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只是牟思怡一听说许东将会在整个铜城都无人能及,顿时不干了,噘着嘴说道:“哼哼……看龙爷爷把他夸得,铜城又不是他一个人,别的不说,难道家伟还比不过他?”

    “方家伟……”许东终于知道牟思怡拼命想要巴结的人是谁了。

    说起来,方家伟也算是许东的同校,比许东大一个年级。

    听人说,方家伟家里很是有钱,很有钱就自然很有势力,而方家伟本人不但长得白白净净的很是帅气,更是很有才艺,在学校里,方家伟几乎就是校花校草的就是心中的男神!

    本来许东也不认识这个方家伟的,因为许东的条件状况,跟方家伟他们这种人根本沾不上边,所以也就没过多的去注意,许东真正认识方家伟,也就是一次青年节上,因为方家伟在台上做过才艺表演,这才让许东心里有些印象。

    一想到这个,许东的心情更是低落,原本还抱着一丝丝希望的,看来,现在还能留在自己心里的,就只能是绝望。

    “好吧,龙老,如果实在帮不上什么,只要龙老不觉得我丢了龙老的脸面,这个忙,我去帮,唉……”许东绝望之下,顺口就把去帮龙秋生的老哥的事情,应承了下来。

    “我说过了,那件事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与不成,尽力就好。”不知道怎么回事,龙秋生有些心情沉重的答道。

    过了片刻,龙秋生才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下来,待会儿我就跟他们说上一声,让他们派个人过来接你。”

    许东默然无语的点了点头,算是把一切都答应了下来。

    见许东都把事情答应了下来,龙秋生却没说他那老兄弟去做的到底是件什么事,而许东也是什么都不顾的就应承了下来,牟思怡忍不住又叫道:“龙爷爷,那件事到底是件什么事啊?”

    龙秋生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笑,说道:“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到野外去逛逛,差不多就是野炊一个样儿……呵呵……”

    牟思怡见龙秋生说得这么轻松,而且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妥了,心里却有丝丝儿不得劲,这事情成不成都有五百万可拿,事情成了之后,按酬劳还要翻上一番,也就是说,徐东运气好的话,就有一千五百万的进帐,这且不说,还有专人保护,这样既有钱赚,又有面子的事情,为什么不是方家伟去做,而要落到许东头上呢。

    是龙爷爷偏心了吧?

    牟思怡这么想,而许东却只是暗暗地叹了几口气,就什么也不说了。

    人家一开口就是五百万,事成之后,酬劳还翻番,这钱真的就那么好拿!大约也就只有牟思怡才会想着那些好事。

    面对牟思怡的不满,龙秋生呵呵的笑道:“你个小丫头片子……哪来的这么多心眼儿……呵呵……”

    “许东有什么好……”牟思怡噘着嘴,低声嘀咕着说道:“家伟他爸,还跟您叫一声叔呢,这样的好事,您老人家却就只照顾许东……”

    “呵呵……”龙秋生笑了笑,答道:“这还不是跟能力有关,许东他鼻子好,人家用得着,但是那小子呢,他有什么能力?再说,这外头的事情,一出去十天半个月能不能回得来,谁也没个准儿,还有,你真要我去耽误那小子的学业,不要说那小子家的大人不干,就是你这丫头,到时候业的找我的麻烦,对吧……呵呵……”

    对于龙秋生夸赞许东那些话,牟思怡充耳不闻,倒是龙秋生说不能耽误方家伟的学业这一点,牟思怡倒是颇为赞同。

    毕竟就算出去一趟能挣个千儿八百万,却没什么地位,他许东就算有钱,也就只是一个暴发户,方家伟把学习搞好了,将来考大学,考完了大学考研究生博士生硕士生出国留学,那是多大的前程啊!这许东一次就算能够挣个千儿八百万,无论多少年,也就只是个暴发户!

    想着这些,牟思怡又由恼转喜起来。

    见该跟许东说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了,龙秋生打了个哈哈,说道:“许东,我那老哥的事情,那就拜托你了,过两天,他们就会派人来接你……”顿了顿龙秋生又笑道:“哈哈……这牟老弟打电话要我过来先等等,使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回来,怎么这半晌了,也不见人影儿,我还得赶车呢……”

    “龙老,你忙吗,还有多久时间?”突然间,许东问道。

    “哦……”龙秋生看了看墙上的电子挂钟,微微一沉吟,说道:“我还有两个来小时的时间,许东,你还有事?”

    “两个小时……”许东微微沉吟了一下,当即说道:“龙老,您老人家有没有听说过有种树,它的年轮很怪?”

    “年轮很怪……”龙秋生念叨着这句话,咀嚼着许东话里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龙秋生才说道:“要说树木年轮怪异的,的确并不多见,不过我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有一年,我碰见一段黄杨木,直径也就差不多四十来公分,这样的木材,虽然少有,但绝不见得有多珍贵多稀罕,之所以我现在都还能记得那段黄杨木,就是因为那段黄杨木的年轮。”

    听到龙秋生说起奇闻异事,许东跟牟思怡这两个年轻人,一起支起了耳朵,毕竟,年轻人对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还是有不少的好奇心。

    龙秋生呷了一口茶,略略回味了一下茶味,然后才继续说道:“那段黄杨木的年轮,看起来就像阿拉伯数字‘8’,树心就在两个零的交叉点上,而年轮,就分成两个部分,每一部分都只围绕着一个零生长,也就是说,那一段黄杨木,只有一个树心,但却有两个年轮。”

    牟思怡瞪着一双大眼睛,怪异的说道:“怎么会还有这样的事?我所知道的,一棵树就只会有一个年轮啊,怎么会有一个树心两个年轮这样的怪事,不会是那段黄杨木得了仙气,成了精吧!”

    龙秋生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这丫头,成天除了方家那小子,就是神仙妖精的,你这脑瓜子都装的是些什么啊?”

    牟思怡嘟起嘴,低声嘀咕着说道:“有神仙妖精也不错啊,最起码,我可以求求神仙保佑我,让他快点儿来见我啊……”

    许东有点儿看不下去了,赶紧岔开话题,问道:“龙老,知道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吗?”

    龙秋生笑了笑,答道:“其实当时我也觉得是太过神奇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颗黄杨树是在特殊的环境下,又因为极为特殊事情,所以才长成那样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许东跟牟思怡一齐问道。

    龙秋生笑着解释说:“那颗黄杨树的主人说,那棵树是因为被雷劈过,不过被雷劈的时候,黄杨树还很小,而且,也没被雷劈死,后来又因为不被人知的原因,使两棵树长在了一起,这就形成了十分怪异的年轮。”

    “原来如此!”许东跟牟思怡 两个一起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

    “呵呵……”龙秋生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觉得只不过是原来如此吧,不过,话说回来,黄杨木的再生能力,并不是特别强,稍有伤害,便活不成了,那颗黄杨木被雷劈了,不但活了下来,还长成了极有异趣的年轮纹路,你们不觉得有些神奇吗?”

    许东点点头,这的确是神奇,这个世上,能够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几率,恐怕比中上一千万的大奖的几率还要低好多倍。

    牟思怡却摇着头说道:“像这黄杨木的事情,终究还有个几率可算,既然能够解释,那就没什么神奇的了……”

    许东和龙秋生两人一起大摇其头,这样的几率,怕是一个人活上一辈子,也看不上一次了,还不神奇?

    摇了一会儿头,许东又才说道:“龙老,您老有没有听说过,有哪种树木的年轮,是成螺旋形状的,而且与树皮,完全是脱离开的。”

    龙秋生一下子没能够明白许东的意思,毕竟,龙秋生没见过那样的树,所以一时之间也就想象不出许东所说的那种年轮的模样。

    许东见龙秋生一时之间不答,微微的沉思了片刻,从衣袋里拿出一根鸟笼的笼栅,竖起断口处,递给龙秋生,又说道:“龙老,就是这样的。”

    一见到许东拿出来的是自己弄断了的笼栅,牟思怡不屑的撇撇嘴,说道:“不就是一根鸟笼子断下来的栅栏么,问了这半天,我还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的……”

    牟思怡不屑,龙秋生一见到这根比普通筷子还短上一截,表面虽然被刷了漆,却显得很是粗糙的“棍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龙秋生是收藏大家,更是鉴定大师,作为一个鉴定大师,鉴定物器,所采用的方法,最基本的也跟医生看病人一样,不外乎“望”、“闻”、“问”、“切”四个字。

    鉴定物器的“望”就是看物器的表面,从破损处等等地方入手,确定物器的完整程度,以及确定物器的质地。

    当然,能“看”一眼就知道这些细节的,几乎也就只有龙秋生他们这样的“大师”才能做得到。

    只是龙秋生看了好一阵儿,脸上的神色不但没有明了,反而变得阴晴不定起来,看来,仅仅只是这“看”,龙秋生也看不出这根小棍儿的名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