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四章 鱼皮藏书(2)
一本读|WwんW.『yb→du→.co
    除了许东说过的断口处“年轮”以及“树皮”都显得极为奇特之外,其他的,龙秋生同样也“看”不出来名堂,龙秋生又把小棍儿放到鼻子底下,轻轻地嗅了嗅。

    这可是装鸟的笼子的笼栅,这上面自然少不了带着一股鸟粪味儿,龙秋生一闻到鸟粪味儿,不由得皱上了眉头。

    这“闻”,龙秋生自问自己的鼻子无论如何也比不了许东,当下抬头问许东:“你有没有闻到这上面有什么比较奇特的味道?”

    许东怔了怔,暗叫了一声“糟糕”,自己一直都把看得见一些物体发出来的气息,说成是自己的鼻子特别灵,能够闻到每一种物体的气味,这让所有的人都已经从潜意识里都认定,自己的“能力”,就来自极为灵敏的嗅觉。

    可是,龙秋生现在这样一问,自己要是说不出个道道来,自己的“鼻子灵敏”,立刻就要路出破绽来。

    许东脑子里飞快的转动了一下,猛然间,鼻子里一痒,“啊嗤……”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你感冒了?”龙秋生很是关切的问道。

    “哦,昨天晚上忙了一个晚上,没怎么睡好……”许东赶紧解释说。

    “是这样啊?”龙秋生点了点头,嗅觉这种能力,稍微有些许不注意,便会受大很大的影响,许东那意思,现在闻不到什么味道,也就不稀奇了。

    估计在这里“望”“闻”“问”“切”是种手段都不怎么用得上了,龙秋生叹了一口,说:“你这件东西,一时之间,我也看不出过什么名堂来,如果是有些工具,能够切下一段来,化验一下木质结构什么的,或许,就能够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品种。”

    许东想了,对牟思怡说道:“能不能把你们家的刀借我用用、。”

    牟思怡想也没想,转头叫道:“张妈……张妈,我这边要把刀……”

    刚好经过客厅的张妈,应了一声,转身去拿刀。

    龙秋生却赶忙劝道:“许东,这东西很是奇特,想来应该是属于极为珍贵的一种树枝,如果是胡乱的就弄坏了,那这价值,可就是翻着跟斗成倍的往下跌啊!”

    许东也没多想,笑了笑,说道:“不就是根木棍儿吗?就在头上,切下来一段,好让龙老您帮着带去做化验,说到价值,嘿嘿,就这么一段小木棍儿,就算值钱,又能值多少钱啊!”

    许东的洒脱,倒是让龙秋生极为欣赏,一般的人遇到能够值钱的,谁都会生怕弄出来一点破损,而且,越是值钱的东西,就会越是宝贝不得了。

    然而,许东只是为了好奇,对于钱,却并不怎么看重,一个并不怎么看重钱的人,至少比眼里就只有钱的更让人容易亲近。

    说话间,张妈用托盘端来了一把菜刀,牟思怡家里其他的什么都不缺,唯独这刀具之类的,也就仅仅只有厨房里才有,所以,张妈拿来的,就只有菜刀。

    许东接过菜刀,微微沉吟了一下,从龙秋生手里要过笼栅,随手就准备砍一段下来。

    龙秋生急忙阻止说道:“不要胡来,只是去化验一下,有一丁点儿也就够了,太多了,这东西也就给毁了。”

    许东怔了怔,不就是根木棍儿吗,自己还打算切下来三分之一呢。

    龙秋生继续说道:“仅仅只是那一点儿去化验,真用不了多少,你就在头上,用削,削下来那头子的三分之一大点木屑,就差不多了。”

    许东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拿着菜刀,按照龙秋生所说的,比划好了,这才轻轻地去削动。

    这木棍儿的硬度并不大,但是极为绵实,许东的一刀削下去,也就仅仅带下来划开了一道口子。

    许东见第一刀居然没能够将所要的木屑切削下来,不由得微微一愣,正准备沿着原来的刀痕,在削一刀下去。

    没想到龙秋生,一看那到那还连在木棍头子上的木屑,急忙大叫了一声:“别动……许东,赶快停手……”

    许东见龙秋生一脸激动,大叫了起来,顿时很是诧异,不由得有些结巴的问道:“龙老……怎么……怎么回事……”

    平时喜怒都不会显形于色的龙秋生,此时着实激动不已,看到那被许东没能切削下来的那一点点儿木屑,龙秋生知道,这根用来做鸟笼子的笼栅,根本不是什么木头树枝,而是一种极为罕见的东西。

    龙秋生激动得涨红着脸,喘了好几口气,这才说道:“许东,这东西,这东西,太……太珍贵了,你刚才这一刀……这一刀,唉,我怎么就没能想到呢!唉……差点就……就……”

    见龙秋生激动成这样,牟思怡忍不住娇声说道:“龙爷爷,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你怎么就激动成这样?”

    许东也很是惊奇的看着龙秋生,以龙秋生的见识阅历,到底是什么东西,珍贵得会让他激动成这样!

    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些,龙秋生这才说道:“我再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你们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一听说又要讲故事,许东又来了精神,龙秋生要说的,肯定又是奇闻异事,应该就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所以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定定的望着龙秋生。

    不过,牟思怡心里倒是觉得,龙秋生说的这些奇闻异事,要是是些山精野怪,狐狸神仙之类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故事其实很是简单,就是在民国前的一段时间里,铜城一带,也是军阀匪盗主要的盘踞之地,其中就有一个姓马的军阀,在这里盘踞过很长一段时间,据说,这个姓马的军阀,当时的势力极为庞大,同城周围十几个城镇,都在他的管辖之下……”

    “根据传说,这姓马的军阀,在盘踞在铜城那一段时间里,从民间搜刮来无数珍宝财物,不过,树大招风,这财宝多了,自然就会招来无数眼红之人,为了稳妥的留住自己的财宝,姓马的这个军阀,就想到一个办法,请了些能工巧匠,为他寻了个秘密的地方,制造了无数机关,然后将所有的财宝都藏在里面。”

    “在那些能工巧匠里面,其中有一个姓郑的工匠,知道做这种事情,多半都不会有好的下场,于是,一边给马军阀建造机关的同时,一边将藏宝的地点,所有的机关密道都绘制在一张图纸上,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藏宝图’……”

    “藏宝图……”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一起失声叫了出来,电视电影里关于“藏宝图”的情节,人们几乎都能耳熟能详了,但谁也想不到在现实社会里,居然还真有这样的事情!

    龙秋生淡淡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抛开马军阀后来战败阵亡,以及这份藏宝图如何流传出来的细节不说,大家都知道,既然马军阀建造的是一个藏宝之处,守卫就自然是极为严格,要如何瞒过马军阀手下的盘查,这就须得要极为精细的伪装。”

    “单说那个姓郑的工匠手里的这份藏宝图,能够瞒过如此严厉的盘查,那材质就必须伪装得天衣无缝,据说,幸好姓郑的工匠原来是一个造纸的高手,能够造一种厚薄堪比头发丝的纸张出来……”

    “原来如此……”许东和牟思怡听到这里,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认为这螺旋纹路的木头笼栅,里面只不过是一张纸!

    许东沉吟了片刻,又才问道:“难道这‘树皮’,也是他造出来的一张纸?”

    龙秋生笑了笑,说道:“这倒不是,你们所见到的这个表层,虽然不是一张纸,但同样也是经过特别制作过的动物皮……”

    “特别制作过的动物皮?”许东不解的问。

    龙秋生点点头,接着说道:“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深海里的鱼皮,经过特制之后,可以达到数百年不会腐烂,无论是风吹日晒,还是水泡雨淋,也不会有丝毫变形。”

    “鱼皮?”许东再次惊诧起来。

    平日里,自己也吃过不少的鱼,鱼皮能够做衣服,做皮包,做饰品,这些,许东都是知道的,但是能够达到数百年不会腐朽,变形,这可还是第一次听说。

    牟思怡一听说西东手里的这东西,竟然是一张藏宝图,顿时急不可耐的说道:“是藏宝图啊?快打开来看看……对了,许东,今天……啊不,明天,明天我们就去寻宝,好不好?”

    谁知道,龙秋生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你这丫头,不要说明天,就算是下个月,能不能打开这张藏宝图都说不一定呢,”

    “打不开?”牟思怡失声问道。

    “也不是说打不开……”龙秋生笑着继续说道:“这跟头发丝差不多的纸张,就算是有这经验最丰富的化丸开画的师傅,也不敢掉以轻心,要知道,在开画的时候,只要一个不稳,手上微微一抖,也许,整张画就给毁了。”

    “呵呵……”龙秋生笑了一阵,这才说道:“那个姓郑的师傅,画的这张藏宝图,想来是要送给什么人,除了不会让人轻易识破之外,就算落到旁人手里,自然也就不会轻易的让人打开,所以,我猜想,如果不知道打开这藏宝图的工艺方法,就算把这东西拿在手里,也没什么用,要么就打不开,要么,就只能毁掉!”

    牟思怡吐了吐舌头,娇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立刻就能够打开。”

    “所以我说,到下个月能够打开这张藏宝图,也就是机缘巧合了,呵呵……”龙秋生笑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才说道:“这东西,许东,你还是自己好好的收着,我去打听一下,等找到了会开这画的人,再来找你……”

    “看来也就只能如此了。”许东淡淡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