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要五千万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对宝藏图,以及去寻找什么宝藏,并不十分热心,在许东看来,大凡寻宝探险,其中艰险就自不必说了,搞不好,与人火拼血战也是有的,就自己现在的年纪和能力,哪能去参加那些事情。

    龙秋生说这藏宝图让许东先行保管起来,许东嘴里应着,心里却在想,既然现在知道这就是一个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的东西,赶明儿,找个机会,给卖出去,最多向人家多要点儿钱就是了。

    到了这个时候,墙上的电子挂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先前因为龙秋生有事情,又讲故事,多少吸引开牟思怡的一些注意力。

    现在,龙秋生的事情也说完了,许东一直都不明白的疑惑,也揭开了,牟思怡又焦急起来——离自己设定的四十分钟,已经多过去了三分钟,可是,方家伟的人影儿也没见着,看来,他一定是不会来了!

    一想到方家伟不会过来,牟思怡几乎要哭出来,这个许东,出的是什么馊主意啊!要不相信他的,这会儿自己已经身在聚会现场了。

    现在自己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还在家里呆着,真是的。

    可自己为什么要听许东的啊!

    牟思怡嘟着嘴,不住的绞着自己的一双手指,现在许东的计划破产了,自己就只能搭车赶赴聚会,可是,又不知道自己是该带上许东这就过去,还是扔下许东。

    要不带上许东,这避水珠又该怎样交给他呢,这可不是一千五百万的事儿,如果只是仅仅一千五百万,就让许东留在这里,待会儿老爸老妈问起来,最多也不过就是一顿臭骂,可是,许东说过了,最少没有五千万,这避水珠,他不会卖,五千万!不要说一顿臭骂,就算挨上一顿打,老爸老妈也不见得会给。

    老爸老妈不给钱,这东西就不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去送给他,这可是自找不痛快的事啊!

    所以,牟思怡这会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带上许东也不是,扔下许东更不是。

    偏偏在牟思怡左右为难,进退失据的时候,爷爷牟远山闯了进来,是闯了进来!

    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用问,肯定是出去寻找“逃逸”失踪了的牟思怡的。

    应该是牟家的佣人跟牟景观打过了电话,报告了情况,现在,牟思怡完好无损的回家了,而且,还在急着要去参加聚会,也就是说,牟思怡根本就没受到什么伤害,即使是一个晚上也没归家。

    只要牟思怡现在回到了家里,而且是完整无缺的回来的,就说明牟思怡没什么事,既然没什么事儿,最多也就只能是教训教训她,出去寻找牟思怡的人,到可以先忙忙自己的事,至于教训牟思怡,就等着忙完了自己的事情,再教训她也不迟,所以,牟景观等等,手头有事的人,就暂且先去忙自己的事。

    不过,牟远山就不一样了,龙秋生早就打过电话,要来拿一点东西,先前牟远山忙着也就没跟龙秋生细说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没在家,这会儿得知牟思怡已经回到家了,再加上要拿东西给龙秋生,牟远山就不得不急急忙忙回来。

    不过,牟远山回来是回来了,却是闯进门来的!

    ——心里有气儿!

    牟思怡这丫头也不小了,出了交通事故,以牟家在铜城的地位,就算是全部责任都是这丫头的,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这丫头连电话都不给家里打一个,还逃跑,还逃了一个晚上,这不指着就是要让家里大乱一场啊。

    所以,牟远山气,思怡这丫头,怎么会这么不懂事?

    气恼之中,牟远山还有关切,这丫头一个人在外边这一整个晚上,到底有没有被人欺侮,要知道,这牟思怡也不小了,倘若要是被坏人怎么样了,这牟家在铜城,可就算是把脸丢大了。

    为求心安,这些事,牟远山都想在第一时间弄清楚,所以他闯了进来。

    “思怡,你这丫头到底在搞什么鬼?”连招呼也顾不得跟龙秋生打,牟远山第一句就冲着牟思怡喝道。

    牟思怡不怕老爸,不怕老妈,甚至在整个牟家,牟思怡谁也不怕,就怕两个人:爷爷牟远山,姐姐牟思晴!

    一见到牟远山责问自己,牟思怡一下子有些慌了神,低着脑袋,嘀咕着答道:“没什么啊,我又没做错什么事,爷爷你干嘛这么凶啊!”

    见牟远山火气十足,龙秋生站了起来,拉着牟远山,笑呵呵地说到:“怎么,都这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大,思怡这丫头,不就是去参加个聚会吗,这不挺好的吗,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本来,牟远山张嘴就想把牟思怡一个晚上不回家,搞得家里鸡飞狗跳的事情说出来,但是一转念,这是自己的家事,何况有关系到牟思怡的声誉,不明情况之下,即使是兄弟,这话也不好出口。

    所以,话到临口,牟远山黑着脸,却改口说道:“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不就出了点交通事故么,你跑个什么劲儿啊,就那么大点儿事,你还搞得家里上上下下鸡飞狗跳的,你……还……你成何体统。”

    龙秋生“啊”了一声,才转头问牟思怡:“昨天晚上,您出了交通事故?”

    牟思怡低着头,眼里水花花直转,好半晌,才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

    “你看看,你看看……”牟远山的脸黑得发了红,指着牟思怡,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痛心疾首的说道:“事情出了就出了,你一个电话打回来,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你还跑,你还躲,你多个什么劲儿啊!”

    “牟爷爷……”这时,许东站了起来,说道:“牟爷爷,这事儿,思怡她是有错,不过,她并不是逃跑,而是惦记着帮朋友买礼物,心里着急而已,一着急,就忘了给家里打电话……”

    昨天晚上,牟思怡肇事之后又逃跑了这事,许东本来也不打算跟别人解释什么,免得越描越黑,到时候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可是事到临头,一见到牟思怡那幅憋屈的样儿,许东又不由自主的站了出来,帮着牟思怡说话。

    “就只是想要帮朋友买礼物?”牟远山见站出来说话的,是一个学生,忍不住不太客气的反问。

    龙秋生赶紧说道:“老兄弟,这位是许东,我的一个忘年之交,许东,前一次你们见过,对了,金蚕宝衣的失而复得,他还出过一些力气呢。”

    “是你……”牟远山终于回想起来这个许东究竟是何许人,不过,就算想起来许东是什么人,牟远山也并不怎么在意,许东到这里最多不过只是一位“客人”,与自己教训牟思怡,应该没多大关系。

    许东简简单单的,把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会引起误会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前前后后说了好几分钟,才把整件事情半真半假的说了出来。

    末了,许东还说道:“牟爷爷,思怡对朋友这份友谊的纯真,真是让我羡慕得很,对了,现在是家都快差不多了,要再耽误下去,可能会引起误会的。”

    许东把事情说完,牟远山总算是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思晴那丫头说的,就是你,我们牟家,算是亲你一个人情了……”

    许东淡淡的说道:“牟爷爷这话说得,我跟思怡是同学,帮她,也是应该的。”

    牟远山终于笑了笑,说道:“小小孩子,能有这番胸怀,呵呵……可喜……可喜……”

    见牟远山的神色终于缓和下来,牟思怡感激的看了许东一眼,然后才说道:“爷爷,时间快到了,我得走了……”

    “去吧去吧,玩的开心点儿……呵呵……”牟远山笑着,挥了挥手。

    去?怎么去,要不要带上许东呢?

    看牟思怡犹豫着,牟远山笑了笑,说道:“丫头,不会是又没零花钱了吧,唉,你爸你妈,怎么就那么抠,一个月就给你那么一点零花钱,现在的小孩子,那点零花钱,哪儿会够啊!来来来,爷爷这里还有五十万,先拿去贴着花花,赶明儿,我再跟你爸你妈说说,叫他们别太抠,这人挣着钱,为啥,还不是就为了你们……”

    一听牟远山又要给钱,牟思怡顿时喜上眉梢,走到牟远山面前,摇着牟远山的手,撒着娇说道:“爷爷,我就知道您老人家最疼我了,这钱,爷爷您还是自个儿留着花吧,零花钱,我有……”

    牟远山眉开眼笑的“呵呵”笑了好一阵,才说道:“你这丫头,还算我没白疼你……”

    谁知道牟思怡不等牟远山说完,马上又娇声说道:“我也知道爷爷最疼我了,可是,爷爷,我看中一件跟朋友送的礼物,可是我又没那么多钱买,我就想跟爷爷借一笔钱……”

    “刚说呢,爷爷给你又不要,这会儿又来跟爷爷借,你这丫头,就是弯弯道道的多,呵呵……说吧,你要多少钱?”牟远山毫不在意的问道。

    “嗯……”牟思怡察言观色,见牟远山毫不在意,便轻轻的说道:“我要五千万……”

    “啊……五千万……”牟远山和龙秋生两个人一起吃了一惊。

    牟远山吃惊的是,平日里,给几个孩子的零花钱,差不多每个月都是上百万,如此巨额的“零花钱”也就罢了,毕竟,不管大人如何挣钱,终究还是要留给孩子们的。

    可现在,牟思怡要的,是“五千万”,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再说,这五千万,牟思怡却是拿来给别人送礼的。

    干嘛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又是什么样的礼物,非得要五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