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六章 致命魔术(1)
一本读|WwんW.『yb→du→.co
    龙秋生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许东的这颗避水珠,牟思怡仅仅只打算给许东五千万,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奇珍啊!五千万?要换了别人,翻一番两番的价格,恐怕也无法买到。

    龙秋生吃惊之余,同时也很是替许东惋惜,绝世奇珍啊,就只有五千万。

    “是避水珠……”牟思怡怯生生的回答牟远山。

    “是避水珠……”瞬间,牟远山的脑袋里转了好几百转,避水珠,这可是传说里之中才会有的东西,牟思怡又怎么会去买避水珠送给人家?这避水珠又是什么样儿的。

    微微一沉吟,牟远山便觉得,牟思怡这丫头,是被人骗了,开什么玩笑,别说连自己都没听说过现实生活之中有避水珠这样的东西,骗牟思怡这家伙又是从那儿得来的,再说,真要是避水珠,就五千万都?真要是有避水珠,只要能让我看看,那五千万我就……我就再添上一个零儿,我给五个亿!

    见牟远山这个表情,牟思怡怔了怔,好半晌,才从包里将那颗避水珠拿了出来,双手捧着,送到牟远山面前,说道:“爷爷,就是这个……”

    牟远山只是略了略的看了一眼牟思怡手里的避水珠,就皱着眉头说道:“思怡,你这是被人骗了,就这破玩意儿,我们院子里遍地都是……”

    一转念,牟远山又笑了起来:“呵呵……思怡,就算你想要五千万,也可以把话说明,何必随便捡一块破石头来糊弄我,呵呵……你爷爷还没老眼昏花到那个地步……”

    看牟思怡的样子,牟远山突然想到,在铜城这个地方,敢拿块破石头来骗牟思怡,还要五千万的人,恐怕是不会有,既然没人敢这么做,那就只能是牟思怡在跟自己开玩笑,跑到院子里随便找块石头,好做个由头向自己要钱。

    不管怎么说,牟远山就是不相信牟思怡手里的这块石头,就是传说里才有的“避水珠”!

    牟远山就是不信,牟思怡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许东本来想要上前插嘴,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就传来一个声音:“怡妹妹……怡妹妹……你在哪里啊……”

    一听这个声音,牟思怡微微一怔,随即又笑颜如花。

    他,终于还是来了!

    方家伟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配着手里拿着的一朵红玫瑰,一看就有一种让人崇拜的英伟潇洒,而穿着一件破校服的许东,简直就没法子去跟他相比。

    整个学校里校花校草的男神偶像的确是非同凡响。

    方家伟一进来,首先是亲亲热热的叫了牟远山一声:“牟爷爷好……”又和龙秋生打了个招呼,一切都显得十分得体、大方,温文有礼。

    不过,轮到跟许东打招呼的时候,方家伟明显的皱了皱眉头,方家伟并不认识许东,见许东穿得破破烂烂的,就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许东,也许是牟家哪个佣人的孩子,碰巧呆在这里吧。

    不过,方家伟总算还是很得体的跟许东打了个招呼。

    跟方家伟一块儿来的,还有一个瘦瘦的小个子中年人,带着个厚得像是啤酒瓶子底的眼镜,这是方家伟的叔叔,方德宜。

    方德宜跟牟远山、龙秋生、甚至是牟思怡都打过了招呼,但是却直接就把许东给忽略了过去。

    这个方德宜,也是个开珠宝古玩店,偶尔也与龙秋生和牟远山有点交往,算是熟人,他过来,是应方家伟的请求,过来帮方家伟“罩场子”的。

    事实上,作为校园男神的方家伟,在收到许多礼物之后,多半也就进了方德宜的铺子,而方家伟对古玩珠宝的认识,也就是得益于他这个叔叔。

    先前,方家伟正准备着今天的聚会,没想到接到了牟思怡的短信息,开头,方家伟也不怎么拿得准这事儿是不是牟思怡再跟他开玩笑,把这事跟方德宜一说,方德宜自然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能赚钱的机会,这才撺掇着方家伟过来看上一眼。

    跟几个人打完了招呼,方家伟径自走到牟思怡面前,很是亲热的叫了一声:“怡妹妹……你好……今天你真漂亮……”

    说着,方家伟把手里的玫瑰很优雅的递到牟思怡面前。

    在这一刻,牟思怡真是心花怒放,脸上立刻就飞满了桃花,羞羞答答的接过方家伟的玫瑰,嘴里甜甜的叫了一声:“伟哥……”

    本来一见到方家伟的,心里就有些不忿的许东,一听到牟思怡这么一叫方家伟,忍不住心里又是一乐。

    随后,大家各自落座,张妈又换过了茶水,方德宜便单刀直入的说道:“牟老,龙老也不是外人,今天我过来,也就是听说这里有件东西,既然是两位的东西要出手,大家也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能不能请出来,让我们叔侄俩开开眼。”

    牟远山不答,倒是龙秋生接过话茬,笑了笑说道:“小方你误会了,今天这件东西,并不是木老兄弟和我的,我们只不是碰巧到场。”

    “哦……”方德宜哦了一声,不解的问道:“那这东西是谁的,又是什么东西?”

    方德宜确实不知道东西是谁的,因为牟思怡发给方家伟的短信上也没有说明,这避水珠就是许东的,所以,方德宜真的是不知道,但是方德宜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就很是有些虚伪了。

    龙秋生依旧是淡淡地笑了笑,指着许东说道:“东西嘛,是这位小兄弟的,据说是颗避水珠……”

    “啊……是这位小兄弟的,真是避水珠?据我所知,真要是避水珠,那可不得了了,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东西?”方德宜瞪大了眼睛,有些做作的失声问道,这一下,对于避水珠是许东的,方德宜又只是一笔带过而已。

    顿了顿,方德宜又说道:“这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又避水珠这样的东西呢,开玩笑吧,是这位小兄弟开玩笑的吧,呵呵……小孩子的话,你们就还当真了……”

    一说到这里,方德宜觉得这话再说下去,就已经是有些失礼了,既然是龙秋生、牟远山都在场,而且还是龙秋生在说这事,你可以心里不信,但绝对不能溢于言表,连嘴巴上都说不信,这就是明里对龙秋生不尊。

    牟远山微微哼了哼,明显的也站到方德宜这一边,不过,这个时候,牟远山心里对许东多了一丝儿不快——牟思晴回来说,有个牟思怡的同学,帮助牟思怡解决了交通事故的所有麻烦,这在牟远山看来,的确是牟家欠了许东的一个人情,但是许东花掉的,也仅仅就只是一千万,这不要许东多说,牟家的人不会差这一千万块钱,甚至牟远山在第一时间知道许东就是帮过牟思怡的人,还打算多给许东一些钱,一千五百万,甚至两千万,总的来说,牟家的人不差这点钱,更不想欠下这么一个人情。

    但人情是人情,想不到许东居然拿着个破石头来骗牟思怡,还一开口就是五千万,凭着这一点,牟远山的心里,对许东这个“恩人”,就大是不以为然。

    如果只是为了钱,明着开口,牟家的人自然不会亏待许东,但是耍阴谋出诡计,这就有些出格了!

    见方德宜也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什么“避水珠”,牟远山自然也大是赞同。

    龙秋生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有没有那样的东西,也不是谁说不信就没有这那回事,对吧?东西就在二丫头手上,是不是真的,大家试试便知道了,是不是!”

    这一刻,牟思怡羞羞答答的拿着那朵玫瑰花,低着头,不时地偷看一眼方家伟,而许东却是看着方家伟的身上,一脸古怪。

    两个人都是有些入神,以致龙秋生让他们两个把避水珠拿出来,当着大家的面检验检验这话,两个人都没什么反应。

    一看许东怪莫怪样的,牟远山忍不住直接叫了起来:“小伙子,小伙子……你不是说你那避水珠是真的么,你倒是拿出来当着大家的面,让大家也好开开眼界啊!”

    许东惊醒过来,收起脸上的古怪,有些尴尬的说道:“啊……对不起啊牟爷爷,是我走神了,要检验避水珠是吧,那最好是需要一盆水。”

    只需要一盆水,这还不简单,牟远山当即就吩咐下去,让张妈端一盆水进来,要大盆的!

    张妈应了一声,又出去拿盆端水。

    这当儿,许东转头对牟思怡说道:“思怡,为了防止有什么意外,你把那颗珠子给我,让我演示给大家看。”

    在古玩珠宝买卖当中,一般来说,是需要极为小心的,就拿递,或者接来说,卖家要递,也就是放在那里,买家要看也需得自己动手从那里拿起来,然后再看,最忌讳的就是直接交接,如果是有什么闪失的话,直接交接,那就有可能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谁造成的。

    现在,许东要当着大家的面检验这避水珠子,当然得由他自己来动手。

    不过,方家伟手脚比较勤快,在牟思怡面前又很是殷勤,见牟思怡拿起避水珠,就要递给许东,当下便从牟思怡手里接了过来,然后看也没看一眼,就交给了许东。

    这时,张妈拿了一个大号的面盆出来,又提了一桶水,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