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七章 致命魔术(2)
一本读|WwんW.『yb→du→.co
    张妈不声不响的将面盆放在了茶几上,又开始往盆里倒水。

    即使是在家里,张妈也没少见过这样的事——牟远山时不时的就会找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回来,无论是鉴定还是欣赏,需要的工具什么的,像张妈这样的用人,偶尔都会有机会帮上一下忙,做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水哗啦啦的注进面盆,不多时就一只大号面盆就装了一半。

    这时,许东接过那颗避水珠,神色很是怪异的看着方家伟,怔了片刻,才对还在娇羞不已的牟思怡说道:“思怡,这件事情,我要再帮下去,恐怕只会越帮越忙……”

    许东没来由的说出这话,龙秋生顿时皱起了眉头,暗忖:许东这是什么意思。

    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却是同时脸上神色一变,不过,霎时之间,两个人的神色立刻又恢复如常。

    牟远山也是眉头愈加皱得紧了些,今天这事,现在牟远山算是看出来了,多半又是牟思怡这丫头在搞鬼,联合这许东、甚至有可能连方家伟叔侄两个,都是这丫头请来,在自己面前做戏的,做戏的原因,应该就是那“五千万”。

    思怡这鬼丫头!

    说什么“避水珠”,现在要当场检验,露馅儿了吧!

    牟远山到想要看看,思怡这丫头现在到底要怎么收场。

    “真金不怕火炼,你这小哥,说什么避水珠,你倒是往水里放下去,让我们见识见识啊!”牟远山皱了一会儿眉头,又笑呵呵地说道。

    见许东有些犹豫,方德宜也沉声说道:“我就说嘛,不要说这世上根本没什么‘避水珠’,就算有,又岂会落在这样一个小孩子手里,我看,这就是在开玩笑,对吧?”

    顿了顿又站了起来,对牟远山更龙秋生两个人拱了拱手,说道:“牟老、龙老,这个玩笑,还是不要再开下去了,大家都有事儿忙着呢,对不起了……”

    言下之意,许东跟牟思怡两个人导演的这场闹剧,自己在也不奉陪下去了。

    见叔叔要走,方家伟也站了起来,很是绅士的说道:“牟爷爷、龙爷爷,思怡开这样的玩笑,这么做也全都是为了我,希望两位两人家不要见怪才是……”

    说着,又转头对娇羞不已的牟思怡说道:“思怡妹妹,今天的聚会,算是我今天特意为你准备的,来,我们一起去……”

    方家伟的绅士风度, 得体的谈吐,无疑在牟远山心里留下一个身在豪门的翩翩公子的形象,对比许东,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对,就是在“地下”。

    见方家伟这么说,牟思怡都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万般柔情的看着方家伟,什么话也不说,就已经开始准备跟着方家伟走人了。

    “打扰打扰……”方德宜再次对牟远山和龙秋生两个人拱了拱手,这就要告辞。

    许东怔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几位,不是要检验避水珠么?怎么,都不想看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你好呢,我们都是大人,都有自己的事情,你要怎么玩儿,你自己去玩儿好了,我们可没时间奉陪……”

    许东的话音刚落,方德宜就出声说道,而且,语气里还带着不尽的责备。

    牟远山也淡淡的说道:“思怡,你要钱的事,等你爹妈回来之后,我跟他们商量商量再说吧,只要是用在正常的地方,相信你爹妈也不是小气的人。”

    方家伟也说道:“走吧,思怡,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可不想聚会开始了,而我跟我最重要的人却不在现场。”

    “噗通……”许东再也不说一句话,直接把手里的避水珠,丢进面盆,避水珠落进面盆,激起一股水花,水花散处,溅出不少的水滴,直接落在茶几上,地板上。

    “你这孩子……在这里你撒什么气儿?”方德宜对许东的举动大为不满,立刻责备道。

    牟远山的脸上,也是充满了不满,甚至是不屑,心里甚至很是怀疑, 牟思晴说这个许东就是帮牟思怡这丫头解决麻烦、自己家的恩人,这事到底是他们串通好的,还是许东悄悄地在打什么算盘?

    要知道,在铜城,敢打牟家的人的算盘的人,那可都是绝对不会得逞的。

    这些人之中,唯一看不出来脸上有任何表情的人,就只有龙秋生。

    龙秋生很是有些奇怪,避水珠的事,就暂且不谈,凭许东手里能够拿出一张马军阀的藏宝图这事来说,许东手里有颗避水珠,也不见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再说,许东未人相当诚恳,不说是以前,就算是今天的表现,龙秋生也看得出来,许东不会拿着“避水珠”这件事情,来跟大家开什么玩笑,可是,看许东的表情,却是一副落寞和无奈,这又是为什么呢?

    龙秋生也想过,会不会是许东和牟思怡两个人因为感情的事,毕竟两个人青春年少,因为那些事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出来,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龙秋生想了好一阵之后,又觉得应该不是这样的,从一开始,自己就看得出来,许东的确是真心真意的在帮牟思怡,但恐怕牟思怡这丫头眼里,也就只是把许东作为一件“工具”而已。

    这事,龙秋生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自己是过来人,对少男少女的心思,不敢说百分之百的看得透彻,也应该是知道得七七八八,何况,一见到方家伟,牟思怡的表现,绝对给龙秋生一个很好的答案。

    ——许东只是在帮牟思怡,而牟思怡半分心思也没放在许东身上!

    那么,许东为什么又会是那副表情,又说什么“会越帮越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德宜为了证明许东不过只是在跟大家开玩笑,浪费大家时间,当下说道:“你说这是什么避水珠,那好,现在你也把你所谓的避水珠扔进了水里,你是不是在开玩笑,立刻就见分晓了,牟老爷子,你把那盆里的东西,捞起来,看一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牟远山想了想,也是,自己就当着大家的面,将这什么避水珠的破石块儿捞起来,当面戳穿许东的把戏,省得许东仗着龙秋生是自己的老哥们儿,继续在这里胡闹下去。

    牟远山一伸手,正准备伸进水里去捞那颗避水珠,许东却拦着牟远山。

    “牟爷爷,这东西,你不能去动……”许东拉着牟远山的手,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这小娃儿,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什么能不能去动?我看你这小毛孩子还真是不把牟老爷子当回事了是吧?”方德宜指着许东,眼里差点就冒出火来。

    这里是牟家,牟远山是牟家的掌门人,牟远山要做什么,要怎么做,哪里轮得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指手画脚的!

    许东拦着牟远山,冷冷的说道:“方叔,要是你,或者家伟,你们任何一个人来捞,我都不会说二话,我那避水珠是真的,但是牟爷爷一动手的话,就有可能会出意外……”

    许东一说这话,方德宜和方家伟再次一齐暗暗地皱了皱眉。

    牟远山却是有些怒意:“什么叫我一动手就会出意外,我到想要看看,在我的家里,会有什么意外可出?哼……”

    牟远山说完,轻轻一攘许东,连袖子也懒得去捋,直接就把一只手伸进了面盆。

    在这一刻,龙秋生在突然之间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什么,但是这一丝灵光一闪而没,让龙秋生一时之间没抓住头绪。

    隐隐约约之间,龙秋生知道,现在出了问题,只是问题出在什么地方,龙秋生一时之间还想不明白。

    但是,许东告诫牟远山,应该是没错的,牟远山这样莽撞的一动,真的有可能会出什么意外。

    龙秋生一想到这个,就立刻出声阻止牟远山,可惜的是,龙秋生仅仅只是叫了一声:“老兄弟……”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牟远山已经把手伸进了水盆里。

    水清如玉,又是在面盆里,避水珠就明明白白的躺在盆底,牟远山毫不费力地就将那颗避水珠子取了出来。

    取出避水珠,牟远山想也没想,就摊开手掌,而且,将手掌直接伸到龙秋生的面前,说道:“龙老兄弟,我老眼昏花了,看不清,你看看,这是不是真正的避水珠?”

    牟远山当然不是老眼昏花了,他手掌里,那颗珠子,湿淋淋的,不消片刻,就在牟远山的掌心留下一滩积水。

    “啊……”龙秋生吸了一口气,这的确不可能是什么避水珠。

    避水珠避水珠,应该无论在水里泡上多久,都应该水浸不湿,滴水不沾,这才是避水珠,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牟远山手掌里的这颗黑色的石头,不但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淌着水呐,这是哪门子的“避水珠”,明明就是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黑色石头!

    许东这玩笑开得!

    竟然在牟家,竟然跟牟家的掌门,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开这样的玩笑出来。

    这一刻,牟远山怒形于色,就这么个破石头,许东卖给牟思怡,竟然还敢要五千万!

    这许东也太目中无人了,太胆大包天了!太把牟家不当一回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