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八章 致命魔术(3)
一本读|WwんW.『yb→du→.co
    “唉……”方德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会是什么事都敢拿来开玩笑……呃……牟老、龙老,我们这就告辞了……”

    既然许东的避水珠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再留在这里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方德宜自然就要告辞。

    方家伟也显得很是大度,对许东笑了笑,说道:“学弟,我知道你想要帮思怡妹妹,我很感激,多谢了,只是就算你不开这样的玩笑处来,我也会亲自来接思怡妹妹的,呵呵……我那边忙,不好意思,就不陪你了,以后要有机会,咱们再亲近亲近。”

    说着,方家伟对牟思怡伸手一引,这就要离开。

    牟远山红着脸,总算是看在龙秋生和牟思怡的面子上,对许东还算是客气的说道:“你这小朋友,以后就别拿这些没影子的事情来跟我们开玩笑了,我们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呢,呃……算了,你去吧……”

    牟远山这么一说,龙秋生顿时很是有些不自然起来,牟远山这是在下逐客令,可是许东跟自己还算是忘年之交,驱逐许东,这多少让龙秋生脸上有些挂不住,再说,许东今天这事情,还存在着许多的疑点,牟远山也许不会在意,不会计较,但是龙秋生就总觉得,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不过,龙秋生就算是知道这件事情不那么简单,现在也拿不出什么事实和证据,来证明或者开脱许东。

    不过,这是许东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牟爷爷,刚才,我们的确是跟您老开了个玩笑,这多亏思怡跟方叔他们配合,也就是想要烘托烘托气氛而已,真正的避水珠,我都没拿出来呢。”

    这一阵儿,牟思怡的整个心思,都放在方家伟的身上,对许东以及“避水珠”什么的,根本就没看上一眼,甚至,牟思怡还有些嗔恼许东,恼他尽在这里啰啰嗦嗦,磨磨唧唧,半天也不肯放人家走。

    真是的!

    龙秋生一听许东说真的避水珠根本就没拿出来,眼前不由一亮!在这种情况下,许东为什么不直接就把避水珠拿出来?还有,看样子,许东与方德宜叔侄两个,根本就没什么配合,实在要说配合,那就是方德宜在不足的贬损许东,有这个必要吗?如果有必要,许东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许多的疑点,在龙秋生的脑子里盘旋不休,本来想要找许东直接跟自己解释解释,但是碍着牟远山的面,以及方家叔侄两个,龙秋生还真不好意思直接就让许东捅破这张纸。

    思来想去,龙秋生就决定来个冷眼旁观,一来,看看这件事情到了最后,许东到底会给出什么样的解释,再说,龙秋生也想要看看,许东,到底会不会合适去跟自己的老兄弟帮那个忙。

    牟远山本来以为,徐东要是一个正常人家的孩子,听到自己都已经下了逐客令,必定会灰溜溜的就此走人,没想到许东居然说刚刚只不过是为了烘托气氛,根本就没将避水珠拿出来,还说会出什么意外,这意外出在哪里了?

    这孩子,真是的!

    只是许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方德宜和方家伟叔侄两个顿时有些紧张起来,一时之间想要赶紧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又不好意思,许东说了,真正的避水珠都还没拿出来呢,再说,龙秋生又微笑不语的看着自己,真要一走了之,恐怕就会落人话柄,

    微微紧张了一下,方德宜很是不耐烦地说道:“我说你这位小兄弟,这样的事情,是能够拿来开玩笑的吗?你可知道,牟老爷子,耽误一分钟,那得多大的损失,我那边虽然不是特别忙,但也没空来陪着你玩啊!”

    方家伟也是温尔文雅的说道:“学弟,我那边聚会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实在对不起得很,再晚了,我就失礼于人了……”

    许东打断方家伟的话头,说道:“刚刚要不是你开了个玩笑,到现在,我们什么事儿就已经搞妥当了,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这气氛也来了,下面,我就让思怡把真正的避水珠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什么……你让我拿,我不是给了你么?”这时,牟思怡很是诧异起来,自己明明将避水珠拿了出来的啊,怎么许东又问自己要。

    避水珠是真的,这个是自己亲眼见过的,但是现在却成了一文不值的一块石头,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自己都还纳闷儿呢。

    许东笑了笑,不去理会牟思怡的诘责,指了指牟思怡的提包,说道:“真正的避水珠,还在你的挎包里呢!你可不要想抵赖。”

    许东一说这话,方家伟和方德宜叔侄两个顿时皱起了眉头。

    方家伟拉着牟思怡,笑了笑,说道:“怡妹妹,原来,这个玩笑,是你跟她设计好的,呵呵,还真是有些气氛啊!我还以为……还以为是这位学弟在自导自演呢,呵呵……”

    在这一瞬间,许东脸上的神色再一次变得古怪起来。

    只是还没等许东开口,牟思怡有些气鼓鼓的打开手提袋子,伸手往里一摸,没想到居然从里面摸出来一块石头,鸽子蛋般大小,黑黝黝的,光泽度不是很高。

    “怎么……怎么会还在这里?”牟思怡一下子更是诧异起来,自己不是明明给过了许东一块么,怎么自己这里又有了一块?

    牟远山怔了怔,他可不管是一块还是两块,既然许东说这才是真正的避水珠,那就试试得了。

    牟远山也没什么犹豫,直接再从牟思怡的手里,抓过避水珠,一反身,“噗嘟”一声,将避水珠扔进面盆。

    在这一刻,龙秋生终于明白过来,是有人在避水珠上动了手脚!避水珠被人动了手脚!龙秋生就不明白了,自己的眼力,不敢说精细入微,但也绝对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而且,现在这间客厅里,也就这么几个人,避水珠被人动了手脚,是谁,又是用的什么手法?自己竟然一点儿都没能看出来!

    高手!只能说对避水珠动手脚的人是个高手。

    龙秋生细细地想了一遍,这客厅里,也就牟远山、牟思怡、许东、自己,以及方家叔侄,还有张妈来过。

    也就是说,能对避水珠动手脚的,也就这么几个人,牟远山、自己、甚至是许东都不会对避水珠动什么手脚,这是可以肯定的。

    那么,剩下的人之中,就只有牟思怡、方家叔侄,还有就是张妈这四个人。

    方德宜一直都离牟思怡和许东很远,应该说避水珠无论是在许东身上还是在牟思怡身上,方德宜都不会有机会去动手脚。

    和牟思怡一直都粘在一起的,也就只有方家伟,但方家伟大大方方的,一直都拉着牟思怡的手,也一直都是在众人的目光的焦点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高手,也不可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张妈拿了面盆倒了水之后,就已经离开了,会不会张妈就是那个暗中动了手脚的“高手”。

    还有,会不会就是牟思怡自己编自导,在想要愚弄许东?

    避水珠是被人动了手脚,但是让龙秋生揣测不透的,就是这个动了避水珠的人到底是谁,又怎么做到的呢。

    正在龙秋生绞尽脑汁,琢摸着这个暗中对避水珠动了手脚的人是谁的时候,牟远山再次把手伸进面盆,霎那之间就已经把避水珠捞了起来。

    只是用不着让人细看,那“避水珠”湿淋淋的表面,以及牟远山手掌心里再次积下来的一滩积水,就明白无误地告诉所有的人,这一颗“避水珠”,依旧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黑色石头!这个时候,连牟思怡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自己明明就记得,只拿了许东的一颗避水珠啊,怎么到现在出现了两颗?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两颗避水珠还都是假的!

    看了一眼湿淋淋的所谓的“避水珠”,牟远山终于怒形于色:“龙老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直接说出来吧,就算是关系到思怡这丫头后半辈子的幸福,我们两个老兄弟,还有什么不能说?”

    许东跟龙秋生关系非浅,这个,牟远山现在知道了,但是就算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也不能任由许东一而再再而三的糊弄大家吧。

    无论是要钱还是要什么,作为牟家对待一个牟家的“恩人”,只要把话说在明处,这一切都不是不能商量的事情,何必要这样绞尽脑汁,转弯抹角的?

    这值得吗?

    许东跟龙秋生有关系,这到底只是许东个人的主意,还是与龙秋生有关?

    所以,牟远山这次开口就问龙秋生,也把话挑明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要有什么话,就直说出来,即使,许东提出任何要求,甚至包括想要要求得到牟思怡,都得把这些话直说出来啊,看在许东是牟家的恩人的份上,这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这转弯抹角的算什么?

    牟远山怒形于色的责问龙秋生,龙秋生怔了怔,随后笑了笑,说道:“牟老兄弟,先别上火,我正看戏呢!”

    “你……”牟远山见龙秋生这样回答他,一瞬间涨红了脸,戟指龙秋生,差点就大喝起来:“看什么戏?看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个毛头小子糊弄,这戏好看吗……”

    经过一阵仔细的揣摩,龙秋生心里总算是有了个答案,但是这个答案,龙秋生绝对不方便现在就说出来。

    龙秋生现在要做的,就是想要看下去,看看许东会怎样化解这一次的危机,是不是真的够资格去跟老兄弟帮那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