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致命魔术(4)
一本读|WwんW.『yb→du→.co
    因为龙秋生已经想明白了这个对避水珠动手脚的人是谁,也突然想到,许东的鼻子有着超乎常人的灵敏,如果说是张妈动的手脚,以许东的能力,立刻就会发现,并且立刻就会追出去,向张妈索要回避水珠。

    但张妈从进来到出去,许东也仅仅只是出于礼貌,点了点头,并没过多的去注意张妈的任何举动。

    换句话说,这颗避水珠,就一定还在这客厅里的某处,许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如何找出来这颗避水珠。

    龙秋生想明白这一层,自然是很是有些兴奋起来,许东有着常人不及的嗅觉,跟他玩这些把戏,这恐怕是那家伙在自找不痛快。

    不过,许东如何去找,又要怎样才能找出来,这却是龙秋生极为感兴趣的事情,因为现在许东的表现,和自己的那个老兄弟要做的事情,有着极大的关联。

    说许东去帮老兄弟,能不能成事自己都不会计较,那是假的,要许东真帮不上忙,龙秋生还不会“无意之间”就把许东“漏”了出去。

    只不过,那个时候龙秋生倒真是只想着“尽尽力”,成与不成,自己也真没怎么计较,但话说回来,许东要真能帮上忙,龙秋生脸上也有光——老了的人,可能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但就在乎自己的这张老脸。

    恰恰也就是因为老了的人在乎自己的这张脸,牟远山才很是气闷,许东这小子,一连两次都刷了自己,龙秋生却还要自己看戏,这是看什么戏,这简直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在看牟家的人的笑话!

    几个成了精的老家伙,而且,还是在牟家家里,却被一个小孩子耍得团团乱转,这可笑不可笑!

    牟远山生着闷气,许东却望着牟思怡,说道:“思怡,不是这个,是你包里的另一颗……”

    牟思怡虽然诧异,但是还是伸手进去摸了一遍,但却再也没摸到有什么避水珠,当下大嗔:“什么包里的这一颗那一颗啊,我不找就拿给你了,你现在又问我要,我到哪里去拿给你……”

    见牟思怡发嗔,牟远山对许东沉声说道:“许小哥儿,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在这你嬉闹,一次、两次,我牟家的人看在你帮思怡这丫头解决过麻烦的份上,我们什么都不计较,但你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胡闹下去,我可就会要认为这是在挑衅我牟家的人的底线了,看在龙老兄弟得分上,你还是罢手了吧,你帮过思怡这丫头,我会如数奉上……”

    “牟爷爷……”一霎时间,许东也涨红了脸:“牟爷爷,我没有半点不尊敬牟爷爷的意思,更没想着要挑挑衅什么人,我只是在帮思怡……”

    方家伟皱着眉头,摇了摇脑袋,说道:“我先就说过了,你帮思怡妹妹,我很感激,但是你这样胡闹,实在是耽误大家的正事,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再这样下去, 只会落到个被人更加不能忍受的下场,作为学长,我就只能给你这样一个忠告……”

    许东理也不理方家伟,依旧对牟思怡说道:“思怡,我没说谎,避水珠,的确还在你的包里,现在,就请你拿出来。”

    牟思怡不肯相信许东所说的什么避水珠还在自己的包里,也绝对不肯就此让许东去检查自己的包。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僵持。

    到了这个时候,原本一直都在贬斥许东的方德宜,皱着眉头,看看方家伟,又看看许东,对牟远山说道:“本来,接到家伟的请求,我还以为真是牟老你的东西,这才忍下了手里的事情,急急匆匆的赶过来,没想到,没想到,竟然是过来跟牟老你一起陪着小孩子耍,这真是……这真是……”

    突然间,龙秋生淡淡的笑着说道:“牟老兄弟,小许一定说有颗稀世奇珍在这里,然而,无论是真有,还是真没有,在没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如果这就打发小许出门,这事情要传出去,恐怕……呵呵……”

    龙秋生自然不会再多说下去,以牟远山的身份和地位,原本也就应该想到这些的,但是在气恼之下,把这事给忽略了过去,这也不算稀奇,但是龙秋生现在这样一提,牟远山就不得不正视这样一个被自己疏忽了的问题了。

    人家带着“绝世珍宝”,来到自己的家里,而且是在铜城屈指可数的牟家人的家里,最后落了个两手空空的被扫地出门,这事要传出去,那牟家的人岂不成了巧取豪夺之徒!这可是让整个牟家都会声名扫地的大事儿。

    牟远山怔了怔,这事情,他还真不能不管了,更不能现在就把许东给赶出去!

    “好,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任何人也不得离开牟家,否则,我将视为这是对牟家的栽赃陷害!”

    牟远山这些可是动了真怒,事关牟家上下好几十口人的声誉,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几个后辈的前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牟远山不生气,不说这样的重话出来,那就怪了。

    只是龙秋生看着牟远山说出这样的话,微微地笑了笑,不再作声。

    倒是方德宜跟方家伟叔侄两个,脸上立刻暗了暗。

    这件事,他们叔侄两个,怎么也没想到会落到这个地步,听牟远山的口气,如果现在就离开,也就是在栽赃陷害牟家了,栽赃陷害牟家,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方德宜阴暗着脸,目光闪烁的看了方家伟一眼,方家伟也是一脸懊恼。

    过了片刻,方家伟放开一直都拉着的牟思怡的手,转头对许东说道:“学弟,牟爷爷的话你也听清楚了,这件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学弟,你差钱,跟我说上一声,或者跟牟爷爷说上一声,或多或少,我们帮帮你,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估计,发信息要我过来看什么‘避水珠’这事儿,是你瞒着思怡妹妹,早就设计好的,对不对,目的,却就是想要讹诈我一笔,对不对……”

    许东摇了摇头:“我怎么会讹诈你,没有……”

    方家伟根本就不给许东辩解的机会,伸手从衣兜里掏了一叠钱出来,看也没看到底有多少,直接扔在许东的脚下,说道:“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家境不会怎么好,这点儿钱,虽然不多,倒也可以让你过上一段舒服日子,记住,以后没了钱,向我要,向牟爷爷要,我相信,只要你开了口,你都会有收获的……”

    “谢谢你的好意,可惜,现在我不差钱,尤其是你的这些钱……”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是撕破了脸皮。

    既然是撕破了脸皮,许东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沉静起来,看着散落在满地的钞票,冷冷的说道。

    “你不差钱,为什么要讹我们……”方德宜也在后面叫了起来。

    “讹你,你有什么好讹的……”许东变得更加冷静起来,说道:“只要思怡打开她那包,不就什么事情都清楚了,何必在这而浪费口舌……”

    “思怡,打开你的包……”牟远山愣着眼睛,喝道。

    “思怡妹妹,你就把包递给他,让他自个儿检查检查,也好在牟爷爷和大家面前戳穿他的谎言,让大家看清他的真面目……”方家伟显得气愤至极,转头对牟思怡说道。

    只是到了这个地步,牟思怡却仍然不肯将自己的包打开,就更不用说拿给许东检查了。

    见牟思怡打死也不肯拿包出来,牟远山再次喝道:“思怡,你这丫头,是不是一定要我们牟家的人,背上巧取豪夺的罪名你才肯罢休?把包拿出来!”

    顷刻之间,牟思怡眼睛一红,“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将手里的包直接扔到地上,然后一跺脚,转身就要往楼上跑去。

    “你给我站住……”牟远山一张脸,黑了红,红了又发黑,厉声喝道。

    牟思怡还真是害怕牟远山发怒,才跑两步,听牟远山怒吼,就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来,站在那里,背对着大家,不停地抽泣起来。

    见牟思怡躲到一边去哭泣,一霎拉间,许东的心里很是有些难受,自己本来是帮牟思怡,想要让她快快乐乐的过上一天的,谁知道,事情竟然会发生到这个地步,一时之间,许东看着牟思怡的背影,两只眼睛呆呆的出神。

    方家伟本来想要过去劝劝牟思怡的,但是总觉得这个时候再“儿女情长”,就很不合适宜,当下弯腰,捡起牟思怡扔到地上的包,直接放到茶几上。

    然后,又说道:“牟爷爷,龙爷爷,你们神目如炬,这包,你们就检查一下吧,要真是如同学弟所说的,这包里有什么避水珠,那大家也就……”

    牟远山在方家伟的话还没说完之际,止住了方家伟继续说下去,沉声说道:“龙老兄弟,方家小哥,大家都是明白事理的人,这位小兄弟口口声声都说避水珠在我家二丫头的包里,现在,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儿,打开这包,让大家瞧清楚瞧明白,看看那位小兄弟是否在说谎话……”

    说话间,牟远山拉开包的拉链,随后将包倒转过来,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茶几上。

    牟思怡的包里装着不少的东西,眉笔、唇膏、小镜子什么的都不用说了,让人意想不到而且最显眼是,居然还有一包卫生巾,特大号的那种。

    一见到这个,几乎所有的人都明白过来,牟思怡为什么不愿让许东检查自己的包,原来里面长着一大包卫生巾,这的确让人很是难为情的。

    不过,牟远山却不管这些,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一样一样的把东西扒开,也好叫在场的人看个清楚,到底是不是许东在说谎。

    甚至连眉笔、唇膏牟远山都打开来,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看个仔细。

    能拆的,牟远山都拆开来看了一遍,只是大家都没发现这些东西里有许东所说的那个什么避水珠。

    倒是牟远山自己心细,觉得牟思怡的那包卫生巾有点异样,包装的塑料之上有一道不显眼的小口子。

    那卫生巾鼓鼓囊囊的,看得出来还没开始用,按道理说,就算是许东说的是真话,避水珠也不可能在这没用过的卫生巾里,何况许东的话,能不能相信,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更何况,牟思怡先前又掏过一次包,根本就没掏出来,要是有,牟思怡就算不愿意拿出来,也应该感觉得到才是。

    牟远山微微的沉吟了片刻,盯着这包卫生巾看了片刻,双手捏着封装塑料纸,轻轻一拉。

    应该是牟远山的力气用得比较大吧,这包卫生巾的封装塑料纸,一下子就被牟远山撕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也就在这刻,黑幽幽的,光泽度并不是很高,鸽子蛋般大小的避水珠,居然滚落了出来,落到钢化玻璃的茶几上,发出“当”的一声脆响,随即,这颗绝世奇珍,避水之珠,居然破成了两半。

    “啊……”牟远山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

    许东说的没错,避水珠果然就在牟思怡的包里!而且,是自己亲手将这绝世奇珍摔成了两半!

    牟远山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就昏了过去。

    “啊……”龙秋生也是大吃了一惊,许东的这颗避水珠,这就给毁了!这就给毁了?

    方德宜跟方家伟两个人也是同时发出“啊……”的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