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章 开玩笑和捣鬼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茶几上破成两半避水珠,又看了看很是有些委顿的牟远山,叹了一口气,说道:“牟爷爷,这件事不关您的事情……”

    牟远山抬起头来,盯着许东看了还一会儿才说道:“许小哥儿,这珠子,是在牟思怡的包里找出来的,又让我弄破了,就算你说不关我的事,我……我……我又怎么会……”

    牟思怡坚决不肯让许东检查她的包,又极力否认她的包里还有一颗避水珠,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却从牟思怡的包里找出来了避水珠,何况,自己一个不小心之下,就把这绝世奇珍给毁了,就算许东说不关他牟远山以及牟家的人的事,旁人嘴里不说,却没人不会认定,这件事与牟远山、牟思怡没有关系。

    况且,就算许东真的不追究,牟远山如果不给出来一个说法,牟远山也丢不起这个人。

    “许小哥儿,这避水珠,从思怡的包找出来了,无论是真是假,我们牟家都脱不了干系,你说个数吧,我会尽力的满足你……”

    出了这样的事情,牟远山也就不想再耗下去了,所想到的,也是如何全力挽救牟家的声誉,牟远山不差钱,但不能不顾及自己这张老脸。

    “牟爷爷,你听我说,这件事真不关您老人家的事……”许东指了指方家伟,又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牟远山现在只想如何尽快的了结眼前的事情,打断许东的话头,说道:“龙老兄弟是干这一行的泰山北斗,你们也还算要好,他说出来的话,你应该相信对吧,不如让龙老兄弟说个价值吧。”

    龙秋生笑了笑,对牟远山说道:“你真要我说,那我就多上一句嘴,你最好听我这小兄弟把话说完。”

    “你什么意思?”牟远山很是诧异的看着龙秋生。

    龙秋生为笑着摇了摇头,盯着许东,却不回答牟远山的问话。

    见牟远山住了嘴,许东这才说道:“其实,打一开始,就是方学长在跟我们开玩笑……”

    “是小方?”牟远山顿时怔住了,怎么会是方家伟在开玩笑!他又开的是什么玩笑?

    龙秋生见许东这么说,忍不住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转头给一派茫然的牟远山递了个眼色。

    而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脸色都在陡然间一阵红一阵白,方家伟红着脸,抬眼望着方德宜,暗地投了个询问的眼色。

    不过,方德宜却是眼色微微一暗,随即咬着牙怒道:“你这小子怎会这样胡说八道,什么叫家伟在跟你们开玩笑,有么,有吗?有在开玩笑吗,我说你这小子,黄口乳牙,分明就是你在设计牟老,你怎么能血口喷人,胡说八道一气。”

    一听方德宜这么说,方家伟也是咬了咬牙,说道:“学弟,你想算计着要钱,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随口胡说,栽赃陷害,这可就不是小事了,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说。”

    到了这个时候,许东也顾不得许多了,凭着心里对牟思怡那一丝丝初恋的感觉,倘若方家伟是个正正经经的“男神”,许东心里也就叹那么一口气罢了,反正看在牟思晴的份上,许东也就打算着,帮过了牟思怡这一次,从今以后就与过去的自己彻底“决裂”,从此那把份“感觉”藏进心底。

    可惜的是,现在看来,方家伟这个“男神”,不值得让牟思怡去为他付出许多,这就不得不让许东重新审视自己的计划。

    “栽赃陷害,呵呵……”许东冷笑了起来,过了片刻,才说道:“应该是你们一早就设计好,准备栽赃陷害牟爷爷吧!”

    许东这话一说出来,方家伟、方德宜叔侄两个顿时脸色大变。

    “胡说八道……你不知道我们方家与牟家的关系,尽在这里胡说八道……”方家伟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

    “学弟,你应该知道你说这样的话出来,你会要负上什么样的责任?我告诉你,你这是污蔑,诬陷……我要告你……”方德宜也是气怒至极。

    方家叔侄两个一通瞪眼睛拍桌子的吼叫,将整个客厅都吵得嗡嗡作响,顿时将许东的声音压了下去,让许东半晌也开不了口。

    见自己的“男神”发了怒,牟思怡赶紧转过身来,依偎着方家伟,连声劝方家伟:“伟哥……伟哥……你别生气……许东……许东他肯定是弄错了……”

    一时之间,劝的劝,骂的骂,客厅里顿时一片嘈杂。

    “住口,都给我住口……”牟远山大怒,这是什么地方,这还成什么样子!

    牟远山一声怒喝,所有的人立刻就住了口,客厅里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所有的人都红着眼睛粗着脖子,呼呼的喘着气盯着许东,独独龙秋生一个人,端着茶杯,面带微笑,独自细细的品起了茶来。

    “二丫头,这事情与你脱不了干系,你给我站到一边儿去……”牟远山吹胡子瞪眼,指着牟思怡喝道。

    “爷爷……伟哥……伟哥他是冤枉的……”牟思怡噙着泪水,良久才斯斯艾艾的低声说道,只是一边说,一边慢慢的离开方家伟——牟远山的话,牟思怡还不敢不听。

    “好……”见牟思怡退了开去,牟远山依旧瞪着眼睛,沉声对方德宜和方家伟叔侄说道:“现在,在我的家里,出了这样一件事,小方你们叔侄两个得要体谅一些,只是这事情要不弄清楚,你们也知道这后果,今天,我牟远山就亲自跟两位说声对不起了,但这事,我还得要弄清楚才成……”

    方德宜跟方家伟叔侄两人一起灰暗着脸,说道:“不敢……不敢……”

    牟远山顿了顿,又才对许东说道:“许小哥儿,现在,我先来问你几句话,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告诉我!”

    许东点了点头:“牟爷爷,你问!”

    “首先,你说你有避水珠,这是真的?”牟远山问道。

    许东再次点了点头:“这事,思怡跟我一起验过……”

    牟思怡在一旁插嘴说道:“是啊,爷爷,那颗避水珠,真的好神奇啊,怎么在水里泡,都不会沾上一点水……”

    “真有这东西,你亲自验过?”牟远山不放心的看着牟思怡再问。

    不等牟思怡说话,方德宜便抢着说道:“避水珠?我怎么就从来没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个样的东西,思怡,你太年轻了,一定是受了这小子的蛊惑,对吧?”

    “方叔,我没有啊,是真的……”牟思怡顿足说道。

    “一定是这位学弟,对思怡妹妹动了什么手脚,让思怡妹妹产生了幻觉,把几块破石头,当成了什么避水珠,我说,这位学弟,追女孩子,是不能用这些昧良心的手段的,学弟……”方家伟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思怡说的也是真的,你们两个说的都是假话,一直都在欺骗牟爷爷……”许东冷冷的说道。

    顿了顿,许东又望着方德宜说道:“你一直都不肯承认这世上有避水珠,那么我问你,你为什么来的?”

    “为什么来的……”方德宜一时语塞,过了片刻,方德宜才说道:“是家伟让我跟过来的。”

    方家伟赶忙接嘴说道:“思怡妹妹给我发了短信,我也没细看,又想着要亲自过来接思怡妹妹,所以救过来了。”

    “可是我记得,你一进门,就直接否认我的避水珠不是真的,甚至是连看一眼都没有,你又怎么知道这避水珠是假的?”许东盯着方德宜,逼问道。

    方德宜脸上一滞,一双眼睛在厚厚的镜片后面露出一丝儿精光,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且不说这世上会不会有真的避水珠,仅仅只是看你这个小孩子,就知道,那么珍奇的东西,你怎么会有?”

    这个解释,看起来合理,但其实却是苍白无力之极。

    凭着许东是个小孩子,就断定他手里没有好东西,这是什么道理,更何况,龙秋生亲眼见到过,许东手里还有一张马军阀的藏宝图呢,那又算不算得上好东西?

    所以,听方德宜这样苍白无力的解释,龙秋生一口茶从嘴里喷了出来。

    “好,就算你说你手里有什么避水珠,你又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们在捣鬼?”方家伟不失时机的反问许东。

    “呵呵……”许东笑了起来,自己一直都想给这个方家伟留一丝儿面子,这才一直都说只不过是方家伟在开玩笑,想不到方家伟自己就承认了这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捣鬼。

    “你……笑什么……是没话说了吧?”方德宜指着许东,怒道。

    “估计,你们都不知道一件事情……”许东笑过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这鼻子,天生特别的灵敏……”

    “那又怎么样?”方德宜怒视着许东,喝道,只是喝声里,隐藏了一丝丝恐惧,方家伟的脸上顿时也大是变色,忍不住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方德宜。

    “那颗避水珠上,带着我的气味,无论别人怎么藏,那股气味始终都逃不过我的鼻子的!”许东微微笑着,盯着方家伟,说道。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方德宜指着许东气急败坏,但一时之间理屈词穷,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方家伟也是一脸灰暗,不由得转头看向牟思怡。

    牟远山皱着眉头,转头去看龙秋生,龙秋生眼里饱含着笑意,朝着牟远山微微的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许东的“鼻子很灵”这件事,龙秋生绝对是知道的,也就是说,许东说的,没有半句谎话。

    许东没有说谎,那么这件事情,就真的是方家叔侄在捣鬼了!

    方家叔侄在捣鬼,还敢跑到这里来捣鬼,如果是事实,这意味着什么?

    藐视牟家的人不说,这“栽赃陷害”,那可真的就不是一件小事了,牟家的声誉,避水珠的价值……这时,牟远山不得不仔细的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