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机关算尽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仍旧是冷冷的说道:“不错,我的嗅觉灵敏,的确不足以说明问题,但是,学长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在那次青年节的才艺表演大会上,你表演的才艺,是‘魔术’,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你的魔术手法,的确能够叫人叹为观止……”

    “你……你怎么能把这事儿往我头上赖……”方家伟急了眼,嘴里一边叫着,一边往牟思怡身边退去。

    “思怡,别让让他挨着你……”许东见方家伟想要靠近牟思怡,当下大叫了一声。

    许东一叫,牟远山顿时醒悟过来,立刻喝道:“思怡,到爷爷这儿来……”

    牟远山一喝,本来要靠近牟思怡的方家伟,顿时呆呆的立在了当场,脑门子上,渐渐地淌出一层汗水来。

    牟思怡看了看方家伟,又看了看一连怒容的牟远山,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走到牟远山的身边。

    见牟思怡到了牟远山的身边,许东这才看着方家伟,淡淡的说道:“学长,我真的只是想要帮思怡,这个玩笑,咱不要再开下去了,好吗?”

    方德宜快步走到方家伟身边指着许东,怒道:“不错,家伟是喜欢魔术,那又怎么样,你一直都在说是我们在捣鬼,证据呢,难道你不知道捉贼拿脏这句话?”

    事情的原委,不用许东再多说下去,牟远山就已经很是明了了,到了这个时候,避水珠的真假,远远没有将避水珠找出来重要了,找出真正的避水珠,真假也就可以立刻判明。

    只不过,方家叔侄现在的做法,也实在是情非得已,一番精心的计算,想不到最终还是要破产了,只是现在,方德宜叔侄两个,想到这件事情一旦被揭破,可就是明目张胆的往牟远山身上“栽赃陷害”,这个后果,绝对是严重至极,到了这个地步,叔侄两个,也就只好拼死抵赖,否则,那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牟远山看着许东,这会儿竟然心平气和的说道:“许小哥儿,虽然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但小方说得也没错,就算的确是他们在‘开玩笑’,你也得要拿出证据来,否则,这件事无论是谁,也不好交代,对吧。”

    “证据,就在……”许东盯着方家伟,缓缓地说道:“就在方叔身上……”

    “我……我身上,哼哼,我身上有什么证据……”方德宜脸上明显的一慌,却又强作镇静的叫道。

    “小方,你不用大喊大叫!”牟远山沉声说道。

    真要是避水珠在方德宜身上,不要说方德宜大喊大叫,就算说什么也没用。

    方德宜怔了片刻,大踏步上前,冲着牟远山说道:“好,牟老爷子,我现在就让你检查检查,要正在我身上找到什么,我也无话可说,倘若没找到你们要找的东西,哼哼……”

    这一瞬间,许东突然又把目光转向方家伟。

    直到方德宜走到了牟远山面前,作势要宽衣解带让牟远山查看之时,许东才突然说道:“学长,你这手法可真是不可谓不高明,可是,你还是忘记了,忘记了我先前说过的,我的鼻子很灵,我不防告诉你,你每一次转移避水珠,都不能逃过我的鼻子。”

    “你……”方家伟的脸上几乎显出一股杀意,这个许东!

    “你……”方德宜正要宽衣解带的手,顿时也凝在了半空。

    “第一次,你从思怡手里接过避水珠,再交给我的时候,你是左手接右手给,这手法并没什么神奇之处……”

    许东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但是你偷梁换柱,能够同时将两颗黑石子放进思怡的包里,甚至将一颗放到那包卫生巾里,你这手法,的确很是高明……”

    许东一说到卫生巾,牟思怡顿时把脑袋埋得低低的,不要说看许东,连方家伟也不敢看上一眼。

    “胡说……”方家伟苍白着脸,眼里满是一股恨意,想要辩白,但又无从辩起。

    许东不理方家伟的打搅,继续说道:“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身上的气味儿,和我身上的气味儿,还有思怡身上的气味,那再好认不过了。”

    “你的鼻子真这么灵?”到了这一刻,方德宜终于垂下了脑袋。

    许东笑了笑,不答,打一开始,发现避水珠的气息,从牟思怡的手里转移到方家伟里,然后就落进了牟思怡的包里,许东就已经发现在动手脚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许东还单纯的认为,方家伟的确是在开玩笑,想要烘托一下气氛,毕竟,这个校园里的男神,之所以会成为男神,这与他的魔术才艺有很大的关系。

    时不时的就给人一个意外,不引人瞩目,那就怪了。

    所以,许东也就当了一回“小丑”,配合着方家伟,直接将第一颗家的避水珠扔进盆里,让牟远山甚至是龙秋生都大大地意外了一下。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大大的除了徐东的以外,方家叔侄两个这叔侄两个,直接极力就否定自己会持有“避水珠”,拿出来的所谓的避水珠也是假的,然后急着就要走人,这就让许东突然意识到,这方家伟叔侄两个,原来根本就没安好心,想要偷梁换柱,然后带着珠子、牟思怡这就走人。

    情急之下,许东这才要牟思怡从包里拿出那颗真的避水珠来。

    只是这个方家伟的手法,也极为高明,许东说是他把两个珠子同时放进牟思怡的包里,事情却不是这样。

    在当时,方家伟也估计一时之间会就走不了,索性在牟思怡的包里,重新放了一颗黑石子,留着后路,而真的避水珠,却被转移到方家伟自己的身上。

    然而,让方家伟叔侄两个都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验珠,却是牟远山亲自动的手。

    而许东发现方家叔侄的意图之后,就阻止牟远山亲自验珠,想要不把这件事扯到牟远山身上去,只是阴差阳错,牟远山也不明就里,就上了一个当。

    牟远山上了当,对方家叔侄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牟远山在激怒之下,果然对许东有了逐客的意思。

    待事情闹僵之后,方家伟再次将避水珠放回到牟思怡的包里,以防牟远山叫人来搜身,这也就是为什么许东一直都坚持要牟思怡从包里再拿一次的原因。

    只是牟思怡在包里掏了一阵,去没能够摸出来避水珠被方家伟藏在了卫生巾里,见许东坚持不已,所以也就发了小姐脾气。

    第一次被方家伟藏进那包卫生的避水珠,的确是真的,所以,许东并没看错,只是在方家伟帮牟思怡捡起包的那一刹那,方家伟再次将那颗真的避水珠换了回去,因为在这时候,是牟远山要亲自检查牟思怡的包。

    这让方家伟有了再一次激怒牟远山的机会,激怒了牟远山,就会让牟远山直接强硬的对许东下逐客令,只是方家叔侄两个都没想到,龙秋生在关键的时刻,一句话把牟远山给点醒了。

    随后,是第三次验珠,说来也巧,方家伟准备的这颗珠子,无意之中在钢化玻璃上摔了一下,居然给摔成了两半。

    这让方家叔侄实在是窃喜不已,“偷梁换柱”这一招到了这个地步,无疑是到了能够让许东、牟远山两个人都百口莫辩的境地,至此,方家叔侄已经算是大功告成了。

    然而,什么事情都计算好了,方家叔侄却没能把许东的“鼻子很灵”这件事计算进去。

    什么第一颗、第二颗、第三颗所谓的避水珠,都没能够将许东绕晕过去,反而直接就说出避水珠就在方家伟的身上,这让方家伟很是有些心慌,想要靠近牟思怡,再用手法将避水珠放回到牟思怡的身上,谁知道许东机警,立刻就看出了自己的意图,并出言警告牟思怡,让牟思怡远离方家伟。

    这个时候,方德宜就只能现身出来帮助方家伟脱困了,在一刹那间,避水珠的确到过方德宜身上,但是见许东说得言之凿凿,方德宜“不得不硬着头皮”,前去让牟远山检查,然而这个时候,避水珠却再次神奇的回到了方家伟身上。

    避水珠最终还是被找了出来,只是这个时候,这颗神奇的避水珠上面,有一层薄薄的油脂,有股淡淡的薄荷气味儿,是清凉油!

    这是方家伟听说许东的“鼻子很灵”之后抹上去的,用来遮盖避水珠上面许东“自己的气味”的。

    谁知道,就算是抹了能够扰乱嗅觉的清凉油,许东还是能够准确无误的将避水珠的所在“嗅”出来。

    这方家叔侄两个,也可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却弄巧成拙了!

    许东真的有避水珠!避水珠也在现实里真实存在,牟远山很是震撼,检验避水珠时,牟远山看到那神奇的一幕的确很是震撼,但是,许东给他的,比这颗神奇的避水珠,还要震撼得多,牟远山甚至觉得,许东今天给他的震撼,是牟远山这一辈子从未遇到过的。

    当着垂头丧气的方家伟的面,牟远山对龙秋生说道:“唉,我牟远山真是老眼昏花了,居然没看出来这许小哥儿……呵呵……哎,龙老兄弟,我看这孩子人品不错,对思怡更是用心……呵呵……”

    后面的话,牟远山没继续说下去,但是龙秋生却明白,牟远山很是看重许东,有意给许东一个机会,当然,这个机会,牟远山是不好明说的。

    只是许东这会儿望着牟远山,脸上有些黯然地说道:“这颗珠子,我答应过思怡,要卖给她当礼物的……”

    “嗯……”牟远山“嗯”了一声,之后才说道:“思怡问我要五千万,就是买你这珠子?”

    许东点了点头,没继续往下说。

    “呃……你知道这颗避水珠,能值多少钱?”牟远山看着许东,很是温和地问道。

    许东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许东觉得,光是有钱,再多,那又有什么意义,自己这次帮牟思怡,也是最后一次帮她,无论自己会损失多少钱,和自己心里的那一丝惆然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