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无可奈何花落去
一本读|WwんW.『yb→du→.co
    牟远山摇了摇头,把目光转向龙秋生,显然,许东这小孩子,实在是太过年轻了,对避水珠真正的价值,很可能真是不了解,牟思怡说给他五千万,他就当真是只要五千万了。

    不过,这许东人不错,再加上又是龙秋生的至交好友,再说又是牟思怡要的,真只给许东五千万,牟远山当然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牟远山做不出来,就只能向龙秋生求助了。

    龙秋生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先前这一阵的事情,许东解决得龙秋生相当满意,现在这件事情,龙秋生希望仍然由许东自己解决。

    听说许东仍然愿意将这颗稀世之珍卖给牟思怡,而且依旧只要五千万,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跳楼的心都有了。

    这避水珠的价值,真的如同牟远山所说的,五千万,再加上一个零,也未必值不起,稀世之珍啊!

    最让方德宜懊丧的是,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贪心,贪心不说还自认聪明,自己一番算计白费了不说,还得罪了牟远山,这事情弄得!

    这会儿,避水珠现出原形,白白的让牟远山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

    只是即使到了这个境地,方家伟跟方德宜叔侄两个,也绝没想着要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他们还腆着脸在等——等最后一个机会。

    见龙秋生不肯帮这个忙,牟远山叹了一口气,说道:“许小哥儿,这玩意儿,我也不能随便乱咋呼,一来你是我龙老兄弟的至交好友,再说,你曾经帮过思怡,呵呵……这个价钱吗,我就说一个,五个亿,你觉得如何……”

    许东摇了摇头:“牟爷爷,五千万这个价钱,是我自己说出来的,而且也说过,除了思怡,其他的人就算给我十个亿我也不会卖,我不能出尔反尔。”

    “唉,你这孩子……”牟远山叹了一口气。

    “不过,我也说过,无论是任何人买我这珠子,都得依我一个条件,那就是,让思怡在今天,能够快快乐乐的过上一天,这是先决条件……”

    说完这些,许东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出来,心里的那一丝丝“念头”,和那一片惆然,顿时随风化去。

    牟远山想了想,又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眼圈儿有些发红的牟思怡,说道:“二丫头,我抽屉里有个锦缎盒子,你去拿过来。”

    牟思怡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去找那锦缎盒子去了。

    牟思怡离去之后,牟远山叹了一口气,然后很是小心的将避水珠收了起来,然后让张妈搬来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电脑,问许东要了账号,直接转了五千万到许东的账号上,待网页上显示交易成功之后,又当着龙秋生的面,要许东自己查看。

    许东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网页上的信息,随即就说道:“牟爷爷,哪怕交易成功了,我的先决条件……”

    “呵呵……”牟远山笑了起来,这小家伙,连几个亿都不在乎,居然还在乎着那个“先决条件”,这道让牟远山觉得许东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时,牟思怡双手捧着那个一尺来长,宽高均足足有一寸的锦缎盒子出来,轻轻地将盒子放在牟远山面前的茶几上。

    许东看那盒子,只见一道淡淡的红光,破盒而出,虽然许东不知道盒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但是以他现在经验来看,这锦缎盒子里的东西,也应该是属于“宝贝”之列,应该是能够值得不少的钱的东西。

    直到这个时候,牟远山才用正眼看着显得很是有些猥琐的方家伟,说道:“你能不能做到让思怡快快乐乐过完今天?”

    方家伟赶紧点了点头:“一定……一定……”

    看牟远山的意思,只要应承下来能够让牟思怡快快乐乐的过上一天,避水珠自己就不要想了,但最不济,牟远山面前这个锦缎盒子,就是自己的了。

    只要能赚钱,能赚大笔的钱,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好,我不希望思怡回来的时候,我会看到她有半点不高兴,诺,这盒子里的东西,你拿去吧,算是思怡送给你的。”穆远山沉声说完,然后将面前的盒子往前稍微推了推。

    这一刻,方德宜和方家伟脸上顿时显出极为兴奋的神色,方德宜甚至急忙伸手过去,就要打开盒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

    只是在这一刻,牟思怡咬了咬牙,像是下了个很大的决心似的,跺了跺脚,对牟远山说道:“爷爷,今天,我哪儿也不想去了,就想跟爷爷你在一块儿好好的过上一天。”

    “什么意思?丫头,我可告诉你,这避水珠,可不是爷爷我要留着,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可是打算留着给你做嫁妆的……”牟远山笑意盈盈的说道。

    “爷爷……”牟思怡跺了跺脚,又撒娇地说道:“就那么个破珠子,谁稀罕啊,人家今天就想陪陪你嘛……”

    牟远山又呵呵的笑了一阵,这才依了牟思怡。

    只是这样一来,方德宜的手,一下子就不好收回来了。

    牟远山不再去理会方家伟、方德宜叔侄两个,转头对龙秋生说道:“这许小哥儿,不贪财,又重情义,很像是我们年轻的时候,呵呵……痛快……”

    从牟家出来,许东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也不叫车,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在大街上晃荡。

    今天给桑秋霞放了假,店也没开,回到店里,就算是打开门,也没什么生意可做,反而是一个人无聊得很。

    许东晃荡了一阵,决定到医院去看看桑妈妈。

    牟思怡的事情,自己当时没给桑秋霞一个合理的解释,除了自己当时很是尴尬之外,也真的有越描越黑的危险。

    现在大家都应该是冷静下来了,这事儿解释起来,也就应该没那么费力气。

    去找桑秋霞解释解释,这是一个原因,另外,再过几天,自己就要出一趟远门——去帮忙,自己走了,可是店还得开着,没桑秋霞,还真是不行。

    想着这些,不知不觉的,许东又到了医院的门口。

    在住院部的电梯门口,许东仔细的打好腹稿,这才进了电梯。

    到桑妈妈的病室门前,许东再一次默想了一遍自己想好的话,以及桑秋霞有可能出现的反应,这才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入眼的情景,这是让许东吃了一惊!

    桑妈妈微微闭着眼睛,已经半靠在病床上,而桑秋霞正弓着腰,在收拾东西,看样子,她们这是准备要出院了!

    本来打好的腹稿,以及想出来要应付桑秋霞各种反应的应对,一下子全都变的没什么意义了。

    许东甚至预计过要出现桑秋霞会大骂自己一顿,或者痛哭流涕,或者自己说什么她都置之不理的场面,但绝对没想到桑秋霞这就要让桑妈妈出院。

    “你……你们这是要出院……”惊怔了半晌,许东才喏喏的问道。

    听到许东的问话,桑妈妈很是疲倦的睁开眼睛,一见是许东,眼里顿时噙满了一眶泪水,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能说什么出来。

    让许东更为意外的是,桑秋霞直起腰来,稍微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然后极为平静的看着许东。

    桑秋霞很是平静,像一池微波不兴的秋水,平静得让许东觉得有些窒息。

    这种平静,让许东心里很是恐慌,许东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山雨欲来之前平静,别看这会儿平静,下一刻到来的,绝对就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许老板,你好!”桑秋霞平静、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在这一刻,许东只觉得桑秋霞不是在跟自己的老板打招呼,而是只是在跟一个平常的,熟悉的人在说话,在跟那种熟悉的,却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在说话。

    这种距离,许东感觉得很是遥远,遥远到任何人都不能企及。

    想好的词儿,一下子全都用不上,许东搜肠刮肚的想了好一会儿,才很是严肃的说道:“你听我说,今天早上那事情,的确是个误会……”

    “哦……”桑秋霞淡淡的应了一声,指了指椅子又说道:“许老板,您请坐!”

    许东坐下,继续说道:“这个误会,我必须得给你解释清楚……”

    “不用了吧!许老板,你要做什么,我可没权利去干涉啊!所以,许老板你不必向我解释什么!”桑秋霞一边用平静得让人窒息的语气跟许东说,一边弯腰自顾自的收拾东西。

    “你现在还在试用期……”见桑秋霞跟自己的距离,一下子变得遥远得几乎不可企及,许东一急,这一句话顺口就说了出来。

    桑秋霞弓着的身子一震,随即头也不回,依旧平静的答道:“是这样的,许老板,我觉得你给我的工作,虽然待遇很优厚,可是,有很多事情,我都觉得不习惯……”

    说到这里,桑秋霞微微顿了顿,这才回过头来,对许东说道:“所以,我打算想许老板你请辞……”

    “什么……你要撂挑子不干了……”许东差点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你……桑妈妈呢,桑妈妈怎么办?还有,还有秋雨,他正在读书,你怎么办?”

    桑秋霞看了一眼桑妈妈,硬生生的把一丝儿泪意收进眼里,然后依旧用平静得让人窒息的语气说道:“我在那边找了份工作,超市里面的,收银员,支撑家里的开支,没什么问题,谢谢许老板的关照。”

    “你什么意思……”许东气结,现在,桑秋雨正在读书,而且是紧要关头,最严重的是桑妈妈的病情,虽然已经好转,但连话都还不怎么说得出来,就此脱离治疗,这可是在拿桑妈妈的生命开玩笑!

    一激动,许东站拉了起来,拉过桑秋霞的手,看着桑秋霞的眼睛,沉声说道:“牟思怡是我的同学,她找我帮忙,是为了给她心中的偶像买礼物,为这事儿,我昨天晚上又是撞车,又是进派出所,末了还得帮她买礼物,你看看你看看,我眼圈还黑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