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小胖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虽说是许东给桑秋霞放了一天假,但是桑秋霞的家那边要扩建小区,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要搬家,所以,许东让桑秋霞跟自己一块儿回到铺子里,先收拾几间房间出来,以备急用。

    有了住处,桑秋霞自然也用不着再去那个什么超市当收银员了。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往当铺走。

    一边说笑,许东一边暗自盘算,现在桑秋霞已经卖了房子,水井的事情,自己就一定得要趁早,要不然就会坏事了,最好,趁桑秋雨也在家,就在今晚。

    快到古玩街的时候,两人看见路边围了一堆人,不时发出一阵喝彩声,这是在干什么?两个人都心下好奇,于是便慢慢地靠近了人群。

    人群围着的,是一个胖子,说是“胖子”,其实也就是跟许东相较而言,那胖子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跟许东差不多高矮,却比许东大了一圈儿,一张脸圆圆的,让谁看着,都觉得超可爱。

    这胖子身上穿的,也跟许东一样,是一件学校的校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估计是表演过了什么节目,这时,胖子手里拿着一个不锈钢碗儿,对围观的人说着:“……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婶婶兄弟姐妹,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出来贵宝地,还望大家伙儿提携提携赏口饭吃,刚刚我为大家献上了独门绝艺,望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在下感激不尽了,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婶婶兄弟姐妹,打发几个饭钱,让我吃饱了,再给各位来个厉害的……”

    原来是街头卖艺的!年纪不大,但说话的口气,却是走江湖讨生活的口吻,显得老气横秋至极。

    听口音,这胖子并不像是离铜城太远的人,许东倒是有些好奇了,这胖子怎么会到街头卖艺?

    不过,回头想想,当初自己从姨夫家里出走,要不是遇到好心的牛向东,也不知道现在会混成什么样儿了,街头卖艺,自己有什么可卖的?

    见胖子走到自己面前,亲热的叫了声“大哥……”又把那个装了些零钱硬币的不锈钢伸到自己面前,许东毫不犹豫把手伸进裤袋。

    只是让许东抽不出手来的是,自己身上也就带了一张银行卡,至于零钱什么的,还真是掏不出来。

    见许东微微一怔,桑秋霞就知道,许东是想打发给这个胖子一些钱,但是身上肯定又没带,当下,桑秋霞将自己的包递到许东面前。

    许东脸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桑秋霞,但是看看胖子伸到自己面前的碗儿,也就微微笑了笑,打开桑秋霞的包。

    包里的现金不多,也就千把来块钱,许东没有犹豫,把里面的钱全部拿了出来,放进了胖子的碗里。

    一看这情景,胖子笑眯眯的说道:“大哥大姐,我祝一你们青春永驻,二祝你们举案齐眉,三祝白头偕老,四祝你们百子千孙……”

    胖子又是打躬又是作揖,一口气滔滔不绝,炸鞭炮似的说了十几句祝福语。

    许东给闹了个大红脸,连桑秋霞都给说得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早跳地缝钻下去,以躲避好几十个人的哄笑和注视。

    胖子说完,转身又随意接了几个给的零钱硬币,然后又回转到场子中心,放下手里装着钱的碗儿,然后拱着手,作了一个罗圈揖,才开口说道:“冲着刚才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婶婶兄弟姐妹的打赏,现在我不能不卖命的跟大家来个厉害的,大家看好了……”

    胖子说着,虚空里抓了一把,然后装模做样的捏着拳头,随后对着拳头吹了一口气,才说道:“大家看仔细了……”

    说着,指了指许东,接着说道:“这位大哥,刚才,我在你身上放了一件东西,那可是一件宝贝……”

    “放了件东西?”许东一怔,一时之间想不清楚这胖子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放了件什么东西。

    胖子一脸无害的笑着说道:“大哥,是真的,你要不信,我马上就把它叫出来……”

    人群里顿时有人叫了起来:“那是东西啊,是什么宝贝?”

    也有人说:“这有什么,没准儿他们两个就是一起的,看见没,都是一样的打扮。”

    “应该不是吧,这两人刚刚才来,我看着的!”

    “应该是给钱的时候放过去的吧。”

    “不会吧,给钱的时候,我们不是看着的,这胖小子,挨都没挨到过呢?”

    “……”

    见吊起了大家的胃口,胖子一脸的笑容更是灿烂。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阿姨婶婶兄弟姐妹们,可要看仔细了,我现在就叫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说来也奇怪,随着小胖子连声催促,一只鸽子,在从许东的怀里,从没拉拢的拉链处,慢慢的探出头来,“咕咕……”的叫了两声,然后挤出许东的衣服,一振翅膀,飞了起来,不过,这鸽子居然在临飞起来那一刹那,“噗”地一声在许东的衣服上,留下了一点纪念,鸟粪!

    人群顿时“轰”的一声炸开来了,有笑声,也有叫好声。

    见自己的鸽子弄脏了许东的衣服,胖子脸上微微显出一丝而尴尬,但这一丝尴尬也就只是一闪而过。

    招回了那只鸽子,胖子把鸽子 捏在手里一晃,没想到那只鸽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又变成了一卷卫生纸。

    “要说我这宝贝啊,这可是当年齐天大圣留下来的,名字叫如意金箍棒,什么叫如意金箍棒,大家现在看到了……”

    胖子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拿着卫生纸,走到许东面前,扯下半截卫生纸,去帮许东擦衣服上的鸽子粪便。

    “我想要什么,它就能变什么,这就叫‘如意’,现在我想要钱……”胖子在许东的衣服上擦一下,便“叮当”一声微响,一枚一元的硬币,就掉到了许东的脚下。

    胖子嘴里说着,再擦一下,“叮当”又是一声微响,一枚一元的硬币又掉了下来。

    胖子不住的擦,硬币便不住的往下掉,人群里尽是一阵开怀的大笑声。

    待胖子把许东身上的鸟粪擦干净,便再也没有硬币掉下来了。

    不要说桑秋霞,就算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些硬币肯定不是许东的,好几十个呢,拿在手里都有一大捧,许东要真有这些硬币,也就用不着拿桑秋霞的包过来给钱!

    擦完许东身上的鸟粪,胖子也懒得去捡地上的硬币,低声对许东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转身,举着手里的卫生纸,又大叫:“变……变……变……”

    随着胖子大叫三声“变”,他手里的卫生纸,居然变成了一根金箍棒——应该是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拖把棍儿吧。

    人群里再一次发出一阵哄笑。

    看着这胖子神奇的魔术表演,许东心里一颤,就在刚刚不久之前,自己在牟思怡的家里,也遇到一个玩魔术的高手,方家伟。

    当时自己没怎么觉得,现在回想起来,许东不由得从背脊上冒出一股冷汗。

    要不是自己看得见避水珠的“宝气”,这才发现了方家伟的不良居心,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拿假的东西去讹诈牟远山,仅仅这一点,就会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这倒不见得是牟远山要报复自己,而是自己的声誉,年纪轻轻的,就去讹诈人家,还是去讹诈牟远山,恐怕自己这以后,永远也抬不起头来了。

    许东呆呆的出神,人群里却不时发出一阵哄笑,想来,应该是胖子表演的魔术很是精彩。

    不知不觉间,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许东这才回过神来。

    抬眼一看,原来,应该是胖子的表演已经完了,围观的人也已经散去了,是桑秋霞见许东呆呆的出神,便拉了一下许东,人家都演完了,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偏巧这时,七八个跟许东一样,穿着学生服装,也都是十七八岁年纪的男孩子,朝着许东,桑秋霞、和那个还在收拾地上的硬币的胖子三个人围了过来。

    许东一看这些学生,就觉得很是奇怪,这七八个人,虽然穿着校服,但是却绝对没在校学生那种文弱的气质,这些人脸上,不但没有在校学生的文弱气息,反而是一个个脸上都露着凶狠。

    “他们是冒充的!”第一时间,许东就做出这样的反应,这应该是一帮混迹街头的小痞子!

    果然,领头的一个个头儿比较大的男孩子,一脚踩在胖子面前硬币上,喝道:“小胖子,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你撒过条、子,拜过码头了?”

    “撒条、子拜码头”指的是,无论是谁到了一个地方,首先就必须好烟好酒,外带一定数量的现金,孝敬当地管事的,然后才能在这个地方做事情干活儿。

    说白了也就是要交保护费!

    胖子站直了身子,对这个头儿作了一个揖,一脸无害的笑着说道:“大哥,我家也是铜城边儿上的,这几天手头有点不宽裕,还没来得及去拜见大哥大爷,过了今儿,我这就亲自登门……”

    那个大个儿带着两个人对胖子指手画脚,另外几个人却不声不响的突然间围住了桑秋霞和许东两个人。

    微微一怔,许东突然感觉到,这一伙人,乔装打扮成学生,围住自己,恐怕并不是要收什么保护费,而是冲着自己来的。

    果然,那大个儿也就只是教训了小胖子几句话,突然间却掉过头来,指着许东,凶声凶气的喝道:“你叫许东?跟他一伙的?”

    不等许东搭话,那多大个儿又喝道:“就你这小子,竟敢吃里扒外,串通外人……”

    后面的话,这大个儿都不用再说下去,许东都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几个人摆明了是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只是让许东想不明白的事,自己一向规规矩矩的,又没得罪过这个大个儿,这大个儿怎么会不明不白的就要找自己的麻烦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