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五章 捡了个兄弟
一本读|WwんW.『yb→du→.co
    在这一瞬间,许东推了桑秋霞一把,将她推到围住自己的圈子外面,大喝:“快走……”

    在这一刻,桑秋霞也明白了一些,煞白着脸,大叫:“许东……许东……你们要干什么……”一边叫,还一边想要回到许东身边。

    但是早有两个人将桑秋霞拉着,不让她靠近许东,还大吼着:“好好呆着,别他妈去找死,不要让老子们打女人……”

    看得出来,这几个人的主要目标就是许东,对桑秋霞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见这帮人没有伤害桑秋霞的意思,许东心里稍微镇定了一些,转身面对大个儿,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那领头的大个儿哪里理会许东,一挥手,直接就向许东招呼过来。

    许东闪身让开大个儿的一拳,也挥起了拳头。

    现在这件事情,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看眼前的情形,绝对不可能散了。

    所以,许东即使从来没打过架,这个时候也只能咬着牙,抡起胳膊上了。

    只是许东没打过架,经验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凭着的就是一股勇气、血性,但勇气和血性,绝对不是百战百胜的,猛虎还有架不住群狼的形势,好汉还架不住人多的时候呢。

    六个人围着许东拳打脚踢,许东凭着一股勇气和血性,连一分钟都没坚持到,就被掀翻在地上。

    被掀翻在地,许东双手抱着头,闭上了眼睛,不过,让许东感到奇怪的是,按说,自己被掀翻在地,接下来就应该狂风骤雨一般的拳头脚尖落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自己躺在地上之后,那大个儿等人依旧是还在呼喝怒骂,拳打脚踢,但许东身上却没感觉到疼痛!

    许东慢慢的睁开眼,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小胖子手里拿着他的“如意金箍棒”正对着大个儿他们一阵噼里啪啦的乱抽。

    只是不幸得很的是,小胖子手里的“如意金箍棒”,也就是一根拖把棍儿,没抽上几下,便断成了两截,拿在小胖子手里的,恐怕还不到五寸长。

    将小胖子手里的“兵器”弄没了,大个儿五六个人依旧是一拥而上,不到片刻,又将小胖子掀翻在地,小胖子倒在地上,一边惨叫,一边打着滚,滚到许东身边,拼着雨点一般的拳头和脚尖打在自己身上,却趴在了许东身上。

    桑秋霞看着五六个人围着小胖子跟许东两个胖揍,眼里差点几滴出血来,声音也叫得有些嘶哑了:“救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

    然而,这时路边并没几个人,即使有几个人,也不敢轻易出手。

    大个子本来狠狠的踢旭东几脚,却不曾想每一脚都踢在了小胖子身上,而许东被小胖子护着,根本就踢不着。

    瞅准了小胖子没能够护住许东的地方,大个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准备给徐东来个狠的,没想到一脚踢出去,没踢到许东,自己却突然摔了个仰面八叉,后脑勺与坚硬的水泥地面来了个猛烈的、亲密的接触。

    大个子差点一下子昏了过去,好半晌还觉得眼前有无数的金星在闪耀。

    直到这个时候,大个子才勉强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住手……”

    摔大个子的人 是牟思晴,大个子还仅仅只是第一个,而且,牟思晴随手摔倒了三四个人之后,才大叫住手的。

    找了大半宿牟思怡,后来听说牟思怡是跟许东在一起的,而且已经回到了家里,牟思怡这才放下心来,办完一些琐事,想着来找许东谈谈那赔钱的事情,没想到看到有人打架,细看之下,才发现是桑秋霞,而且桑秋霞嘴里还喊着“许东”。

    不用想也知道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许东,这下牟思晴有些火了,直接上前使出擒拿手,摔稻草一般摔倒三四个人,这才大叫着:“住手……”

    被摔到了三四个人,余下的两个见势不妙,转头就想要跑,牟思晴哪里肯放过他们,怎么说这里也算是自己的地盘,围殴许东,那就更不用说了!

    打,痛打!

    那两个小混混儿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个人便一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也是半天也爬不起来。

    揪着桑秋霞的两个人,见势不妙,早就跑得没踪影了。

    桑秋霞脱开禁制,哭喊着扑向许东,而牟思晴也懒得去管桑秋霞,忙着收拾这一帮穿着校服的地痞小混混儿!

    小胖子哼哼唧唧的从许东身上爬了起来,一边揉着被打痛的地方,一边说道:“打啊,怎么不继续打了……”

    一边说着,一边转身,一拐一瘸的,想要离开。

    拉起许东,看着许东乌黑的眼圈,桑秋霞心痛得眼泪哗哗的直掉,直问许东:“痛不痛啊,要不要紧啊……”

    见小胖子要走,许东顾不得桑秋霞的呵护,对小胖子大叫:“兄弟……兄弟……别走啊……”

    小胖子转过头咧着乌青的嘴角,笑道:“别叫兄弟,你这样的兄弟,我交不起……”

    许东轻轻推开桑秋霞,也是一瘸一拐的追到小胖子身后,拉着小胖子已经被撕破的衣服,说道:“兄弟,什么我这样的兄弟你交不起?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小胖子再次咧嘴一笑,只是这一笑,却又牵动了脸上的痛处,这一笑看起来就有些滑稽了,“大哥,你身边有美女相伴,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人,我这种穷小子,嘿嘿……高攀不起,不过,你今天打赏我一千几百块钱,我也替你挡了一阵,我们就两不相欠,嘿嘿……拜拜了……”

    “兄弟……兄弟,你能不能听我一句话……”许东急得大叫了起来,这一叫,也牵动了脸上肌肉,自然也是痛得嘶嘶的直吸凉气。

    吸了口凉气之后,许东才说道:“兄弟,钱再多,也不容易交到一个能够同甘共苦的朋友,你替我挡着一阵,就算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这份情谊,何况,我也只不过跟你一样,是个穷小子……”

    小胖子怪异的笑了笑:“你穷,嘿嘿……我见过的穷人多了,你一定要感谢我的话,也不是没机会,请我吃上一顿,如何?”

    “没问题,吃什么,在哪你,你说了算!”许东虽然脸上疼痛,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牟思晴处理完几个小混混,见许东跟小胖子两个“卿卿我我”,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

    小胖子和许东两人一起转头望向牟思晴,只是许东的眼神里是感激,小胖子的眼里却是充满了惊羡!

    桑秋霞就够引人瞩目的了,没想到牟思怡一现身,不但容貌漂亮得让人吃惊,那身手更是好得叫人拍手叫绝,这样有貌有才的女孩子,不叫人惊羡那就怪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时候牟思晴寒着脸,一点儿“女神”应有的温柔也看不到。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牟思晴冷着脸,问道。

    许东摇了摇头,可是一摇头,脖子又痛得厉害,也就只得怪异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个人一上来,胡说八道了一番,就动起了手来。”

    “你们……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或者,一起过去……”牟思晴问道。

    去医院看看,许东自我感觉了一下,应该都是皮肉之伤,挺挺就能好的,过去,那就是到派出所,这是必要的程序。

    不过现在许东心里有事,去医院和到派出所这两个地方,许东都不想去了。

    “事情你也是在现场亲眼看到的,我们两个躺在地上,他们一群人围着我们打,你也是看清楚了的,要怎么处理,我们也管不了,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要事得去办……”

    许东忍着痛,把事情交给牟思晴去办理。

    “这位姐姐还是吃着公门饭的!”小胖子忍着痛,对许东问道。

    “东城这边,派出所的……”许东简单的答道。

    “许东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啊?”看着牟思晴拉着一串人的背影,小胖子忍不住对许东问道。

    “咦……”许东惊奇的看着小胖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但随即又醒悟过来,桑秋霞一直都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哪,没有一百遍也叫了八十遍,小胖子又不是聋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小胖子忍着痛,笑了笑不答,算是默认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说道:“兄弟,你要不要紧,要不,去医院看看!”

    桑秋霞也说道:“去医院看看吧,这浑身都是伤的。”

    说这话,桑秋霞的心思大部分却是对着许东的,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桑秋霞心里那个痛。

    小胖子勉强活动了手臂和水桶一般的腰肢:“还行,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儿小伤小痛,也忍不了,还算个什么男子汉?”

    许东自然也不甘示弱,一咧嘴,说道:“是啊,这点儿伤算不得什么……嘶……走,咱们去……嘶……去醉仙楼……”

    “嘿嘿……”小胖子笑了笑:“醉仙楼的醉虾,扒鸡,我可是闻名已久,可惜……”

    那意思,小胖子应该久仰大名,却无缘一尝了。

    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的小胖子,许东笑了笑:“好,今儿个我请客,管够……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胖子回过神来,一边走一边有些黯然答道:“我姓王,从小就胖,大家就一直叫我胖子,名字叫什么,我自己都忘了,自幼跟姥姥相依为命,前年,姥姥一命呜呼,我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姥姥年轻的时候是个表演魔术的演员,这两年,多亏她老人家传给我的一些基本功,靠着这个,总算还活了下来。”

    说完,胖子自嘲的笑了笑。

    “你也是个孤儿?”桑秋霞搀扶着一瘸一拐的许东,问道。

    “你可别说你们两个也是啊!”胖子笑了笑,说道。

    许东叹了一口气:“不瞒兄弟说,我真的也是个孤儿,你要不嫌弃的话,我们以后就兄弟相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