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取所需
一本读|WwんW.『yb→du→.co
    胖子一手抓着半块扒鸡,一手拈着醉虾,费力地咽下嘴里的鸡肉,这才对许东说:“看你两个那吃相,怎么就那么斯文,羞羞答答的小女孩似的,一点儿都不爷们儿。”

    “爷们儿……”许东瞪着眼,桑秋霞却是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对啊……是爷们儿,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打起架来轮胳膊不要命的往前冲,这叫‘豪爽’,看看你们,还什么砸人家的车,我真的很是怀疑,那会是你能做得出来的?”看着许东跟桑秋霞两个斯斯文文的样子,胖子很是有些不屑。

    “王胖子,许东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你可不能把他给带坏了……”桑秋霞有些嗔怪的说道。

    胖子一乐,咬了一大口扒鸡腿,吞了下去,又才说道:“看看看看,这就急眼了是吧,看着许东是我兄弟,我这才跟他说这些的,我在江湖上混了这几年,总算明白一个道理,这人啊,混江湖光是有才还不行,还得豪爽!”

    见胖子把街头卖艺说成是在混江湖,许东也乐了,这也叫混江湖。

    “嘿嘿……”胖子笑了笑,说道:“有位前辈说得好,叫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一生下来就算是踏进了江湖,上幼稚园是踏进了江湖,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更是江湖中的险恶江湖,有江湖,就会有争斗……哎,算了,说这个你们也不懂。”

    什么是江湖,许东不太懂,但是看胖子说得头头是道,许东还是听得连连点头。

    胖子吃完手里的扒鸡,醉虾,一伸油乎乎的手,想要去摸摸吃得很撑的肚子,幸好桑秋霞赶紧递过去餐巾纸。

    擦了擦手,胖子摸了摸高高隆起的肚子,很是感慨:“记得最近一次吃得这么饱,已经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了……”

    “你平常都吃不饱?”许东心里深处,突然抽痛了一下。

    “饭量大,去做工,人都不要,一看就说我还未成年,不敢收留,嘿嘿……”胖子笑着,脸上却很是有些艰涩。

    许东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才说道:“那你平时都住在哪里?”

    “地当床,天当被,到哪儿困了,只要能遮雨,就是我的住处,嘿嘿……”

    许东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寄居在姨父家里,好歹还算有个安身之所,这胖子比自己,那可就凄惨多了。

    “我的铺子里,还差个人,要不,你到我那里去……”许东想了片刻,说道。

    “哎……我说许老弟,你这是在可怜我?嘿嘿……”胖子正色说道:“今天这事,咱们可得一码归一码,你给我打赏,那是我付出了,我答应你请我吃饭,那是我替你挡了一阵,我这人,不喜欢欠人家人情,也不喜欢人家欠我的,更不喜欢人家可怜我。”

    说来也巧,许东跟胖子两个差不多大,论农历,是许东大了一个月,可是论阳历却是胖子大了许东一个多月,胖子毫不客气的就叫了许东一声”老弟”

    “不是……”许东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可怜你,我就觉得,我们既然是兄弟,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别,我先前就说过了,你这兄弟,我可高攀不起。”胖子摇晃着脑袋,很是坚决的回绝许东的好意。

    “嗯,要不这样吧,你到我铺子里来,暂时做个小工,工资待遇,别人怎么样,我也怎么样,如何?”许东见正面强攻不行,就绕了个弯子。

    “这样啊!”胖子沉思了片刻,才说道:“能有个稳定的住所,一份稳定的工作,当然是我想要的,不过,这话我可要说在头里了,一是我什么都不会,再就是我这人游荡惯了,如果你的规矩太过苛严,嘿嘿……”

    见过找工作的,没见过反倒要向老板提条件的找工作的!

    许东想了想,自己的铺子里,也没什么特别“苛严”的规矩,生意嘛,十天半月都不见得有一桩,就算有一桩生意,也用不上胖子去帮多大的忙用多大的体力,大多时间,也就是在店里整理一下,打扫打扫,照看店面。

    如果胖子愿意的话,店里可以腾一间屋子出来,让胖子安身,工资的话,暂时就只能给三千块,吃饭的事儿,许东想了想,就直接发生活费,到时候自己给报销。

    “兄弟,你这意思就是管吃管住,只是帮着打扫一下卫生,看看店面,就给三千块一个月,嘿嘿……条件的确够优厚的……”胖子笑了起来。

    许东怕胖子嫌工资少了不肯干,赶紧说道:“如果有特别大的生意,利润又丰厚的话,还有一定的奖金抽成……总的来说,在待遇上我不会亏待任何人。”

    “是啊,许东他可是个好人,一次分红,他就给我好多万……”桑秋霞看出许东极想要留住胖子,赶紧在一旁替许东说好话。

    “既然这样,也好,那我就先去上三天班,你中意我中意,我就干下去,要是大家觉得有什么,我也就好……嘿嘿……”

    不要说先去上三天班,就算是只去上一天,胖子就应该会喜欢上那份工作,许东有这个自信。

    “不过,有件事,你得依我!”末了,许东又笑着说道。

    “什么事?”胖子问。

    “就是我比你大,你得叫我东哥!”许东一脸正经的说道。

    “那可不成,论阳历,你都比我小好几十天,你应该叫我一声‘哥’……”

    “不行,你是哪里的人啊,外国的还是中国的,干嘛是看着阳历……”

    “……”

    一胖一瘦两个家伙,拌着嘴,一拐一瘸的出了醉仙楼。

    本来,桑秋霞先还想着,自己的家里那边规划了要新建小区,要是能够搬进牛哥当铺,这以后,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对自己的心思,都有了极大的方便。

    想着以后每一天都能够像一家人一样,同一个大门里进进出出,桑秋霞脸上就有些发烫。

    可是现在,胖子也跟着住进了来,这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

    不知不觉间,回到当铺,桑秋霞打开门,三个人一块儿进了里面。

    进了当铺,胖子觉得很是新鲜,忍着痛楚,四下打量这个自己即将就要“上班”的地方,嘴里也问了一些自己该要做些什么,要怎么做等等一些要注意的事情。

    许东半靠在沙发上,都一一的仔细回答了一遍。

    桑秋霞看着许东时不时的裂一下嘴,不由得很是有些心痛,让这两家伙去医院看看,可是这两家伙为了能“够爷们儿”一些,“够豪爽”一些,都坚决反对去医院。

    “爷们儿”嘛,这点小伤小痛算什么!

    不得已,桑秋霞只得在柜台里拿了点现金,出去买红药水、买碘酒、创可贴什么的。

    桑秋霞走了之后,胖子想问的,也问完了,许东也就只是要他每天早上七点起来开门,然后是打扫卫生,其他的时间,就坐下来喝茶聊天看着店面,也就是说,桑秋霞原来负责的工作,除了财物这一项,其他的,都交给了胖子。

    胖子当然乐意了,这些事儿,一点儿也不麻烦,早就习惯了的,再说,除了许东要求要叫他一声“东哥”之外,再也没什么特别难应付的规矩,但这事,到现在两个人还争执着没定下来。

    这就很是对胖子的胃口。

    说话间,得知做许东这一行,时不时的能够遇到价值连城的宝贝,胖子一脸惊羡,仅仅是价“值连城”这四个字,就足足让胖子心动不已,于是想要跟许东学上一些鉴宝的本事。

    不过,许东说,这鉴宝的事情,里面的“水”深得很,也不是说一时半刻就能学会的,主要的原因是现在好多的东西都是被限制流通的,何况,一件真正的好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成天对着高仿、赝品、假货,那又有什么可学的。

    所以,这“鉴定”的事情,也只能慢慢的来。

    这些东西,胖子自然是一窍不通,许东怎么说,胖子自然也就觉得“头头是道”,感叹之余,便暗自下了决心,从今往后,就做这一行了!

    因为,做这一行,一不小心就能够“出人头地”。

    许东对胖子的魔术,也是极为感兴趣,请胖子来跟自己做事,有五成的原因,就是因为胖子会变魔术!

    许东觉得,魔术,不仅能够调剂生活,使人开心,这对自己以后的事业,应该还会有极大的帮助,尤其是今天经过了方家伟那一幕之后,许东觉得,胖子说的还真是有些对,在“江湖”上,无时不刻不存在着明的、暗的、看得出来的、看不出来的争斗,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落个身败名裂。

    要是能够将魔术学到手,也许就能够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对手致命的一击。

    见许东大为看重自己的“本领”,胖子也极为“自豪”,摇头晃脑的说道:“魔术这玩意儿,原本一切都是假的,讲究的只不过是手疾眼快,出其不意,这样说来倒是很简单,当真要做到看不出来破绽,这可是极为不容易的,也好,咱哥儿两个,这以后,我就教你变魔术,你就叫我鉴宝,这就叫各需所需……嘿嘿……”

    “什么各取所需,叫‘优势互补’好不好,你那各取所需,说得我们两个心怀叵测、臭味相投似的……”

    “什么心怀叵测、臭味相投,叫‘志趣相投’好不好,我是有几天没洗澡了,难道你也是几天没洗,难道你身上也有我这味儿……”

    “嗯……你还真有股味儿……”

    “嘿嘿,我一纯爷们儿,没这味儿,那还是爷们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