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八章 奇簪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微一沉吟,说道:“叔,看得出来您是真正的急需要用钱,我这里呢,最多只能拿四百万出来,要不然,你也可以先到别处去看看,如果有人能够高出这个价,我当然高兴了,到别处看过之后,如果叔觉得我给这价钱还算合理,也可以再过来,我绝不会少一分钱。”

    这个价钱,与中年人预想的,实在相差太多了,一百三十万啊!换谁谁都会毫不犹豫的走人。

    这中年人依旧是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你这话也算是说到了点儿上了,不过,这个价钱,和我预想的,出入太大了,我只能先去看看别家再说。”

    许东点点头,客客气气的送中年人出了门。

    中年人一走,胖子吞下最后一个包子,瞪着许东,很是不满的说道:“兄弟,人家五百三十万的东西,你给人家四百万,转手就赚一百三十万,你这心是不是太黑了一点,你看这几十万,一眨眼就没了……”

    “叫哥……”许东恼着说了句,然后才正色说道:“不错,他这手镯,的确能值五百多万,但是你想过一件事情没有,就算你刚刚从商城买一件东西出来,立刻就出手,会有人原价来买?”

    “这倒也是!”胖子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对这样的事情,胖子还算是深有感触。

    中年人这手镯,立刻转手倒卖的,当然也不可能有人给他算原价,最少最少起码也得少给他几万上十万。

    “这只是其一,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不到两个小时,这个中年人就会回来!”许东很是自信的说道。

    “为什么?”桑秋霞和胖子两个一齐瞪着许东问道。

    “这是因为,四百万的价钱,可以说已经是很高了,他到别处去,不一定会有人能够给的出来这个价钱。”许东很自信,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我看这人,一定是个做经管的人,这样的人,自然对钱的多少,很是敏感,只要有了几万块甚至是只有几千块钱的差别,他绝对就会向高而不是往低。”

    “你凭什么这样肯定?”桑秋霞好奇起来,以前,也没听见许东说过这方面的事情,现在听许东说得这么肯定,还真是稀奇。

    “这个很简单……”许东解释说:“这个人有种气质,这个当然是一般人不容易看出来的,但是他手里的手镯,是真的,这一点可以肯定,五百来万的手镯,他能拿得出来,说明他这人本来的身份不低,但是,他却一开口就要五百万,而且明说两个月之内,他会用原价再赎回去,则说明他对数字很敏感,而且也善于把利益最大化,所以我说,他是个做经管的人。”

    胖子和桑秋霞两个一起吐了口气,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许东接着又说道:“其实,在典当这一行来说,我给他四百万,已经是极限价钱了,也就是说,根本没想着要赚他的钱?”

    “你这什么意思?”胖子和桑秋霞两个人又好奇起来,明明有一百多万的“折扣”,怎么许东还说根本没想到要赚他的钱呢。

    “是这样的……”许东继续解释说:“现在有句话,叫做,投资有风险,比如说,我这给他这几百万,要是存在银行里,可以说什么风险都不用去承担,就会拿到不少的利息,买他这个,至少,我得担下不小的风险……”

    桑秋霞跟胖子两个人都有些不以为然,这个,做生意的,哪能没一点儿风险。

    “这只是其一,现在流行的是,资金要流动起来,才会带来利润,买下他这个,也就是说这一笔钱暂时给搁在那里了,几百万的资金给搁在那里流不动,这就是损失,要想没什么损失,至少,得把这一笔钱的利息计算成成本……”

    “总的说来,他这手镯,折旧费、成本税费等等,各种费用加在一起,少说也得好几十万,也就是说,四百万买进来,把各种费用加进去,实际成本将会高达四百五十万左右,如果压在仓库里时间过长,这个成本甚至更高……”

    胖子撇了撇嘴:“那还不是有七八十万的利润。”

    许东笑了笑:“如果马上就能转卖出去,而且是能够按照原价,的确有七八十万,但是事实上,现代珠宝和古玩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现代珠宝在短时间内的升值空间并不是很大,也就是说,看起来和原价相比,能有七八十万,但实际上,纯利润能够达到十万,就已经很不错了。”

    胖子很是惊讶:“怎么会只有这么小的利润?”

    许东笑了笑:“这其实就是现实!”

    说话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但那个中年人却还没回来。

    只是那中年人没回来,铺子里又来了一妇女,满身珠光宝气,涂满了一层厚厚的胭脂香粉的脸上,透着一股“我很有钱”的高傲,手里拎着个大塑料袋,里面什么都有,大多是洗脸液,润肤膏之内的化妆用品。

    许东一见到这个妇女,感觉很是面熟,再仔细一想,这才回想起来,原来,和这个妇女见过面的,在医院,就是那个不满特护病房的环境的女人!

    这女人一见到许东,也是微微一怔,不过她脸上却没多少惊讶。

    在铺子里看了一圈儿,这才尖着声音问道:“老板,老板呢,在哪里去了?”

    许东站了起来,甜甜地叫了声:“阿姨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这女人上下打量了许东一眼,才说道:“我想来这里淘件好点儿东西,说说,你们这儿都有些能拿的出手的?”

    女人这一说,许东心里顿时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许东还是很礼貌的问了一句:“不知道阿姨喜欢哪一个类型的?”

    “随便啦,只要是值钱的,什么珠宝古玩啦,金银首饰啦,反正随便吧,只要我能看的中意就成……”

    许东笑了笑,指了指货架上的东西,说道:“我的货,基本上都是摆在这里的了,阿姨你尽管看……”

    “就这些……”这妇女很是些不屑,这货架上根本就没多少东西嘛。

    不过,这妇女稍微犹豫了一下,也不要许东去讲解,独自一个人走到货架前面仔细地看了起来。

    看了四五样,这妇女觉得手里的塑料袋实在是有些沉重,拎在手里很是不方便,转身就要让许东帮忙先放到一边去。

    只是无巧不巧,这妇女刚刚将塑料袋举起来,塑料袋竟然“噗”的一声破开了,一霎时间,袋子里的化妆品撒落了一地。

    这妇女顿了顿脚,跟夜猫子差不多的娇呼了一声。

    见顾客的东西撒了,胖子手脚极为勤快的找来一个包装袋子,跟许东一块儿去帮这妇女捡那些撒在地上化妆品。

    这妇女满脸不高兴,扔了手里的破塑料袋儿,气呼呼的转头继续去看那货架上的东西。

    蹲在地上帮着捡化妆品的许东,突然之间脸上神色一变。

    在诸多的化妆品之中,有根带着一些黑色气息的发簪。

    发簪是木质的,淡黄色,木纹细腻,拿在手里略略显得有些沉重,光滑的圆柱形簪身上,阴刻着龙凤纹路,簪子头部被设计成圆润的珠子形状,有大指头般大小,整根发簪长短约有四五寸,普通圆珠笔一般粗细,看起来,极为普通。

    让许东很是惊讶的是,看这妇女的样子,本来应该是不会用着这样普通的发簪的,她脑袋上的头发本来就不长,根本就用不着挽个发髻。

    再说,现代的人,就算是挽个发髻,也没多少人用这样的木质发簪啊!

    还有就是,这根看起来挺普通的发簪,居然带着的是许东极为少见的黑色气息,这种气息,应该是在水库那边看见过这样类似的气息。

    难道,这个女人会跟那件凶案有关。

    只是那件凶案,早就给破了,凶手也早就被逮到了,再说,这根发簪上的气息,虽然跟那种气息有些类似,但毕竟不是真正的那种气息。

    许东清楚地记得,水库边上的那种黑色的气息,有一种能够让人毛骨悚然的死气,而这跟发簪的气息虽然也是黑色的,让人看着,虽然显得阴沉了些,却半点也没有能够让人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真是太奇怪了!”许东暗想,这到底是“宝”,还是什么?会不会值很多钱?

    这时,那个女人拿了个高仿的细颈瓷瓶,转头问许东:“这个要多少钱?”

    “啊……那个啊,一千八,阿姨你要是看的中意的话,就给一千六百八……”许东回过神来,赶紧答道。

    “哼,又是一个一千六百八……”那妇女低低的哼了一声,见许东手里拿着那跟发簪,又说道:“刚刚我在那边,那个当铺老板,给我推荐了这么个东西,说是什么古物,也要了我一千六百八……”

    顿了顿,这妇女又说道:“现在看起来,那根破发簪,我算是买亏了,要不,你这瓶儿也只要一千六百八,咱们两个换换……”

    原来,这个发簪是刚刚买的,而且也是从当铺里买出来的!

    许东虽然不知道前面那个当铺老板,到底是怎么样让这妇女买了这发簪的,但是许东能够想象得到,多半是这妇女钱多了烧得。

    见许东沉吟不答,这妇女马上又说道:“你要觉得不满意,我再给你加五百块钱,五百块钱啊!”

    “一千……”许东回过神来,答道。

    许东记得,像这样的高仿瓷瓶儿,所有的成本费用算在一起,也要八百来块,但是许东是做生意的,既然现在是正正经经的做生意,不赚一点,也说不过去,反正这妇女钱多。

    这发簪到底有没有价值,自己心里也还没个数,而那妇女不但有钱,看样子也不在乎钱,再说,凭着撵桑妈妈到普通病房这一点,不宰她一点儿宰谁去。

    那妇女想也没多想,招手叫来胖子,让胖子把瓶子帮她装好,然后掏钱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