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章 桑家宝藏(2)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进了桑家,桑秋霞没来由的一阵惆然,用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个自己生活了二十来年的地方,桑秋霞的心里的确很是有些难过。

    胖子这家伙急不可耐,一进院子,就悄悄问许东,这里只是“中转站”,还是目的地,该什么时候动手。

    许东懒得理会,现在为时还早,那边还有些“挖宝”的人呢,着个什么急,先喝喝茶聊聊天。

    胖子见远处的确还有些人,再说,胖子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当下也只能强忍着猴急,心里期盼着老天爷赶快黑下来。

    等到华灯初上,周围再也没什么人出入路过,许东这才把桑秋霞、胖子两人叫到一块儿,说出自己的目的。

    一听许东说出个中缘由,桑秋霞一脸不以为然,自己是桑家子孙,却从来没听说过桑家有什么宝藏留下来,水井里有条密道是不错,但自己也听长辈们说过,当时,为了躲避匪患,好多人都在秘密的地方挖上了地窖,这不,《地道战》里,不都专门说地道的吗。

    胖子却是兴奋至极,反驳桑秋霞说:“有地道的确不稀奇,但是就许东兄弟所说的这些情况来看,绝对不会仅仅只是地道这么简单,首先,土地道里的石壁,上面的标记……等等,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条地道,别有用途。”

    见两个人相执不下,许东大着脑袋劝道:“有什么没有什么,我们下去看看,不就一目了然,何必在这儿浪费许多口舌……”

    桑秋霞斯斯艾艾,胖子却早就迫不及待了,当下二话不说,从背包里取出一根钢钎,一卷绳子,慢慢下到井口,用脚蹬在井壁上,将钢钎打进水井的壁缝里,试了试,感觉绝对稳妥,这才把带在身上的绳子系在钢钎上。

    许东不解的看着胖子低声问怎么要这样做。

    胖子在井里,瓮声瓮气的解释说,不错,是可以找一根木棒横搁在井口上,再系上保险绳,但是问题也就在这里,如果是普通的井绳也就罢了,如果碰巧有人路过,一眼看到上面系着的是崭新的保险绳,这事情立刻就露陷了。

    原来如此,想不到胖子这家伙还挺心细的!

    胖子系好绳子,便按照许东的指点,慢慢滑到密道入口的地方,进了密道口,等待许东把三个背包全部都放下来。

    接着是桑秋霞,最后是许东,许东把一个打水用的铅捅放在井口边,算是“伪装”了一下,这才在桑秋霞后面下来。

    前两次来这里,一来是人少,二来许东也没什么准备,所以通道里面就显得很是沉闷压抑,现在,三只强力的手电筒一起打开,照得这个本来就不大的通道里如同白昼,再说,胖子这家伙实在是太兴奋了,一路上,嘴巴几乎就停不下来。

    顺着走过的通道,很快就要接近石壁了,不过,这个时候许东发现情况有点儿异常。

    ——在离石壁不到五米远的地方,地上落了一堆半米来高的土堆!

    这应该是那些“挖宝”的人在上面挖了坑,虽然没挖穿地道,但也应该不远了,以致震动了地道的顶壁,让地道随时都会有了坍塌、塌方的可能。

    胖子想了想,毫不在乎的说道:“这没什么,我们现在有两个优势,第一,现在夜深人静,也就不会有人再来继续挖这个坑,没了震动,地道坍塌的可能性就很小,再说,离天亮还早得很,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在别人继续挖这个坑之前就离开。”

    见胖子说的还算是有些道理,本来有些担心的许东也稍微放下一些心来。

    过了这个土堆,没几步就到了石壁跟前,看着石壁上面古怪的花纹,许东拿出带来的那块肚兜,仔细的看了一遍。

    然后让桑秋霞割破手指,往那石壁上浇些血液,然后静等石壁打开。

    不过,那石壁上除了再现神奇的吸血现象之外,依旧半点动静也没有。

    许东有些迷糊了,什么需要用桑家子弟的血液来开启,什么符咒,钥匙什么的,好像半点用处也没有,这怎么回事啊?

    胖子等了半天,也没看到许东说的什么石壁会自动打开,当下要许东跟桑秋霞两个人退开一些,自己却将背包放下,把铁锤取了出来,在手里掂了掂,随即一抡胳膊,“哐当”一声,砸在石壁上。

    这“哐当”一声闷响,顿时在密道里传出好远,好一会儿还听得到回声“哐当……哐……当……当……”

    这回声,就像是敲在许东跟桑秋霞两个人的心坎儿上一样,让两个人禁不住随之抖了一下。

    许东知道这石头甚是坚硬,自己都敲过好多下,石壁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想来,胖子这么敲,应该也是白搭。

    不过看胖子甩开胳膊,不住的哐当哐当的敲着石壁,许东还是忍了一下,让他多敲几下吧,反正胖子有的是力气!

    密道里地势不宽,胖子用的又是长柄的大铁锤,一口气砸了十七八下,石壁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过,那石壁虽然坚硬,在胖子的一顿猛击之下,顿时起了好几处坑洼。

    狠狠地砸了一阵,胖子砸得手软,忍不住停下手,喘着气说道:“怪不得这么坚硬,原来这玩意儿是最坚硬的矿石岩!”

    桑秋霞在一旁,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最坚硬的矿石岩?”

    胖子蹲下身子,捡起一片石头碎屑,递到桑秋霞面前,“嘿嘿”笑着说道:“你看,这种石头看起来很是粗粝,但其实它的结构却是极为紧密,如果要想在上面钻个洞什么的,除非有合金钢钻头……”

    “你怎么会懂得这么多?”石屑表面上果然有着粗沙子一般还闪着光的颗粒,桑秋霞用指甲扣了一下,不曾想,颗粒没抠下来,倒是将自己的指甲划破了一大块,桑秋霞不由得很是尊崇的问道。

    胖子“嘿嘿”一笑,说道:“这就是闯荡过江湖的结果,有一段时间,我到过一个矿场,见过这种石头,普通的小锤子,砸在上面,基本上就是在跟它挠痒痒……”

    “会吸血又是怎么回事?”许东虽然明白过来自己用锤子砸不动这石壁的原因,但是“吸血”这事仍然是个谜团。

    胖子抓了抓脑袋,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在我看来,这应该是与石壁上有极细的裂缝有关!”

    “与裂缝有关?”桑秋霞和许东两人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两个人将一齐将手电对准石壁,仔细的去看那石壁上,但是那里面能够看得出来有一丝半点裂缝。

    胖子笑了笑,这才说道:“其实这些裂缝,就是在这些颗粒之间,极细微,真要看清楚,恐怕得用显微镜吧。”

    “原来如此……”许东顿时觉得以前是自己想多了,什么非桑家子弟血不能开启宝藏,什么隐藏着符咒结界,原来只不过是自己力气小了,拿的锤子又不大,所以自己就觉得这地方极为神奇。

    一切“神奇”,原来就这么简单!

    “呵呵……”胖子笑了起来:“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魔术很神奇吧,除了那是因为你不了解魔术的手法,因此就想得太过复杂,殊不知,其实越是看起来神奇的东西,其本质就越是简单。”

    胖子说完,“呵呵”的又笑了一阵,再次拿起大铁锤,甩开胳膊,“哐当……哐当……”的砸开了。

    如此,胖子一个人,砸一阵,歇上一会儿,跟许东和桑秋霞两人聊上一阵,再砸上一阵,再歇上一会儿,再聊上一阵,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多小时。

    让许东跟桑秋霞两个人十分佩服的是,胖子这家伙,好像有着一身用不完的力气,十几斤重的大铁锤,拿在手里,“哐当、哐当”的都砸了一两个小时,这家伙居然没有一点疲态!

    其实,也不是胖子不累,只是胖子这家伙一想到只要砸开这堵石壁,立刻就可以拿到那后面无数的金银珠宝,于是,胖子整个人也就充满了力量。

    财宝,就是胖子不疲不倦的动力!

    这时,石壁上已经被胖子砸出来碗口般大小、两寸来深的一个凹坑。

    这个凹坑,对整个石壁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影响,但是对胖子来说,却是离那无尽的财宝,又近了一步,所以,胖子越干越是来劲儿。

    本来桑秋霞就不认为这里会有什么“宝藏”,一开始还有些好奇,但是砸石壁这种力气活儿,怎么也轮不到她上,于是便坐到一边休息,只是时间一长,桑秋霞便忍不住有了些睡意。

    见桑秋霞一脸倦容不住的瞌睡,许东忍不住有些心痛,当即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桑秋霞身上,不过,许东刚刚脱下自己的外套,自己便打了个寒噤。

    刚刚将外套披到桑秋霞身上,桑秋霞猛然惊醒过来,看着有些颤抖的许东,桑秋霞赶紧拿起许东的外套,递到许东面前,说道:“快穿回去,小心着凉……”

    许东往前面推了推,答道:“我没事,倒是你,别感冒了……”

    胖子将手里的铁锤一扔,呼呼的喘着气,闷声说道:“真是肉麻,兄弟,你不是爷们儿吗,过来,过来砸他几百大锤,我保证你就像跳进了火炉里一样……”

    说着,胖子还真的抹了一大把汗水。

    许东趁此机会,将外套塞到桑秋霞手里,回过身来,戟指胖子:“叫我东哥,都说了多少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