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三章 异蛇
一本读|WwんW.『yb→du→.co
    箱子里面,是一层稀泥一样的尘土,黑黑的,勉强还能看出来是些颗粒状的东西,估计这口箱子里面装着的应该是些谷物米粮之类的,里面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宝藏。

    到了这会儿,许东终于回过神来,无论胖子这家伙是不是真的一丝一毫都不会去动桑家的藏宝,但最起码,也应该弄清楚是不是真有桑家藏宝再说。

    自己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有没有“宝气”,桑秋霞、胖子两个却是看不出来的,再说,看桑秋霞的样子,现在对“宝藏”也热心起来,如果不能够弄清楚“桑家宝藏”是不是真的存在,恐怕桑秋霞也已经不会罢手了。

    想明白这一层,许东也不再呆立在“门口”,艰难地挪动着脚步,进到“土屋,”走到胖子身边,说道:“这箱子里面什么也没有,不如看看那个土堆……”

    胖子不死心,用铁钩子在箱子里面搅动了一阵,不但没能感觉到里面有什么,反而搅出来一股如同腐烂了的苹果一般难闻的气味儿。

    失望之余,胖子将铁钩放在一边,二话不说,稍微挪动了两步,挪到许东指着的那个土堆前,依旧是伸出双手,去刨土堆。

    这个土堆并不大,胖子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扒开土堆的顶端,露出一个依旧密封着着口子的酒瓮。

    这个酒瓮不大,也就两尺来高,如果是装酒的话,顶多也就能够装上三四十斤酒水。

    一看到这个酒瓮,胖子高兴了起来,看这样子,这一坛酒,也算是窖藏了不少年头,少有啊,弄出去的话,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不仅如此,这酒瓮,也应该算是古物了吧,呵呵……

    密封酒瓮的材料,应该浸过油的布料,中间用粘土封住,上面再是一层油纸,如此,就算这个地方非常潮湿,上面又落了不少泥土,密封却一点儿也没破损。

    胖子清理完泥土,使出吃奶的力气,双手抱着酒瓮往上一提,本来以为这酒瓮里应该是满满一瓮酒的,所以胖子才卯足了力气。

    不曾想,这酒瓮居然很轻,不过也就十来斤,差不多就是酒瓮自身的重量,如此一来,胖子“扑通”一声,抱着酒瓮,跌坐进了烂泥里。

    许东吃了一惊,还以为胖子遇到什么机关,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胖子……”

    “胖子……”桑秋霞也是失声叫了出来。

    胖子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放开酒瓮,这才满面惊奇:“怎么会是空的?”

    “空的?”见胖子没什么事,许东伸手拉起胖子,问道。

    “很轻……”胖子沾了一身又黏又糯的稀泥,挣扎了一下,总算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头说道。

    很轻,也就是说,里面并不是大家预想的装满了酒水。

    可是,既然不是装着酒水的,这个酒瓮怎么又会还密封着啊!这里面到底装着的是什么?

    不是一坛窖藏多年的好酒,胖子多少有些失望:“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这一瞬间,许东突然看到这个酒瓮里,冒出一股“气”,一股黑色的气,看到这股黑色的气息,许东没来由的一抖。

    这股气息,虽然没有在水库里看到那股气那样带着阴森森的死气,却显得更加让人毛骨悚然,让许东觉得这坛子里的东西,很邪!不错,就是“邪”。

    胖子拿起钩子,直接就从酒瓮的密封处捅了下去,既然里面没有窖藏的好酒,要打开密封,也就没什么顾虑。

    “噗……”一声微响,铁钩子穿过密封的油纸,粘土还有那一层油布,只需要胖子再轻轻一提,密封就能打开,也就能够让许东等人看个究竟。

    “慢着……”许东叫了一声,随即拦住胖子,说道:“别打开……不能打开……”

    胖子本来心里就不大痛快,见许东阻拦,不由得皱着眉头瓮声说道:“兄弟,你这什么意思?”

    桑秋霞也是微微一怔,都到了这会儿,还有什么不能打开的?还有什么东西不能打开!

    许东按着胖子的手,急声说道:“不是,这东西,开不得……”

    胖子撇了撇嘴:“什么开不得?你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许东沉着脸,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但是我……我……嗅出来……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这密封打开,恐怕就是我们三个危险来临的时候……”

    “呵呵……”胖子一脸不以为然,如果这酒坛子连着有什么机关,许东说有危险,胖子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但是这明明白白的就是个空酒坛子,会有什么危险,就算是危险,又会危险到哪里去?

    所以,胖子手上一用力,这就要打开密封。

    许东大急,自己看到的“气息”,确实很邪,但自己真不知道这股“邪气”,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发出来的,硬生生的要劝阻胖子,也拿不出来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

    许东还想措辞一下,再劝说胖子几句,谁也不曾想,胖子手上早就聚了力,随手一拉,酒瓮的密封立时被胖子钩得破裂成了几块。

    密封破裂,三个人立时感觉到鼻子里嗅到一股浓烈的刺鼻的气味儿,很臭,中人欲呕。

    这一刻,许东看到摊子里的黑色气息立刻大盛,许东身上也立刻一阵颤抖,就像身上被泼了一盆冰水一般,连牙齿都“格格……”的打起架来。

    只是气味虽然极为难闻,胖子终究还是忍住了,从掩着口鼻的桑秋霞手里拿过手电,直接照射进坛子里面。

    这一刻,许东、桑秋霞都看清楚了,酒瓮里,是一些白生生的骨头!

    最显眼的是头骨,很小,几乎比两三岁的小孩儿的脑袋要小上一倍,其它的骨骸,更是细小得如同一些枯枝,看样子,这应该是个小孩子的骨骸!

    看着白生生的骨骸,桑秋霞“啊……”的尖叫了一声,差点就倒了下去。

    许东赶紧一伸手,扶住桑秋霞,沉声叫道:“胖子,赶紧走……”

    谁知道胖子这家伙胆子奇大,拿起钩子,伸进酒瓮里,一阵乱搅,搅那阵黑色的气息更是大盛起来。

    “快走……胖子……”许东脸色大变,一边叫,一边扯着桑秋霞,就要往“土屋”逃。

    在这一刻,胖子看见酒瓮里有个东西,一根茶杯粗细,黑黝黝的东西,慢慢的蠕动起来。

    一看到这个,胖子顿时像是见了鬼一样,脸上显出恐怖之极的神色,大叫了一声,连手里的铁钩子也不要了,扭头就走。

    只是现在一双脚陷在淤泥里,挪动一步也非常吃力。

    见胖子惊慌失措,许东不禁转头问道:“什么东西……”

    “蛇……啊……蛇……”一眨眼,胖子就窜到了许东跟桑秋霞两人前面,鞋子陷在烂泥里拔不出来,胖子也不顾了,直接赤着一只脚,不要命的往外跑。

    “蛇?”许东怔了怔,被密封着的酒瓮里面,有一条“蛇”?

    的确是一条蛇,这时,被胖子的铁钩子搅得醒过来的蛇,缓缓的从酒瓮里探出头来。

    这一刻,许东算是看清楚了,带着一股妖异的邪气的的东西,正是这条黑黝黝,头上顶着一朵如同鸡冠花一般的肉瘤,却有着一双黑得近乎妖异的眼睛,吐着两股黑黝黝的信子的蛇。

    “这是什么蛇?怎么会有这种连眼睛都是漆黑的蛇……”在一瞬间,许东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反而是想着这条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蛇。

    胖子此时已经跑得离开许东跟桑秋霞两人不下十米的距离,感觉到许东他们两个没跟上来,又转过头来,焦急异常的叫道:“大哥……你们倒是跑啊……那可是蛇啊……”

    许东都想不到,胖子天不怕地不怕,居然害怕“蛇”,而且,是怕得要命!

    这时,那条头上长着一朵肉瘤的蛇,在酒瓮口子上探寻了一阵,一昂头,“咕”的叫了一声,随即从黑黝黝的嘴里,吐出一根细线。

    许东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黑蛇吐出来的,并不是一根线,而是一缕毒液,而且,这一缕毒液,就是冲着许东跟桑秋霞两个人来的。

    这一缕毒液,来势强劲,如同一根劲弩射出来的急箭,声势极为吓人。

    百忙之中,许东顺手脱下背后的背包,直接就挡在桑秋霞身前。

    “啪……”一声微响,那一缕毒液,刚刚射中许东的背包,只在一瞬间,许东的背包冒出一股极为刺鼻的烟来,顷刻之间,背包就被毒液侵蚀得千疮百洞,背包里的东西稀里哗啦的直往外掉。

    许东大喝一声,将里面已经没有了几样东西的破背包,扔向那条蛇。

    谁知道,许东的背包还没飞到,那条蛇却再次发出“咕”的一声,从酒瓮里弹了出来,大张着黑黝黝一张大嘴,露着半寸来长的獠牙,直接就迎向背包,看来,这种黑漆漆的蛇,不但其毒无比,还生性凶残异常。

    这时,桑秋霞实在是太过紧张,想走,又走不了,想躲,又无处可躲,“啊……”的大叫了一声,整个人竟然一下子瘫软了下去。

    按照许东的想法,蛇长着的是倒牙,一旦咬住了东西,一时半会儿不可能脱出牙来,这蛇既然一口咬住了背包,就可以说暂时没什么危险了。

    不曾想,这条蛇虽然咬住了背包,但也仅仅只是阻挡了它片刻,只一片刻之间,这条蛇竟然从穿过了背包!

    背包被毒液再次侵蚀穿透,朝着许东跟桑秋霞两人扑了过来。

    偏偏这个时候,桑秋霞又惊又怕,浑身瘫软,伏在许东身上,半步也挪不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