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中毒
一本读|WwんW.『yb→du→.co
    桑秋霞看着许东一双赤脚,而胖子一双脚上也就剩下一只鞋子,心里更是惆然不已。

    就着矿泉水,吃了东西,胖子跟许东两个都稍微恢复了些体力,胖子试图再去被桑秋霞一程,但是桑秋霞却摇着头拒绝了。

    先前是因为自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浑身酥软,所以不能走,现在自己恢复了一些,再要胖子或者许东来背,就过意不去了,再说,要是让胖子或者许东两个人累得过度了,又发生什么意外的话,那可是三个人都会全军覆灭!

    见桑秋霞不肯,许东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一次出来“探宝”,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在你过得来说,事情到了这一步,还是对不起大家了。

    再往前走上一段,后面那怪蛇的“咕咕”叫声明显的近了许多。

    偏偏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胖子大叫了一声:“天亡我也……”

    入眼之处,已经没有了去路,倒不是到了通道尽头,而是通道塌了方,好好的一条通道,竟然被堵得死死的!

    耳听着“咕咕”的叫声越来越近,许东也一下子出了一头大汗,怎么办?

    游目四望,这通道里,连一根树根都找不到,就更不用说去找趁手的家伙。

    怎么办?许东急速的思考了一下,转过头来,很是苦涩的对胖子说道:“胖子,待会儿,我去对付那条蛇,你负责带上她,用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许东……”桑秋霞再一次流出了眼泪。

    去对付那条蛇,不用问,也是死路一条,可是胖子这家伙被蛇咬怕了,一见到蛇,就两腿发软,根本就别想他去帮手,而桑秋霞自己,不要说帮忙,能够不拖累两个人,就已经是天大的喜事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微微收拾了一下心情,淡淡的说道:“现在这事情,是我对不起大家,不应该就想着来这一趟……”

    “许东……你别说了……”桑秋霞垂泪说道。

    胖子咬着嘴唇,一脸悲愤,却又惊惧不已,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倘若这条通道不是到这里就断了,胖子绝对不会让许东做出这样的决定,但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要么,留下许东,要么,大家一块儿完蛋。

    “把你们的外套都脱下来给我,还有,不必要的东西,全部都扔掉,胖子,你记住,到时候,时机一到,你就带着秋霞,不要命的跑,千万不要管我……”

    “兄弟……”胖子也是眼里噙着泪花,一边脱自己的外套,一边沙哑着声音,叫了一声。

    许东苦笑着摇了摇头:“到了这会儿,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东哥’?”

    胖子吸了吸鼻子,一脸悲壮:“兄弟,我们虽然是同年同月同日所生,但好歹也有个时辰不同,你说你是十二点多生的,我也是啊,可你爸妈没告诉你是几分几秒,我也不知道是几分几秒啊!那一声‘东哥’我怎么叫得出口啊!”

    许东将胖子和桑秋霞的外套一边往左手上缠,一边说道:“算了,要是这一次,我出不来……你就好好的照顾着秋霞……”

    话还没说完,“咕咕”的叫声就已经到耳边。

    许东扬起左手,往胖子和桑秋霞面前一站,挡在两个人面前,厉声叫道:“胖子,秋霞就拜托你了……你一定得把她完好无损的带出去,否则,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吼叫声中,那条怪蛇已经到了眼面前,漆黑的嘴巴一张,就喷出一股利箭一般的毒液。

    这通道里宽敞,许东险险避开毒液,一挥左手,不退反进,迎着怪蛇就扑了上去,许东一动,那条怪蛇也动了起来,依旧是身子一弓,划出一条黑线,直扑许东的面门。

    许东早算准了怪蛇用的会是这招,左手往前一送,直接就往怪蛇漆黑的嘴里伸去。

    这条怪蛇也就茶杯粗细,如果是普通的蛇,只要咬上许东缠在手上外套,一时半会儿也就会松不开口,这个时候,完全可顺顺利利的制服它。

    可是,这条怪蛇的厉害,许东可是见到过的,背包被它咬住,才一眨眼睛之间,背包就被毒液侵蚀出来一个大洞,另外,赤手空拳,根本就伤不着它。

    许东要了胖子两个人的外套缠在手上,想着的,也仅仅只是为了给胖子和桑秋霞两个人争取到一转瞬间的机会,这一瞬间一过,就算是许东也就没了办法。

    那条怪蛇大张着的嘴,果然一下子就咬在许东左手缠着的外套上,同时,腰身一弯,竟然再次将许东的手臂缠上。

    在这一瞬间,许东嘴里大喝:“快走……”一边伸出右手,向怪蛇的七寸捉去。

    在这一刻,胖子噙着眼泪,咬着牙,拉着桑秋霞,用最快的速度从许东身边窜了过去。

    稍微离得远些,胖子回过头来,大叫了一声:“东哥……我们等你……”

    “快走……”许东再次大喝,这时,那条怪蛇好像已经明白,许东是要故伎重演,想要抓住它的七寸,然后甩开,再一次逃跑。

    到了嘴边的食物,怪蛇哪里肯再次放弃,毒牙虽然被外套挂住,但是一米多长的身子,却迅速的全部绕在了许东的左手臂上,并且竭尽全力的扭动着身子。

    连缠了两件外套在左手上的许东,都感到一阵紧似一阵,偏偏这一次许东的右手,一爪抓去,却没抓到怪蛇的七寸,反而是抓到了怪蛇头顶上那朵鸡冠子一样的肉瘤之上。

    不曾想,这怪蛇的身子异常坚硬,头上的肉瘤却是像一团棉花一般,十分柔软,被许东一把抓住,这怪蛇突然“咕咕……”的叫了一声,同时,身子更是歇斯底里的收缩了起来,而且,嘴里应该是再一次的喷出了毒液,那两件外套顿时冒出股刺鼻的烟雾。

    这一瞬间,许东明白过来,这条怪蛇的弱点,就在它脑袋上的这个肉瘤之上。

    只是就算许东找到了怪蛇的弱点,对它一时半会儿也无可奈何,左手被紧紧地缠着,毒液已经快要侵蚀透两件外套了,右手一时之间又不敢松开,一旦松开,再要抓住,可就难了。

    情急之下,许东右手仍旧抓着怪蛇的肉瘤不放,收回左手,面前将手臂送到自己的嘴巴前面,一张嘴,照着怪蛇的脖颈咬了下去!

    许东这一口,也算是拼了性命,反正就算这怪蛇咬不着自己,再过片刻,左手上的外套被毒液侵蚀腐烂,毒液也会触及到自己的左手,一旦毒液触及到自己的左手,自己恐怕也是死路一条,就算来个“壮士断臂”,这条怪蛇又岂会放过自己,左右是个死,这一口咬下去,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许东知道这蛇极为坚硬,唯恐自己一口咬之不穿,咬住了蛇之后,还不停的错动颚骨,以致怪蛇被咬的地方发出微微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甚至是有一股极为腥臭的液体涌进喉咙,许东也不顾了,只是死死的咬着怪蛇,不停地错动牙齿。

    这怪蛇被许东咬着,也是疼痛至极,整个身子扭动得更加厉害,甚至发出轻微的“嘎巴嘎巴”的骨节错动的声音,让许东的整条左臂都渐渐感到麻木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竟然感觉到缠在左臂上的怪蛇,力量似乎减弱了很多,百忙之中,许东松开嘴巴,右手抓着怪蛇的肉瘤,使劲一拉,不曾想,这一拉竟然将怪蛇的脑袋都拉得与蛇身分了家。

    “我把它的脑袋给咬掉了……”这一瞬间,许东意识到,自己竟然做了一件自己从来也没想过的事情——一口活生生的咬掉了一条奇毒无比的蛇的脑袋!

    许东还怔着,但是随即发现,缠在左手上的外套,上面的毒液,几乎就要侵蚀到自己的手背上来了。

    许东连忙将半截蛇头扔得远远的,又三下五除二扯下半截蛇身,再将缠在手上的外套除下。

    在这一刻,许东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毒液将最后一层外套侵蚀腐烂。

    做完这些,许东又怔忡了起来,这蛇这么毒,自己却将它活生生的咬断,又吞下了不少的蛇血,自己会不会也中了毒?要是中了毒,自己还要不要出去?

    自己中了毒,还出去干什么?许东突然凄凉的想到,既然中了毒,还出去干什么?

    自己留下来,原本也就没再打算活着出去,现在,自己虽然杀了这条蛇,也不过就是同归于尽而已。

    对自己最好最亲近的桑秋霞,对自己确实不错,而且,桑秋雨甚至都叫自己“姐夫”了,可是在自己心里,也只是把桑秋霞当成是一个需要帮助的好朋友而已,自己对桑秋霞从来没什么非分之想。

    倒是胖子这家伙,虽然才结识不到三天,还时刻刻跟自己拌嘴争着当“大哥”,但是到了最后一刻,他还是将“东哥”两个字叫了出来。

    想到这里,许东不由得笑了,桑秋霞,是自己的朋友,胖子,是自己的兄弟,现在自己就要中毒而死,出去,恐怕也就只有让桑秋霞、胖子更加伤悲,何必呢!

    想着,许东微微笑了起来,慢慢地坐了下去,靠在墙壁边上,慢慢地闭上眼睛。

    许东在等,等着自己毒发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