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六章 劫后余生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迷迷糊糊之间,许东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冷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像是被大半截身子都被万年寒冰封住了一般,浑身上下都渐渐地失去知觉,连思维都被冰冻得迟缓了起来。

    这一定就是毒发之前的兆头!

    许东的意识,渐渐的纷乱起来,一会儿觉得自己好像在无边的黑暗之中飞了起来,漫无目的地飞着,在这种无边无际如同宇宙虚空的黑暗之中,许东一个人孤零零飞着,这让许东很是有些恐惧,许东想要挣扎,但是身上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

    毒发了,我要死了!原来,人要死了的时候的感觉是这样的!

    许东尚存着的一丝意识,这样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东觉得封住自己的寒冰,一点点的开始融化起来,已经失去知觉的身体,又慢慢地感觉到一股暖意,手、脚、躯体,无不被这股温暖包裹着,而且,这股暖暖的感觉还在逐渐的加强。

    随着暖意不断的增强,许东开始能感觉到热,炙热,像是被人将自己扔弃在夏天里被太阳炙烤过好几个小时的水泥地上,那种热,极为难受!没过片刻,自己体内的水分,就被蒸出来一大半。

    紧接着,许东发现,这种让人极为难受的炙热,变成了炙烤,自己被人做烧烤一般,架在一堆烈火上烧烤着!身体里的水分,只是在一瞬间,便被完全烤干。

    死,原来竟然会这么痛苦!

    “水……”许东眼看着自己被烈火焚身,无助的大叫起来。

    “许东……”正在许东无助之际,一个温柔的声音,遥远得仿佛来自天边,那个声音呼唤着许东,并且为许东带来一场甘霖,从嘴里,一直沁润到心田。

    许东吮吸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甘霖,只觉得很是舒服,这种舒服,让许东很是放松,放松到忍不住有些睡意。

    随后,许东便沉沉睡了过去,只是,在睡梦中,许东依旧感觉到自己一会儿像是赤着身子,被人扔到冰水里,一会儿又被人架在火上烧烤。

    如此,忽冷忽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在某一个时间,许东发现在一阵温暖之后,自己身上有了一些力气。

    许东很努力地睁了睁,这才微微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儿,入眼的,是一片雪白,以及一样是许东非常熟悉的东西——吊瓶!

    在这一刹那间,许东叫了起来:“我还活着!”

    雪白的天花板、吊瓶,这是医院里才有的东西,也就是说,现在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还活着。

    许东微微一动,身边顿时传来一个声音。

    “嗯……”声音很是倦怠,像是一口气走了千百里道路一般。

    这个声音虽然很是倦怠,但许东很明显的就听得出来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是桑秋霞的声音!

    “许东……”伏在许东身边睡着了,刚刚被许东惊醒的桑秋霞,见许东睁开了眼,忍不住喜极而泣,抽抽噎噎好半晌,这才说奥道:“许东,你终于醒了!”

    许东“嗯”了一声,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觉得浑身很是酸痛,而且,肚子里也很是有些饿意。

    桑秋霞读懂徐东的眼神,赶紧将病床摇起来一些,让许东能够半坐半卧着,这才说道:“许东,饿了吧,胖子出去买晚餐去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许东正想要问问胖子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讲义气,东哥咱躺在病床上了,睁开眼睛来第一眼看到的,竟然不是他,这还算什么兄弟?

    桑秋霞怕许东饿得顶不住了,找来杯子,倒了些白糖,又稍微加了些奶粉,一边调制,一边跟许东说为什么许东会躺在这里的。

    当时,胖子拉着桑秋霞,不要命的往前窜,很快就出了水井,将桑秋霞带上地面之后,胖子又翻身要往水井去,那时,桑秋霞虽然很是惊慌,但是心智却慢慢的恢复过来,当即拉着胖子,绝不让胖子再去涉险。

    随后,桑秋霞就报了警,把情况说明之后,很快就有救援人员带着驱蛇救人的器材前来。

    许东的确是中了毒,不过,凑巧的是,这一段时间,周边地区一直都下着不小的雨,这就导致铜城的地下水位迅速上涨,胖子带着救援人员找到许东的时候,发现蜷缩着身子,连嘴巴都给水淹住了。

    再后来,救援人员把许东送到医院,从许东的肚子控出许多水,还混合着一些极为难闻的东西,医生说那些都是毒液,不过医生觉得很是奇怪,按说,被蛇咬了,毒液应该是随着血脉进入全身经脉心房,可是从许东身上并没检查到被蛇咬过的伤痕,但是胃部却控出来很多毒液,这真是很奇怪!

    许东笑了笑,说,自己的确没被那条怪蛇咬到,反而是自己一口将那条怪蛇咬成了两截,听得桑秋霞听得桑秋霞胆战心惊的直拍胸口。

    恰好,这时胖子提了一大堆东西进来,一见到许东居然已经坐了起来,而且还笑意洋洋的跟桑秋霞说着话。

    胖子一阵激动,东西也不放,直接扑到许东身上,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偏巧,有个护士路过,听见胖子大放悲声,忍不住摇头叹息好一会儿,才说道:“算了吧,人都去了,再怎么伤心,那又有什么用?还是赶紧准备后事吧!”

    “马勒隔壁……”胖子激动之余,抬起一双泪眼,戟指那个过路的护士:“滚,滚一边儿去,我这是高兴……高兴得……”

    那护士看也不往里面看一眼,摇着头说道:“这年头儿,劝个人都找骂……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见那个护士走了,胖子放下东西,摸了一把眼泪,这才坐到许东身边,一脸痛惜的说道:“兄弟……不是我不想跟你同生共死并肩战斗啊,就是……就是俺……有一年,俺没了去处,在一座桥底下睡着了,不曾想,被一条烂草蛇给咬了一口,那个痛啊……打那以后……打那以后,一见着蛇,我就……我就……”

    许东笑了笑:“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些很恐惧的东西,一但被这些东西伤害,那心理阴影,一辈子都可能走不出来,不说别的,就说我自己,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害怕……”

    胖子又抹了一把眼泪:“兄弟,哥以后再也不让任何东西伤害到你了……”

    许东一阵感激,但随即又觉得不对:“哎,我说兄弟,‘东哥’这两个字儿,你可是叫出口了的,怎么,这会儿又想反悔?”

    “嘿嘿……”胖子涎着脸,抓了抓脑袋,很是尴尬的笑道:“不是……当时,那是为了让你走得安心,这才……这才……”

    “你……”这下轮到许东戟指胖子了。

    “胖子……你给我让开点儿……”桑秋霞在后面,端着调好的奶粉,没好气的喝道。

    胖子乖乖的让到一边,看着桑秋霞拿起勺子,去喂许东,忍不住叹了口气,顺手拿起一袋自己买来的包子,往嘴里扔了一个。

    过了片刻,胖子嘴里含着大半个包子,又问道:“兄弟,我们进去之后,并没看到那条怪蛇,你怎么……怎么弄的……”

    许东笑了笑:“我咬的,把那条怪蛇活生生的咬成了两截……”

    话还没说完,胖子“哇……”了一声,赶紧捂着嘴,跑着去找洗手间,隔了好一会,都还听得见胖子在洗手间里,“哇哇……”的干呕。

    许东虽然是中毒,但是碰巧地下水位升高,让他在昏迷之中喝了不少的水,也极大的减弱了毒性,再加上救治及时,许东总算捡了条老命回来。

    在医院里呆了两天,出院的时候,已经离下井那天过了五天。

    出了院之后,桑秋霞几乎把老家的家当全部搬过来,一边开门做生意,一边照顾许东,这样,牛哥当铺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不过,许东对自己这趟去寻找“桑家宝藏”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

    那条怪蛇,到底是什么品种?又怎么会和着一具婴儿骨骸密封在一只酒瓮里?还有,“桑家宝藏”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有的话,又在什么地方?还有,那三条密道,除了放置怪蛇那间小土屋,另外的两条又通向哪里?

    本来许东打算再去探一探,可惜的是,周边地区连日的大雨,让铜城地下水位高涨,水井里的水,连通道口都给掩住了,许东也就只好望而兴叹。

    再说,桑家院子里有几条通道的秘密,早就在救援队救援许东那一刻起,就传了开去,而且,越传越神。

    桑秋霞倒是淡然得很,宝藏没找到,许东到差点丧了命,房子卖了,但是又离自己心中所想进了一步,有宝藏没宝藏,桑秋霞都觉得无所谓,反正,许东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不过,许东关心的那些事,一有机会,桑秋霞跟胖子两个也帮着打听了一下。

    后来,胖子从一个铺子里的老人嘴里,终于知道了一些。

    据说,那种长着鸡冠子一般的肉瘤的蛇,并不是铜城这一带所产,而是产于极为偏远的苗疆一带,应该说,那是一种变异了的蛇,其毒性原本并不是很厉害,但是生性却极为凶残,至于蛇与小孩子的骨骸一起密封在酒瓮里,那应该是一种极为古老的炼“蛊”的方法……

    因为这是一种古老的炼蛊方法,具体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步骤,练出来的蛊又会有什么作用……等等等等却是不得而知。

    这天,三个人照常早早的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吃早餐,铺子里边来了一个人,一个女孩子!

    一见这个女孩子,一见到这个女孩子,胖子的眼睛都有些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