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露了破绽
一本读|WwんW.『yb→du→.co
    无可奈何之际,胖子把目光投向许东,这事儿,也许现在就只有向许东求助了。

    偏偏许东想了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废话:“这件事,一共有多少人去?”

    果然,乔雁雪笑了笑,答道:“任何人在还没正式参加之前,我都不会告诉他这些,这些事,是机密!”

    许东悻悻了一阵,这才说道:“既然我应承龙老,又通过了你的考核,这件事肯定就是要帮下去了,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什么样的要求……”刚刚说完这句话,乔雁雪见许东的目光有些闪烁,便笑了笑:“如果你是想带着你的兄弟一块儿去的话,我想,你最好考虑清楚,我不会在乎五百万的报酬,但是,我也不想看到任何人因为受到别人的牵累,而回不来!钱,再多,也用不上!”

    “可是……”许东很不习惯的抓了抓脑袋:“我跟胖子是兄弟,是生死兄弟,如果我保证在任何情况之下,胖子都能够按照指示去做,你认为……”

    “东哥……”胖子终于第二次把“东哥”两个字叫了出来,许东这家伙,终于为自己说话了,而且,看样子,只要是许东坚持的话,乔雁雪多半就会答应下来。

    要不是当着乔雁雪、桑秋霞的面,胖子真恨不得搂着许东,亲上两口,以示谢意。

    乔雁雪也不拒绝,点头说道:“我让你把这事情考虑清楚,既然你觉得合适,你就带上吧,不过,话我可要说在前面,到时候如果因为他,牵累你出了什么问题,龙爷爷面前,我可不会承担什么责任!”

    “什么时候走?”许东悻悻的问道。

    “这个吗?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得要等到上一次去的人回来,然后看情况而定!”说这话时,乔雁雪微微笑了笑,但随即又皱了皱眉头。

    顿了顿,乔雁雪才继续说道:“如果顺利的话,也许就在这两天,所以,这两天你最好不要外出,免得集结的时候,找不到人。”

    “在什么地方集结……”胖子已经是急不可耐了,立刻就问乔雁雪。

    乔雁雪看了一眼胖子,不答。

    在什么地方集结,什么时候集结,这都属于“机密”,就算是许东通过了测验,现在也还不能算得上是正式成员,“机密”,当然不能够在非正式成员面前随便说出来的。

    胖子呆了一呆,一脸尽是尴尬。

    许东点了点头,说道:“也好,这几天,我就呆在家里,到了集结的时候,你过来叫我一声就是……”

    该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乔雁雪站了起来,很是客气的说了声:“打搅了……”随后要告辞出门。

    许东随身相送,只是还没走出门,乔雁雪突然一脸诧异,回过头来,对许东说道:“咦,我的戒指呢?”

    许东一怔:“戒指?什么戒指……”

    “哦,是这样的……”乔雁雪在自己的包里面翻了翻,抬起头来,有些焦急的说道:“我哥哥,给我未来的嫂子带来一枚戒指,刚刚过来的时候,我就放在包里的,还说到你这边来看看之后,就到我嫂子那边去,进这门的时候,我都还看看见了的呢,怎么现在就不见了呢?”

    许东吸了一口气:“你是说,你在我们这里丢东西了?”

    “也不一定……”乔雁雪虽然焦急,但还显得很是理智。

    许东再次吸了一口气,问道:“乔小姐,你能不能把那只戒指的情况跟我说说,是不是很值钱?”

    胖子一听说乔雁雪在店里丢了一只戒指,立刻就站了起来,在刚刚乔雁雪坐过的地方找了起来,搬沙发,抖罩子,就差没把沙发拆开来看了。

    桑秋霞的眼睛一直都盯着乔雁雪的,这乔雁雪从进到铺子里,一双手都没离开过她的包,也没人看见过她把什么戒指拿出来,现在却说在这里丢了东西,这不是讹诈么?

    所以,桑秋霞更是有些气愤,不过,最让桑秋霞气愤的,是胖子跟许东两个,一听说乔雁雪丢了戒指,那幅着急的劲儿,就像火上房了似的,尤其是许东!

    “也不是怎么值钱,我哥哥买的时候,也就只花了一百来万,是钻石戒面,本来,就算是一只钻戒,那也没什么了不起,可那是我哥哥让我带给嫂嫂的东西,这要是弄丢了,可就要出大事儿了!”

    乔雁雪越说,越是焦急,到最后都快要跺起脚来。

    许东暗暗的想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事情是真是假,但既然是钻石戒指,又价值百来万,按照自己的经验来看的话,这戒指上面的“气”,应该在自己欣赏乔雁雪那一身紫色气息的时候,就应该有所发现的,可是,自己明明记得,当时,乔雁雪身上,除了那一层氤氲流动着的紫气,根本就没有发现其它的气息啊!

    这会不会是乔雁雪在搞什么鬼?

    许东想着,暗地里仔细看了一遍乔雁雪的身上,看到的,却依旧是只有一片紫气。

    这是怎么回事?

    这会儿,胖子把沙发都搬来搬去好几遍了,各个角落也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可以肯定地说,乔雁雪的钻戒,不会是在这里丢的!

    然而,许东去看那些沙发的时候,却发现其中乔雁雪坐过的那把沙发靠背上,好像有些异常,里面冒出来一股及其淡微白色气息。

    许东走上前去,指了指沙发,笑了笑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这个地方,应该是你刚刚坐过的吧?”

    乔雁雪点了点头:“对啊?我是坐在那里的,一直都没离开过,真是弄不明白,那戒指是怎么丢的……”

    乔雁雪一脸无辜的说道。

    “胖子,去拿把刀来……”许东转头对胖子说道。

    “你这是……”桑秋霞不明所以,也不知道许东要干什么,一脸紧张的看着许东。

    许东笑了笑,不答,直到胖子将刀拿了过来,交给许东,许东接过刀,这才转头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的手法,的确高明,我都没看出来是怎么将一枚戒指放到沙发靠背里的,呵呵……估计,这是想试试我的鼻子灵不灵吧?”

    见许东揭穿,乔雁雪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算你厉害,龙爷爷说的,看来你的确能做到。”

    “嘿嘿……”许东嘿嘿一笑,笑毕,又说道:“乔小姐,我们这铺子,也就是个小铺子,做的也只是赚毛毛钱的小生意,乔小姐动不动就拿上百万的东西来吓我们,嘿嘿……我们的胆子其实很小的?”

    “你这是……”被许东找到了自己隐藏在沙发靠背里的东西,乔雁雪虽然高兴,但是许东现在这么一说,乔雁雪反到搞不清楚许东的意思了。

    “实在不瞒乔小姐说,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变魔术的高手,要不是凭着我的鼻子,我可就要吃上一个大亏,经过了那一次,我对魔术这玩意儿,也算是有些了解了,这么说吧,你藏在沙发靠背上的东西,的确是你的,但绝对不是你所说的什么价值百万的钻戒!”

    顿了顿,许东一边笑,一边又说道:“我希望乔小姐,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我这人的神经脆弱得很,经不起你这样的吓唬的。”

    “格格……”乔雁雪终于笑了起来。

    乔雁雪一笑,让胖子差点一下子晕了过去,这笑脸,真是太他妈好看了。

    笑了一阵,乔雁雪才走到沙发边上,伸手在沙发靠背上一抹,然后摊开手掌,掌心里,的确是一只戒指,但许东说的一点儿也不差,这枚戒指,仅仅只是一枚很普通的黄金包镶着一块白玉的戒指。

    黄金戒指拿在乔雁雪的掌心,黄金的金黄光泽,映衬着乔雁雪若同葱白纤纤手掌,看得许东都忍不住一阵心跳。

    “看什么呢你!格格……”乔雁雪收起手掌,对有些发呆的许东笑道:“你的鼻子果然厉害,不但能够闻到我藏的东西,还能闻出来这是东西的价值,你怎么做到的?”

    不要说乔雁雪好奇,就算是胖子、桑秋霞两个人也好奇起来,鼻子灵敏,这不稀奇,这黄金戒指毕竟沾了乔雁雪身上的味道,但许东连看都没看过,却知道乔雁雪是在开玩笑,用黄金戒指冒充钻戒,这就正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迹了。

    许东笑着摇了摇头:“这其实是乔小姐露了个破绽,我也就是发现了这个破绽,才知道而已!”

    “破绽……”乔雁雪再也笑不出,自己有什么破绽被许东看了出来?

    “有破绽……”胖子的眼睛又瞪了起来,乔雁雪会有什么破绽,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

    桑秋霞也是低低的说了一声:“有什么破绽?”

    “首先……”许东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无论龙老把我说得如何,总的来说,只有一句话,我的鼻子很灵,乔小姐来,也一定是冲着我这一点能力来的,对吧?”

    乔雁雪很是疑惑的看着许东:“不错,你的意思是说,我既然来找你,绝对要当面试上一下,你的鼻子会灵敏到什么程度,对不对?

    许东答道:“对啊,可是你一来,就只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说我们已经通过了所有的考验,其实你的目的,只是想要我们放松警惕,对吧?这个时候,你就已经落出了破绽,所以,你这么做,只会让我更加警惕。”

    “可就算是这样,和你能闻出来金戒指和钻戒的区别,又有什么关系?”

    许东笑了笑,说道:“最大的破绽之处,其实并不是乔小姐你直接露出来的,这件事,说起来,也算得上是话长,这么说吧,我知道一件事,就是你们乔家送过来的一件聘礼,那件聘礼,几乎可以说已经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其价值了!”

    这件事,桑秋霞不知道,但听说只是聘礼,就已经贵重到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其价值,桑秋霞便忍不住问道:“是什么样的聘礼?”

    胖子这家伙却随口就问:“那到底能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