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公不离婆
一本读|WwんW.『yb→du→.co
    “是一件金蚕宝衣……”许东洋洋得意的说道:“牟家、乔家,同样都是富豪之中的富豪,乔小姐说带过来的戒指价值百万,嘿嘿,在我看来,乔家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送给自己未婚妻的东西,仅仅价值百万,这也就算了,还要劳烦别人帮着送,怎么说这样也有点过分了吧!”

    乔雁雪怔了怔,随即笑了笑:“说的不错,不过,你只说对了一半!”

    “啊……”本来正在洋洋得意的许东,脸上一下子满是尴尬。

    “算了……不说这个,不错,你的鼻子的确很厉害,我很满意,呃……不对啊……”乔雁雪在一霎时之间,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许东,说道:“你应该不仅仅是靠鼻子闻的,对不对,你一定还有一种特别的方法,才能知道我藏起来的戒指的价值,对不对?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方法?”

    许东暗自大吃了一惊,想不到乔雁雪这么厉害,居然只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发现自己有异。

    看着乔雁雪的眼睛,许东呆了片刻,脑袋里转了千百个念头,一时之间却找不出来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要隐瞒自己的能力,又要说的合情入理,太难了!鼻子灵敏,无论怎么藏、藏在哪里,都能嗅得出来,那不稀奇,但是鼻子一嗅,连价值高低都能分辨得出来,这未免太过离谱了。

    许东还没找好理由来搪塞乔雁雪,以及醒悟过来的桑秋霞、胖子三个人,乔雁雪微微一沉吟,又伸出手指,指着许东,问道:“你会占卜?”

    占卜也就是算命,许东当然不懂那玩意儿,甚至许东从来都没去算过命,所以许东摇了摇头。

    “你也懂得魔术,知道我用过的手法?”见许东摇头,乔雁雪继续追问。

    小魔术,胖子交给了自己两招,但那根本连皮毛都算不上,许东自然也不懂得。

    “分金术,你一定是懂得分金术,而且,还是个高手……”乔雁雪说到这里,一脸恍然大悟。

    “什么叫分金术?”一直都插不上嘴的胖子,忍不住问道。

    乔雁雪笑了笑,也是有些得意的说道:“所谓的分金术,其实就是一种很神秘的寻找金属器物的方法,有的人可以凭着冥想,就能知道藏在地下几米甚至是几十米的地方的金属,也有人凭着一些古怪的法器,将藏得很隐蔽的金属找出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一定就是使用了分金术!”

    “聪明……”许东吐了一口气,说了两个字,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本来,乔雪雁只是经过短短的接触,立刻就发现许东还“隐藏”着一种“鼻子很灵敏”之外的能力,这不能不说乔雪雁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孩子,但恰恰也许因为这种聪明,加上她自己博闻强记,居然直接把许东“隐藏”着的能力,想到其他方面去了。

    所以,许东原本是想说乔雪雁“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话到临出口,许东自然不敢把这话全部说出来。

    乔雪雁得意的点了点头,一副本该如此的模样。

    倒是胖子跟桑秋霞两个人大为惊异,许东会“分金术”!他们两个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呢?

    “这分金术,传人极少,据我所知,现存于世的,顶尖的高手不会超过十个人,由于他们的行为古怪,所用的方法奇特,所以使人觉得他们很神秘,甚至有人把他们归纳为‘超能力’一类……”

    乔雪雁果然见闻广博,世界上有多少分金术高手,她都知道的这样清楚。

    只是胖子的耳朵里一听到“超能力”三个字,立刻站了起来,拉着许东,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这才一脸媚笑的许东说道:“东哥,原来你也有超能力,是超人,哥,你能不能飞一个给我看看……”

    “我去……”许东一头黑线:“我要是有超能力,还会中毒,还会躺在医院里差点儿活不过来!”

    胖子怔了怔,过了片刻,这才点点头:“说得也是,可是……可是……”

    胖子一连说了两个“可是”,脸上的神色又变得古怪起来。

    许东怕胖子在胡说八道下去,让自己很难解释,忍不住怒道:“可是你个大尾巴头,有什么好可是的!”

    “不对啊!”胖子沉思良久,这才说道:“那超人的电影儿里,没提到过超人不怕蛇毒啊!”

    这一下,不但乔雁雪“噗”的一口笑了出来,就算是一直都满脸不大高兴的桑秋霞都笑了起来,这胖子!

    笑了一阵,乔雁雪转头对胖子说道:“我现在要带许东去一个地方,你就在这里等,好吗?”

    胖子生怕乔雪雁会丢下他,带着许东一个人走,见要他留下,顿时急声说道:“那可不成,我跟东哥那可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公不离婆,秤不离砣……”

    “你们两个……”乔雪雁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指了指许东,又指了指胖子:“公不离婆……你们两个……”

    “胖子,你这家伙……”许东气得眼睛发绿:“谁跟你公不离婆了?我对男人没兴趣!”

    只是许东这么一说,乔雁雪的眼里露出一丝不屑,欲盖弥彰!

    胖子也明白过来,自己一时口快,犯下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错误,马上分辩着说道:“不错,我也只喜欢女孩子,尤其是乔小姐这样的女孩子……”

    “你你你……”许东恨不得拿张胶布,死死地把胖子的嘴巴给封住,“你”了半晌,许东才从牙缝里崩了一句话出来:“那块袁大脑壳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的,你等着!”

    一提袁大脑壳的事,胖子立马闭上了嘴巴。

    乔雪雁考虑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既然……既然你们这样,你们两个一起去好了……”神色之间顿时多了许多异样。

    许东怒视了胖子好一阵儿,才跟桑秋霞略略交代了几句,然后默默地跟在乔雁雪身后。

    出了铺子,乔雪雁离许东站得远远,好似生怕挨着了一下许东跟胖子这两“公婆”一些,掏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多时,一辆大众车跟一辆长安面包车,停在了三个人面前。

    许东很是有些奇怪,胖子也低声问许东:“你说她们家有钱得不得了,怎么都开这样的车子啊!”

    许东没好气的答道:“有钱的人就非得招摇过市啊,人家这是低调!”

    “嘿嘿……低调,低调……是得低调……”胖子讪讪的笑着答道。

    乔雁雪转头对许东跟胖子两个人,指了指面包车,示意许东跟胖子两个上车,自己却钻进大众车。

    一上车,胖子就低声嘀咕道:“我们是去帮忙啊!凭什么她就坐小车,我们就坐这破车……”

    开车的是一个中年人,面相很是不善的转过头来,瞪了许东与胖子两人一眼。

    本来许东还想要呵斥胖子几句,但是一接触中年人的目光,许东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中年人面相不善,目光更是凌厉,看人一眼,就像给了人一刀。

    和这种人在一起,许东感觉到很是压抑,一时之间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一路上,中年人载着许东跟胖子两个,一言不发,跟着乔雪雁的大众车,若即若离,没用多久,出了铜城市区。

    眼看着前面的大众车不紧不慢的驶上去往山区的小路,胖子忍不住暗暗跟许东的嘀咕了起来,自己跟许东两个,不会是被人拐骗了吧……

    许东却是一脸淡然,拐骗了就拐骗了吧,大不了,咱们还帮着数一下卖了钱。

    开车的中年人,们的回过头来,一刹那间,眼睛里露出来的,竟然是一片凶光。

    看着这中年人眼里的凶光,许东跟胖子两个,一下子连嘀咕也不敢了。

    再走一会儿,前面的大众一拐,再次走上一条土路,在土路上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两部车子已经到了一片遮天蔽日的树林之中,许东听人说过,这一带原来是一个林场,不过,应该时还在育林期间,所以,除了看山护林人员偶尔会过来巡查一下之外,基本上就看不到什么人烟。

    站在幽深的林间,胖子的脸上显得很是沉重,这架势,好像不单单只是“拐骗”,简直就是要“杀人灭口”。

    乔雁雪从车里下来,看了一眼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微微一笑,问道:“怎么,害怕我将你们杀了?”

    胖子打了个哆嗦,许东却是麻着胆子反问:“你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吧?”

    乔雁雪笑了笑,不答,朝身后招了招手。

    这时,给乔雁雪开车的司机下来,径直走到后备箱边,微微一用力,便打开后备箱,随即从后备箱利拖出一样东西来。

    一看到这样东西,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下子凝住了。

    是一个被绑得跟粽子一样,脑袋上套了条麻袋的人!

    很显然这个被麻袋套住脑袋的人,嘴巴被堵住了,许东跟胖子两个只听见那人发出“呜呜……”的怪叫。

    那人被五大三粗的司机扔在地上,除了嘴里呜呜的叫着,连挣扎都没有,想来,除了恐惧,恐怕也被人折磨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乔雁雪看着许东,笑了笑。

    只是现在乔雁雪这一笑,让许东跟胖子两个都禁不住头皮发炸,原来,这如花的笑容后面,竟然隐藏着无比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