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障眼法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传说不止我一个人知道,还有很多人都知道……”胖子不失时机的抢过许东的话头,说道:“那个传说,讲的就是在龙藏洞里,有一批宝藏,不过,这批宝藏,被山神、土地爷锁着,进洞的人,须得要有钥匙,才能拿到里面的宝藏!否则,就算找到宝藏也带不出来,不过,前些年,有人又传说,龙藏洞里的宝藏,已经被人取走了。”

    “哦!”乔雁雪饶有兴趣的看着胖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估计,龙藏洞里有宝藏的传说,乔雁雪是知道的,但是如何被人取走了的传说,乔雁雪还没听说过。

    见乔雁雪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胖子一阵兴奋,赶紧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去龙藏洞那条路上的那个村子,叫桂花坳,之所以叫桂花坳,是因为村子里头有根大桂花树,而且是月桂,每个月都会开花的那种,据说,这根桂花树已经有两百来年了……”

    “因为一年四季都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让人神清气爽,所以,桂花坳的村民,对那根桂花树可以说是呵护备至,任谁去摘一片树叶,轻则都会被村民呵斥,重则会被村民围攻殴打……”

    “这个我也听说过,不过……”乔雁雪淡淡的说道:“爱护花草树木,也是应该的,至于闹到聚众围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话可不是这样说的!”胖子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要不是桂花的村民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细心呵护,那根桂花树能够存活几百年?”

    见胖子这家伙在乔雁雪面前,滔滔不绝的卖弄,许东索性闭上了嘴巴,这条路,根本就是在密林里现趟出来的,走得有些艰难就不用说了,少说话,还能节省不少体力呢!

    “你是想说,宝藏被取走,跟着桂花树有关?”走了几步,乔雁雪回过头来问道。

    胖子点了点头,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据说,有一年,桂花坳里的村民,突然天降一场怪病,在短短的一天之内,被感染的人不下十个人!”

    乔雁雪头也不回的问道:“是什么病,很厉害么?”

    胖子紧紧地跟在乔雁雪身后,摇晃着脑袋答道:“既然是怪病,自然就没人知道那是什么病了,不过,据说染上怪病的人浑身肌肤发黑,唯有一双眼睛血红,同时,这些染上了病的人,一个个力大如牛,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力气大得连六七个棒小伙子都按不住……”

    “啊……”乔雁雪再次回过头来,一脸怪异的看着胖子。

    胖子一怔,随即在自己的嘴巴上抽了一记:“看我这嘴巴……哎,乔小姐,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真的,人家说的还挺详细的,说有个小伙子,从背后把那位染病的女孩子抱住,正想强行放到……啊哟,我这嘴巴……”

    乔雁雪皱着眉头:“算了,你还是说说那根桂花树到底怎么回事吧!”

    胖子“啪”的又在自己的嘴巴上拍了一下,这才说道:“嗯……是这样的,后来,有位赤脚医生碰巧路过,见到桂花坳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告诉桂花坳的村民,说这是桂花坳的村民染上了时瘟,幸好,他能治这病!”

    “村民见他只是个游医,自然不肯相信,那赤脚医生二话也不说,随便找了被感然了的人,画了一道符咒烧了,又给病人灌了一碗清水,你猜怎么着……”

    “好了呗,还能怎么着?”乔雁雪头也不回答道,这样的情节很是老套,不用多想也知道的。

    “聪明!”胖子由衷的赞了一句,而且,用的还是许东用过的口吻。

    “噗……”乔雁雪笑了起来:“这就叫聪明?这不显而易见的么?”

    胖子却不理乔雁雪自谦,继续说道:“村民们见游医真是有些本事,自然是好言好语、好酒好菜的招待了他一顿,要他继续为其的人治疗,游医当然答应了下来,不过,有个条件……”

    “当然就是跟桂花树有关!对不对?”

    “哇,乔小姐人长得漂亮,心思也非常缜密,真是巾帼英豪、人中龙凤,难得难得。”胖子一开口,把乔雁雪夸得古今少有。

    只是乔雁雪红着脸,说道:“多谢夸奖,不过,据我所知,‘龙’这个字,多半用来代指男性,‘凤’才是代指女性,而‘人中龙凤’这个词,也多半指的是男性,王胖子,你是说,我很像个男人是不是?”

    胖子实在没想到,自己想要拍片马匹的,却一下派到牛脚上了,当下一急,连声说道:“不……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

    乔雁雪一脸好奇:“这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你是说……是说我不男不女?”

    胖子心里大叫了一声:“天老爷啊……”

    随即,胖子一头栽倒在地。

    见胖子大大的吃了个瘪,许东幸灾乐祸的走到胖子跟前,对躺在地上的胖子丢了一句:“咋样,还没死过去?”

    胖子大怒:“东哥,有你这样对兄弟的吗,我们之间的情分,你这就忘了……”

    一说完这话,胖子又意识到自己这回又漏了嘴,看着许东一脸要杀人的样子,胖子赶紧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乔雁雪叹了一口气,好一会儿才说道:“许东,王胖子说的故事,你应该也听说过吧?”

    许东微微点了点头,稍微想了想,这才说道:“我们读书的时候,有个同学就是桂花坳的,这件事情也是他说给我们知道的。”

    “我那个同学说,那个游医的条件就是不要钱,不要粮,只要桂花树上的一根枝桠,说是要来做药引,桂花坳的村民虽然舍不得伤害那棵桂花树半分,但是眼看着被感染的病人越来越多,也就只好忍痛答应下来,只要游医能够将病人全部治好,那棵桂花树上的枝桠,就任凭他取……”

    “那个游医见村民应允了自己,自然是高兴不已,当下画符做法,没用多久,就将那些病人全部治好……”

    “游医治好了病人,爬到桂花树上,千挑万选,结果,仅仅就折了一枝跟指头差不多粗细的枝条,然后就兴冲冲的走了,而事后,就有传言说,游医折下来的那一根枝条,其实就是山神土地掌管在手里的钥匙,只不过是桂花坳的村民从来就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而已,那个游医拿到了钥匙,龙藏洞里的宝藏,自然就被游医囊括一空……”

    “谢谢你,许东,你说的这故事很精彩,不过,你觉得这世界上真的会有山神土地,符咒做法之类的东西?”乔雁雪一边带路,一边问道。

    许东想了想,才说道:“以前这件事,我们也就只是当着一件奇闻轶事,听过了也就没去细想,现在看到你……我觉得,这件事,或许并不是这么简单!”

    “哦,说说你的想法!”见许东有不同的见解,乔雁雪兴味盎然。

    许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才说道:“如果让我说……所谓村民生病,桂花树做药引、符咒做法,等等,统统都是障眼法!”

    “障眼法……”乔雁雪低低的叫了一声。

    “是障眼法?”胖子也诧异得失声叫了起来。

    许东点了点头,才说道:“在我看来,村民生病,应该是那个游医动了什么手脚,借给‘病人’治病的机会,那个游医才能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的,而他的目的,肯定也就是传说里的龙藏洞里的宝藏!”

    “极有这个可能……”乔雁雪对许东的话深有同感,点头赞成。

    “不对……”见许东说得乔雁雪连连点头赞同,胖子不服气,反驳道:“龙藏洞有宝藏,这不但是整个桂花坳的村民都知道的事,到铜城里随便找个人问问,兴许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胖子清了清嗓子,很是郑重的问道:“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桂花坳的村民就没去找过那笔宝藏?还有,你的意思是说那个游医是个骗子,桂花坳的村民,老老少少少说也有两三百人,就没有一个人能够识破?还有,既然连然人家这点小把戏都不能识破,又怎么会知道宝藏被人家取走了?最为荒谬的事,桂花树枝就是开启宝藏的钥匙这件事,明显的就带有极为隆重的神话色彩,几百年了,桂花坳的上上下下数代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认得出来!你说可笑不可笑,荒缪不荒缪?”

    乔雁雪摇了摇头:“我倒是很赞成许东的看法,往往许多你觉得荒缪的事情,真真正正的就会发生在你身边,你越觉得这件事很是荒缪,只能说明它的本质被隐藏得很深,如果你不信,我马上就可以再让桂花坳的村民再感染一次怪病……”

    乔雁雪说可以让桂花坳的村民再感染一次怪病,许东心里禁不住冒出来一股飕飕的凉意,忍不住暗暗地离开乔雁雪好几步。

    偏偏乔雁雪似乎能感觉到许东心里的凉意,转过头来,笑了笑,说道:“我真的有那个能力,但是我绝对不会那么去做,你相信吗?”

    许东只觉得乔雁雪那笑容让自己浑身发毛,可是,在乔雁雪的逼视下,许东只得赶紧点了点头,心里却哼了一声:“相信你,你当我神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