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四章 毒窟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一脸坦诚,对许东说道:“我的件事情,说起来极为复杂,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总的来说,就可以概括成一句话,我在找一样东西!”

    乔家的事情很棘手,很复杂,龙秋生也对许东说过,而且,乔雁雪也说过,许东这一拨人,已经是第六拨,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来,一句话两句话,的确是没办法说得清。

    “你们最终要找的,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事情的起因经过说不清,这“目的”应该很明确才对,所以许东问道。

    谁知道乔雁雪摇了摇头:“这个,我也说不清楚,现在恐怕也没人说得清楚,如果一定要说我们要找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的话!我想,这么说或许你能明白——我们要找的东西,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

    乔雁雪的回答,真正让许东的脑袋大了一圈儿,“很模糊的概念”,这玩意儿要怎么去找?

    许东还想要在问得仔细一些,偏偏这个时候胖子从拐角处钻了出来,还一脸惬意,看样子,这一阵他倒是蹲得很爽。

    胖子直接走到乔雁雪面前,把胖乎乎的手一伸,说道:“乔小姐,还得麻烦你再给我一颗,要不然……”

    乔雁雪微微皱了皱鼻子,看了胖子一眼,微微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将那根管子拿了出来,倒出一粒药丸,递给了胖子。

    这一次,胖子到是小心翼翼的将药丸收好了,这才讪讪的说道:“出发……”

    乔雁雪默默的在头前带路,遇到岔洞,也只是微微停顿一下,然后就直接往里走,这让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很是好奇。

    看样子,乔雁雪对这个龙藏洞很是熟悉!

    她怎么会对这个洞很熟悉?

    走了一段,胖子终于忍不住将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乔雁雪头也不回:“我既然知道现在要找的东西在龙藏洞这一带,就肯定是下足了功夫的,要不然,岂不成了瞎摸乱闯。”

    胖子被呛得翻了个白眼,半晌也作声不得。

    倒是许东,一路上不声不响,不时打量一下已经走过的洞,许东发现,刚刚走过的这一段,洞里还算宽敞,基本上七八个人并排着走,也不会显得拥挤,而且,岔洞极少,这一路过来,也就只有两三个岔洞,而且这两三个岔洞,都不大,最大的一个岔洞,也还不到这个洞的一半大小,可以说,现在走着的,是一条主洞。

    而最主要的是,这条主洞的地面,很是平整,这种平整,在许东看来,绝不是天然形成的,至少,也是人为的简单的整理过的。

    龙藏洞被人为的整理过!这就让许东觉得很是奇怪,这事儿,就算是自己的那位桂花坳的同学,也没跟自己说起过,这是怎么回事!

    许东想着,这时乔雁雪停了下来,前面再次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洞口,在这两个洞口前面一站,许东明显的感觉到一冷一暖两股气流迎面扑来,冷飕飕的气流,从小洞口里出来的,比较暖和一点儿的气流,则是大洞口里出来的。

    乔雁雪在原地呆了一阵,突然抬头问许东:“你的鼻子很灵敏,你能够闻出来这是味儿吗?”

    许东暗自叹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只是无论如何,这会儿还是必须得给乔雁雪一个交代。

    沉默了半晌,许东走到小洞口边儿上,仔细的朝里面看了看,这个小洞口里面黑黝黝的很是幽森,许东没闻出什么异味儿,但却意外地有些发现。

    这小洞里,有种悉悉索索的声响,很轻微,像是气流轻轻地磨挲墙壁的声音,又像是沙子轻缓的在流动。

    当然,还有一种却是许东不愿意去想象的声音——爬行动物在爬行!

    之所以许东不愿去想象,是因为在爬行的时候能够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种爬行动物一定不会很小,要么,就是数量庞大得惊人!

    不过,许东虽然不愿意去想象,但是这个结果,许东却不能不说出来。

    要说出来,说得对了,乔雁雪之人就会相信,要是说的错了,也许,乔雁雪就会放人,但是如果什么都不说,那肯定是不成的!

    “这里面……的味道……很……很不好闻……是毒虫的味道……”许东斯斯艾艾的说道。

    乔雁雪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小洞里,的确有些味道,乔雁雪都闻得出来,那是一种略带一点甜味儿却又夹着一丝酒香的味道,这种味道本来并不难闻,但这的确是洞里的毒虫的味道,而且,带有这种味道的毒虫,极为厉害,要说毒性,恐怕也不会比许东遇到的那条蛊蛇的毒性差。

    让乔雁雪难以置信的是,许东根本就没说是什么味道,却直接就说这里面有毒虫,难道,许东不但鼻子灵敏,而且还是个懂得“毒”的人!要不然,许东原本也知道这洞里有毒虫。

    乔雁雪张了张嘴,本来想要问问许东,但是一开口,却又勉强笑道:“我们现在要走的,就是这条有毒虫的小洞,你们怕不怕?”

    胖子一拍胸脯:“怕他个什么,不就是几条虫子么,蜈蚣烧烤,你们吃过没?”

    “啊……”乔雁雪顿时叫了起来:“你……你们吃蜈蚣……”

    胖子很是爷们儿的说道:“那有什么了不起,东哥还吃过蛊蛇呢!而且是生吃!”

    “你们……你们……”乔雁雪指着许东跟胖子两个,胃部一阵抽搐,差点就要吐了出来。

    “胖子,别胡说八道,我那是没办法,在保命,再说,也就仅仅只是咬了一口,什么生吃熟吃,看你把人家吓得。”许东呵斥着胖子,又去扶弯腰想吐的乔雁雪。

    谁知道乔雁雪根本就不领许东的情,还生怕挨着了许东似的,要许东离他远一点儿。

    对乔雁雪,许东也不介意,但是却转头狠狠瞪了胖子一眼,都是胖子这家伙,胡说八道,乱用成语,害得乔雁雪老是以为自己跟胖子两个是“*友”。

    想象力丰富得如同乔雁雪这样的女孩子,遇上这样的事儿,她自然不想让是“*友”的许东去碰她。

    这回可好了,在乔雁雪的心里,许东跟胖子两个人的形象,不但是“*友”,而且还是专门吃常人碰都不敢去碰的东西的“变态”。

    干呕了好一阵儿,乔雁雪才缓过气来,又休息了好一阵儿,乔雁雪才说道:“我们要走的,就是这个小洞,里面的确是有些毒虫,不过大家不用害怕,我给你们的药丸,就是克制这些毒虫的。”

    “那些是什么样的毒虫?”胖子问道,既然乔雁雪知道里面是些毒虫,又是有备而来,胖子当然不怕,不过,胖子还是想要知道,那些毒虫,到底是些什么样的。

    乔雁雪淡淡的答道:“不过就是些蜈蚣而已。”

    “是蜈蚣啊……”胖子眉开眼笑的答道,本来胖子还想要说,正好,出去的时候多带上一些,稍微处理一下之后,好做烧烤来吃,一眼看到乔雁雪那张煞白的俏脸儿,胖子硬生生的把想要说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略略整理之后,三个人进了小洞,依旧是乔雁雪带头,一路上,乔雁雪不停地招呼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小心一些,千万不要让身上的皮肤太过裸露,防止蜈蚣碰巧掉在裸露的皮肤上,一旦这些蜈蚣落到裸露着的皮肤上,就算死不了人,也会有极大的麻烦。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自然是照做不迭,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乔雁雪。

    这洞口本来就不大,越往里走,就越是狭窄,到后来,背包只能提在手里,人只能侧着身子往前走,偏偏在这一段特别狭窄的地方,许东看到十分恐怖的一幕。

    成千上万,指头粗细六七寸长短的白色蜈蚣,几乎爬满了两边的洞壁,而这种蜈蚣,身子是白色的,背上却有一条漆黑的黑线,从尾巴一直延伸到头顶,漆黑的毒颚,不时一张一合,触须不住的四下晃动,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对猎物送上致命的一击。

    不过,乔雁雪身上有趋避毒虫的丹药,这些蜈蚣似乎乔雁雪没什么兴趣,即使乔雁雪偶尔惊动一片蜈蚣,那些武功也仅仅只是稍微一乱,随即又恢复了安静。

    胖子一路过去,那些蜈蚣也是如此,对送上门的猎物,似乎视而不见。

    倒是胖子这家伙,眼里露出来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看着这么多这么肥硕的蜈蚣,要不是顾忌着乔雁雪的感受,胖子真是恨不得立刻就动手,找个大袋子,装上几百条,回去之后,好慢慢享用!

    只是许东侧着身子,小心翼翼的靠近洞壁上聚集着大量的蜈蚣的时候,不曾想,那些对乔雁雪和胖子两个人都视而不见的蜈蚣,突然之间如临大敌,霎时间纷乱起来。

    不少的蜈蚣,从墙壁上,哗哗的直往下掉,不到片刻,竟然堆积了足足五寸厚的一层蜈蚣,掉到地上的这些蜈蚣,冲着许东飞舞着触须,摆动着毒颚,似乎在向许东示威——要是许东再往前踏上一步,必将誓死一战。

    看着墙壁上乱成一团,以及地面上不住堆积起来的蜈蚣,许东头皮发炸,心里发麻,乔雪雁给的避虫丹药,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不灵了呢!

    自己还要不要跟着过去啊!

    眼看胖子都已经走的很远了,许东焦急起来。

    顿了片刻,许东一咬牙,把乔雁雪给自己的丹药摸了出来,拿在手里,往前一伸,谁知道,这丹药到了许东手里,不但没能让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蜈蚣安静下来,反而像是刺激了它们一样。

    许东的手伸过去,墙壁上,地上的蜈蚣,顿时炸了锅,许多蜈蚣飞快的朝着许东游动过来,更多的,却是畏畏缩缩,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见蜈蚣炸了锅,许东心里一慌,这丹药不管用,现在怎么办?

    偏偏这个时候,从洞顶壁上掉下来一条足足七寸来长的蜈蚣,无巧不巧,正好落在许东的手臂上。

    原本就心惊肉跳的许东,顿时大叫了一声,手上一挥,想要把那条蜈蚣抖落,谁知道,许东这一挥手,却直接把拳头碰在了洞壁上,那条蜈蚣被抖落了,许东的拳头也在棱角凸出洞壁上划了一道口子,手里的趋避毒虫的丹药,也掉到地上,滚了滚,不知道滚进了哪个石头缝儿里。

    没了避虫丹药,许东扭头就想要逃跑,但是,在这一瞬间,许东发现了一个奇景!

    自己想要逃跑,这些蜈蚣也想要逃跑!

    拿着丹药的时候,那些蜈蚣都离许东不到一尺来远,这会儿,许东手里的丹药掉了,那些蜈蚣几乎是“刷”的一下,退开不下四五尺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