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毒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见状,忍不住向前跨上一步,洞壁上、地上那些原本密麻麻的蜈蚣,一霎时间极为慌乱,潮水般的的再退开两尺来远,而这个距离,差不多也就是许东跨出这一步的距离。

    “原来这些蜈蚣怕我!”许东大喜。

    这些蜈蚣原本的确很毒,比普通的蜈蚣要厉害许多倍,不过,许东因为吞食过蛊蛇的血液,虽然被医生控出来不少,但是在许东身体里毕竟还有些残留,这些蜈蚣害怕的,就是残留在许东身上的毒素!

    想明白这一层,许东大踏步上前,追赶胖子和乔雁雪两人,所到之处,那些蜈蚣,纷纷潮水一般后退躲避,始终保持着离许东四五尺的范围。

    这会儿,乔雪雁跟胖子两个人,早穿过了这一段狭窄、爬满剧毒蜈蚣的地段,到了宽敞一点儿,而且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条蜈蚣的地方。

    回过头来,发现许东没跟上来,胖子便大叫了一声:“东哥……”

    声音在洞里不住的回荡,天地之间都是一片:“东哥……东哥……哥……哥……”

    “没事儿,就撒了泡尿……”良久,许东才答道。

    待那一片“泡尿……尿……尿……”的回声结束,胖子才转头望着乔雁雪,一脸鄙夷的低声说道:“这家伙,女孩子面前,说个‘方便’不就得了,还撒了泡尿,简直粗俗不堪,不,是粗鄙……”

    话还没说完,冷不防背后被许东拍了一下,吓了胖子一大跳。

    胖子回头怒视着许东:“东哥,你过来也先打个招呼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怎样,我这人呢,就这么粗俗不堪,谁叫某些人喜欢背着人乱嚼舌根!”许东嬉皮笑脸的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要打情骂俏,待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去,现在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呢!”看着这两家伙“打情骂俏”,乔雁雪只感到胃部抽搐得厉害,甚至超过了听说这两家伙吃蜈蚣烧烤,生吃蛊蛇。

    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齐“啊……”的叫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再次怒目对视,

    连“打情骂俏”都让乔雁雪用上了,两个人在乔雁雪心里,“好*友”的形象,怕是这一辈子也抹不去了。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倒是十分平静,胖子跟许东两个人各自生着闷气,谁也不搭理谁,乔雁雪心里有事,也是闷头赶路,一时之间,洞里就能听得到微弱的呼吸,已经偶尔踢踏碎石子发出来的声音。

    走了一段十分平静的路程,这洞穴便开始弯曲向下,越是向下,那凉飕飕的冷意越浓,到后来,冷意竟然就有些刺骨!

    到了稍微平缓一点儿的地方,乔雪雁再次停了下来,放下背包,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我们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好好的吃点儿东西,补充一下体力,接下来的道路很是艰险,所以,我们必须要有充足的体力。”

    许东拿出压缩饼干,就着矿泉水,吃了一半,忍不住问乔雁雪:“乔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现在要找的东西,究竟放在什么地方?还要多久才能拿得到?”

    乔雁雪沉吟了半晌,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我现在要带你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姓马的军阀藏宝的地方……”

    “啊……”许东大吃了一惊,自己的鸟笼子里藏着马军阀的藏宝图,许东还想着要是有机会打开了那张藏宝图,如果能拿到宝藏,就分给桑秋霞一些,算是自己没找着“桑家宝藏”,对桑秋霞的一点儿补偿。

    没想到,马军阀的这处宝藏,早就有人知道了!而且,现在要去的,就是那个地方!

    这么说,马军阀的宝藏,算是完了,许东心里一阵冰凉,甚至比刺骨的凉意还要冷。

    “呃,是这样的……”看着神色木然的许东,乔雪雁略一沉吟,说道:“马军阀在建造这处宝藏的地方之时,其中一个工匠,在建造之初,就发现一处通道,可以通向外界,那个工匠把这事儿隐住了不说,只想日后逃出去,再回来挖掘这些宝贝,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马军阀一早就在这些工匠和守卫的饮食里,下了慢性毒药,只等藏宝之处建造完成,这些守卫和工匠,一个个便毒发身亡,如此一来,这处藏宝的事情,就只有马军阀一个人知道,而那个发现密道的工匠,虽然最终逃了出来,但由于中毒过深,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从他留下来的线索来看,也就只是知道那条密道,是由龙藏洞进入,至于藏宝之处的实际情况,这个世上,恐怕也就只有那些死去了的人才知道。”

    “你是说,马军阀的宝藏,应该还没被人发现?”许东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要找的,并不是什么马军阀的宝藏,而是藏宝之处的一道防线!”乔雁雪用“一身铜臭”的眼神看了许东一眼,这才说道。

    “要找的是一道防线?”胖子忍不住问道,不找宝藏找防线,这岂不是要让人入宝山而空手回,再说,这防线,怎么去找?

    乔雁雪同样用“一身铜臭”的眼神看了胖子一眼,才说道:“据说,马军阀当日在那些工匠和守卫的饮食里,下的毒是一种极为罕见‘蜈蚣蛊’,刚才,你们经过的地方,看见那些蜈蚣了吧,那就是蜈蚣蛊王的后代,而那条蜈蚣蛊王,也被马军阀用来镇守藏宝,我要找的就是它……”

    “啊……”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那些剧毒的蜈蚣,是蛊王的后代!亏胖子还想着出去的时候,要带上一些慢慢的享用,谁知道那些东西竟然是让人闻名变色“毒蛊”!

    怪不得乔雁雪受不了的,这一下,胖子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干呕起来。

    许东定了定神,暗想,这乔雁雪也不早说,自己手里就有马军阀的宝藏图,一早说了,找个人将那宝图打开,乔雁雪拿她想要的“蜈蚣蛊”,自己跟胖子等人么,呵呵……

    谁知道乔雁雪像是看穿了许东的心思一般,笑了笑,说道:“龙爷爷说过,你手里有张藏宝图,可惜的是,那张藏宝图现在只不过是张废纸!”

    “东哥……你……你有一张藏宝图?”胖子一下子激动起来。

    许东没好气的答道:“没听人家说啊,那只不过是废纸一张!你激动个什么劲儿。”

    “为什么呢?”激动之余,胖子还是问了一句。

    这个“为什么呢”,不用许东开口,乔雁雪就说了出来:“这是因为,在那张藏宝图上,被绘制的人涂上过一层极为罕见的膏脂,附着力极为强劲,不知道化除膏脂的秘法,就算用现代工艺,也无法打开那张宝图,偏偏知道那种化除膏脂秘法的人,在前年就已经过世了,你们说,这张藏宝图还有什么用?”

    胖子不服气:“难道除开那个已经死去的人知道化除膏脂的秘法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人知道了?再说,难道那个人就没留下化除膏脂的秘法?”

    乔雁雪淡淡的摇了摇头:“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除了时间上紧迫之外,我不是又找到了另一条路!”

    这一下,胖子跟许东两个真是彻底无语。

    那张藏宝图,还真就是废纸一张!

    有它,或许会简便一点,没有它,现在大家正走在通往藏宝处的路上呢!大不了,稍微多耽误一点儿时间,比起耗时费力满世界的去找人化除膏脂,打开藏宝图,再来开启宝藏,对乔雁雪来说,反而是要绕一个大圈子。

    这世上的事情,有时候就这么无奈,昨天,许东手里的藏宝图,都还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一眨眼,到了今天,那张藏宝图除了自身的研究价值,对许东来说,可以说真的就是一张分文不值的废纸了!

    看着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一脸失落,乔雁雪眼里满是笑意,近乎幸灾乐祸的笑意:“其实,那张藏宝图,还是具有一定价值的,如果是我,最起码一百万,我不会出手!”

    “还能值一百万!”胖子脸上总算是有了一点而兴奋,至少,比直接扔了,要强上一千万倍!

    可惜,许东却更加懊恼,乔雁雪有钱,又不在乎钱,她当然会这么说,但要是换了其他的人,知道那张藏宝只不过是一张废纸,只存在一点研究价值,恐怕能给出十万,也算是高价了。

    休息到了这会儿,已经差不多过了四十分钟,而且,这一路过来,也算是有惊无险,现在又歇息了这么长的时间,三个人的体力,已经恢复如常。

    过了这段稍微平缓一点儿的地方,这洞里的地形更是直接向下,地势险要陡峭,如同要下“天坑”一般。

    乔雁雪取出绳索,找了个坚实的地方,将绳索系牢,又亲手教许东、胖子两个把保险扣、升降器等等索降器具装备妥帖,这才慢慢开始往下降。

    胖子跟许东两个人,从来都没用过这些先进的索降器具,虽然乔雁雪仔细的教过了两个人,但是到了使用起来的时候,两个人依旧是笨手笨脚。

    好在乔雁雪的身手极为了得,几乎是一边下降,一边照顾着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