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 密码锁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笑了笑不答,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面取出一根两寸来长的金黄色管子,举到胖子面前,说道:“看好了,这就是雷管!”

    胖子听说炸药只要储藏得好,并不是拿在手里立刻就会爆炸的东西,顿时大了不少胆气,一伸手,想要从乔雁雪手里把雷管接过来把玩一番。

    谁知道这一次,乔雁雪根本就不把雷管给胖子,还十分谨慎的说道:“这是最先进的遥控雷管,非常灵敏,稍有不慎,便会爆炸……”

    胖子吓了一跳,又赶紧缩回手来。

    乔雁雪将雷管插进粘在石门一角上的炸药里,然后回过头来,说道:“后退五米,然后把背包取下来靠墙……”

    胖子跟许东两个虽然不明白取下背包是要干什么,但还是依着乔雁雪,将背包靠墙边放了。

    乔雁雪也将自己的背包取下来,放在许东跟胖子两个人的背包上,这才让胖子跟许东两个人伏到背包后面。

    听乔雁雪这样吩咐,许东跟胖子两个算是明白了,这三个背包,就是三个人的防护工事!

    这能防护得了吗?

    胖子这家伙倒是兴奋至极,现在就可以眼睁睁的看上一次“大场面”,机会难得啊!

    乔雁雪拿出遥控器,也伏了下来,见胖子抬着头死死地盯着那块炸药,忍不住伸手在胖子的头盔上拍了一下,喝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不想被震破耳膜的话,就张开嘴,堵上自己的耳朵。”

    胖子极不情愿的照做了,乔雁雪又看了一下许东,这才说道:“注意了……”

    “轰……”乔雁雪话还没说完,顿时传来一声巨响。

    这倒不是乔雁雪故意提前引爆,甚至乔雁雪都还有话没交代完,只是胖子这家伙,发现许东伏在乔雁雪身边,觉得自己这一次又吃了个大亏,心下不忿,想要跟许东换一下位置,这一换,直接将乔雁雪撞了一下,所以,提前引爆了炸药。

    一霎时之间,胖子直觉自己像是被一个巨人扇了一巴掌,而且,是从脑袋上扇下来的,震得胖子两只眼睛面前出现无数金光闪闪的金元宝

    偏巧这个时候乔雁雪正准备责问到的是谁撞了她,让她自己都没来得及做防护措施,一转头,却发现胖子这家伙,正以极为“亲密”,极为“不雅”的姿势,趴在许东身上,而许东却半点儿也没挣扎,乔雁雪的脸“刷”的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儿。

    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自己的面,这两家伙……真是龌龊、下流……

    乔雁雪脸红了一阵,白一阵,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赶紧爬起身子,离许东跟胖子两个远远的。

    待硝烟渐渐散去,乔雁雪才小心翼翼凑上前去,检查爆炸效果。

    由于炸药的剂量乔雁雪计算得很是精准,这石门,被炸开了箩筐大个洞,但是通道,顶壁等等相关部位,却一点儿也没什么损伤。

    乔雁雪弓着身子,打算钻到门那边去,找找关闭箭雨的机关。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早已经到了身后,还说道:“哇,还真是被炸穿了,呃……高明,高手……”

    许东在一旁看了看,这道石门并不厚,也就五六寸厚薄,许东就不由得有些奇怪了,按说,就算是马军阀那个年代,不要说黑火药,就算是tnt也已经能弄得到了,这么薄的石门,能挡得住前来掘宝的人?

    看了一眼许东跟胖子两个,乔雁雪勉强忍住要吐的冲动,没好气的说道:“这就是藏宝与墓葬最大的区别之处,藏宝者自然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进来,将宝藏运出去使用,所以也就用不着把门道堵得不容易打开,而且,门道容易打开,也容易让盗宝的人轻视,比如说这道门,要是从外面强行破开,盗宝的人就会迫不及待的冲进来,一旦冲进来,触发了箭雨,就没人能够活着出去!”

    许东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胖子这家伙却继续问道:“要是墓葬的话呢,那又会是怎么样的!”

    乔雁雪皱了皱鼻子,用感觉对胖子比对许东跟加嫌恶的语气说道:“墓葬,哼,没有哪个人希望自己死了之后,还要被人翻尸曝骨,对盗掘墓葬的人,他们自然是想尽一切有可能的办法来阻止,甚至是赶尽杀绝……”

    许东插嘴问道:“也就是说,藏宝跟墓葬,虽然形式上差不多,但是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藏宝,就算是有机关消息,但比起墓葬来说,藏宝的无论什么机关,都会留给人一线生机?”

    乔雁雪瞥了许东一眼,用“虽然你们两个人的行为让人不齿,但你能够看到事物本质的这份洞察力,还算是让人欣赏”的表情,说道:“这并非什么奇怪现象,藏宝的人也不可能希望自己的藏宝,自己都再也拿不到宝藏了,本质区别而已!”

    说话间,胖子已经从破洞里钻了出去,站在门那边大叫:“东哥……东哥……我找到了……”

    乔雁雪唯恐胖子会胡乱的去开启机关,赶紧钻进破洞,还厉声阻止胖子,不要随便乱动,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许东最后一个钻了过来,抬眼看去,原来,这边的情形,与先前那边差不多,也是一条黑黝黝的通道。

    胖子所站的位置,是石门的右边,那里靠墙壁立着一根圆形的石头柱子,柱子上有明显的凿刻痕迹,这些痕迹形成三道铁箍一般,箍着石柱,只是这三道石箍雕凿的比较光滑,所以比较让人容易瞩目。

    乔雁雪走到胖子身边,盯着那根柱子看了一会儿,说道:“这是一种特制的机关,简单地来说,如同现代的密码锁,要正确的打开石门,须得要知道密码,否则不但打不开石门,还会引发其它机关。”

    对这种带有“密码”的机关,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两眼一抹黑,能够做的,也就只能是看着乔雁雪动手破解。

    乔雁雪想了想,上前,双手捧着石柱上自下而上第一道石箍,微微用力向右边旋转,这道石箍果然是活动的,不过,可能是因为做工比较粗糙,乔雁雪转动起来,十分吃力。

    不过,才转动数分,便听到石柱里面发“咔”的一声微响,听起来就像是锁里的锁簧卡扣被触动了一样。

    听到这一声微响,乔雁雪脸上一喜,放开第一道石箍,抬手去扳动第二道。

    第一道石箍,乔雁雪扳动起来十分吃力,但这第二道石箍,却是灵活得多了,乔雁雪双手扳动,只是转了大半圈,便同样发出“咔……咔……”一声微响。

    见第二道石箍到了位置,乔雁雪一脸喜意,随即去扳动第三道石箍,三道石箍里面,也就最上面这道石箍最为轻巧,估计这是因为石头机关自身重量造成的,所以,越往上,就越是轻巧。

    这一次,乔雁雪捧着石箍,依旧是缓缓的向右转动,不过,这道石箍,乔雁雪整整转动了两圈,也没听到预想中的那“咔……”的一声响。

    见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声响,乔雁雪微微皱眉想了一阵,又捧着第三道石箍,反向左转,这一次,乔雁雪旋转的动作放得很缓慢,而且,几乎把耳朵贴在石头柱子上,仔细的探听转动时发出来的声音。

    只是乔雁雪再次转动了三圈,也没听到那期待已久的声响。

    乔雁雪紧锁着眉头,沉思了好一会儿,再次重头做起,首先,将第一个石箍慢慢的扳回原位,再是第二个,然后是第三个。

    而且扳回原位时,乔雁雪的动作很是轻柔,而且一直都将耳朵贴在石柱上,连一丝儿异响也不曾放过。

    恢复原位之后,乔雁雪开始反向转动石箍,第一道石箍转到先前发生的位置的时候,依旧是发出“咔……”的一声轻响。

    这一次,乔雁雪并没有急于在去扳动第二个石箍,而是捡起一块先前被炸药炸碎的石屑,在这个位置上,仔细的做了个记号。

    然后才开始转动第二个石箍,到第二个石箍依旧是发出“咔”的一声的时候,乔雁雪再次做上记号,随后开始转动第三个石箍,让乔雁雪失望的是,这第三个石箍,无论怎样旋转,既没发出那一声让人期望的声音,石门也依旧是没有丝毫动静。

    乔雁雪有些疑惑起来,怎么会这样?

    按说,这种“密码”开关,是最简单不过的一种,也就是因为简单,便于建造,马军阀才会采用,而乔雁雪也知道这种密码开关的打开方法,用的,也是最可靠的破解方法,可是这门却没被打开,而且,最后一个密码箍,好像是被自己弄得失了灵!

    胖子在一旁憋着气,憋到自己难受得忍不住了,又看见乔雁雪不再去转动石箍,却皱着眉头沉思起来,胖子这才吐了一口气:“乔小姐,打不开吗?真要打不开,咱们就……就拿块炸药出来,轰它一下……”

    乔雁雪瞥了胖子一眼,淡淡的丢了一句:“你,四肢发达……要是炸药能解决问题,会要你说……”

    胖子讪讪的笑了笑,把目光转向许东。

    许东这会儿也是皱着眉头,其实,乔雁雪旋转石箍时,两次发出来的声音,极为相似,但是在许东的耳朵听来,却是大有区别,第一次乔雁雪转动第一道石箍,到了那个位置,声响只是轻微地“咔”的响了一下,第二道石箍发出的声响,却是两声,仿佛是触动锁头卡簧,但是在一瞬之间,又被错动了一丝丝儿,所以,才多出来错动时发出来的声音。

    只是这个错动,只能以分厘丝毫计,所以错动时发出的声响也极为短暂,短暂到两次声响连成了一声,连乔雁雪都绝没察觉出来。

    不过,许东认为,这石头做的开关,自然是无法与钢铁之类的相比,用钢铁制成的,误差几乎可以比一根头发丝的直径还要谓小上好多倍,但这石头玩意儿,做工再怎么样精细,也不可能精确的达到那个级别,何况,马军阀那个年代,根本没有现代化的石头切割机之类的机械,所以,两次发出的声响有些差别,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所以,乔雁雪打不开机关,许东也就只是认为,应该是开启的密码不对,其他的事,许东也没做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