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困境
一本读|WwんW.『yb→du→.co
    只要来的不是蛇,胖子根本就不在乎,在背包里取出一把小小的折叠刀,拿在手上,厉声喝道:“出来,出来……出来跟你胖爷爷见个真章……”

    乔雁雪也是十分紧张,手里拿着先前用过的那把小铲子,背靠着墙壁,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许东紧紧盯着刚刚那团妖异的黑气消失的地方,那里,正是大坑的边沿,现在看不到那一团黑色气息,应该就是“它”躲进了大坑。

    许东很想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许东不敢,这一团黑色的气息,实实在在的让许东从心底发寒,好像是老鼠遇到了猫,小兔子遇到了大老鹰,遇到了天敌,只有束手就擒一般!

    见许东害怕成这样,胖子挺着胸脯,往许东面前一站,再次大喝:“出来……”

    胖子的喝声之中,许东眼睁睁的看着先前那一团黑色、妖异的气息,慢慢的再次从大坑边沿上冒了出来。

    “在坑边上……”许东大叫着,浑身瑟瑟发抖,不住的往后退,一直退到墙壁边。

    胖子一手拿着折叠刀,一手将手电光对准大坑边缘,做出随时都会雷霆一击的姿势,跟那个什么“危险”拼上一把,当然,前提是,来的千万不能是蛇!

    乔雁雪也将手电光对准大坑边沿,手里的小铲子随时都会就势挥出,见许东十分害怕,不由得横跨一步,勉强挡在许东身前。

    随着那团黑色气息慢慢升起,许东算是看清楚了,那东西,正是蛇的死对头,蜈蚣!七八条几近一尺的蜈蚣,拉着帮、结着伙,慢慢爬了上来。

    这七八条不但大得出奇,颜色也与许东遇到过的不一样,通体乌漆墨黑,黑得油光闪亮,与先前许东遇到的白色蜈蚣正好相反,一看就知道这些玩意儿会有多毒。

    乔雁雪大叫了一声:“这是蜈蚣蛊的第一代后代,大家小心……”

    “蜈蚣蛊的第一代后代!”胖子一见到是蜈蚣,心下大定,甚至嘴角都开始流出馋涎。

    蜈蚣这玩意儿,只要处理得当,越毒,吃起来才会越香嫩可口,普通蜈蚣,胖子吃过了好几次,那味道,可真是没得说,胖子甚至都在想,要是每天都能吃上一顿蜈蚣烧烤,让他去做神仙,恐怕他都不干。

    所以,胖子甚至开始盘算起来,这几条蜈蚣,又大又肥,毒性也不错,要是多加点孜然粉、五香粉……等等,那味道……

    胖子还在幻想着怎样炮制美味,乔雁雪却是已经发动了攻击,不对,是蜈蚣抢先发动了攻击,而且,它们的目标很是明确,许东!

    几条蜈蚣摇晃着触须,摆动着毒颚,直接就奔向许东,仿佛,这里的三个人,就只有许东才是它们的美味。

    胖子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乔雁雪却是清楚得很,因为,许东身上有蛇蛊,许东害怕这几条蜈蚣,也正是因为如此。

    先前,那些白色的蜈蚣害怕许东,那是因为许东身上的蛇蛊毒性,远远地超过那些白色的蜈蚣,虽然是死对头,但是对手强大到自己无法对付的情况之下,退避三舍,自然是不错的选择。

    现在,情况眨眼间就掉转了个个儿,这种黑色的蜈蚣,虽然只是蜈蚣毒蛊的后代,其毒性已经远远超过了许东身上的蛊蛇毒,再加上,蜈蚣和蛇,天生就是死对头,这些蜈蚣一上来,不找许东找谁去。

    “啪……”乔雁雪手握小铲子,一挥手,朝着一条蜈蚣当头拍下,顿时将这条蜈蚣的脑袋拍了个稀巴烂,乌黑的汁液顿时溅出来巴掌大一块地方,这条蜈蚣稀烂的脑袋被粘在地上,但是那尾巴依旧是一阵乱弹,看起来,让人觉得又恐怖又想呕。

    “啪啪啪……”乔雁雪一阵急拍,砸碎三条蜈蚣的脑袋,砸断一条蜈蚣的腰。

    胖子拿着一把不足七寸长的折叠刀,刀砍足踏,也解决了几条。

    只是,许东在两个人身后,大叫了起来,还有……而且,为数还不少!

    乔雁雪和胖子两个人自然也是看得明明白白,像这样的蜈蚣,正不住的爬上坑沿。

    胖子眼看着密密麻麻越来越多的蜈蚣,也是手忙脚乱、头皮发炸,奶奶的,这玩意儿吃是好吃,多了,也会死人的!

    眼看着愈来越多的蜈蚣涌上来,手忙脚乱的乔雁雪一咬牙,大叫了一声:“走……”

    走,往哪里走?身后是一条通道,但基本上可以算是一条死胡同,前面的门没打开,去钻那条密道,开什么玩笑,除非让一个人舍身堵着!

    可是无论是许东还是胖子,都绝对不会干这样的事出来。

    百忙之中,乔雁雪拍死两条离自己最近的蜈蚣,拍上一条,解了燃眉之急,趁机又从背包里取出射绳枪,对着大坑上面的天花板,扣动了扳机,强劲之极的射绳枪头,“当”的一声钉在不足五米高的天花顶上。

    乔雁雪连试都没试,直接把射绳枪丢到许东面前,喝道:“荡过去……”

    荡过去,也就是直接荡当到对面去,这本来不是一个解决根本的办法,但这时,也是唯一一个可行的办法。

    许东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当下也不多说,直接将射绳枪拿在手里,将多余的钢丝绳往手臂上一缠,然后抖抖索索起步开跑。

    这个时候,许东真的不想客气什么,也许自己一丝犹豫,引来的后果,会是胖子,或者乔雁雪,被这些蜈蚣咬上几口!

    或许,自己身上的气息,能够吸引这些蜈蚣,把注意力从胖子或者乔雁雪身上转移开,或者就算只是暂时的,多少也能替他们两个人争取一些时间,这也说不一定是件好事!

    所以,许东毫不犹豫的荡了过去。

    这大坑不过也就七八米,许东情急之下,用的力道自然不小,荡到对面,双脚刚刚着地,立刻就取下射绳枪,大叫:“我过来了……绳子来了……”

    叫着,将射绳枪扔了过去。

    胖子跟乔雁雪这边的蜈蚣,突然失去了天敌的气息,的确是迟滞了好一阵儿,这让乔雁雪跟胖子两个有了一瞬间的喘息机会。

    见射绳枪荡了回来,乔雁雪一伸手接住,叫道:“胖子,走……”

    胖子这会儿正不住后退,见乔雁雪要自己走,微一迟疑,将扔在地上的背包拿在手里,然后才伸手去接射绳枪,

    不曾想,这个时候乔雁雪一伸手,拦腰将胖子揽在怀里,然后一个冲刺,带着胖子飞了起来。

    这一刻,胖子直觉得脑袋有些晕眩,说不出这种感觉是兴奋还是刺激。

    只是胖子还没能去细细的体味一下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身上一痛,被乔雁雪扔在了地上。

    而且,还是脑袋先着地,不用摸也知道,过不了多大一会儿,额头上就会多出一只角来。

    胖子眼冒金星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指着乔雁雪:“我……草……”

    这时,乔雁雪也才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胖子,怒道:“王胖子,你怎么会这么重……”

    那把射绳枪,在这样的距离上,本来足足可以承受三个人来来回回荡上两次的,没想到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一起过来,直接就被扯掉了。

    还好,枪头在脱离顶壁的那一刻,乔雁雪揽着胖子,已经到了许东这边,只不过巨大的摆荡力道,将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许东过来之后,麻着胆子,硬着头皮,到坑沿去看了一眼,看这一眼,让许东更是惊悚不已,整个大坑里,少说也有数千条那样的蜈蚣!

    密密麻麻的几乎铺满了整个大坑的底部,先前被许东弄死的那些收尸蛇,到现在差不多都变成了白色的骨头架子。

    而且,手电光到处,许多蜈蚣似乎发现了猎物已经逃跑,又开始追击过来。

    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久留的地方!

    乔雁雪收拾好射绳枪,现在,乔雁雪手上,就剩下唯一的一件工具了!还好,关键时刻,胖子居然还没忘记他的背包。

    大坑这边,依旧是一条通道,不过,这条通道不长,手电光轻而易举的就能看清楚通道的门,看样子,也不过就是七八米距离。

    只是身后无数的蜈蚣,已经开始往坑沿上爬了,这容不得三个人稍有耽误。

    乔雁雪打头,胖子在后面扶着许东,紧紧地跟了。

    几步之间,乔雁雪就到了通道尽头的石门前,本来还预计着在这间不容发的情况下,怎样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机关,打开石门,没想到乔雁雪走近一看,这石门,居然是半掩着的!

    也容不得乔雁雪多想,立刻发力,推开石门,让许东跟胖子两个先进去。

    待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合力将门关上,并且检查了一下,确定蜈蚣进不来之后,乔雁雪这才吐了一口,回头打量身后这个地方。

    手电光照处,这是一个只有二三十个平方石室,石室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小小的石头柜子,摆在对面靠墙壁边,其它的什么也没有。

    乔雁雪拿着手电看了一圈,这石室里再也没有其他的通道了!

    这么说,这里应该就是马军阀藏宝的地方。

    这里是马军阀藏宝的地方?这怎么可能!胖子瞪着眼睛,坚决不相信。

    刚刚进来的时候,大家都看过了的,也能够确定,这个地方,除了逃出去的那个工匠,再也没人来过,既然没人来过,难道这些财宝会不翼而飞?

    为什么马军阀的财宝会不翼而飞,乔雁雪也不明白个中缘由,不过,乔雁雪此行目的并不是这笔宝藏,而是那让人闻名变色的蜈蚣蛊,所以马军阀的宝藏,怎么会不翼而飞,乔雁雪倒是一点儿也不关心。

    仔细的再次寻找了一遍,机关、密道什么的乔雁雪没找着,倒是找到了被许东扔掉了的那一盒雷管。

    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雷管找到了。

    不过乔雁雪这一点意外惊喜,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光找到了雷管,没有了炸药,同样没什么用处,一个雷管的威力,比一个大威力的鞭炮,强不了多少。

    而且,现在最残酷的现实摆在了三个人面前,四块压缩饼干,一瓶半水,这就是三个人要在这里坚持下去的资源。

    而且,先前这门半开半掩,与通道和密道相通,所以也有空气,现在,为了躲避门外那些可怕的蜈蚣,乔雁雪跟胖子两个把门堵得死死的,唯恐露了一丝儿缝隙,也就是说,那四块压缩饼干,半瓶水,或者能够让三个人坚持几天,但是这密封的石室里的空气,却让三人半天也不可能坚持下去。

    胖子喘息了几口大气,红着眼睛说道:“冲出去……大不了大家伙儿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