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四章 线索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与胖子的急躁、乔雁雪的忧虑相比,许东显得淡然了许多,这里是死路一条,回头过去,同样也是死路一条,而且,无论是在这里被憋死,还是出去让蜈蚣给咬死,反正都会死得很难看,要想死的痛快一点儿,那就只有去撞墙。

    胖子摸了摸额头上的青包,极为不情愿,这他妈的去撞死,那得有多痛啊!

    许东笑了笑:“反正大家都死定了,为什么不打开那个石头柜子看看?”

    许东的话,让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都是一怔,都到了这会儿,就算是那柜子里装着满满的一柜金银珠宝,那又能怎么样,就为了能看一眼?

    见胖子有些鄙夷的望着自己,许东苦笑了一下:“乔小姐不可能没有后援计划的,你担心这些干什么?”

    “后援计划……”胖子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只要我们能够坚持到乔小姐的后援到来,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谁知道乔雁雪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早知道是这样,我真应该安排一下后援……”

    “什么……”胖子跟许东两个一下子都瞪大了眼睛,听这话的意思,这一次行动,是没有后援的,这乔雁雪在搞什么鬼?

    “这么跟你们说吧,我们家的人,一定要我去读书,要我去考什么博士硕士,可我就觉得读书实在是很闷,远远没有探险猎奇来得自由自在,所以我就偷跑了出来……”

    反正都要死了,乔雁雪也不隐瞒,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

    “你是偷跑出来的……”许东跟胖子两个人再次瞪大了眼睛,一开始,许东就觉得有点儿奇怪,堂堂乔家小姐,年纪比自己跟胖子两个都大不了几岁,以乔家的实力,这会儿乔雁雪应该正在读书才是,怎么会漂洋过海跑到这里来。

    原来这家伙是偷偷跑出来的!或者,应该说是私自行动。

    一想到这个,许东马上又想到龙秋生所说的,乔家现在有件事情很棘手,会不会就是这乔雁雪偷跑这件事儿?

    乔雁雪嘴角一翘,笑了笑:“当然不是,事实上,我这次出来,也就是想要帮他们一把,没想到……没想到……”

    说到后来,乔雁雪又有点儿难过起来。

    乔老爷子的事情很棘手,那是另外一件事,但是现在,自己又偷偷跑掉,这又成了乔老爷子另外一件很是棘手的事情!

    自己这边,无论能不能找到那条该死的蜈蚣蛊王,如果不能顺顺利利的出去,这不但没帮上乔老爷子的忙,反而是火上浇油,故意捣乱。

    一想到这个,乔雁雪心里更是难过。

    见乔雁雪秀眉微蹙,许东跟胖子两个都是心里一阵抽痛,怎么说,现在大家也是一起同生共死的好朋友,临到死前,还不能开心一点儿,那滋味儿,特不好受。

    “不对啊,乔小姐……”许东沉默了半晌,找了个话题,希望能够转移一下乔雁雪的注意力:“当初,龙老跟我说的,是说给你们家老爷子帮忙,而且还说,到时候有人来接,这件事情,没理由你们家老爷子不知道吧。”

    乔雁雪微微点了点头:“事实上,要找你帮忙,的确是我爷爷跟龙爷爷说的,只是……只是,我碰巧听到了,而且,手上刚好有些铜城这边的资料,于是,我就抢了先……而且,我一过来,就直接……直接把你们……”

    乔雁雪没再说下去,许东跟胖子两个却都已经明白过来,这乔雁雪,应该是利用了她自己跟家人之间行动中的时间差,抢先找到许东,以达到在老爷子的人到达之前,取出能够帮得上老爷子的忙的东西,然后交给老爷子。

    这份心意倒是不错,可是这做法上,就绝对有些欠缺考虑了。

    胖子这家伙听明白事情的原委,顿时有些急了眼,这么说,那五百万的酬劳……现在,自己跟许东两个,把命都卖在这里了,那五百万块钱,却原来只不过是一枕黄粱!

    这下子轮到许东很是鄙夷的看了胖子一眼,先前自己还想着乔雁雪应该有后援救兵,自己这才没想着要放过发财的机会,但现在,乔雁雪,我们的乔大小姐都把话说得明明白白了,没有后援!连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胖子却又想着那五百万,这不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吗!

    “别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胖子不服气:“你们发现一个问题没有?”

    “什么问题?”乔雁雪问道。

    胖子有些得意起来:“这么跟你们说吧,外边,那大坑里,原来有好些什么蛇的,这个你们知道的,对吧,有那些蛇在的时候,我们在那边呆了那么久,都没有蜈蚣出现,这说明什么问题?”

    许东不解,问道:“什么问题?”

    胖子晃着脑袋,说道:“这应该表示,那群蜈蚣没到进餐的时候,一旦到了进餐的时候,它们才会去找那些蛇的晦气,现在,那些蜈蚣吃饱了,自然该回去睡觉了,所以,我们应该趁他们睡觉的时候……”

    “我去……这你也想得出来?”许东没好气的呵斥了一句。

    乔雁雪却是蹙着眉头,沉吟了许久,才说道:“那个大坑,是马军阀用来放置工匠的尸体的地方,他这么做,应该也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用这些工匠的尸体,来养活那些收尸蛇,也就是说,那些收尸蛇,是马军阀故意布置的一道防线,后面还有一道防线就是蜈蚣,而蜈蚣又以收尸蛇为食物,这样,不仅可以让它们在相互残杀之中,变得更加凶残,毒性更加猛烈,还可以让它们永远繁衍下去。”

    “高……实在是高,这一招,比珠穆朗玛峰都高……”胖子摇头晃脑的说道。

    “高你个头……”许东不屑的扔了一句:“他再高,他的财宝还不是被人拿了个一干二净!”

    “财宝财宝,还说我棺材里伸手死要钱,这回你可露馅儿了吧。”胖子洋洋得意地反击许东。

    许东怒道:“棺材你个大头鬼,我的意思是说,这地方早就有人来过,而且,这个人很高明,不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还把所有的财宝都拿走了……”

    乔雁雪眼睛一亮,许东说的,应该在理儿,同样是需要经过收尸蛇,同样是要经过一大群蜈蚣,那个拿走马军阀的宝藏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桂花坳的桂花树……”许东跟胖子两个立刻联想到那个传说里的游医,这么说,那个传说是真的了!

    乔雁雪摇了摇头,也许,进来拿走马军阀的宝藏的人,的确就是那个游医,但是,单单就凭着一根普通的桂花枝条,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进来的,这中间,会有什么联系?

    许东想了一阵,猛然间想起自己的那根鸟笼栅,顿时恍然大悟起来。

    这么说,马军阀的藏宝图,应该不止一份,至少,应该有两份,自己手上有一份,到现在还不能打开,而另一份,应该就是被人伪装成一根树枝,放在桂花坳的桂花树上,因为那根桂花树,除了是个极为明显的标识之外,还受到桂花坳不知情的村民世代保护,让马军阀的宝藏,无形之中得到另一群人的保护。

    不幸的是,这个秘密,终究还是被那个游医知道了,这才导演了一场桂花坳的村民突然得上怪病的闹剧出来。

    胖子不满的说道:“大家伙儿都快死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个屁用……”

    许东动了动身子,身上还是很痛,像锥子锥,针头扎一般,而且浑身都是一样,没哪儿不痛得让人想抽筋。

    哼了一声之后,许东说道:“不是没有用,我心里一直有个疑惑,你看这地上,根本就没有过放置财宝的痕迹,也就是说,那个游医进来,目的地应该不会只是这里,换句话说,马军阀藏宝的地点,会不会根本就不是这里。”

    “啊……”胖子一怔:“不是这里?那又会是哪里?”

    乔雁雪也皱了皱眉头,将手电在地上照了一边,不错,地上除了刚刚进来的几个人的脚印,真看不出来有放过东西的痕迹。

    马军阀藏着些宝藏,也是差不多一百来年前的事,那个游医的出现,也是藏宝之后几十年的事情,如果藏宝的确是放在这里的,仅仅凭着有几十年的差异的尘土上都直接能够看得出来。

    但是这里,除了几个人刚刚留下来,十分清晰的脚印之外,放置过东西的那种差异,根本就看不出来。

    “那个柜子里装的是什么?”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想到这个问题。

    许东苦笑叹了一口气:“早就让你们打开看看,你们却都说我财迷,唉……这年头做好人难,做个聪明的好人,更是难啊!”

    说了这阵儿话,也过了不少的时间,石室里的空气,变得有浊起来,再在这里呆下去,真的会憋死人的。

    胖子喘着粗气,盯着那个石柜,讪讪的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想着要去打开看看,但是……但是……看到外面又是什么蛇,又是什么蜈蚣的,乔小姐又说,这里还有条更厉害的什么蜈蚣精,所以……所以……嘿嘿……”

    原来,胖子一直都不肯去打开石柜,是在害怕!

    乔雁雪也“刷”的一下子红了脸,如果许东不曾发那一阵疯,没把背包里的器具全部毁掉,乔雁雪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打开石柜。

    现在,许东浑身伤痛,动一下都痛得哼哼唧唧的,乔雪手里的武器,仅仅只有一把射绳枪,胖子手里,也就一把不足七寸长的折叠刀,万一这石柜子里就是那条蜈蚣蛊王,一旦被放了出来,岂不是大家一起都立刻玩完儿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这里的氧气,越来越稀薄,不被憋死就被咬死,这万一要是将那蜈蚣放了出来,大家还死得痛快一些。”

    胖子嘿嘿的笑了笑:“东哥,爷们儿!我真是服了你,好好,就算放出来的真的是那该死的蜈蚣精,就算死,我也的要死得爷们儿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