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六章 清朝文物
一本读|WwんW.『yb→du→.co
    葬人的地方?许东跟乔雁雪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这里不是马军阀最终藏宝的地方放么,怎么会是一座坟墓。

    两个人走到棺材边,往棺材里一看,也是极为惊讶。

    棺材里,躺着一具尸骸,尸骸应该就是这具棺材的主人,骨骸白生生的,没有一丝儿中毒的迹象,不要说陪葬品一件不剩,就连衣服被子什么的,都被人翻了个乱七八糟,甚至连骨骸都被拆得快散架了,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是后来的土爬子,临死之前爬进去的话,一般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具里面有人的棺材,是放在中间的,胖子看了看两边的棺材,里面却是空空如也,胖子猜想,这两口棺材,应该就是装着陪葬品的,只是被人“拿”走了。

    陪葬品早已被人搜刮一空,胖子懊恼不已,所谓马军阀的宝藏,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乔家答应的五百万的酬劳,因为乔雁雪是“私自”出来的,多半也就指望不上了。

    奶奶的,分文不进,却要把自己的小命儿都留在这里,苍天啊……天理何在啊?胖子仰头向天,悲愤不已。

    这里真是一处墓葬?

    乔雁雪跟许东两人都是十分讶异的望着对方,露出的神色都是“这怎么可能?”

    许东把整件事细细地想了一遍,觉得这件事情很是不可思议,不,应该说是诡异。

    首先,马军阀藏宝这件事,几乎是天下皆知的事实,这可是有藏宝图,以及乔雁雪所知道的那个从这里逃出去的人提供的线索为凭。

    但事实上却又恰恰相反,许东、乔雁雪、胖子三个人看到的,这里应该就是一处墓葬,而且是被土爬子清理过的墓葬。

    这跟马军阀藏宝的说法实在是大相庭径,甚至与乔雁雪知道的线索都是背道而驰,这怎么说得过去?

    胖子拉着一张苦瓜脸,懊丧的说道:“难道就不能是那个马军阀原本就是个土爬子,所谓藏宝什么的,其实是来盗墓的,这两棺材的财宝,难道就不能是马军阀拿走的?”

    乔雁雪吐了一口气,沉默了良久,才说道:“军阀盗墓,历史上也不是没有,慈禧的墓被盗,也是军阀头子干的,要说马军阀明着藏宝,暗地里其实是在盗墓,这也有可能,不过,从这里逃出去的工匠,桂花坳的那个游医,这又怎么解释,这些可都是过了好几十年之后的事啊!”

    许东也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要是能解释的出来,也就不会觉得诡异了,因为,按照龙秋生的说法,自己的那张藏宝图,的确是出自于为马军阀建造藏宝所在的工匠之手,如果是盗墓,则根本没必要留下一张什么藏宝图来。

    宝都盗走了,留下张图来做什么?难道那姓郑的工匠还能拿着这张图,作为证据去告马军阀不成,人家可是土皇帝,去告,找死,而且死得更快更难看。

    会不会是龙秋生看错了,或者是记错了,或者……许东把目光转向乔雁雪。

    乔雁雪看穿了许东的心思,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不是马军阀确切的藏宝的地方,我的确是没什么证据可以拿给你,但是你要知道,这里有马军阀的宝藏,还有蜈蚣蛊王,同样都是从那个人留下来的线索里找出来的,这一点,我可以用我们乔家的声誉来保证。”

    胖子在这件石室里打了好几个转,突然很是有些惊喜的叫了起来。

    许东跟乔雁雪两人还以为胖子有什么发现了,一起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胖子手里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铜钱,一边仔细的拭搽上面的绿锈,一边叫道:“这回,可总算找到了一件值钱的东西……”

    许东仔细看了看胖子手里那块铜币,没发现那块铜币上有什么“宝气”冒出来,所有的气息,也就是铜钱本身的气息,根据许东的经验,这块铜币也就不会怎么值钱,事实上,许东一进到这个地方,就仔细看过了,可以说,这里根本没值钱的东西!

    “从哪儿找来的?”乔雁雪淡淡的问了一句。

    胖子嘻嘻的笑着答道:“就这里啊,嘻嘻,啊,这是光、宾、通、道……”

    胖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认那枚铜钱上的字。

    “光宾通道?”许东努力的回想着,这“光宾通道”是什么玩意儿。

    乔雁雪一听到“通道”两个字,眼睛一亮:“什么通道,在哪里?”

    暮然间,许东搂着肚子狂笑了起来,他终于想起来胖子手里的这枚“光宾通道”是什么玩意儿来。

    见许东搂着肚子狂笑,胖子很是疑惑,只是一眨眼,胖子就明白过来,不过,胖子明白过来之后,非但不尴尬,反而更加高兴:“道光通宝,我草,清朝的玩意儿,是清朝文物,东哥,咱这回发了,哎……东哥,你对这在行,你给说说看,这样的文物,现在还能不能在市面上流通?”

    许东狂笑着,听胖子这么一说,眼泪立刻都流了下来,胖子这家伙,把没简化的“宝”读成是“宾”也就罢了,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道光通宝当成清朝文物,也还是罢了,居然还问许东,这玩意儿会不会被限制流通!

    这实在让许东不能不为之狂笑。

    胖子见许东狂笑不止,也跟着“嘿嘿”的讪笑了几声,自己也估摸着,被列为限制流通等级的文物,怕是指望不上了,不过,这可是清朝的文物啊,多少也应该值点儿钱吧。

    许东都笑得快岔气了,过了好一阵儿,许东才勉强忍住笑,对着胖子伸出一根手指,只是许东刚刚伸出手指头,却又忍不住好笑起来。

    “一百万……”胖子大喜过望,但是一看许东依旧哈哈大笑,胖子忍不住瞪着眼,很是有些失望地说道:“难道,这么珍贵的文物,就只能值十万……什么,一万……不可能吧,这可是清朝的文物啊!”

    许东还是大笑不止。

    乔雁雪弄明白胖子说的,原来并不是什么“通道,”而是一枚道光通宝,这东西,乔雁雪自然不会很陌生,小的时候,自己都用来做成鸡毛毽子踢来玩呢,说到值钱,当然不会值什么钱了。

    见许东依旧是哈哈大笑,胖子恼怒地瞪了许东一眼:“到底能值多少钱啊,你可别说只能值一百块,要真是只能值一百块,我立刻就丢了它……”

    许东好容易止住笑,伸手要过这枚道光通宝,翻了个面,然后指着上面看起来像是两条蚯蚓的线条,说道:“背面上的这两个字,是满文,翻译成汉文叫做‘宝泉’也就是那个时候的铸币厂,叫宝泉局,你的这一个钱币,道光通宝,是大开门的老真品,是‘宝泉局’常见版式的,有一定存世量,像你这枚铜钱的品相,在市场上,一般可以买到十块钱一个,嘿嘿……不过,你可以自己收藏起来,再过两百年三百年,能价值连城也说不一定……”

    “我草,东哥,你骗我的吧,这可是清朝文物,清朝文物啊!十块钱……你……奸商!”胖子气愤不已,指着许东嚎叫了起来。

    乔雁雪本来就知道这道光通宝的价值本身不大,但是也没想到仅仅只能值十块钱,偏偏胖子这家伙,却是一口一个“清朝文物”,还真当成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一般,乔雁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跟胖子两个嬉闹了好一阵儿,许东这才正色说道:“胖子,你说,真要是找到马军阀的宝藏,你会怎么做?”

    胖子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很是不满的答道:“你又想戏弄我,是吧,这里就是马军阀的藏宝之处,你要真能变出来一堆金银财宝,我王胖子……我王胖子,这一辈子就叫你东哥……”

    许东摇了摇头,又问:“除了叫我东哥,还有呢?”

    “还有,还能有啥,我这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一看乔雁雪又要吐出来的样子,胖子赶紧改口说道:“我这一辈子都跟定你了……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我这条命,这一辈子都交给你了……卧槽……你这不是阴我吗?”

    许东依旧是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胖子,你说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人,我可不敢要,我对你没兴趣,你这条命给我,我也承受不起,我只是想,找到马军阀的宝藏,你别太贪心了,怎么样?”

    乔雁雪细细品味许东话里的意思,突然间眼前一亮,许东还知道一些东西,或许应该说,许东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可是,许东能够想到的,而自己却没想到的是什么事情呢?

    这时,胖子摇晃着脑袋,说道:“贪心,有什么可贪,就这里!几片碎陶罐儿?几口棺材?有什么可贪的,你要真有那个本事,能够变出一堆金银财宝出来,我就答应你,只拿娶媳妇儿的钱,养小孩儿的钱,还有……不对啊,东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雁雪实在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是自己也没能想到,便抬头问许东:“你是说,你已经知道了一些秘密?”

    许东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敢确定,但是我想,值得去试一试。”

    “你把话说清楚啊,东哥……”胖子回味过来,立刻迫不及待的叫了起来。

    “有这样一句话,你们知道吧,叫做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或者是声东击西。”许东耐着性子,仔细的说出自己的分析:“我们首先做两个假设,马军阀明里是藏宝,暗地里却是盗墓,这是第一个可能,第二个是,马军阀真的是在藏宝,但是他却在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这里!你们说,这两个假设,那一个更接近真实!”

    胖子跟乔雁雪两个人一起低头沉思,良久,才一起说道:“马军阀伪造了一个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