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八章 金头蜈蚣蛊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一次,是胖子在前面开路,机关被乔雁雪关闭了,走在前面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再加上这里就是马军阀藏宝的最终地点,胖子都不要别人说了,立刻就奋勇直前了。

    许东走在中间,乔雁雪反而走在最后,这是因为乔雁雪身手好,可以防止蜈蚣偷袭许东。

    往前面走不到几米,胖子大叫了起来:“财宝……”

    许东猜测的,没有错,马军阀的财宝,的确就是在这个地方,密室不大,数十来个平方,但是箱箱柜柜的,差不多堆积了大半个密室。

    许东仔细地看了一遍,这些箱子的表层,都被五光十色的氤氲气息包裹着,仅仅只是看着这些光华流转的气息,就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值钱。

    胖子毫不犹豫的扔了手里的火把,把离自己最近的一口箱子打开,箱盖打开的那一刹那,在强力手电的照射下,箱子里面折射出来一道道如梦似幻的光晕,金块、银元、珍珠、玛瑙……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数之不尽。

    终于见到了马军阀的宝藏,乔雁雪也是一阵兴奋,扔了手里的火把,从箱子里拿出来一条珍珠项链,捧在手里细细欣赏起来。

    许东拿了一只青花瓶儿在手里,这青花瓶儿不大,七八寸高矮,细颈阔口,表面的青花艳丽,丝毫瑕疵也看不出来。

    倒过瓶口,底上的款识是“大明宣德年制”双圈双行楷书六字竖款,款识字体结构布局规矩,字与字之间距离、笔划粗细适中,模仿晋唐小楷的笔法,颇有颜体书法之韵味,笔法遒劲有力,书写工整、结构端庄、字体清晰,浑厚而古朴。

    许东虽然不知道这个青花瓶儿到底能价值几何,但仅仅只是这种瓶子上的气息,就让许东很是有些心醉。

    胖子这家伙,一连打开了六七口箱子,见每口箱子里,金银财宝都是装得满满的,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这么多的财宝,要弄出去,就算三个人每个人分一份,那都足足可以过上亿万富翁的日子!

    然而,不知道胖子是触动了哪根神经,蹦蹦跳跳之际,将其中一口箱子上的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坛子碰到,那个坛子一偏,顿时滚了下来,“当啷”的一声脆响,坛子顿时摔得粉碎。

    这一声脆响,把许东、乔雁雪、胖子三个人都惊醒过来。

    坛子摔碎,从碎片里冒出一道金黄色的光亮,紧接着,坛子碎片挪动,露出这道金光的本来面目,一条一尺长大拇指粗细的金头蜈蚣。

    这金头蜈蚣爬出碎瓷片,像是刚刚睡醒的人一样,懒洋洋的舒展了一下腰,头上的触须也是懒洋洋的摆动了几下。

    与普通的蜈蚣相比,这条金头蜈蚣,的确具有王者风范。

    “蜈蚣蛊王……”乔雁雪在一刹那间失声大叫。

    许东一见到这条金头蜈蚣,没来由的差点就晕倒过去,许东身上有蛇蛊,有时候,不免被蛇蛊牵制,而蜈蚣,是蛇的克星,何况这金头蜈蚣蛊,乃是蜈蚣中的帝王,许东想不被吓着,都不可能。

    许东失神之际,乔雁雪一伸手,将许东拉到身后,大叫:“胖子,火把……”

    胖子见到金色的蜈蚣,原本也是吓了一大跳,但随即反应过来,这玩意儿不除,别说这里的财宝,就是小命儿也得丢在这里。

    情急之间,胖子奋力抱起一口箱子,直接就对准金头蜈蚣扔了下去,这玩意儿厉害,不容易对付,胖子想趁这家伙还没回过神来之际,直接就将它干掉,以便省去无数麻烦。

    谁知道,看起来原本懒洋洋的金头蜈蚣,在箱子落地前那一刹那,几乎就是化成了一道金光一般,蹿了出去,让胖子的一口箱子砸了个空。

    而且,这金头蜈蚣,一回过神来,就直接冲向乔雁雪,这倒不是乔雁雪会功夫身手好,对它威胁最大,而是乔雁雪身后,有个瑟瑟发抖的许东。

    金头蜈蚣闻到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对它来说,远远地比胖子、或者乔雁雪的威胁更加引诱它。

    乔雁雪见金头蜈蚣冲着自己而来,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将还拿在手里的那一串项链,当着暗器射向金头蜈蚣,随后,脚尖一挑,把一个先前自己扔掉的火把拿在手里。

    本来,按照乔雁雪的计划,是在找到金头蜈蚣蛊的藏身之处之后,再想办法把它诱进专门为它准备的那根管状器具里,不曾想胖子这家伙,一时兴奋之下,居然直接就把它给放了出来。

    把这玩意儿放出来了,乔雁雪都没办法能够生擒得住,一时之间,乔雁雪也只能跟它拼命了再说。

    只是先前一个个见了财宝,心荡神迷之下,全都把火把给扔了,那火把乃是早就腐朽的棺材做的,被人扔在地上到了这会儿,已经早就熄灭了,乔雁雪拿在手里,几乎还不如一根同样长度的棍子。

    如此一来,乔雁雪立刻就被金头蜈蚣搅了个阵脚大乱。

    好在金头蜈蚣现在的主要目标只是躲在乔雁雪身后的许东,挥舞着两只巨大的毒颚,把乔雁雪逼得后退开几步之后,金头蜈蚣又转头向许东扑了过去。

    偏巧许东害怕蜈蚣,这会儿被乔雁雪摔到身后之后,便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转,不知不觉间爬到了那些堆积着的箱子上面,可是,金头蜈蚣的动作却是十分迅疾,一眨眼就追到了许东身边。

    眼看巨大的毒颚冲着自己的面门而来,许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呯”的一脚踢在一口箱子上,只踢得这口箱子的盖子直接立了起来。

    这金头蜈蚣的来势极猛,眼看就能咬上许东了,不曾想两只巨大的毒颚却一下子钉在了突如其来的箱子盖上,这一下,金头蜈蚣很是有些生气了。

    许东踢完箱子,根本连看也不敢多看一眼,直接就落荒而逃。

    然而,不巧的是,许东踩在一口箱子上,那口箱子一偏,许东脚下不稳,顿时仰面摔倒,许东一倒,身下的箱子也稀里哗啦的往下坍塌。

    一时之间,金银珠宝瀑布一般,稀里哗啦的从顶端泄落下来。

    许东被摔到地上,差点儿晕了过去,勉强回过神来,一抬头,却又发现离自己几乎不到一尺远的地方,那条金头蜈蚣也在。

    估计这金头蜈蚣也是随着金银珠宝滚落下来的,而且,也是被这些珠宝砸得晕头转向了,这会儿也还没回过神来。

    许东“哇”的大叫了一声,翻身爬了起来,掉头就跑。

    这一刻,金头蜈蚣好像也回过神来,再次划着一道金色的光芒,追向许东。

    不料,一道黑色闪电,陡然划断了这道金光。

    是胖子这家伙,见自己一箱子没能砸死金头蜈蚣,又听见乔雁雪大叫着拿火把,胖子当真弯腰捡起火把,这会儿,见许东冲着自己跑来,胖子当即放过许东,随后用火把狠命的划向金头蜈蚣。

    这一下子胖子确实是击中了金头蜈蚣,不过,因为这些腐朽的棺材片儿做成的火把,早就熄灭了,没有火,对金头蜈蚣来说基本上也没什么威胁,胖子手里的火把,几乎还比不上一把竹枝做成的扫帚。

    虽然划断了金头蜈蚣的金光,但也仅仅就只是阻了一阻。

    金头蜈蚣趴在胖子的火把上,很是恼怒的对胖子摆动了两下毒颚,吓得胖子也是“哇”的一声大叫,连忙将火把顺带着金头蜈蚣直接扔了出去。

    只是胖子这一扔,根本就没看个方向什么的,这根火把带着金头蜈蚣直接就落到了乔雁雪面前。

    乔雁雪定睛细看,见金头蜈蚣怒火中烧,直接就朝自己扑来,也是吓了一跳,将手里的火把当成标枪,刷的刺向金头蜈蚣,见金头蜈蚣扭身避开,乔雁雪一转身之间,右脚尖在地上一点,纵身起来,右脚在墙上微一借力,侧身过来,就上了箱子堆。

    这金头蜈蚣突然间失去了目标,在原地怔了怔,一双触角在空中摆动了几下,确定了许东的位置,然后就直奔许东而去。

    只是在这一刻,金头蜈蚣被胖子和乔雁雪两个人阻了阻,许东早就跑到角落里,本来还想要喘上一口气,没想到瞬间又看到金头蜈蚣朝自己追来的影子。

    许东再次大叫了一声,转身往箱子堆上爬去。

    只是许东的动作,哪里有金头蜈蚣迅捷,一眨眼间,金头蜈蚣就追到了跟前,许东“啊哟……”大叫一声,差点就要闭目等死。

    幸好在这一刻,乔雁雪拿出射绳枪,叮的一声,射在头顶的石室天花上,然后毫不犹豫的荡了过去,一把抓住许东的后衣领,从金头蜈蚣嘴巴下面,把许东抢了出来。

    乔雁雪提着许东,荡到石壁边上,双脚在石壁边上一蹬,复又当回到箱子顶部。

    只是乔雁雪与许东两人,双脚还没站稳,金头蜈蚣又循着许东的气息,追了过来。

    这时候,胖子已经站到了通道边上,大叫道:“东哥,乔小姐,快,快过来……”

    胖子见金头蜈蚣迅疾无比,自己手里有没什么趁手的武器,知道要跟这金头蜈蚣斗下去,大家伙儿都得完蛋。

    于是随便在一口箱子里抓了几样东西塞到自己的衣服里,这就往通道外边跑,不过,就算跑,胖子还是没忘记叫上许东、乔雁雪两个人一声。

    这时,乔雁雪也顾不得了许多,眼看着金头蜈蚣急箭一般逼近,乔雁雪重新伸手,揽住许东的腰,纵身从箱子顶端跳跃了下来。

    跳到胖子跟前,把许东王胖子身边一送,喝道:“快走……”随即拿出那半块g4,插上雷管。

    倘若是许东或者是胖子,看到乔雁雪要动用这玩意儿的话,铁定不会答应,可惜,这时,胖子几乎是扛着许东,没命的冲进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