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 老爷子来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乔雁雪的动作差不多比许东跟胖子两个快了一半多,在胖子扛着许东刚刚跑进大坑之际,乔雁雪已经到了胖子身后。

    胖子这家伙,出了通道,也不知道拐个弯儿,竟然直直的扑到对面,再差三五步,就到了大坑边沿。

    偏偏这个时候乔雁雪追到身后,一按胖子的脑袋,大叫:“趴下……”

    胖子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乔雁雪使了个绊儿,让胖子跟许东两个直接就趴在了地上,乔雁雪也几乎是在这一刻,往地上一趴。

    几乎是三个人刚跟趴到地上,身后“轰隆”一声巨响,紧接着一道金光,从通道里随着一团硝烟喷薄而出。

    许东趴在地上,直觉得背上像被人用着刀子划拉了几下,而且,肚子里的五脏六腑也差点从嘴巴里吐了出来。

    想来,乔雁雪跟胖子两个,这会儿也铁定不好过。

    过了片刻,许东才回过神来,使劲甩了谁脑袋,很是恼怒的大叫了一声:“你又用了炸药!”

    乔雁雪从地上爬起来,叫道:“快走……”

    只是胖子趴在地上,惊叫道:“蜈蚣……金头蜈蚣……蜈蚣头儿……”

    乔雁雪低头看去,那条金头蜈蚣正张着巨大的毒颚,对着胖子的鼻子,相距不足两寸,说不定胖子一动,金头蜈蚣的那两片巨大的毒颚,就会咬住胖子的鼻子。

    许东见胖子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什么也顾不得了,一伸手就见那金头蜈蚣摁住,金头蜈蚣的尾巴摆动了一下,但是显得很是无力。

    想来,要是没被震死,也应该被震得晕了过去。

    乔雁雪微微一怔,随即取下专门装金头蜈蚣的器具,打开盖子,然后一脚将胖子踢得打了滚,让胖子让开了地方,这才将器具口对准金头蜈蚣的脑袋,让许东放手。

    许东见胖子让开了,立刻就放开了手,而且,还顺势把金头蜈蚣往乔雁雪那瓶子一样的器具口里一送。

    许东这一送,金头蜈蚣就进到器具里一半,乔雁雪再用盖子在后面一扒拉,整条金头蜈蚣就被装进了进去。

    乔雁雪立刻就将盖子合上,并且像是拧茶杯盖子一般,使劲拧了两转,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

    只是胖子这家伙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手里居然捡了一段竹子筒一样油纸包裹着的东西,爬起身来,将手里竹管一样的东西凑到乔雁雪面前,问道:“这又是什么?”

    看着这一段油纸包裹着,还露出来半截细细的“尾巴”,乔雁雪不屑的说道:“这是一种黄色炸药,很早之前,军队里面用的……炸药……”

    “炸药……”胖子瞪大了眼睛。

    “是炸药……”许东大叫了一声。

    瞬间,乔雁雪脸色煞白:“我们触动了马军阀设下的自毁机关……”

    “自毁机关……”许东跟胖子两个张大了嘴巴。

    “跑啊……”乔雁雪大叫了一声,回过头来,一阵风一般窜向出口。

    这一阵爆炸,连整个山体都抖动了起来,足足可以让马军阀的宝藏,彻彻底底的埋在了大山深处,或许一个世纪,或许永远再也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乔雁雪从土堆里撑起身子,四下里望了望,周围没什么人烟,乔雁雪这才俯下身子,从土洞里将震晕过去的胖子、许东两个人拽了出来。

    还好,虽然触动了马军阀留下来的自毁机关,但毕竟那些炸药引线什么的,经过了这么多年,都已经有些潮湿,被触发后爆炸的时间,往后延迟了许多,所以,乔雁雪跟许东他们三个,算是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

    经过凉风一吹,许东跟胖子两个总算是醒了过来。

    抬眼看处,是一片密林子,阳光透过树叶,洋洋洒洒的的落在地上。

    “出来了……”许东大叫了一声,几乎躺在地上不想起来。

    胖子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太阳,突然爬起身来,在身上一阵乱摸,临出藏宝室前,胖子抓了几把财宝,放进自己的衣服里的,怎么这会儿没怎么感觉到了?

    摸了一阵,胖子终于摸出来一件东西,拿到眼面前一看,居然是一块袁大脑壳!

    除了这块袁大脑壳,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胖子盯着手里的袁大脑壳,怔怔地看了半晌,突然呼天抢地了起来:“天老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

    说实话,这一趟,能活着出来,已经实属不易了,想想那些蛇,那些蜈蚣,那些机关,许东现在都还很是心虚的去看乔雁雪身上。

    乔雁雪身上还带着那条金头蜈蚣蛊王,不过,让许东觉得很是奇怪的是,这金头蜈蚣蛊王,厉害就不用说了,但是许东除了能看见一点儿淡黄色的气息之外,像蛊蛇那种妖异的邪气,许东却是半点儿也看不到,怎么会这样,这蜈蚣蛊,到底算是好的还是邪的。

    不过,这件事,许东倒不愿去深究,见到那家伙,胆寒!

    还有一件事,许东也觉得很是奇怪,去桂花坳那个游医,手里也有一份藏宝图,而且那游医也是进去过的,但是他怎么会没拿走藏宝室里的财宝呢?

    乔雁雪站起身子来,看了看仍然还在呼天抢地的胖子,以及一脸疑惑的许东,稍微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如果你们想要在这里把这些事弄清楚的话,你们就留在这里好了,我得回去了。”

    “东哥……”胖子赖在地上,哭丧着脸,嚎叫着说道:“这地道,还有一段没塌,我们回去再找找啊……东哥……”

    许东叹了一口气:“胖子,不是我不想,你也知道,现在再进去,弄不好,我们就再也出不来了,唉……胖子,你还是节哀顺变吧……”

    这条土洞不远处,就是刚刚爆炸过的山体,现在就回到土洞,肯定就是自寻死路,胖子拉着一张苦瓜脸,寻思了好一阵,见乔雁雪这就要走,胖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换上一脸媚笑,对乔雁雪说道:“乔小姐,这一次,我们的任务,还算是完成得顺利,这劳务费……”

    乔雁雪转过头来,看了许东一眼,过了片刻才说道:“很抱歉,我能动用的钱,最多也不会超过一百万,你们两个的报酬……”

    “一百万,不会吧……我们可是九死一生啊……”胖子一听说乔雁雪只能拿一百万出来,心里还是有点儿不大满足,这可是卖命的钱啊!

    “胖子……”许东拦住胖子,乔雁雪最多只能动用一百万,换句话说,乔雁雪拥有的资金,还不到一百万,总不能让乔雁雪不吃不喝,用一双脚走着回去吧……

    这一下,胖子更是傻了眼。

    ……

    三个人回到铺子,桑秋霞吓了一跳,他们这一去,就是三天,而且,这都是去干过了什么的啊,一个个灰头土脸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跟街上的乞丐都差不多了,而且,一进铺子,就大叫“饿死了……”

    许东听说已经都过了三天了,心里一阵感概,当下拿了些钱,让桑秋霞先去帮着乔雁雪买上两套换洗的衣服回来。

    然后,跟着胖子一块儿进了趟洗浴间。

    看着许东跟胖子两个人一齐进了洗浴间,乔雁雪捂着嘴巴,差点就吐了出来。

    两个人洗涮完毕,依旧换了套学生服出来,而且还勾肩搭背的,乔雁雪真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不过,现在也走不了,就这个样子,还真是不好意思出去。

    等桑秋霞把衣服买回来,乔雁雪换好,出来,看见许东跟胖子两个正坐在沙发上,那摸样儿很是亲昵,乔雁雪忍不住就要皱上眉头。

    偏偏这个时候,一个白须白眉的老头子,带着一个保镖模样的人闯了进来。

    这老头子很是高大,虽然须眉皆白,却是满脸怒气,还没进门,就沉声喝道:“小姑娘,你们那个许老板回来没有?”

    桑秋霞一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尴尬,瞥眼看了看许东,这才迎了出去

    乔雁雪一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怔,随即又是一惊,再后来又是一喜,随后又是一脸忧虑,真是瞬间数变。

    顷刻间,桑秋霞将老人迎了进来,温声说道:“乔爷爷,许东,他回来了……刚回来……”

    只是这个乔爷爷一眼看到乔雁雪,便不再追问许东,而是一脸黑线:“雁儿,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会在这里出现!”

    “爷爷……”乔雁雪红着脸,低着头,看也不敢看这个乔老爷子一眼。

    “回去,马上给我回去……”乔老爷子声音不高,但是那种高高在上的震慑力,让许东都有了几分胆颤。

    乔雁雪抬起头来,看了许东一眼,很是有些害怕的说道:“爷爷……有些事情……我要跟你商量一下……”

    “无论你有什么事情,都给我回去再说!”乔老爷子毫不客气的说道。

    “乔爷爷是吧,您老先坐……”许东站了起来,乔雁雪偷跑出来,本意是想要帮助乔老爷子,何况,现在乔雁雪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乔老爷子应该高兴才是,难得有这么一个能够尽心尽力为长辈分忧的孩子啊!

    乔老爷子看了一眼许东,转头对身后那个保镖一样的人说道:“先把她给我送回去……”

    那个保镖弯了弯腰,应了一声:“是……”

    “乔爷爷……”胖子也起身劝道:“乔爷爷,乔姐姐把事情都跟我们说过了,这几天,我们都……”

    乔老爷子冷着脸,看了一眼胖子:“就算是雁儿找到了蜈蚣蛊王,对我来说,那都是得不偿失,她已经把她的学业荒废透了!我不想看着雁儿的前程,就此毁了……”

    许东见这乔老爷子几乎就是不近人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胖子,我们拼死拼活的,九死一生,差点就把命儿丢在那条蜈蚣手里,看来,我们是白忙活了……”

    “是啊……”胖子也叹了一口气:“早知道这样,就让乔小姐把那条破蜈蚣拿出来,让我烧烤了来吃。”

    这一瞬间,乔老爷子脸上僵了僵,过了片刻,才转头问乔雁雪:“你们,真的抓到了蜈蚣蛊王?”

    乔雁雪微微点了点头,从身后的包里,把那个装着金头蜈蚣的器具,交到乔老爷子面前。

    从器具中间的观察窗看去,那条金头蜈蚣,正在里面不住的四下爬动,看样子是在寻找出路,这金头蜈蚣也算是厉害,被g4炸药轰了一下,居然都还没死。

    这一瞬间,许东看见乔老爷子的脸上,肌肉忍不住抽动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