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 又跑掉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不过,许东这样缠,让矮胖子大是吃了一惊,别看许东的一双脚,和一双手,均是以滑稽之极的姿势,将自己缠住,这很像是摔跤手最害怕的一种招数“金丝缠沾手”,也叫金蛇缠身。

    传说之中的金丝缠沾手,是一位绿林高手偶然遇到一条蟒蛇缠住猎物,从中演化而来,能够使用金丝缠沾手的人,一旦缠住对手,即像是被无数条金丝,或者一条巨蛇缠住一般,任你功夫再高明,被这种金丝缠沾手缠住,就绝对会毫无反击能力,如果一定要纠缠到底,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用金丝缠沾手的人给活活累死。

    矮胖子还以为许东用的真是那种“金丝缠沾手”,殊不知许东只不过是情非得已,准备拼着性命死缠烂打下去。

    许东一双脚缠住矮胖子,左手依旧死死地抓住矮胖子的喉咙,腾出右手,照着矮胖子的耳门,雨点一般砸了下去。

    耳门同样是人体十分脆弱的部位之一,许东咬着牙齿,才砸十来下,矮胖子“嗷……”的叫了一声,鼻子都开始流出血来,再被许东砸上几拳头,矮胖子背着许东“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只是如此一来,许东也“嗷……”的叫了一声,一双脚被矮胖子压着,差点就让许东成了个罗圈腿。

    许东好不容易从矮胖子剩下把脚抽了出来,转头去开牟思晴那边,牟思晴那边,早就把那个小瘦子打得趴在地上,大叫着姑奶奶饶命。

    许东吐了口气,奶奶的,自从打架以来,今天这一次是干的最爽的,自己没吃上多大的亏,到直接干趴了两个,这事儿,胖子要知道了,准的好好的羡慕上一番。

    只是许东高兴了一阵,却发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先前那个碰瓷儿的人跑了,而且,连同自己的那一包钱,一块儿拿走了!

    四处看了看,那个碰瓷儿的人正提着那个装钱的袋子,没命的狂跑,一眨眼,就钻进了先前那个“捡钱”钻进的那条小巷子。

    许东大叫了一声,招呼牟思晴去追钱,谁知道这会儿又来了三个人一齐将两个人围住。

    看着躺在地上的小胡子、胖子,还有跪在地上瘦小个子、头头瓢儿,这三个人一齐跟牟思怡与许东两个吵了起来。

    一个说:“把人打成这样了,报警……”

    一个说:“还是赶快救人吧,都这样儿了,再不送医院,可就要出人命的……”

    一个说:“你们还挺厉害的,两个人就打倒四个,知道他们是谁吗,你们完了……”

    “……”

    牟思晴分辨着叫道:“这几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结伙行骗抢劫,只是这样算是对他们轻的了……”

    话还没说完,一转头,躺在地上的,跪在地上的全都不见了。

    那四个人不见了,这时,围着牟思晴的人也慢慢退开。

    一个摇着头说道:“唉,我们只是好奇,你们两个人被四个人打,看你们可怜……”

    一个说道:“这四个人都不是好人,成天就干这种事情,而且他们这一帮还有好多,你们还是算了,赶快走。”

    一个说道:“原来他们是在抢你们的钱啊!那该打,打死都活该,唉……世风日下啊,光天化日,还敢做这种事情出来……”

    一个说:“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没有了,再去赚回来便是……”

    牟思晴一急,一伸手就抓住一个反穿着羊皮夹袄子的人,另一只手往腰间一摸,准备将手铐拿出来先铐住一个人再说,不曾想,手铐什么的,都放在车上了,根本就没带出来。

    被牟思晴抓住的人很是客气的一笑,问道:“这位姑娘,你还有什么事吗?要没事,我可得去忙活了……”

    牟思晴冷冷的一笑:“你就是跟他们一伙的,刚才这一出,这也是你们设计好了的……”

    另外两个人一起站住脚步,一个说道:“姑娘,你这话可是说得不中听了,我们可只是看热闹的,你们什么丢钱抢钱什么的,这可跟我们半点关系也没有……”

    一个说道:“我们只是路过而已,姑娘你这么说,可是昧着良心胡说八道……这街上这么多人可是看着的……”

    要是一般的人,这会儿对着这几个“不相干”的人,确实也没什么话可说,只是,牟思晴可是深知,从那个人“捡钱”开始,就是这些人设计好的。

    倘若是稍有贪心,或者不慎,见到那个人捡了钱,立刻就会追过去,而那个人也就会若即若离的在前面走着,把“丢钱”的人带到偏僻的地方,给你“分钱”,只是在跟你分钱的时候,立刻就有人转钻来,说这钱是他掉的,如此一来,你身上有多少钱都会被他“要回”去。

    只是许东跟牟思晴两人还算是警觉,自然不会去上这个当,见着两人不上当,便出来一个碰瓷儿的,先缠住两个人,然后再出来几个人说理,或者直接就动手,然后碰瓷儿的人直接就拿着钱走人,这样一来,这几个“说理”的人,能干得过,那自然是扬长而去,就算干不过人家,被扭到派出所,最多也就只是个打架斗殴,跟骗钱半点关系也没有。

    这伙人,最为高明之处是,无论会不会干得过人家,都在最后安排了几个“好心”的人,或者只是“路见不平”,或者只是“好心劝告”,让直接动手的人可以全身而退。

    这要是一般的人,不被糊弄过去也会无话可说,只是这回,这几个人遇上的是这一行的死对头。

    牟思晴冷着脸,也懒得跟另外那两个人争辩,直接抓着手里的那个,大踏步向前走去。

    被牟思晴抓着的人大叫起来,不过,这一伙人平日里偷鸡摸狗、坑蒙拐骗的事情做得多了,本地人自然是认得的,虽然是有人看着,却没人上前来帮他。

    牟思晴扯着这个人,循着先前“捡钱”走过的小巷子,直接钻了进去,果然,这条小巷子越往里走越是偏僻,小巷子里曲曲折折,幽暗僻静,很是有些阴森,牟思晴在里面走了一阵,倒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穿出了小巷子,经过一栋四下里长满野草的烂尾楼,牟思晴略略打量了一下,虽然有些人走过的痕迹,但是里面却见不到烟火气息,知道这里可能是这一伙人常来的一个窝点。

    到了这里,牟思晴把抓着的那个人放开,然后冷冷的说道:“我只说一遍,倘若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哼哼……”

    这个人很是惊恐的看着牟思晴,牟思晴揍那小个子和那个秃头瓢儿,他可是亲眼看到的,下手那叫一个黑!

    “现在我问你,你的姓名?”牟思晴盯着这个瑟瑟发抖的人问道。

    “我叫马亦贵,姑娘,你弄错了,我真的只是个过路的人……”马亦贵战战兢兢的答道。

    牟思晴哪里会吃他这一套,逼视着马亦贵:“说,你们的老窝在哪里,你们的头儿又是谁?”

    只要找到这一帮人的老窝,再擒住他们的头儿,被拿走的钱,自然也就不是问题。

    “冤枉啊……姑娘……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马亦贵大叫了起来。

    牟思晴两眼冒火,走上前去,“呯”的一拳打在马亦贵的左边眼眶上:“你真不知道?”

    马亦贵惨叫了一声,捂着左眼,蹲了下去,嘴里嚎叫了起来。

    牟思晴一把抓住马亦贵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呯”的一拳打在他右边眼眶上:“你还是不知道?”

    马亦贵立刻捂着一双眼睛,蹲到地上,嘴里大叫:“姑奶奶……饶命啊……”

    牟思晴再次将马亦贵提了起来,将拳头对准了马亦贵的鼻子,喝道:“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说着,“呯”的又是一拳。

    这一下,马亦贵干脆躺倒地上,大叫着:“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马亦贵没叫上几声,从草丛里、小巷子里,陆陆续续钻出来十几个手里拿着藏刀、木棒、铁棍、钢管的人来,正是先前“捡钱”的,碰瓷儿的,打架的,还有最后那两个“好心”人,另外还有好几个都是牟思晴不曾见到过的。

    牟思晴知道,这肯定是那两个好心的人发了信号,让他们这一帮人倾巢而出,前来搭救被牟思晴抓住的马亦贵。

    领头的是人称“铁臂大力神”的马勇真,是个练家子,据说八十斤的大石锁,这家伙单手可以举上好几十下,可以说是力大无比,而且一双手臂,直接就能拗断茶杯粗细木棍子,马勇真也曾吹嘘过,自己和《上海滩》里的那个马永贞,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自己绝对胜过了那个马永真,“铁臂大力神”便是由此而来。

    而这个马亦贵,正是马勇真的堂兄。

    见牟思晴将自己的堂兄揍得捧着脑袋,满地打着滚惨叫,马勇真瞪着一双牛眼,一脸络腮胡子根根直立,戟指牟思晴,就差没学京剧里的强调,喝道:“兀那婆娘,快快放开我的兄弟,否则,我将你碎尸万段!”

    一听马勇真这怪莫怪样的口气,牟思晴反而一笑,说道:“你手下骗走我几十万块钱,凭着这一条,你们这一帮人足足可以吃上几年牢饭,识相的,把钱还来,我也就不追究了,否则,哼哼……”

    见牟思晴露齿一笑,马勇真眼睛都直了,口水也淌了出来,好半晌,才转过头去,问道:“是谁,谁今天动的这位姑娘的钱?”

    不等那些人说话,牟思晴指着那个碰瓷儿的人说道:“就是他,把我的钱还来!”

    只是那碰瓷儿的人一脸无辜,望着马勇真说道:“头儿,冤枉啊,我们的确是做了一下戏,但是我们真没拿她的钱,反而是光头,小胡子他们几个挨了他们一顿胖揍,他们,他们分明就是在找茬儿,来挑场子的。”

    马勇真“呔”的大叫了一声,喝道:“小娘子你可听好了,我这兄弟说没拿你的钱,那就一定是没拿你的钱了,既然我的兄弟没拿你的钱,你又这般,却是为何?”

    牟思晴忍住笑,这家伙干吗不去唱戏,却在这里来当一个痞棍头子。

    见牟思晴不答,那个碰瓷儿那人又说道:“我的确是拿了一包东西,但那不是钱,里面全是废纸,喏,我还拿着呢,头儿你看……”

    说着,那碰瓷儿的人拿出来一个跟许东装钱的袋子一模一样的塑料袋,递到马勇真面前,让马勇真过目。

    马勇真探头一看,袋子里果真是一叠一叠的废纸,根本不是什么钞票。

    “真的钱,根本就让那个小子拿走了,这女人,根本就是来挑场子的……”碰瓷儿的人再次说道。

    直到这时,牟思晴才想起,许东呢,许东不见了,这家伙,又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