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七章 到底是谁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会儿,马勇真特别的恼怒,自己一个堂堂的地头蛇,居然被一个毛头小伙子给耍了!还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像孙子似的,这以后,怎么在这地儿上混啊。

    当下一挥手,让手下所有的人拿起被牟思晴收缴了,却又扔到一边的武器,狂叫着就冲着落荒而逃的牟思晴跟许东两个围了过去。

    本来,许东见势不妙,想要钻回小巷子,那里地势狭窄,对方人数多,没办法展开兵力,自己跟牟思晴两个人就有不小的优势。

    谁知道,牟思晴却顾忌着小巷子里情况不明,没准儿还有其他的人在里面设下了埋伏,所以一把拽着许东,直接就往烂尾楼跑去。

    先前自己略微检查过,烂尾楼里没什么烟火气息,也就是说里面没有人,那里情况明了,许东到烂尾楼里,也就用不着担心许东会遭到偷袭。

    只是如此一来,许东跟牟思晴两个人自然有了一瞬间的拉扯,只是这一瞬间,马勇真的人就成半圆形将牟思晴跟许东两个堵住了。

    迫不得已之下,许东只得跟牟思晴退进烂尾楼。

    才上到两级楼梯,牟思晴就已经跟马勇真的人交上了手,不过,两个地痞流氓,根本就不是牟思晴的对手,眨眼之间,牟思晴就放到一个,把另外一个逼得倒退了好几步,不过,这时候另外十几个人也也到了跟前,而且好几个人走了另一边的楼梯,看样子是要去堵截许东,牟思晴不敢恋战,把几个人略略逼退几步,随即返身去追许东。

    十几个人挥舞着刀枪棍棒,呼喝叫骂着,一路紧追不舍。

    这栋烂尾楼也不是很高,才修到第六层就停工了,而许东爬到第五层时,才把从另一边跑上来堵截的人甩下。

    这些人一个个手里都有武器,而许东跟牟思晴两个都是赤手空拳的,要对付他们自然很是不容易。

    本来,许东刚一开始,就要牟思晴收缴了他们的武器,这样,就算后来暴露,他们手头没什么武器,也就没这么恐怖。

    偏偏牟思晴一心想着“不能毁了许东下半辈子”,不但将原本收缴到手的武器随意丢弃了,还主动拆穿了许东的把戏。

    这回可好了,一个原本很精细完整的计划,就这么砸在了牟思晴手里!

    许东跟牟思晴两人上到第五层,马勇真的人全部都涌到了跟前,牟思晴居高临下,拳打足踢,勉强阻住这些人的攻势。

    许东见角落里有一堵墙还没砌成功,立刻跑过去,抓着砖头一扳,“哗啦”一下,这堵还没砌完的墙顿时倒了下来。

    许东也毫不犹豫,当即抓了几块砖头抱在怀里,回到牟思晴还在苦战的楼梯口,一扬手,一块砖头就落向密密麻麻买的人头顶上。

    当即有个最接近牟思晴的人就怪叫一声,直接捂着脑袋蹲了下去,紧接着是第二个,明明看到许东扬着砖头对着自己砸了下来,这个人慌乱之际,想往后避让。

    不曾想他这一退,顿时撞在身后的一个人上,他身后的人一个站立不稳,立刻就伸手去拉上面这个人一把。

    只是上面这个人,脑袋是避开了许东砸下来的砖头,但是那砖头在台阶上一撞,被撞得横飞了起来,结结实实的在这个人的小腿骨上撞了一下,再落下,又砸在了这人的脚趾头上。

    这两个地方被砸,这个人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偏巧后面那个人又拉了他一把,这一下,两个一起当成了滚地葫芦。

    这两个一倒,后面的人自是大受影响,被这两个人连累着倒下的,少说也有两三个,因为楼梯上并不宽敞,又没栏杆什么的防护装置,其余的人一下子便无法施展开来。

    如此一来,牟思晴压力大减,顺手夺了根钢管在手,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抽,许东也对着楼梯上的人扔了无数板砖,一时间无数人头破血流,纷纷滚下楼梯。

    眼看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胜利在望之际,马勇真大喝了一声:“住手……”

    本来就没有了多少还手之力的那些手下,自然是巴不得,当下一个个捂着脑袋,捧着小腿,哼哼叽叽的退到休息台上。

    马勇真的额角上挨了许东一块板砖,这会儿鼓出来一个大大的疙瘩,只是马勇真并不当这是一回事儿。

    大踏步走到牟思晴跟前,血红着两只眼睛,戟指牟思晴:“你知道我是谁?”

    牟思晴握着手里的钢管,嘴角一翘:“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好……”马勇真怒道:“在古扎回人之中,我们马家的人要做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止得了,你现在最好是杀了我,否则,你们两个将会被乱刃分尸。”

    “古扎回人!”许东不知道这古扎回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牟思晴一听到四个字,顿时暗暗吃了一惊。

    回人之中,自古以来,尤以马家实力最为庞大,究其原因,主要是马家的人十分团结,一致对外,这里是藏区,又十分接近无人区,惹上他们,这事情的后果还真是不好说。

    “管你是什么人,你们抢了我的钱,这事就算说到天上地下,也是你们挑起的事……”许东不知道厉害,振振有词的说道。

    “哼,你听着,我们说没拿,那就是没拿,你去打听打听,看看我马某人是不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人……”马勇真怒到极点,今天不但被一个小孩拿着一个打火机吓了个屁滚尿流,还被这家伙一砖头在脑袋上砸了个青包。

    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古扎这个地方,哪里还有他立足的地方!

    碰瓷儿那人捧着脑袋,大叫道:“我真没拿到他的钱,是他门在诬赖……”

    牟思晴也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许东的钱,被抢了,但是都到了这个地步,那碰瓷儿的人依旧不肯承认,只说那拿到手的,只是一袋子废纸,出于职业习惯,牟思晴不得不多想一些,许东的钱,到底落在了谁的手里?

    眼下,一个真的是丢了钱,一个却是真的没能拿到钱,这钱,到底上哪儿去了。

    马勇真一想到这个,转头对蹲在角落的秃头瓢儿、矮胖子等人喝道:“把你们做戏的事情都给我说说,咱们把事情搞个清楚。”

    这是马勇真动了真格,倘若是牟思晴和许东是存心挑衅,那么,就对不起了,等待他们两个人的,绝对是乱刃分尸,马勇真真的做得到!

    但是如果只是自己的人失了手,或者的确是有人隐瞒了事情真相,这说明,马勇真自己已经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有人想要借刀杀人,铲除自己,这个危险,几乎是马勇真不能承受的。

    再说,马勇真也绝对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相反,像他这种人,在很多时候,比一般的人更讲“道理”,所以,到了这会儿,虽然马勇真已经起了杀意,但他还是想要讲一次“道理”,让牟思晴跟许东两个人,就算被乱刃分尸,也死得心服口服。

    这可能也与马勇真看武侠小说看得入迷,很是有些关系。

    秃头瓢儿跟小胡子等人不敢有所隐瞒,将设计骗许东钱财的事情,竹筒里倒豆子一般,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只是秃头瓢儿等人所作所为,实属平常至极的把戏,基本上没什么可疑之处,轮到碰瓷儿的人的时候,他说,当时,他见许东将怀里的钱扔下,跟矮胖子纠缠,碰瓷儿的人顺手就捡起那一袋子钱,这碰瓷儿的人满心欢喜,提了钱袋子就跑,当中,自己还撞了一下一个戴着墨镜的人,那个人应该是一个瞎子,手里拿着一根探路棍,慢慢的摸索着走着,碰瓷儿的人见是个瞎子,还喝骂了一句,这才绕开那个瞎子,而且,这一路上袋子都没离过手,而且,还没到地方,秃头瓢儿他们就追上来了,而且,是五个人一块儿打开袋子来看的,只是几个人打开来看时,袋子里面装着的,却全部是废纸了。

    碰瓷儿的人说的话,应该句句属实,秃头瓢儿、小胡子、矮胖子、小个子都异口同声的证明,从碰瓷的人拿了钱袋开始,一直都在他们四个人的视线范围之内,整个过程也就短短几分钟时间,碰瓷的人他不可能搞什么花样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牟思晴蹙着眉头,坐了下来,细细的寻思这几个所说的真实性。

    马勇真也觉得这事情很是奇诡,抛开自己跟牟思晴、许东的矛盾不说,明明到手的钱,这么会就成了一堆废纸的,是秃头瓢儿他们几个串通好了来蒙骗自己,还是别有隐情?

    于是,马勇真也在楼梯台阶上坐了下来。

    一眨眼之间,两帮原本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人,全都坐在没完工的楼梯上讨论起来。

    有说牟思晴根本是来找茬儿挑场子的,也有说应该是许东动了手脚的,也有怀疑是自己人出了问题的,一时之间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说话间,牟思晴不小心,用了几句十分专业的术语,这让秃头瓢儿他们吓了一跳,这女孩子怪不得这么厉害,原来她是警、察!

    马勇真也有些傻眼了,对道上的人,怎么处置都无所谓,但是对牟思晴这样的人,他却不能不慎重考虑一下,毕竟,牟思晴代表的是一种力量!

    秃头瓢儿他们几个,知道了牟思晴的身份,鬼鬼祟祟的就要想溜,许东却一把拉住他,说道:“大哥,慌什么慌,你们也不想蒙上不白之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