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八章 瞎子
一本读|WwんW.『yb→du→.co
    马勇真对许东说这话,还挺是受用的,牟思晴既然是警察,那就别说他们马家,就算再有几家他们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把她怎么样,这可是自己手下的人不长眼,动到警察头上,就算挨了打,那也只能自讨的。

    何况,许东这样一说,似乎并没有要跟自己追究下去的意思,既然人家都“讲义气”,睁只眼闭只眼,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另外,弄清拿走了许东的钱的人是谁,这对马勇真显得尤为重要,自己的地盘上来了一个“高手”,不动声色、无影无形的就让自己在了个大跟斗,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刀,不可怕,可怕的是拿刀的那支黑手!

    权衡其中利弊,马勇真思虑了良久,对牟思晴跟许东两人说道:“两位,我几个兄弟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两位大驾,马某人在这里赔个不是,两位丢失的财物,我马某人自当双手奉上,不过,两位既是英雄,又是失主,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许东一见马勇真拿腔捏调的,顿时觉得很是有些好笑,当下学着马勇真的样子,拱了拱手,说道:“哪里哪里,马大侠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牟思晴站了起来,马勇真这家伙武侠小说看入迷了,许东也跟着掺合什么劲儿。

    “女侠,请听在下一言……”马勇真急声说道:“女侠,我几个兄弟虽然有眼不识泰山,但这个不是,我已经替他们道过谦了,另外,我相信女侠也想要知道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吧……”

    牟思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这不就是去找那个幕后黑手吗?”

    马勇真一怔:“女侠知道是谁?”

    “这不很简单吗?那家伙拿了我们的钱,一直都在他们四个人视线之内,我相信的确是不是他们几个搞的鬼,不过,那人拿了我们的钱,在逃离的过程中,跟一个瞎子撞了一下,这不是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是那个瞎子……”碰瓷儿的人,还有矮胖子他们几个一起失声叫了出来。

    细细的回想一下,碰瓷儿的人拿着钱逃跑,中间确实就出了这么一点点儿意外,问题,还真是有可能出在瞎子身上。

    不过矮胖子、秃头瓢儿他们几个就想不明白了,仅仅就是撞上了一下,那个瞎子就能够在一瞬间将碰瓷儿的人手里的钱,一张不剩的换掉?

    牟思晴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这样,就是你们几个人串通好了的……”

    这样一说,秃头瓢儿等人立刻直摇双手,急声分辩:“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找啊!”牟思晴喝道。

    马勇真抹了一把络腮胡子,大声说道:“弟兄们,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敌人,我们须得同仇敌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将那个家伙揪出来,还我等清白,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我们必须唯这位警官马首是瞻,如果这位警官有什么调遣,大家须得尽心尽力,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

    马勇真尤其将牟思晴是“警官”这一身份,说得十分明白,也就是让大家赶紧的帮忙找找,这可是唯一的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要不然,有可能就会惹火上身。

    马勇真的一群手下,哪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当下轰然应了一声,浩浩荡荡出发,分头去找那个瞎子,只是实在是让人始料不及的是,原本要将两个人乱刃分尸的一帮人,现在倒成了人家的“手下”。

    出了烂尾楼,牟思晴让许东赶紧去通知乔雁雪、胖子两个人一声,都这半天了,没见这人,估计他们两个也应该有些焦急。

    本来,许东认为也就是几十万块钱,丢了就丢了吧,正事儿要紧,但牟思晴却绝对不肯,那个瞎子在无形之中,就能偷梁换柱,应该说那人是个高手,这样的人不揪出来,牟思晴很难心安,再说这个小镇子不大,要找到一个瞎子,应该并不会太过费力,何况,现在有马勇真一帮手下,就算把这小镇挨个儿翻一遍,也用不了多久。

    不得已之下,许东只得答应下来,自己先去给乔雁雪报个信儿,然后让乔雁雪也参加寻找瞎子的行动,牟思晴跟乔雁雪两个都是高手,要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待找到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的时候,许东只觉得嘴里有些发苦,这两家伙面前,各式各样的吃的用的,堆得小山一般,十几个人,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围着乔雁雪跟胖子两个吵吵嚷嚷。

    看样子都是先把乔雁雪要的东西送过来,然后等着乔雁雪给钱。

    胖子眼尖,一眼看到许东过来,顿时喜出望外:“大家别吵,我们老板来了……”

    一帮子手里挥舞着纸条的人,顿时“哗”的一声,将许东团团围住。

    “老板……我的六万二……先给我吧……”

    “老板,我的东西可都是物美价廉的啊,看看看看,这么多才四万五……”

    “我的两万七……”

    “……”

    许东大着脑袋,扬了扬手,让所有的人暂时安静下来,这才说道:“对不起各位,我们取钱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

    话还没说完,挥舞着纸条的人可就不干了,这叫什么事啊,不是说好给现钱的吗,怎么,一句取钱的时候出了意外,就要想让大家等下去还是要退货啊?

    一听许东说取钱的时候出了意外,乔雁雪跟胖子两个人赶紧挤到许东身边,连声急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许东看了看围着自己有些骚动起来的人群,大声说道:“对不起,要现钱,在这里我是没办法了,不过,大家可以跟我到银行去一趟,到了银行,一分一厘我也不会少给大家。”

    “到银行去!”十几个人一下子欢呼起来,真要是在这里支付现金,说不定还会遇到假币呢,到了银行,那可就不一样了,在银行里直接转账,或者交付现金,既快速又安全。

    见十几个人簇拥着自己,许东赶紧吩咐胖子在这儿先看着,然拉着乔雁雪,一块儿到银行。

    将十几个人打发完毕,许东心里都抽痛了起来,五十六万!自己“垫付”的!

    乔雁雪解释说,这会儿,这一带正是旅游高峰期,物价比平常贵了一些,这也不足为怪,不过这些东西也还不算是太贵。

    许东抱着脑袋:“我靠,一袋子牛肉干,都卖你四十块,还不贵,敢情这钱不是你拿的啊!”

    乔雁雪笑了笑,问道:“你不是跟我嫂子一块儿的吗?我嫂子呢?”

    一提到牟思晴,许东再次有些头大,这一阵儿忙着,都没来得及跟乔雁雪说,当下,把自己跟牟思晴取了钱,结果却把钱丢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乔雁雪瞪大了眼睛:“才这么一会儿,你们出了这么大的事!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嫂子非要抓住那个人不可,现在你去找你嫂子呗,我回去跟胖子一起整理那些东西……”

    乔雁雪点了点头,这小镇子不大,要找到牟思晴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两人就在银行分了手,许东还忙着回去跟胖子整理那些东西。

    不过,许东回到胖子这边的时候,忍不住吃了一惊,胖子这家伙,把买来的东西都“整理”干净了。

    真的是“整理”得干干净净,一件都不剩!这会儿,胖子还蹲在地上,拿着一个装了一瓶矿泉水的破布袋子,呆呆的出神。

    许东蹲下身子,盯着胖子,见胖子眼神空洞洞的,许东忍不住问道:“胖子,怎么回事,东西呢?”

    “东西……”胖子呆呆的看了许东一眼,突然“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破布袋子一扔,凄厉的大叫了起来:“不对,东哥……我上当了……”

    “又上当了,怎么回事?”许东眼皮子一阵跳动。

    胖子叫喊着,就要冲出去,看样子是要去追什么人,许东一把拉住胖子,喝道:“胖子,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血红着眼,又跳又叫,看样子,几乎要发疯了。

    许东顾不得许多,手上一用力,微微在胖子的膝弯处一踢,直接将胖子放倒在地上,然后大声喝问:“胖子,说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胖子躺在地上,眼睛都差点瞪出血来,指着街道的一边狂叫:“瞎子……是个瞎子,他骗我……他骗我,东哥……那个瞎子他骗我……”

    “瞎子!”许东心里突然间冒出一股凉气,瞎子,又是瞎子!

    原来,许东跟乔雁雪两人前脚刚走,胖子准备收拾一下那些东西,一个穿着西装、拿着探路棍的瞎子,不小心在胖子身上撞了一下,见是个瞎子,胖子丝毫也不在意,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让开瞎子,继续埋头整理地上的东西。

    只是这下子停了下来,对胖子说,他很饿,希望胖子能够给他一点什么吃的,见这瞎子可怜兮兮的,胖子顺手拿了一袋牛肉干给他,想想光是吃的没喝的也不行,于是又递给瞎子一瓶矿泉水,这瞎子可怜,再说,这些吃的堆得像小山一样,就给他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

    瞎子很是感激,摸索着在边上蹲了下来,一边吃着牛肉干喝着矿泉水,一边跟胖子攀谈。

    胖子一边埋头收拾东西,一边有句没一句的敷衍着,不知道怎么就说起了“魔术”,胖子会一些魔术,自然对这一类的话题很是感兴趣,便跟瞎子吹嘘了起来。

    听胖子说他也懂得一些魔术,这个瞎子大摇其头,说胖子根本就不懂得真正的魔术,胖子虽然不服气,但是心想自己就算表演几招,一个瞎子又岂能知道精彩之处在哪里?

    那瞎子笑了笑,说,他虽然瞎了,但是也懂得几招魔术,要是胖子能看出其中破绽,那就说明胖子是真的是懂得魔术的,还问胖子要不要试试。

    对胖子来说,所谓魔术,不过都是弄虚作假,只不过手法眼力高明,只要知道基本原理,可以说没有一种魔术不是破绽百出。

    既是“同道中人”,对方又是个瞎子,却偏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胖子自然十分爽快就要瞎子表演一番,然后说出破绽,让这瞎子心服口服。

    那瞎子见胖子应允,当下一笑,将手里的探路棍一晃叫了一声“变”,那根探路棍顿时变成一束美丽至极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