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九章 七彩宝气
一本读|WwんW.『yb→du→.co
    这个魔术,对胖子来说,实在是简单至极,用棍子变鲜花、变鸽子、变丝巾,胖子几乎都能做得到,而且,胖子自信,论手法,比这瞎子要高明一倍不止。

    原因很简单,这下子手里的探路棍子,根本就是一个变魔术的道具,几十块钱都能买得到一根,只要在空心的棍子里放上丝巾、假花什么的,再配合一下手法,自然就能引起耳目一新的感觉。

    不要说变花,比这个难度稍微大一点的变鸽子,胖子表演的时候都不会露一丝破绽出来,这样的魔术,只不过是在衣袖,或者衣服里做一点文章而已。

    见胖子随口就说出这个魔术的原理,瞎子红着脸,将鲜花在胖子面前一晃,顿时变成一只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袋子,这袋子不大,比抽旱烟用的烟袋,或者装香灰的荷包都大不了多少。

    这个魔术就更简单的,只是这个瞎子不把鲜花变成鸽子或者烟火什么的,反而变成一个破破烂烂的袋子,这让胖子稍微有些意外。

    不过,总的来说,这个魔术所使用的手法,依旧毫不例外的是在衣袖上做了文章。

    见胖子毫不犹豫的就破解了自己的魔术,瞎子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许久,瞎子才跟胖子说,他还有一个魔术,胖子一定没办法破解。

    这么低级的手法,还一定没办法破解,胖子哪里相信,一定让瞎子表演出来看看。

    瞎子说,他可以先做一遍,让胖子看了之后,好好的考虑一下,如果胖子能够破解,那么,就把这个袋子送给胖子,要是胖子不能够破解,则只需要再给他一袋牛肉干,一瓶矿泉水,瞎子就可以把这个魔术教给胖子。

    胖子豪爽至极,直接丢给瞎子一袋牛肉干,让他先表演一下,教不教魔术无所谓,反正这里的吃的多得是。

    瞎子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牛肉干收好,然后才摸索着拿了一瓶矿泉水,往那个破布袋子里一扔,那瓶矿泉水一瞬间就不见了。

    从身上那东西出来,这个不算新鲜,能够从身上拿比矿泉水大得多的东西出来也不稀奇,但是往身上藏东西,还藏得一丝破绽都看不出来,这就有点儿古怪了。

    毕竟这是一大瓶矿泉水,而且是在一个十分“懂行”的人眼皮子底下,藏得丝毫破绽也看不出来,这就让胖子很是有些好奇了,这瞎子怎么做到的?

    瞎子笑了笑,问胖子看出破绽来没有,胖子十分爽快的承认,看不出来!还问瞎子,能不能在表演一次。

    于是,瞎子先藏小件儿,然后是大件儿,先是一件一件的藏,最后是一堆一堆的藏,足足折腾了是好几分钟,偏偏胖子一点儿也没看出来破绽在哪里。

    到了最后,瞎子将手里的破布袋子递到胖子手里,又给他一瓶矿泉水,说了一些变这个魔术基本手法,又手把手教了胖子几遍,只是胖子这家伙初学这个魔术,不要说别人,胖子自己都能够感觉到是破绽百出。

    不过,这个魔术的确有吸引人之处,胖子自然是锲而不舍的练习起来,连瞎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直到许东过来,胖子才发现自己是被骗了。

    许东吸了一口气,劝道:“胖子,别着急,不仅仅是你,我们也被那个瞎子算计了!”

    胖子哭丧着脸问道:“算计了你多少钱?”

    许东叹了一口气:“第一次从银行取出来的钱,全部都落到他的手里了!”

    “啊……”胖子失声,那可是好几十万啊!

    许东白了一眼胖子,准备买东西的钱,当然好几十万了!而且,牟思晴、乔雁雪、以及马勇真这一帮人,全都还在找他呢。

    “要抓到这家伙,我一定见他烧烤来吃了!”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拉倒吧,还不得先找到他在说,对了,他往哪个方向走的?”许东看了一下四周,问道。

    胖子支吾了一下,这个,他还真是没注意。

    许东略微估计了一下,银行那个方向,有乔雁雪、牟思晴她们,要是发现了瞎子,应该是一逮一个准儿,另一边就是烂尾楼那个方向,自己刚刚才从那边出来没多久,而且那边的道路崎岖狭窄,很不好走,瞎子应该不会往哪个方向去,再说,那一带是马勇真的地盘儿,这会儿正找着他,这瞎子自然不会自投罗网。

    剩下的,就是自己的来路,穿过镇子这两个方向,往回走百十来公里也没什么人烟,不要说一个瞎子,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不见得轻而易举的徒步过去。

    胖子问道:“会不会是直接穿过了镇子?”

    直接穿镇而过,那边是一片更加荒凉的无人区,几乎连一条公路也没有。

    许东想了想,决定跟胖子两个人分头查看,要是单独见到那个瞎子,就先别惊动他,好好的盯着,然后想办法通知大家。

    胖子哭丧着脸,本来还想要跟许东讲讲条件的,但是那些补给物资都是在自己手上弄丢的,还有什么条件好讲!当下按照许东的指示,从镇子外围,搜索,然后去与牟思晴、乔雁雪两人会合。

    胖子走了之后,许东微一沉吟,觉得要是自己是哪个瞎子的话,一连做了这么大两桩“买卖要么,就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么,就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做下这么大的“买卖”,被人逮到,不被打死也铁定会被打残。

    不过,真要逃走,肯定极容易被人发现,如果是自己的话,多半就会选择继续留下来,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所谓越危险的地方才是越安全的地方。

    那么这个小镇上又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呢?家里!

    许东直接摇头否定,一笔现金,一笔五十多万的货物,他敢往自己家里奔?

    许东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边想到一个极为奇怪的问题,乔雁雪他们买回来的东西,花去的钱不说,但那些东西可不少,零零碎碎的好几百斤,仅仅只是堆在一起,都能装上好几麻袋,那个瞎子怎么弄走的?

    他还有同伙?可是,胖子说过,从头到尾都只有那个瞎子!真要是有其他人在场,胖子也不至于一点儿警惕都没有了。

    想着这个问题,许东慢慢的穿镇而过。

    镇子这边,过了一道残缺不堪的土城墙,便是一座小山丘,三四十米高矮,山丘上时不时的露出一些碎石块,土壤被风沙侵蚀得厉害,也就长着一丛丛的沙棘荆条,荆条丛中,偶尔长着一簇不知名的小花,让这个光秃秃的小丘,带来一点点儿生机。

    许东信步爬到小丘顶上,回过头来看那小镇,小镇里红墙绿瓦,星星点点的点缀着几点苍翠,虽说不上景致迷人,但也带着大漠边缘风味。

    看了一阵小镇的风景,许东转过头来再看将要进入无人区这边,只觉得满眼苍黄,与天相接,无尽的黄沙,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阵苍凉。

    许东正感叹着,这或许就是自己一行今后几天要走的路,突然间,发现前面山脚下,隐隐约约冒出来一股“气”,一股七彩纷呈的“宝气”。

    按照许东的经验,一般来说,任何东西,发出来的气息,都是比较单一的色彩,比如说“人”,乔雁雪身上的是一团紫色的“气”,牟思晴身上发出来的一片乳白色的“气”,而桑秋霞身上的气息,很是淡薄,是一层薄薄的鹅黄的“气”。

    而那些东西,发出来的“气”,颜色就更是淡薄了许多,而且也是单一的,比如说自己卖给牟思怡的那颗避水珠,就是青绿色,淡淡的也就一抹,还有以前看到过的翡翠,也是艳绿色的,虽然同样诱人,但是一件东西也就只有一种颜色,而且,远远没有现在看到的这种“宝气”浓烈。

    这是一件什么样的宝贝?或者是有许多宝贝,许东心里大是好奇。

    当下,许东从小山顶上缓缓的走了过去。

    待许东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形,忍不住心里一阵狂跳。

    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人,正在土丘脚下换衣服,那股七彩的宝气,正是从这个人脚下发出来的,这个人动作极为麻利,把原本穿着的西装,往地上一扔,接着一抓,不知道从哪里抓出来一件休闲服,三两下就将休闲服罩到脑袋上,然后一扯,就将休闲服穿好。

    正是胖子以及那个碰瓷儿描述过的那个瞎子!要不是许东来得及时,这家伙换了衣服,随便往那儿一蹲,估计就算胖子走到他面前,也认不出来了。

    许东来不及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宝气”,大喝了一声直接就冲了下去。

    那个瞎子穿好衣服,正准备换下裤子,突然间听到许东大喝,知道是东窗事发,被人追赶了过来,心里一慌,连刚刚褪到脚脖子上的裤子也不脱了,直接扭头就跑。

    跑了一段,突然又扭过头来,想要去捡扔在地上的衣服,只是心慌意乱之下,加上裤子一绊,瞎子立刻摔了一跤。

    待他还没爬起来时,许东已经冲到了跟前。

    这时,这个人见许东已经到了跟前,爬在地上,摘掉自己的墨镜,露出本来面目。

    这家伙哪里是个瞎子,根本就是装的,一双白多黑少的眼里,见只有许东一个人顿时露出一股凶光。

    许东也被这股凶光吓了一跳,这分明就是要杀人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