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章 据为己有
一本读|WwんW.『yb→du→.co
    许东一怔之间,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许东怒吼道:“滚,不然我杀了你!”

    许东麻着胆子,怒视着这个人,喝道:“还我钱来,还有我的东西……”

    那人不由分说,一抖手,从休闲服里弹出来一把弹簧刀,“刷”的就朝着许东的面门刺了过来。

    许东吓了一大跳,这可真的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

    百忙之中,许东在地上踢了一脚,人也仰面摔倒,这一招,也是胖子教的,脚下是干燥松软的尘土,将尘土踢起来,可以迷住对手的眼睛,仰面摔倒,可以避开对手的刀刺,这样一来,可以为自己争取到一瞬间的喘息机会。

    只是那个人的手快得出奇,一伸手护住双眼,收了的弹簧刀也照着许东的胸口直刺下来。

    许东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弹簧刀,手里抓了两把沙子,再次扔向那个人的头脸。

    那人转头避开一把沙子,依旧拿着弹簧刀刺向许东。

    不巧的是,这家伙的裤子再次将他绊了一下,弹簧刀一下子刺在许东的裆部,还好,要是再往上半寸,许东当场就会身遭大劫。

    见这家伙扑倒在自己面前,许东毫不客气,照着这家伙的脑袋踹出了一脚。

    这一招倒不是胖子教的,而是发自许东自己的本能。

    沉重的防沙靴踹在那人的头顶上,那人立刻发出一声闷哼,许东趁此机会再踹了一脚,然后拼命地往旁边一滚,爬了起来。

    那人脑袋上连吃两脚,一只眼睛都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又弯下腰,想要去将套在脚脖子上裤子褪掉,不曾想,旭东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块碎石,照着这人的脑袋,砸了下去。

    那人正弯着腰,躲避不及,被许东的石头在脑袋顶上砸了个正着,鲜血顿时像泉水一般汩汩的喷了出来。

    那人负痛至极,一双眼睛怨毒的盯着许东,嘶声叫道:“小子……你等着,我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叫完,那人转头便往无人区跑去。

    许东喘息着,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真是没想到,这人骗了自己的财物,还这么凶狠,动不动就想要把自己灭了。

    不过,还好的是,这个人的身手,实在是普通至极,倘若是牟思晴、或着是乔雁雪他们那一类人,正要想灭掉个像许东这样的人,别说拿弹簧刀,恐怕只需要用一只手就能做得到。

    “做贼心虚……”许东对着快要看不见背影的那个人,愤愤的骂了一句,这才转过头去,看那个装瞎子的人遗留下来的遗物。

    那股七彩宝气,正是从那件西装里面发出来的。

    许东走了过去,捡起那件有些肮脏的西装,抖了抖,却没看到想象中的钱掉落出来,不要说那一包钱,就算是自己花钱,乔雁雪她们买的那些东西,都没一件掉落出来。

    许东怔了怔,钱呢?那些东西呢?难道那个人已经藏到别处去了?

    也有这个可能吧,毕竟,从骗了胖子之后,到这会儿,时间已经不短,足够一个人藏下许多的东西。

    现在那个人跑了,就算立刻通知牟思晴、乔雁雪、胖子他们几个,也无济于事。

    许东叹了一口气,暗骂了一声这家伙狡猾,然后去看这家西装里发出七彩宝气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那家伙前前后后,拿走了自己一百多万的财物,就算他遗留下来什么“宝贝”,也得归自己!算是对自己的损失的一点儿补偿。

    看准宝气是从西装内袋子里冒出来的,许东伸手进去掏了掏,没想到掏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布袋子,跟许东先前看到胖子手里拿着的差不多,这袋子不大,比抽旱烟用的烟袋,或者装香灰的荷包都大不了多少的一个破旧布袋子。

    就这么个破布袋子,会发出宝气?许东很是诧异,会不会看错了,或者是布袋子里面装着东西才是真正的宝贝?

    这个布袋子半瘪不鼓,又不大,里面东西是有,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许东将布袋倒转过来,一手拿着袋子底部,一手接在布袋子口上,想要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看,为什么会发出七彩宝气。

    只是一瞬间,从袋子口里掉出来一瓶矿泉水,紧接着,稀里哗啦的掉出来一大堆的东西,整箱的牛肉干、矿泉水、成捆的绳子、凌乱的登山镐、摔出鞘的藏刀,成捆的钞票,不一片刻,杂七杂八堆了一大堆。

    这些东西,没有一样许东不眼熟,钱是自己刚刚取回来,半路上被马勇真一伙人截取了的,牛肉干、矿泉水绳子什么的,是胖子他们买的,整个儿全是自己的东西!

    只是这些东找到了,许东却傻了眼,这么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东西,是什么装下的?

    怔了好一会儿,许东勉强撑开布袋子口,拿起一捆比布袋子大了差不多三倍体积钞票,试着往里面塞,本来,许东还以为要怎么样才能塞下去,没想到那一大捆钞票挨到布袋子的口便,一下子便落了进去!

    许东瞠目结舌了好一会儿,又捡了一把一尺多上的登山镐,往袋子口边一放,登山镐也同样是无阻无碍的就掉了进去,而这个袋子,却半点也看不出里面装着有东西!

    “宝贝……”许东大喜了起来,说什么避水珠,汝窑瓷,藏宝图,哪一样有这个宝贝这么神奇!

    这简直就是个魔术袋,不对,应该是“如意乾坤袋”!

    许东记得,《西游记》里有个弥勒佛,就有这样一个袋子,说是里面有着一个奇妙的空间,能够容纳天地,另外,早就有民间传说,说是前朝有个叫空空儿的人,取人财物,就是用这东西装盛的,想不到这些神话传说,民间故事里的宝贝,还真是确有其物。

    许东狂喜之下,又有些心虚起来,探头看了看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见没有任何异常,这才将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儿放回乾坤袋子里,然后揣好袋子,疾步往回走。

    心情喜悦之际,许东直接回到乔艳雪停车子的地方,看看四下无人,再次将乾坤袋拿了出来,然后稀里哗啦的,直接往外倒东西。

    这一倒,许东还真是吓了一跳,里面倒出来的好多东西都不是属于自己的,有十几块黄金、七八块拳头般大小的翡翠,甚至里面还有冲锋枪,连包装好干腊肉,整鸡,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许东怔忡了片刻,那个装着瞎子的人,丢了这样的宝贝,怕是这一辈子都会跟自己没玩了!

    但是话说回来,那家伙要不是找上门来自己又怎么会拿到这样的宝贝呢,再说,那家伙身手好一点,将自己打伤了,或者是打死了,他这宝贝自己也同样拿不到……

    许东一会儿有些心虚,一会儿却又找出千般理由来安慰自己,反反复复过了好一半天,才咬牙决定,不敢怎么样,先捡着宝贝据为己有再说,只要自己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

    至于那个装瞎子的家伙,那就只能算他倒霉了。

    将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重新装回袋子,又略略整理了一下,让人绝对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又想好一套敷衍牟思晴等人的说辞,这才从车子里找出牟思晴的电话,翻出乔雁雪的号码,跟乔雁雪打了个电话,说是钱、东西全部找回来了,让牟思晴他们赶紧的回来。

    乔雁雪接了电话,估计胖子早就跟他们碰头了,东西丢失了的事情她们也知道,正在小镇里找得鸡飞狗跳的,听说到钱、东西找回来了,顺口问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想来,应该是急急忙忙往回赶。

    这当儿,许东再次仔细的想了一遍自己的那套说辞,觉得没什么破绽之后,这才放心的等待牟思晴,胖子等人。

    功夫不大,牟思晴怒气冲冲的带着一帮子人回来,一见到许东,便问:“到底是不是那个瞎子干的,他人在哪里?”

    许东苦笑着耸了耸肩膀,说道:“那个瞎子,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我去找了一遍,发现不远的地方有我的气味儿,就寻着气味儿找了过去,最后,才发现,原来,那家伙拿了我们的东西,一块儿埋了,我就把这些东西给刨了出来。”

    许东的鼻子灵敏得不可思议,不但牟思晴见识过,就算是乔雁雪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那瞎子拿了许东拿过的钱,再藏起来,许东自然能够找得到,这就没什么稀奇了。

    看着那些补给装备上面,还有些残留的沙子,牟思晴等人自然是深信不疑,唯于遗憾的是,没能够抓到那个瞎子!

    这会儿,马勇真以及他一帮手下,见终于洗脱了一身“冤屈”,一个个都是长出了一口气,惹上牟思晴这个女魔头的事情,总算是摆平了。

    许东笑嘻嘻的对马勇真一抱拳,说道:“马大侠,途径贵宝地,没想到生出这许多事端,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他日,我们几个必定登门造访。”

    “哪里哪里,各位少侠、女侠,皆是人中龙凤,我马某人能够结识,已经是幸甚之至,又何罪之有,他日,几位女侠、少侠如能莅临寒舍,马某人必定倒履相迎……”

    两个人一阵互相吹捧,听得牟思晴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两个神经病!

    一阵吹捧之后,许东拿了早就准备好的一捆沾了沙子,但还没开封的钞票,双手送到马勇真面前,说道:“马大侠,我们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细微薄礼,权且代表一点心意,算是补偿兄弟们一点汤药费用,还望马大侠不要推辞。”

    马勇真一看,许东捧着的一大捆钞票,少说也有二十万,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只是嘴里却推辞不已:“都是手下几个不长眼的,惊动了少侠、女侠的大驾,让他们受点教训,那也是应该的,谈何汤药费用?这个,在下真的不敢接受……”

    嘴里说着“不敢接受”,一双手却早就伸了过去,那一帮手下更是喜出望外,先前,五十多万都没能看上一眼眼,反而被打得鼻青脸肿脑袋开花,这会儿,就帮着跑跑腿,不但化解了之前的怨嫌,还二十万到手,换着是谁,着生意也做得过。

    只是许东给了钱,又笑着说道:“那个瞎子的模样,估计大家都还记得吧,那家伙害得大家都吃了不少苦头,下次,要见到他,如果要出气的话,大家帮我多踢他两下。”

    马勇真一众人自然是点头称是,还拍着胸脯说,只要见到那家伙,保证见一次打一次,一直打到瞎子他妈都不认得为止。